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学佛和习字心得

作者:苑博

  近期闲暇之余,开始学习书法。有幸追随的一位书法老师亦是在家居士,且素喜抄经,故在习字的过程中,浅获些许心得。

  如同学佛需要对佛教史有所认知,了解书法史也是学习书法不可或缺的环节。自从有了文字,便产生了“书法”这一独特的造型艺术,而佛教于印度东来之后,更是对书法影响甚深。历代僧家及书画家以抄经、碑刻、造像记等表现形式,潜移默化传播佛教题材,经典作品蔚为壮观。

  智永禅师临写千字文八百余本,分送江东诸寺。在印刷效果无法与当今媲美的时代,对于佛经的抄写立下楷书范本,对经典传播起到了潜移默化的推动作用。释怀仁集王羲之《大唐三藏圣教序》,序文为唐太宗李世民撰写,赞美玄奘法师“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字里行间阐扬佛理,文词并茂,笔法精绝,笔势遒劲,成为后来人研习行书的经典碑文。而《心经》因言简义丰,博大精深,为般若部提纲挈领,是修学佛弟子日常修诵的佛经,更为历代书家倍加推崇的写经题材。各朝各代著名书法家写经、碑文、题记者,更是不胜枚举。有六朝专门为人写经的:唐代专门为寺院写经的;元代奉诏写经的:唐代祈福报德超荐写经的;有为布施写经者;有为赐赠写经者;有为供养经典写经者。这些人写经、书碑的目的虽然不一,但是抄写经典的普遍,使得佛教与书法因而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对于佛法的弘传与书法艺术的发展,都具有正面的影响。每当看到摄心的佛典墨宝碑帖,由衷赞叹之余,也激发起我的学习热情,发愿有朝一日能够手写素净的佛经,供养三宝,回向有情。

  忘不掉初次提笔时的情景,惊喜于笔墨与宣纸的细腻摩擦,仿佛无声之声,提醒我剥离开嘈杂的周遭,而专注于点划之间的灵动流转。让身心暂别繁冗琐事,静虑一处,直面内心。这似乎弱化了些许物欲层面的贪着,在看似忙碌的常态中,让节奏慢下来,学着和自己对话,省察过失。法喜般的愉悦,伴随着我度过习字入门阶段。

  然而凡事欲持久,单凭一时兴起皆不可支撑。随着学习的推进,大幕的一角似乎拉开,浩瀚的书法世界向我敞开的同时,却也逐渐暴露我的种种不足。比如时常急于求成,手眼不协调,躁动不耐烦,读帖不认真,选碑贴贪多等等。和自己学习佛教经典时所犯的毛病如出一辙。总是抱着浏览泛读的心态,无法潜入内里,探寻精髓。缺乏温故知新的耐力,不愿一门深入。偶尔被老师夸奖,又沾沾自喜,妄念纷飞。出现问题时,喜欢归咎于笔墨纸砚的品质等旁枝末节,却不从自身找问题。偏好捷径诀窍,忽略了任何进步都是刻苦努力的结果。看到老师的获奖书法作品令人惊叹赞美,岂不知台下十年功,背后伴随着每天潜心练字数小时,日复一日的累积。苦功果然来不得半点虚招。如是种种宿习纷纷涌现,令我无处躲藏,如不对治,必成为修行路上的障碍。我现在愈发感觉到,习字不仅是一种调心方式,亦可看做是一面镜子,毫无遮掩,照见内心。藉由这种方式,省察出诸多顽疾,进一步由内而外的扭转降伏。

  康有为《广艺舟双辑》云:“吾谓书法亦犹佛法,始于戒律,精于定慧,证于心源,妙于了悟,至其极也,亦非口手可传焉。”这句话将佛法与书法相通之处尽显,也将戒定慧这一修行必经路展露无余。任何一种艺术形式,皆为心灵的迹化。古代文人素讲求格调,写字需要内心宁谧,纯净无杂,字里行间透出的气息才脱俗沉静。倘若以修行者呈现的精进状态专注抄写佛经,必定更加赏心悦目,令人赞叹。

  然而弘一法师亦云:“夫耽乐书术增长放逸,佛所深诫。然研习之者能尽其美,以是书写佛典,流通于世,令诸众生欢喜受持,自利利他;同趣佛道,非无益也。”可见世间法皆有两面,习字过程中,需要不断警醒自己,勿要买椟还珠,本末倒置,颠倒梦想,执着于笔墨技法,却忘记最初发心写字的目的所在,忘记得到宝贵人身的真正意义所在。

  修行人头等要务是广发菩提心。愿我借着书法这一方便途径,培养定力,照见内心,帮助体悟佛法深蕴,调伏妄念,让内心变得柔和温良,从容谦恭。愿所学所得变为度化众生的增上缘,敞开心境,扩大格局,回馈有情。

  摘自:《觉群》2016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