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葛继红:秋游寒山寺

作者:葛继红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一千多年前,那个没有挤进榜单的张继,在姑苏城外,落魄而又伤心。十年寒窗,虽也有悬梁刺股、深夜苦读的辛苦,但琼林宴上却没有他的一角席次。孤独寂寞的他望着天边那一弯冷冷的月亮,听乌鸦在凄凉的叫着,久久难以人眠。于是,挥毫写下了这样—首永远不朽的诗篇,这首诗也诠释了千百年来无数失意读书人的心声。本想有衣锦还乡、袍笏加身的荣耀,但插花游街、马蹄轻疾的风流却与他们无缘。姑苏城外,寒山寺的钟声一记—记撞击在,L,坎上,让他久久难以人眠。正是这场不巧的失眠,那个落榜的张继,才会像—颗闪亮的星星,千百年来闪烁在无数读书人的心中。寒山寺,也因为张继的这首诗而名扬天下。

  许多年来,我一直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去看看张继笔下的寒山寺。在我的想象中,寒山寺应该是这样:小小的院落,青色的瓦片,白色的墙壁,瓦片上或许还有几株枯草在斜阳下当风颤抖着。院里有—口很大的钟,有僧人在紧—下慢二下地敲钟,这钟声,一千多年来—直不断地撞击着那些失意的游子的心扉。寒山寺的不远处就是枫桥,桥下流水潺潺,有鱼在嬉戏,还有一两艘乌篷船在河面上飘荡……

  怀揣着这样的梦想,在一个落叶纷飞的秋日,我终于来到了寒山寺的门前。

  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忘?,中国的寺庙,无论大小,墙壁一般都是刺眼的黄色,而不是我想象的白色的墙壁。大门旁,有“寒山寺”三个大字,很多人在这三个字下排队拍照。和许多著名景点一样,这里的游客也很多。进了寒山寺的大门,就是熙熙攘攘的人流。小小的院落,到处是叽叽喳喳、烧香拜佛的游人,吵吵闹闹,像们艮繁华的集市,—点没有寺庙该有的宁静。我在猜想,如果真有佛祖,他老人家整天面对如织的人流,会不会厌烦?我还发现,其实很多人到各处旅游,看的不是景点本身蕴含的文化,也不是各地方的民风民情,他们是看热闹。

  寒山寺不仅是太吵闹,而且只觉得如今的寒山寺一点也没有“寒”的感觉,没有青色的瓦片,倒是满眼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还有那无数夺人眼球的、长长短短的红带子,那是无数香客留下来的滩以计数的写有祈祷语句的红带条,带上所写,无非是祈求平安好运、添财进宝、子孙出息、健康长寿之类的好话。

  我挤过人群往后院走,这里是一座卖各种纪念品的屋子,营业员在大声的向游客兜售各种纪念品。买的人也很多。这时,旁边有一位身穿白裤挂、面容清瘦的老者引起了我的兴趣,他在那凝神静气的写字。一副置身世外的样子。游客只要花30元钱就可以得到他一幅漂亮的字画,我没有买字画,只是在看他在那里龙飞凤舞,暂且忘记刚才的吵闹。

  我匆匆走出寒山寺,这时,太阳已经快落山7。寒山寺门前正对着一座石拱桥,石面洁白似雪,伏卧在碧波之上,桥下有小船往来。一打听,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枫桥,桥下就是流淌了千百年的古运河。我走上石桥,临风倚栏,极目四望。远处,古运河如一条白色的带子,逶迤而去,岸边浪花飞溅,微凉而惬意。夕阳下,那艘载着落榜者张继的客船早己不见了踪影,那个当年张继泊船的码头也已无处寻觅。此情此境,令人不禁思接千载,浮想联翩。如果张继生活在现代,恐怕是他无论怎样失意,高考一再落榜,也难写出“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这样有孤独感的诗句,这样能诠释我们某种心情的诗句,因为现代社会仿佛让人失去了惆怅的本能,也不给你留有伤感的机会。我们即使有暂时的不如意,也会随着浮躁的人群,随即涌出浮华的心态,而把刚才的失意忘得一千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