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心佛

作者:瑞雪

  “心佛”是佛教专用术语,不同宗派对此有不同的解释,因而“心佛”就有不同的含义。华严宗所说的“心佛”,是指依心而成佛,也就是说众生自心之本性即为佛体,即除自身所具有的真心之外,别无佛体之意。修行者可以通过修心而成就佛道。华严宗的心佛,属于行境十佛之—。《大方广佛华严经》云:“自心念念常有佛成正觉,何以故?诸佛如来不离此心成正觉故。”华严宗“心佛”中的心,是指清净无染的清净心。由于内心清净,无有妄想杂念,这—念清净心即可趣证菩提。众生与佛的区别是迷与悟的区别。众生一念迷时是众生,若众生一念悟则是佛。因此,成佛与否,关键在于自心的觉悟与否。因而,《华严经》又云:“心佛及众生,是三无差别。”《起信论义记》下亦云:“众生真心与诸佛体平等无二。”又曰:“众生真心即诸佛体,更无差别。……众生心佛,还自教化众生。”

  华严宗认为,佛并不在身外,也不在西方极乐世界,而是在修行者的自心中,只有自心之佛,才是自然天真佛。故《华严经》云:“若人欲求知,三世一切佛,应当如是观,心造诸如来。”

  禅宗的“心佛”,又称为“是心即佛”、“心即是佛”、“即心即佛”,也就是说无论凡夫心、佛心,其心之体与佛无异,此心即是佛。如傅大士《心王铭》云:“了本识心,识心见拂,是心是佛,是佛是心,念念佛心,佛心念佛……自观自心,知佛在内,不向外寻,即心即佛,即佛即心。”

  《传心法要》卷上曰:“诸佛与一切众生唯是一心,更无别法。此心无始已来,不曾生不曾灭,不青不黄,无形无相,不属有无,不计新旧,非长非短,非大非小,超过—切限量名言踪迹对待,当体便是,动念即乖。犹如虚空,无有边际,不可测度。惟此一心是佛。”又曰:“唯直下顿了自心本来是佛,无一法可得,无一行可修,此是无上道,此是真佛。”

  《传心法要》又云:“祖师西来,唯传心佛。直指汝等心本来是佛,心心不异,故名为祖。若直下见此意,即顿超三乘一切诸位,本来是佛,不假修成。”

  作为禅宗修习者,如果不解心佛(即心即佛)之义,就如同骑驴觅驴。有僧问马祖:“和尚为甚么说即心即佛?”马祖说:“为止小儿啼。”僧问:“啼止时如何?”马祖说:“非心非佛。”僧问:“除此二种人来,如何指示?”马祖说:“向伊道,不是物。”僧问:“忽遇其中人来时如何?”马祖说:“且教伊体会大道。”

  “即心即佛”是马祖道一禅师为了破除人们向外求觅而拟设的一种方便,但为了破除人们执著于“即心即佛”,又施设了“非心非佛”的方便。若修禅者执著于“非心非佛”而不能自拔,则又会成为修行悟道的羁绊,因而,马祖道—又以“向伊道不是物”来加以破除。

  马祖道一禅师常以“即心即佛”来启发禅子悟道。大梅法常禅师最初参谒马祖道一问:“如何是佛?”马祖说:“即心即佛。”法常即于言下晤道。法常后来居住大梅山,马祖听说法常住山修禅,为考验其修证境界如何,就派一僧人前去问云:“和尚见马师,得个什么,便住此山?”法常禅师云:“马师向我道:即心是佛,我便向这里住。”僧云:“马师近日佛法又别。”法常云:“作么生别?”僧云:“近日又道非心非佛。”法常云:“这老汉惑乱人,未有了日。任汝非心非佛,我只管即心即佛。”这个僧人回去将法常的回答告诉马祖,马祖说:“梅子熟也。”

  无论是华严宗所说的心佛,还是禅宗所说的心佛,虽然两者在细节方面说法不同,但两者都侧重于自心的觉悟。当修道者自心中没有了各种烦恼妄想,内心清净自在,自然都能够成就佛道。与华严宗不同的是,禅宗的心佛还是禅宗祖师为了破除心外求法而权巧施设的教化众生的方式。

  摘自:《曹溪水》2016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