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启迪心智的禅宗故事

作者:纯道

  身盾升地

  唐代道林禅师在杭州秦望山的大松树上搭窝棚居住,人称“鸟窠和尚”,白居易出任杭州刺史,上山拜访,说:“禅师住这么高,摇摇晃晃,危险啊。”禅师答:“我看大人您比我更危险。”白居易不解:“我身为地方大员,镇守一方,有什么危险?”禅师开示道:“身陷尘事纷争,耗费心力而无法停息,如同每天在薪火上烧烤,怎会不危险呢?”

  大耳觅心

  印度僧人大耳号称有“他心通”,能知道别人心里想什么。唐肃宗于是让国师慧忠去试试真假。慧忠闭上眼,面带微笑:“你看老僧我心在何处?”“国师童心重,西川看龙舟。”慧忠心念一转:“现在呢?”“溪边山林下,国师戏群猴。”慧忠于是将心念全部收起,进人心无外物的禅定境界。大耳遍寻天上地下都不见,满头大汗,不知所措。慧忠笑着说:“因为我没有心迹,你到哪里去找呢?”

  肃宗学佛

  南阳慧忠禅师被唐肃宗尊为国师。有一天,肃宗问慧忠:“我如何才能得到佛法而成佛呢?”慧忠问:“陛下为什么要成佛?”肃宗答:“我希望像佛那样拥有至高无上的力量。”慧忠道:“陛下贵为皇,难道还不够吗?欲望如此难以得到满足,怎么能成佛呢?”

  学僧背柴

  唐代高僧马祖和希迁,—个住江西—个住湖南,学僧们两边跑,“走江湖”以学法。一次,希迁问江西来的学僧,“你见过马祖吗?”“见过。”希迁指指院子里一堆柴:“马祖像这堆柴吗?”学僧答不上,跑回去找马祖。马祖问:“那堆柴有多重?”‘有百把斤吧。”‘哪你力气很大啊!”学僧不解,马祖道:‘你背着那么重一堆柴,从湖南走到了江西,岂不是力气很大吗?”

  石头路滑

  隐峰准备去湖南拜会师叔石头禅师,马祖告诫:“石头路滑!”隐峰不以为然。见面后,隐峰振动锡杖,绕石头的禅床一圈,昂头问:“这是什么宗旨?”石头仰面叹息:“苍天啊,苍天。”隐峰不知所措,回去找马祖,马祖教他:“他说,苍天’,你就‘嘘嘘’。”隐峰再到南岳,又问宗旨,没想到石头直接“嘘嘘”两声,隐峰又不知如何应对,再次归来。马祖笑着说:“我早就说过石头路滑,跌跤了吧!”

  绳断蛋破

  马祖禅师自南岳得道以后,回到家乡弘扬禅法,可是没人理睬,只有他的一位嫂嫂相信他,求他传授禅法。马祖说:“你真的相信我,就拿一个鸡蛋,把它悬挂起来,有空就把耳朵贴到鸡蛋上静听,等到它发出声音时,你就得道了。”嫂嫂深信不疑,每天独坐静听,旁人笑话也不放弃。多年后的一天,嫂嫂正听得忘我,突然绳断蛋摔地:“蛋破声如雷,我心顿觉了。”

  赏月言志

  马祖与门下三大高徒智藏、怀海、普愿一起赏月。皓月当空月色静谧。马祖问:“如此美好月夜,你们觉得应该怎样度过?”智藏答:“月照佛殿朗,正好供供佛。”怀海答:“月圆心中明,莫若打打坐。”唯普愿一言不发,挥挥衣袖走了。马祖感叹道:“以后能接续我讲经弘法事业的,是深人经藏的智藏;能弘扬我禅定修行法脉的,是游心性海的怀海;而特立独行,超然物外的,唯有普愿。”

  捉虚空

  石巩和西堂是师兄弟,经常在一起参禅。有一次,石巩问西堂:“你会捉虚空么?”西堂道:‘会捉。”石巩问:“怎么样捉?”西堂用手在空中抓了一把,说:“就这么捉。”石巩摇了摇头,道:“你不会捉。”西堂不服气,反问道:“那你说该怎么捉?”石巩一把拽住西堂的鼻子,疼得西堂大叫。石巩笑着说:“虚空必须这么捉才行。”西堂摸着红肿的鼻子说:“多谢师兄指点!”

  平常心

  有人问慧海禅师:‘禅师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慧海答:“有。我饥饿的时候就吃饭,疲倦的时候就睡觉。”“我们不也是这样吗?”“不一样。我吃饭就专心吃,你们却还在惦记别的事;我睡觉就踏实睡,你们却不停地在梦魇中翻滚,总在计较利害得失浮华宠辱,丧失了平常心。”

  般若大小

  马祖禅师的高徒大珠慧海禅师在浙江绍兴弘扬禅法,演说般若智慧。一次,·有人问:“您所说的般若大不大?”大珠答道:“大。”“有多大?”“大到无边无际。”此人反过来又问:“般若无所不能,那般若能不能小?”大珠一点没犹豫:“能小。”“多小?”“小到没法看见。”“大到无边际,小到看不见那般若到底在哪里?”大珠反问:“你说哪里没有呢?”

  男女相

  一位女尼请教龙潭禅师:“要如何修持,下一辈子才能转为大丈夫相?”龙潭问:“你出家多久了?”女尼道:“出家有多久与未来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想知道将来是否有转为男相的一天!”龙潭道:“那你现在是什么相?”女尼道:“我是女众,难道禅师看不出来?”龙潭道:“你是女众?谁看得出来?”女尼听后,当下醒悟。

  摘自:《传灯》2015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