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我与圆禅法师的佛缘

作者:徐德芳

  在我心境很不好的时候,我认识了冈禅法师,后来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

  那是一个天气特别阴冷而义灰暗的日子,因为人生的种种不如意,万念俱灰痛不欲生的我走进了古树参天万籁俱寂的高山寺:

  在这里我见到了她,一位年轻的僧人——冈禅法师:她约二十六、七岁,个子高挑,长得眉清日秀,素淡清雅。若不是穿一身宽大的青色僧衣,定如山水芙蓉般亭亭玉立,如此窈窕少女若是凡尘女子,必是众多君子好逑之物。

  我想如此出色的女子出家,定有她万不得已的苦衷吧!或许她的心中正藏匿着一段荡气回肠、凄美无比的爱情故事。

  我问她为何出家?她说:前生与佛有缘。她出生于甘肃,从小就喜欢佛,常常在村庄的寺院和庙宇玩耍,12岁出家于沈阳的普觉寺,后毕业于山东佛学院,她的父亲曾是出家人,后还俗与她的母亲结婚生下她:我没想到她也十分喜欢林清玄的散义,她说林清玄的散文之所以优美,是因为里面渗透了佛学的思想,这时,我才知道小生于台湾的林清玄是一位佛教信徒、

  那天我们聊了整整一个上午,话题都与佛有关:告别时我要了她的手机号,同时把我的手机号也告诉了她。在我快到家门口寸,我收到了她发来的信息:“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我佩服她的睿智可洞察我无语的心思,劝告慰人的方式似二月小雨润物细无声却又恰到好处。

  与她熟悉后,我上寺院便成了家常便饭。我喜欢寺院里的幽静,也喜欢和圆禅法师聊天,有时心情烦躁时,经她劝解内心便安宁了许多。我说我与她有缘,她说是佛缘,我便笑道:半缘修道半缘君:她仍然一脸平静地说道:佛家弟子我缘便是佛缘。她给人以“竹影扫阶尘不动,月穿潭影水无痕”的恬静,义给人一种超脱凡俗的清秀俊逸,她端庄的神态中无不透露出一种无事于心自然平静的安宁与祥和,在她面前我看到了自己的浮躁、浅薄与无知,犹如我站立在庄严的佛像前,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卑微。

  与她交谈虽然谈的是佛学,可却感觉淡的是哲学:她说:佛说尽一切。当然也包括哲学。有一次我丢了心爱的手机,心情很糟,便发短信告诉她,她的问复八个字:放下、轻松,自在、随缘。寥寥几字搬掉了几天来压在我心中的石头,让我豁然间得到解脱与释放,我明白一个道理:一切唯心造。

  人们之所以终日忙忙碌碌却又感到患得患失、苦恼万分,正是为物累、为情伤,人之熙熙皆为名来,人之攘攘皆为利往,心为物役,必受其累,心为名利,必受其苦,不安份而义过于贪婪的心计我们受伤太深。在她的影响下,我的人生观有了很大的改变,她教会我看淡人世间一切的物质生活,地使我超越了我自己。

  我佩服佛语的简单深邃,更感谢我的朋友——圆禅法师,她帮我打开厂心灵的枷锁,找到了快乐的源泉。

  摘自:《世间觉》2016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