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字如其人——欣赏赵朴初先生书法艺术的几点感想

作者:周先稠

  八十年代初,在一次名人书法作品展上,一位不识字的年近七旬的农夫,要买书法家的字,问他知道作者吗?回答不知道。再问为什么要买他的字?答曰:“好,真好!看着它浑身都带劲儿,我爱看……”二十年过后的今天,我看着赵朴老的字,尤其是他晚年的字,由衷地感到:“好,真好!看着它,一股宁静、安详的心态油然而生,我爱看……”

  我对中国书法艺术了解不多,只是独处时偶有些自己的想法,中国古人在汉字上留下了许多极美的书法艺术,今天我们似乎只可从碑帖文字上去感受先人书写时的心声,有人从字的间架论之,有人从笔力论之,有人从整体的章法论之,有人从外形论之,有人从传统和现代论之。不管从何处论之,我们都显然的附有时代的烙印。今古之人,虽然一脉相承,但难以相应。古人曰:“清”与“浊”,古人曰:字如其人,古人曰:诗工在诗外。而今似乎说不清,道不白了,故只能以临习美,求美而再造美,其结果有些人书法显得张扬、造作、浮躁、极不自然。有个中学生,书法作品在全国得了大奖后给我写了一幅字,精裱后给我,当我看到字的瞬间直觉却是:他不该写字了,太刻意求美了,太程式化了,小孩子不该这样,童趣少了。这样写下去会自损精神,薄了底蕴。而他的外公,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生活极其坎坷,老人心平气和,毫无怨气地对待生活中的厄运,在临终的病中也给我写了一首整整齐齐而不落款的诗。那内质的清白、典雅使我爱惜之至!

  纵观赵朴老平生各阶段的部分书法作品,得知他早先既具备书家的坚实功底,又重内在的学养积累和人文精神的提升,尤其注重那慈悲心态的把持,.在人与自然、人与人的轨迹上解行相应的修炼。今天我很难以清新、文雅、流畅、秀美、宁静、祥和等词语来表达和形容赵朴老的书法艺术,但不论怎样言表,以上之辞即为我视赵老书法时的真实感受。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书法艺术吧。它须留有诸多的空间让别人来感受与填补,也合“语忌十成”之意。

  在观赏赵朴初先生书法作品过程中我有几点感受:

  1、关于传统与现代的问题:

  中国书法,历史悠久,风格独特,而且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自古以来,礼、乐、射、御、书、数六艺中的“书”为文人必修课目。

  当代,时处工商信息社会,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社会变革急骤进行。如何在文化与道义的范畴上正确地对待中华书法的传统与现代是个现实的问题。由于当代人们对传统文化普遍的淡漠与无能为力,故多数人认为:传统与现代是碰撞的,不协调的。今天,书法已经脱离实用。笔者以为:恰恰是这种想法的人多了,书法界丑、怪、浮、躁的作品挤入了所谓的书法艺术“精品”的行列,去标价,去拍卖,去送礼,去求名而忘却了明白的“明”。传统与现代是一脉相承的,惟有明白的人,方才自觉的传承书法艺术。赵朴老的人,赵朴老的字,既是传统的,又是现代的,既是现代的,又是未来的。

  2、关于形神兼备的问题

  每当谈及书法艺术时,多数人无疑会谈到“兰亭集序”是如何如何之美,如何如何受到书家和帝王的青睐。笔者曾接触过当今一位国内书法名家书写的兰亭集序,落款为“意临兰亭集序”,我上下观望,左右查证后,凭心而论二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书写时的心态,情趣及字形,毫无投缘之处,倒像在借“兰亭集序”的势力装裱自己而已。兰亭集序是美,美在它形神兼备。占人云:“夫书道之妙,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以斯言之,岂易多得?必使;心忘于笔,手忘于书,心手遗情,笔-6相忘,是为求之不得,考之即彰。”说出书法之妙道,自然应以神采为上。古人论人曰:“神是形之主。形是神之宅。”书法艺术也应形神兼备,道法自然,不应过分注重形体而忽略精神侧面,也不可空谈精神随意胡吹。

  赵朴老的书法作品,形神兼备,多有文趣与道气,形神使人清新,文哲耐入寻味。

  3、关于“诗工在诗外”的问题

  古人说要想诗词写的好,必须在诗词以外处,多下功夫,此语引起而今部分学者的寻觅。以外处,何处?岂不是不务正业的诡辩术语吗?书法也一样,写字就要在字上下功夫。古今言语的比较,笔者以为古人并非否定要在字上下功夫,只是古人的心胸、视角比今人更宽广。古人此言,是启迪人与天、地、自然的相应,书法与人品、气质的和合,在全息的记录着书法的艺术,字如其人。至于某人某字被旁人或后者怎样的评论,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缘分了。

  4、关于书法与书道的问题

  中国人如今在谈论汉字的书写上仅仅称之为书法(写字的方法),而传到日本去演变成书道。就像中国的茶,至今也只是自称为世界三大饮料之一。中国的武术仅是锻炼身体的技术罢了,而到了日本统统成为茶道、武士道,正是这样的称呼,我以为更贴近其内涵和本源。

  我还以为,就宗教的本源,似乎都在对宇宙中永恒的真理作诠释与描述,而宗教的仪规又必须顺应世间的潮流,赵朴老所极力倡导的人间佛教,既不违背佛教的本源又顺应世间潮流。所以他的书法作品中饱含道的灵气与风范,令人肃然起敬。他的遗嘱,让我深深的合十:大气。

  (作者单位:中科大人文与社会科学院)

  摘自:《赵朴初研究动态》2005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