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太虚大师足迹:创办武昌佛学院 培养骨干僧才

作者:梦堂

  编者按:太虚大师是人间佛教思想倡导的先驱,开创了中国佛教在近现代传播的新模式,被誉为推动“佛教现代化之父”。2017年,是太虚大师圆寂七十周年,为了缅怀太虚大师的无尽功德,梦堂先生从《太虚大师年谱》中,梳理出与太虚大师人间佛教思想的形成、提出、实践相关的时间节点和道场,重温太虚大师的思想历程,形成主题为《追寻太虚大师足迹继承人间佛教思想》的系列文章,该系列共4篇文章,将陆续发布在凤凰佛教观察家栏目,今天发布的主题为《武昌树法幢——人间佛教思想的早期实践》,全文如下:

  1918年8月,经与章太炎等人商定,太虚大师在上海创立“觉社”,发表《觉社宣言》,主编《觉社丛书》创刊。“整理僧伽制度论”开始发表;并宣布“觉社意趣之概要”,“觉社丛书出版之宣言”。

  《觉社丛书出版之宣言》云:人间何世?非亚美欧洲诸强国,皆已卷入战祸,各出其全力以苦相抵抗之世乎?民国何日,非南北争斗,……惟一派团体为旗帜,惟个人权利为标准之日乎?铁弹纷射,火焰横飞,赤血成海,白骨参天。加之以水旱之灾,疫疠之祲;所余锋镝疾苦之残生,农泣于野,商困于廛,士无立达之图,工隳精勤之业。哀哀四民,芸芸亿丑,遂相率而流入乎苟生偷活,穷滥无耻之途。不然,则醇酒妇人,嬉笑怒骂,聊以卒岁,聊以纾死。又不然,则远游肥遁,海蹈山埋,广朱穆绝交之篇,著稽康养生之论。又不然,则疑神见鬼,惑己迷人,妖祥杂兴,怪异纷乘(指同善社等)。持世者修罗,生存者地狱、饿鬼、畜生,其高者则厌人弃世而独进乎天。嗟嗟!人道几希乎息矣!吾侪何心,乃独皈三宝尊,发四誓愿,以自觉觉他觉行圆满之道倡乎!盖将以示如来藏,清人心之源;弘菩萨乘,正人道之本也!

  《觉社丛书出版之宣言》指出:当此事变繁剧,思潮复杂之世,徵之西洋耶回遗言,理乖趣谬,既不足以应人智之要求,轨范人事。徵之东洋李孔绪论,亦无力制裁摄持此人类之心行矣!于是互偏标榜,竞从宗尚,挺荆棘于大道,宝瓦砾为奇珍。挽近更由物质文明之反动,见异思迁,出水入火,播弄精魂,繁兴变怪,要皆未改转其颠倒迷妄之想也。乌乎!菩提所缘,缘苦众生,诸佛菩萨悲愿同切;惟宏佛法,能顺佛心。……惟我佛无上正等正觉之教,平等流入大地人类之心中,转大法轮,咸令自觉;立人之极,建佛之因。

  针对中外政局之苦迫,国内思潮之杂乱,发起此佛化觉世新运动。太虚大师晚年自谓:少壮的我,曾有拨一代之乱而致全世界于治的雄图,期以人的菩萨心行(无我大悲六度十善),造成人间净土;所谓“非以徒厌世间独求解脱也”。觉世救人之道,“在乎立人之极,建佛之因”;以人乘阶梯佛乘,亦始终为大师弘法之根本精神。

  1920年2月,改《觉社丛书》为《海潮音》,并作《海潮音月刊出现世间的宣言》,略云:“海潮音非他,就是人海思潮中的觉音。……宗旨:发扬大乘佛法真义,应导现代人心正思”。“新思潮者,名之曰现代人心。……第以新思潮之生起,动不由自,唯是随环境牵动而动由境界风而动),因不得不动而动(由无明风而动)。……没有自觉自主的力,也没有善的标准与真的轨持,不过是糊涂杂乱,混沌龌龊的一代人心的表现罢了!故必须寻出个善的标准与真的轨持,发生出自觉自主的力量来;乃能顺应著这现代人心,使不平者平,不安者安,而咸得其思想之正”。大师以为:欲应导现代人心正思,即需发扬大乘佛法真义。大师所推重之大乘真义,即中国台贤禅净共依之起信楞严。如曰:“大乘佛法的本身,即众生心是。……就我们人类切言之,亦可曰人生心,即是能具能造人生世界种种事物的。……大乘佛法真义,原是人人自心中所本有的。……因为揭发说明了他,便发生一个觉悟大乘佛法真义的人生心。因为开发阐明了诠他的经教,便发生了一个发扬大乘佛法真义的海潮音。……将这大乘佛法的真义,称举到人海思潮的最高性上去,为现代人心作正思惟的标准。……将这大乘佛法的真义,宣布到人海思潮的最大性上去,为现代人心作正思惟的轨持。”

  《觉社丛书》和《海潮音》的发行,可以看出太虚大师以“发扬大乘佛法真义”,应导现代人心正思为宗旨的趣向,不仅发挥大乘佛法的真理,并且为指导现代人心趋向于正思维,成为了宣传太虚大师人间佛教思想的阵地。

  1922年5月太虚大师创办武昌佛学院并受聘为院长,9月举行开学典礼,萧督亦莅院致词。佛学院僧俗兼收,目的在造就师范人才,出家者实行整理僧制工作,在家者组织正信会,推动佛教于广大人间。是期所聘教师,有空也、史一如(潮音已于夏季移武昌编辑)、陈济博等。学生六、七十名,僧众有漱芳、能守、默庵、会觉、观空、严定、法尊、法芳(舫)、量源等。居士有程圣功、陈善胜(其后出家名“净严”);张宗载、宁达蕴亦自北京平民大学来从学。课程参取日本佛教大学;管理参取禅林规制。早晚禅诵,唯称念弥勒,回向兜率为异(自传十五;略史;海四“壬戌佛教年鉴”)。大师之建僧运动,发轫于此,中国佛教界始有佛学院之名。

  武昌佛学院的创立,是太虚大师从事僧教育的步骤,后来追随太虚大师的佛教僧侣中不少有学问者,大都出自该院,而这些学生,大都成了弘扬太虚大师人间佛教思想的骨干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