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西行求法第一高僧朱士行

作者:王欢

  朱士行(203-282)是曹魏时期的高僧,也是中国汉地第一位出家受戒和西行求法的高僧。朱士行是颍川(今河南许昌)人,法号“八戒”。朱士行从小颖悟超群,常有出尘之志。梁僧佑《出三藏记集》卷十三《朱士行传》说他为人“志业清粹,气韵明烈,坚正方直,劝阻不能移焉”。

  朱土行少年出家为僧,但并未受戒。魏甘露二年(257),印度律学沙门昙柯迦罗到洛阳翻译律学经典,并在白马寺建立戒坛,首创传戒度僧制度。当时,朱士行正在洛阳钻研佛法,得知昙柯迦罗在洛阳传戒之后,他首先登坛受戒,成为汉土第一个出家受戒的沙门。出家之后,朱士行便以弘扬佛法为己任,积极向信众宣扬佛法。朱士行常说修道可以增长智慧,因而他的大多数时间都用于钻研佛经上。

  朱士行曾长期在洛阳钻研讲说《小品般若经》。在深究经典过程中,朱士行深感经中所译义理不尽完美,经中很多内容词不达意。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当时的翻译家在译经时,把自己把握不准的内容删除了很多,因而所翻译出的经典内容不够连贯,造成了经义的脱节。朱士行经常感叹说:“此经大乘之要,而译理不尽。”朱土行听说西域有完整的《大品般若经》流通,为了补全原经典遗漏的内容,朱士行不顾沿途危险,决心前往西域寻求《大般若经》梵文原本经典。

  朱士行于魏甘露五年(260),从雍州(今陕西、甘肃一带)启程,通过河西走廊来到敦煌,又经西域南道,西渡流沙,到达于阗国(今新疆和田一带)。朱士行在于阗果然如愿求得《大品般若经》梵文原典。朱士行西行求法途中,克服了无数艰难险阻、饥渴病苦,穿过荒漠戈壁和千山万水,徒步跋涉一万一千多里(《后汉书·西域传》),最终在甘露六年(261)到达于阗国。

  朱士行等人就在那里抄写梵本《大品般若经》,经过一段时间,共抄写了九十章,六十万言。朱士行派遣弟子弗如檀(汉语意为法饶)等th,将所抄写的梵文经典送回洛阳。还未出发时,于阗修学小乘法门的人便横加干涉。他们上奏国王说:“汉地沙门欲以婆罗门书惑乱正典,王为地主,若不禁之,将断大法,聋盲汉地,王之咎也。”于阗国王便禁止朱士行的弟子将梵文经典带回洛阳。朱土行十分愤慨,为了证明自己所带的经典都是真经,愿意通过焚烧经典来证明。国王同意试验经典真伪,并派人在殿庭中堆积柴草,用火来烧这些经典。朱士行登临台阶发誓云:“如果大法应在汉地流通,经典当不会燃烧;若无应验,命该如此。”朱士行说完,便将经典投入火中,火马上就灭了,经典一字无损,封面也完好如故。大众大为惊叹,称有神助,于阗国王只得允许朱士行等人将梵文经典带回洛阳。朱土行于是命弗如檀等弟子将梵文经典送到陈留仓垣水南寺。

  当时,天竺居士竺叔兰跟随父亲到河南避难。竺叔兰小时喜欢游猎,经历了短暂死亡后复生,于生死中见到了因果报应的可怕。因而专心修习佛法,博究多国语言,尤其善长梵汉之语。朱士行西行求得的梵本经典送到水南寺后,竺叔兰应邀来到陈留仓垣水南寺开始翻译、校订朱土行抄写的《大品般若》经本。历时十二年,译成汉文《放光般若经》,共二十卷。

  朱士行命弟子将梵本《大般若经》送回洛阳之后,自己仍留在于阗,后在那里去世,享年80岁。弟子依照佛教的茶毗方法火化,薪尽火灭,但尸骸犹全。大众都感到惊异,于是作咒语云:“若真得道法,遗骨自当毁坏。”大众说完,尸骨遂应声碎散,弟子收敛遗骨建塔供养。

  朱士行西行求法,为后世高僧西行求法树立了典范。朱士行前往西域的道路艰险难走。由于当时既没有现成的道路可走,也没有人加以引导。朱土行完全凭着求法的热忱和坚韧不拔的意志,最终圆满完成了求法的大愿。虽然他所求取的经典只有《放光般若经》一种,后来所翻译出来的经典也不完全,但对佛教义学的影响很大。汉译《放光般若经》一经面世便风行京华,当时许多讲经的高僧都将本经奉为圭臬。学者象帛法祚、支孝龙、竺法蕴、康僧渊、竺法汰、于法开等,或者加以注疏,或者从事讲说,都借着《波若经》来弘扬般若学说,从而推动了两晋时代般若学的弘扬。

  作为我国汉地第一位出家僧人和西行求法第—人。朱士行为中国佛教的发展所做的贡献是很大的。尤其是他的西行求法,开创了中国僧人西行求法的先河。此后的高僧西行求法,很多都深受他的影响。

  摘自:《曹溪水》2016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