>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茶汤人生

作者:唐黎标

  有一天,我用飘逸杯泡了一大杯的铁观音,因为茶叶放的太多,茶全部散开并挤满了杯子,水反倒倒不进多少了。不过泡出来的茶汁却是浓香四溢,闻了闻,突然感到很开心。

  最近看了很多关于茶的资料,逐渐对唐宋时市里坊间乃至于寺院中饮茶的风气有了些许的了解。有时看得倦了,捧茶休息,也不禁神游于过去岁月的生活中。恍然间,似乎感受到在“扎扎”的开门声中,挑担提水的小贩们伴着晨风走进汴京城招揽来往的顾客,那声声的吆喝划破了早雾,开启了城市人一天的茶汤生活。想到这里,我就会觉得那时的每个人都似乎会有一个茶汤人生吧。

  许多资料显示,中国的饮茶之风从唐代兴起,到了宋代时达到全盛,而宋代时不仅会饮茶,还会啜汤,那时的汴梁城,每天早上一开城门就会有大量的小商贩进入城市里叫卖煎点茶汤之类,那时人的点茶点汤已是化到日常生活中,乃至于形成了“客来喝茶,客去饮汤”的习俗。这些习惯也在寺院中流行着,青灯古佛前的出家人更进一步把这些普通生活中的茶汤化到了僧侣的礼仪中,也化到了禅门的规矩里,禅宗的清规把这些茶汤之事结集起来,放到寺院礼仪的范畴,甚至把僧人饮茶的规矩细化到如何持盏等,最终使宋代丛林中茶汤之事成为“丛林盛礼”。那时禅僧们的一生都是伴着茶汤进行的吧。

  我已不知道当时的僧人是不是真的喜欢这样的礼仪,只知道历代清规的制定者都非常重视茶汤之事,禅僧按着繁琐的规矩饮茶喝汤,也许并不舒服,可是那时的僧人必须如此。我也很奇怪为什么寺院要制定这样的规矩,但当我把资料读得多了,渐渐地感觉到,茶汤礼中同样有一种人生,在这种人生中,只有遵守这种礼仪的僧人才会被视为合格的僧人,而对于禅僧来讲,接受这样的礼仪就意味着这是自我的修行,也就是对禅的追求。

  赵州和尚高唱“吃茶去”,这三个字里面的禅意历千年依然被后人评颂,后代的禅僧们也将祖师的话奉为圭臬。但我有时却想,也许赵州禅师当时并不想对他的弟子表达什么禅机,他只是随口一说,因为吃茶就是生活,是他人生中的一件事,也是其他禅僧生活中的一件事,与其废话解禅,不如就吃茶好了。想到这里,突然有一点相通的感觉,这不是关于禅,而是关于人生,因为我也在每天品味着茶的味道,虽然我用的茶价钱低廉,茶具也简陋,但在换着样地喝那些便宜茶时却依然有种满足与快乐,我想这就是自己的茶汤人生吧。如同禅不是说出来,更不是表相出来的一样,人生的味道似乎都在某一瞬间才有一点觉会,就像自己捧杯的时候,那种香味飘来时带给自己的愉悦。

  多少年来,我们总是说“禅茶一味”,可是禅与茶到是如何一味,又有多少人了解呢?在我看来,禅与茶本不可能一味,因为一个是禅,一个是茶,如同一个是盐,一个是醋,当然是两种味道的东西。可是,在人生中,却是一味的,如同盐与醋同时放到菜中调味,调出来的是菜,是人生,已不是盐与醋,也不是禅与茶。禅茶一味,其实不就是人生的一味吗。禅在中国早已不是印度的名词了,它变化到社会历史中,成为在中国文化中代表佛教的符号;变化到人生中,则又成为代表人生真谛的意象,如同中国文化中的茶同样被赋予诸多含义一样。

  摘自:《传灯》2015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