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寺庙传说——佛教文化的珍宝

作者:田兆元

  寺庙传说是民俗传说的一个独特类型,是寺庙珍贵的文化遗产,也是全社会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寺庙传说对于寺庙有正面或负面的意义,但都应该惜之敬之,慎而待之。

  寺庙传说是关于寺庙来源、对于寺庙人物故事及其评价的一种传说。寺庙传说与社会各种观念交织,组成了一幅链接信仰与社会的图卷。

  相传中国寺庙之祖为河南洛阳白马寺,而此寺之得名于天下,乃是该寺的传说。在白马寺的传说中,汉明帝夜梦金人、白马驮经、经函放光明的神话,缔造了白马寺的神圣地位。

  这种带有历史因子的神话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因为这些故事看起来令人信服。在白马寺的传说中,汉明帝实有其人,寺庙实有其物,寺庙内确有葡萄等美味水果植物,还有一个称宝公的人。

  寺庙传说塑造寺庙地位是毫无疑问的。上海有一座著名的寺庙——龙华寺。龙华寺的起源与三国时期僧人康僧会相关,而康僧会的故事,则是今天龙华寺将其奉为祖师的依据。

  龙华寺的起源故事,是一个僧龙斗法的故事,是一个佛教与民间信仰、本土文化冲突的故事。相传过去龙华一带乃一片水泽之地,是广泽龙王的寄生之所。康僧会来到这里,结茅茨为庐弘法。广泽龙王怎么办呢?一说是两人斗法,广泽龙王输了,逃到东海去了;一说是两人斗法,广泽龙王也是输了,但是做了护法;一说是广泽龙王让出来地盘,但是寺庙给了他一片空间享受供奉。

  白蛇传的故事是表现民间对于佛教信仰态度的重要传说,曾被列为中国“四大民间故事”。这个故事最初并不是白娘子与寺庙的冲突、与法海的冲突,而是与某道人的冲突。江南地区两处重要的佛教建筑——雷峰塔和金山寺,在民间传说的讲述中躺枪了。鲁迅的一篇《论雷峰塔的倒掉》,把佛教经典建筑视为罪过标符。

  从宋代开始出现的,以《西湖三塔记》为基本原型的民间传说故事,其主旨还是教育百姓不可纵欲,否则丧生。故事以夸张的情节,描述因为贪恋女色导致的悲剧。故事一波三折,惊险曲折,引人入胜。但是后来的情节出现了法海和尚,出现了金山寺,出现了雷峰塔,这些佛教元素长期以来都是正面的,是教育青年健康成长的民间教程。雷峰塔和金山寺因为这些传说获得外在的助力,成就了名寺和名塔的地位。

  “五四”以来,田汉的改编版《白蛇传》和鲁迅的杂文,一下子将白蛇传的故事引向了单一的个性解放与封建压迫矛盾的方向,这使金山寺、雷峰塔备受压力。尤其是随着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的热播,法海的负面形象日渐突出,成为定式,后来各种版本的影视作品迭出,虽然有为法海翻案、为法海的行为寻找合理性的动机,但是法海的形象越抹越黑则是不争的事实。

  对于倒掉的雷峰塔,这是一个地方风物惨遭破坏的事件,被鲁迅解读为一个值得鼓掌的事情。雷峰塔本来是一个信仰对象,但是随着白蛇传故事的传播,雷峰塔的形象开始向着娱乐、向着大爱的方向转变。原谅白娘子、同情白娘子、祈福白娘子的社会心理事实上与佛教的慈悲为怀相一致,于是杭州有了雷峰塔的重建行为。这其中当然有旅游开发的民俗经济发展的基本动机,更有杭州城市形象营销的内在动机。事实上,重建的雷峰塔不仅很快收回了投资,产生了强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对于杭州城市文脉延续更是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对于佛教大爱精神的传播也起到了正面的支撑作用。

  与民俗传说保持和谐,因势利导传达佛教精神境界,是杭州雷峰塔的成功经验。但同一个传说的负面因素对于金山寺所在地江苏镇江来说,在当下无疑是非常尴尬。看着西湖的人流涌动,镇江有些无计可施。就金山寺法海传说,金山寺基于历史事实进行了正面的讲述和回应。金山寺称,法海即裴头陀,是唐代高僧。可是相对于沸沸扬扬的白娘子与法海斗法的故事,裴头陀的叙事对于社会公众来说简直微不足道。

  今天的少林寺名噪天下,很大程度上也是与少林寺的历史与民间传说传扬有关。少林寺有两套传说,一是佛祖菩萨的传说,一是相关的历史与民俗传说,其十三棍僧救主这一神奇历史故事,经过民俗化传扬,提升了少林寺的地位。

  江苏太仓同觉寺,同样具有两套传说,一是关于佛祖、菩萨和罗汉的传说,一是关于寺庙来源的传说,即明朝建文帝传说:

  太仓市同觉寺,始建于明朝永乐年间,距今已有近600多年历史。传说当年建文帝曾避难至此,并栽植银杏树一棵(现存同觉寺公园),“同觉寺”的寺名也是建文帝根据其祖父朱元璋出家的“皇觉寺”而命名,因为明太祖由僧人的身份成就帝业,而建文帝也暗含了希望从僧人身份恢复帝业。

  这是民间传说故事的标准形式,有时间有地点,煞有介事。还有物象为证,如银杏。更为标准的就是命名来源,同时这个来源还有意义诠释。由于建文帝传说与明代风起云涌的社会密切关联,因此其故事本身的社会历史信息可谓空前宏富。

  建文帝的传说本质上是寺庙传说,这是罕见的人物传说、历史传说与风物传说的统一体。同觉寺是众多建文帝传说系列中的一个环节。有关建文帝的寺庙传说,在江苏、浙江、福建、广西、云南、贵州、青海、北京、上海等地,乃至海外,都有广泛的流布。这是中国最大的寺庙传说谱系。建文帝寺庙传说故事已经成为很多地方争相申报保护的珍贵文化遗产。

  有些寺庙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它的传说却会亘古不灭,并因此具有了重建的可能性。从这个意义上说,寺庙传说乃是佛教文化之珍宝,应该格外珍惜和梳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