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放光般若经》卷第二《摩诃般若波罗蜜学品》第十、《摩诃般若波罗蜜本无品》第十一校录整理?

作者:周慧

  【内容提要】2005年刊布的日本《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藏中村不折旧藏禹域墨书集成》是著名的中村不折藏品图版书,自从印行之后,国际敦煌学界立即掀起研究热潮。此文以该书上册第十二篇《摩诃般若波罗蜜经》为底本进行全文录入,对其中的俗字分别加以分析,同时参照《大正藏》第08册No.0221《放光般若经》卷第二指出底本中存在的一些讹误。编号中的“Z”为“中村不折”首字“中”的第一个拼音字母。“012”为全部文献的流水号。

  【关 键 词】日本;中村不折;《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藏中村不折旧藏禹域墨书集成》

  【著录解题】

  编号:Z012

  名称:《放光般若经》卷第二《摩诃般若波罗蜜学品》第十、《摩诃般若波罗蜜本无品》第十一

  说明:近年来敦煌文物、文献图版资料陆续公布,以往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敦煌文献大都已经面世。2005年《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藏中村不折旧藏禹域墨书集成》(上、中、下)三册终于印刷出版,这些敦煌、西域出土的原卷珍秘资料具有极高的学术研究价值,向来受到国际敦煌学界的重视。然而,由于这批文献发布不久,被研究到的残卷不到一半,而全文抄录、校勘、注释过的大概不到十分之一。同时,敦煌文献从图版到文本的校录这样一种模式也开始不久,而完整的经过准确校录、精心考释的文本能够更好地推动学术发展。有鉴于此,我们认为首先应该由语言文字研究者来悉心校录整理这批珍秘的文献资料,以体现这批文献的价值,并能够让学术界充分地利用好这批珍秘文献。

  本项目的研究,将有利于海外中国古典文献的回归,有利于一批珍稀学术资料的广泛引用,有利于佛教文献的整理和流布,有利于汉语言文字学在文字学、词汇学、语法学方面的研究,有利于大型辞典的修订、编撰,有利于严谨学风的陪护。

  目前,笔者正在进行《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藏中村不折旧藏禹域墨书集成》(上)的全文校录整理工作。利用电脑进行校录过程中,同时运用到Microsoft Office文字处理软件、Adobe Photoshop图像处理软件和ACDSee图片浏览器三个程序。用ACDSee图片浏览器查看各个写本,用Adobe Photoshop图像处理软件逐个切分俗字之类的语料,Microsoft Office文字处理软件在电脑中的同一个界面录出所切分字形所在的文句,使文句和字形图文结合,可随时调用分析。现在37篇已经初步成文,其校录模式与该篇论文一致。

  本文为2011江苏省普通高校研究生科研创新计划《日本〈中村不折旧藏禹域墨书集成〉校录整理》(编号:CXLX11_0841)阶段性成果,亦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汉语史语料库建设研究”(10&ZD117)子课题“深加工中古汉语语料库理论研究”的阶段成果。

  写经概况:从该写卷纸张完整度看,第一张纸稍有破损,部分字形重叠,但不妨碍识别;从内容上看,写经的开头残缺了部分内容,笔者在校录过程中,以《大正藏》第08册No.0221《放光般若经》卷第二作为对校本,开头残缺内容据此补出一部份。该写卷幅七寸九分,长约十七尺五寸,十三纸,丝栏付,写经,隶书,跋文共七行。写卷卷末有一卷轴。该写卷为吐鲁番出土文献。

  写经年代:“延和八年己巳岁”,即609年,延和(602年—613年)是高昌君主麴伯雅的年号,共12年。

  供养人:白衣弟子广昌公主。

  写卷定名考辨:本卷原定名为《摩诃般若波罗蜜经》,现改名为《放光般若经》卷第二《摩诃般若波罗蜜学品》第十、《摩诃般若波罗蜜本无品》第十一,这是根据《大正藏》电子版(CBETA)第08册No.0221《放光般若经》卷第二进行的详细定名,便于读者查找。

  校录体例:缺字在“[]”内补出;错字在“[]”内注明正确的字;漏字或无法识别的字用“□”表空缺,并在“()”内补出。

  该写卷中俗字的特点,既有时代的继承性,又有其独特性,在下文的注释中分别加以说明,此处概不赘言。

  【全文校录】

  (是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欲具足檀波罗蜜,当学般若波罗蜜;欲具足尸、羼、惟逮、禅波罗蜜,当学般若波罗蜜;菩萨摩诃萨欲知色、痛、想、行、识,当学般若波罗蜜;欲知六情内外者,当学般若波罗蜜;欲知十八性,欲消灭淫、怒、痴,欲消灭吾我想,当学般若波罗蜜;欲除狐疑,欲除犯戒望见,欲除三界淫诤,欲舍六衰习,欲除四食,欲舍四渊流、四结、四颠倒,欲舍十恶、知十善之行,当学般若波罗蜜;欲知四禅、三十七品、四等心及佛十八法,当学般若波罗蜜;欲得学意三昧者,当学般若波)罗蜜;欲知四禅[1]及四空定[2],欲得[3]师子游□(步)、师子奋[4]迅[5]三昧者,欲知[6]得诸阤[7]邻尼[8]三昧、首楞严[9]三昧、海宝[10]三昧、月幢[11]三昧、诸法普至三昧、观印三昧、真法性三昧、作无[12]□(垢)幢三昧、金刚[13]三昧、诸法普[14]入门三昧、三昧王三昧、王印[15]三昧、力净三昧、月童[幢]三昧、诸法所入真辩[16]才[17]三昧、诸法言所入照十方三昧、诸法阤邻尼门印三昧、不忘诸法三昧、诸法都聚[18]印三昧、虚空所止[19]三昧、净三昧、处[20]三昧、不□(起)神通三昧、作上幢三昧,菩萨[21]欲得是诸三昧门及余[22]三昧者,当学般若波罗蜜。”

  须菩提白佛言:“唯[23],世尊!菩萨摩诃萨欲满[24]一切[25]众生之所愿[26]者,当学般若波罗蜜;菩萨欲具足[27]诸功[28]德,持是具足之德不堕[29]罪处,亦[30]不生卑[31]贱[32]之家,亦不在罗汉、辟支[33]佛地住,亦不为菩萨顶诤,当学般若波罗蜜。”

  舍利弗语须菩提言:“云何为菩萨顶诤?”

  须菩提报[34]言:“菩萨摩诃萨不以沤和拘舍罗行六波罗蜜,复[35]不以沤和拘舍罗趣[36]空、无想、无愿三昧,亦不[37]堕声闻、辟支佛地,亦不顺[38]菩萨道,是为菩萨顶诤。”

  舍利弗问须菩提:“何以故名为菩萨顶诤?”

  须菩提报言:“所谓法爱[39]是。”

  问言:“何等(为)[40]法爱?”

  须菩提(报)[41]言:“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入于[42]五阴[43],计校[44]五阴空无想、无愿,是为顺法爱;入于五阴,计校五阴空寂[45]、无常、苦、空、非我,是为菩萨法爱。计校言:‘当灭[46]五阴。是无为证、是非证、是成道、是不成道[47],是着[48]、是断[49],是可习[50]、是不可习,是菩萨行、是非菩萨行,是道、是非道,是菩萨学、是非菩萨学,是六波罗蜜、是非六波罗蜜,是沤和拘舍罗、是非沤和拘舍罗,是菩萨得[51]顺法爱。’”

  须菩提语舍利弗言:“菩萨行般若波罗蜜,入法中计校分[52]别,是为菩萨得[53]顺法爱。”

  舍利弗语须[54]菩提言:“何等为菩萨顺道?”

  须菩提报言:“菩萨行般若波罗蜜,不以内空[55]观外空,不以外空观内空;不持内外空观空空,亦[56]不持空空观内外空;亦不以空空观[57]大空,亦不以大空观空空;亦不以大空观[58]最[59]第一空,最第一空亦不观[60]大空;第一空亦不观有为空,有为空亦不观第一空;亦不持有为空观无为空,亦不持无为空观有为空;亦不持无为空观无边际空,亦不以无边际空观作空;作空亦不空[观]性空,性空亦不观作空;作空亦不观自空,自空亦不观性空;自空亦不观诸法空,不持诸法空观自空;诸法空亦[不]观无空,无空亦不观诸法空;诸法空亦不观有空,有空亦不观无空;有空亦不观无有空,无有空亦不观有空。舍利弗!菩萨作是行般若波罗蜜,转上便应菩萨之道。”

  “复次,舍利弗!菩萨作是学般若波罗蜜,不念[61]五阴,亦不贡高,亦不念眼、耳、鼻[62]、口[63]、身、意,不念色、声、香、味、细、滑法,亦不念六波罗蜜乃至佛十八法,亦[64]不念,亦不贡高,作是学般若波罗蜜。亦不念道意妙无与[65]等者,亦不念,亦[66]不贡高。所以者何?是意、非意,[意]性广大而清净故。”

  舍利弗问须菩提言:“云何意性广大而清净?”

  须菩提报言:“于淫、怒、痴,亦不合,亦不散;不与尘[67]垢[68]合,亦不散;不与恶[69]行及六十二见合,亦不散;亦不与声闻、辟支佛意合,亦不散;是为菩萨意性广大而清净。”

  舍利弗复问言:“意为有耶?言是意、非意。”

  须菩提报言:“意无所念时,有意、无意宁可得、可见、可知不?”

  舍利弗报言:“唯,须菩提!不可得,不可见,不可知。”

  须菩提语舍利弗:“若意无念时,亦不见有意,亦不见无意;亦不可得,亦不可见;是故则[70]为清净。”

  舍利弗问须菩提:“何等为无意意?”

  报言:“于诸法无作、无念,是为无意意。”

  舍利弗复问:“无为、无作亦是意耶?于五阴,无为、无作亦复是意耶[71]?乃至道无为、无作亦是意耶?”

  须菩提报言:“如是,如是!如所问。”

  是时,舍利弗赞叹[72]须菩提言:“善哉,善哉!如须菩提为是佛子,为从佛生,为从法化生,则为法施[73],非为思欲施,随其证而为说法,实如佛所举,乐空寂行第一。菩萨摩诃萨当作是学般若波罗蜜,便为阿惟越致[74],终不离般若波罗蜜。菩萨欲学知声闻、辟支佛地,当学般若波罗蜜,当受,当习,当持。欲学菩萨地,当学般若波罗蜜,当读,当学,当持,当习。何以故?《般若波罗蜜》中广说三乘[75]之教,菩萨摩诃萨、声闻、辟支佛(亦)[76]当从是中而学成。”

  《摩诃般若波罗蜜本无品》第十一    (此《放光经》有廿卷[77]合九十品)

  是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菩萨行般若波罗蜜,我亦不觉有菩萨,亦不见菩萨。当为何等菩萨说般若波罗蜜?当教谁?不见诸法终始,云何当为菩萨作字言菩萨也[78]?世尊!是字初不住、亦不不住。所以者何?是字亦不见、亦不可得。世尊!我亦不见五阴终始,云何当为菩萨作字?是故,世尊!是字不住,亦不不住。世尊!我亦不见六情、六衰终始,当云何为菩萨作字?是字不住,亦不不住。所以者何?是字亦不可见,亦[79]不可知。云何为菩萨建字?是字亦不可见,亦不可知,是字亦[80]不住,亦不不住。世尊!亦不见十八性,亦不见十二因[81]缘终始。世尊!我亦不见十二因缘生灭根本,亦不见淫、怒、痴终始,亦不见六十二见,亦不见六波罗蜜终始,亦不见吾我人寿命终始[82],亦不见(命)[83]众生终始,亦不见三十[84]七品,空无想[85]无愿,四禅、四等、四无色[86]禅之终始,佛志[87]、法志、僧志、戒[88]志、施志、天志、安般志、死[89]正志终始,亦不可得见。我亦不见佛十八法终始。世尊!五阴如梦、如响[90]、如光、如影、如幻、如炎、如化,终始不可得寂静,不生不灭终始,不着不断终始。及如法性真际终始,皆不可见。世尊!我亦不见善恶之法终始,我亦不见有为、无为,有漏、无漏之法[91]终始。世尊!我亦不见当来[92]、过去、今现在之终始,我亦不见不当来、不过去、不现在法之终始。我亦不见世尊终始,我亦不见十方恒边沙国土,诸如来,无所着,等正觉,诸弟子及菩萨众终始。世尊!诸法之终始尚不可得、不可见,当教何等菩萨?当为谁说般若波罗蜜?见字亦不住,亦不不住,是字不可得知,亦不可得,亦不可见,是故字亦不住,亦不不住,何为菩萨作字?何以故?世尊!诸法之如终始,不可见,故当云何为菩萨作字?何以故?诸字法皆不□(可)见,亦不可得。世尊!菩萨者,合数建字法,亦无有与作字者。五阴、十八性、十二衰、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亦无有与作字者。世尊!譬[93]如如字,梦、响、光、影、炎、化名虚空。世尊!譬如言地、水、火、风、空,亦无有与作字者;言戒、三昧、智慧、解脱见解、脱慧,是字亦无有与作字者;言须阤洹、斯阤含、阿那含、阿罗汉、辟支佛,其字亦无有与作(字)[94]者。言菩萨、言道,言佛、佛法,其字亦无有与作者。言善恶;言有常、无常,苦乐有我、无我;言寂静;无所有其字无有与作者。以是故,我狐[95]疑。所以者何?诸法终始不可得见而为菩萨作字。世尊!是字亦不住于诸[96]法性。何以故?是字无所有,不可得,是故字亦不住,亦不不住。若菩萨摩诃萨闻作是说般若波罗蜜,不恐[97]、不悔,不懈[98]、不怠,不恐、不怖,当知是菩萨审[99]谛住阿惟越致地,住(于)[100]无所住。”

  “复次,世尊!菩萨行般若波罗蜜,色、痛、想、行、识不当于中住,眼、耳、鼻、口[101]身、意不当于中住,色、声、香、味、细、滑[102]法不当于中住,六识不当于中住,六戒[103]不当于中住,六痛[104]不当于中住,地、水、火、风、空、识不当于中住,十二因缘不当于中住。何以故?以色、痛、想、行、识空故。世尊!若五阴空者为非五阴,(五阴)[105]亦不离空,空亦不离五阴,空则是五阴,五阴则是空。是故,世尊!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当于五阴中住,乃至十二因缘亦不当于中住。何以故?十二因缘空故。十二因缘则是空,空则是十二因缘。

  “复此,世尊!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三十七品乃至佛十八法不当于中住。佛十八法亦不离空。空则十八法,十八法是[106]则空,(是)[107]故不当于中住。”

  “复次,世尊!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六波罗蜜不当于中住。何以故?六波罗蜜不空,则非六波罗蜜。六波罗蜜不离空,空亦不离六波罗蜜。是故,世尊!菩萨不当于六波罗蜜中住。”

  “复次,世尊!菩萨(摩诃萨)[108]行般若波罗蜜,文字数不当于中住。文字数若多、若少,不当于中住。何以故?文字所[数]空故。”

  “复次,世尊!行般若波罗蜜菩萨,神通亦不当于中住。何以故?神通则是空,空则是神通。”

  “复次,世尊!行般若波罗蜜菩萨,色、痛、想、行、识无常,不当于中住。何以故?无常空故。假令无常不空,则非无常,空亦不离无常。无常则是空,空则是无常,是故菩萨不当于中住。五阴苦、五阴无我亦不当于中住,五阴空亦不当于中住,五阴寂静亦不当于中住。”

  “复次,世尊!行般若波罗蜜菩萨,如不当于中住,法及法性不当于中住,真际不当于中住。”

  “复次,世尊!菩萨行般若波罗蜜,诸三昧门、阤邻尼门不当于中住。世尊!菩萨摩诃萨无有沤和拘舍罗,作吾我想,着(于)[109]五阴,有仍[110]五阴受般若波罗蜜,亦不顺般若波罗蜜,不得具足般若波罗蜜,便不能得出生萨云若。”

  “复次,世尊!菩萨行般若波罗蜜,着于吾我想,住于诸阤邻尼三昧门,以想识求阤邻尼三昧门,又复有仍受般若波罗蜜,亦不应不顺般若波罗蜜,不得具足般若波罗蜜,不能得出生萨云若。何以故?不受色、痛、想、行、识故。不受五阴,则非五阴。所以者何?其性空故。诸阤邻尼三昧门不受,不受则非阤邻尼三昧门,其性空故。乃至般若波罗蜜亦复不受,本性空故。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当观性空之法。虽观于诸法,不当使有所着,是名为菩萨摩诃萨无所受三昧。积聚广大无限之用,诸罗汉、辟支佛所不能及。萨云若亦不受,乃至内外空及有无空亦不受。何以故?不可以[111]想行故。所以者何?想行有垢故。何等想?五阴想、三昧想是谓垢想。当作是受,当作是念。不尔者,异道人先尼终不有信于萨云若慧。何等信?信于若[112]般若波罗蜜,不以想信解受持观其所应,亦不以想,亦不以无想。作者[是]不受想,先尼得解信要,便得度空性之慧,不复受色、痛、想、行、识。所以者何?以见解空想之法。何以故?亦不于内见慧,亦不于外见慧,亦不离内外事见慧。何以故?亦不见法当有可识知者,亦不于内五阴见慧,亦不于外五阴见慧,亦不离五阴见慧。以是因缘,先尼得解。得解已[113],便得信要于萨云若。是谓比诸法等信(以)[114]为证,而不见诸法。先尼作是解脱以[115],便于诸法无所受,不想不念故。是法亦无有得者,亦无有受者,亦无有解者。是法亦非受,亦非持,亦不可获[116],亦无有念,一切诸法皆无念故。世尊!菩萨摩诃萨所以于般若波罗蜜通达来往于彼此岸者何?于诸法无所受。不受色、痛、想、行、识者,于诸法无所受故。乃至三昧、阤邻尼门无所受,于诸法亦无所受,不具足三十七品,佛十力,(佛)[117]十八法不共,终不中道般泥[118]洹。何以故?三十七品、非三十七品,乃至佛十八法、非十八法。是法、非法,亦不非法,是为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受吾阴。”

  “复次,世尊!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当作是观:‘言何许是般若波罗蜜?般若波罗蜜为是谁?谁有是般若波罗蜜?’菩萨行般若波罗蜜,当复作是念言:‘不可得法,不可见法非为般若波罗蜜。’”

  于是舍利弗问尊者须菩提言:“贤者!何等法不可得,不可见?”

  须菩提报言:“檀[119]波罗蜜不可得,不可见。羼、尸、惟逮[120]、禅,般若波罗蜜[121],亦不可得,亦不可见,以外空、内外外[空]及有无空故。五阴亦不可得见,三十七品,佛十八法,神通,亦不有,亦不可得见。法性、法(性)[122]住、真际、佛萨云若,亦不有,亦不可得见,以内外空,有无皆空故。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若作是观,作是念,意不惓、不厌[123],不恐、不怖,当知是菩萨终不离般若波罗蜜。”

  舍利弗问尊者须菩提:“何以当知菩萨不离般若波罗蜜?”

  须菩提报言:“如色之状[124]貌[125]离色,如痛、想、行、识状貌(离)[126]痛、想、行、识;如檀波罗蜜状貌离檀波罗蜜;如[127]般若波罗蜜状貌离般若波罗蜜,乃至佛十八法,乃至真际,亦复如是。”

  舍利弗问须菩提言:“五阴状貌何类[128]?六波罗蜜、佛十八法,状貌何类?法性及如、真际,其状貌何类?”

  须菩提报言:“五阴无所有之状貌,(六波罗蜜,佛十八法,真际,亦无所有之状貌。)[129]其类非物之类。舍利弗!是故当如五阴状貌离五阴,如六波罗蜜状貌离六波罗蜜,乃至真际亦复如是。五阴离五阴想,乃至真际亦离其想,相亦离其真际。”

  舍利弗问须菩提言:“菩萨摩诃萨于中便出生萨云若那?”

  报言:“如所问无有异。何以故?诸法无所出亦无所生。”

  舍利弗又问:“何以故诸法无所[有]生、无有出?”

  须菩提报言:“五阴空,亦不见其出,亦不见其生。般若波罗蜜、佛十八法、真际,亦不见[其]出,亦不见其生。舍利弗!菩萨摩诃萨作是学般若波罗蜜,以渐近萨云若。(以渐近萨云若)[130],便得身意相净。已得身意相净,便无淫、怒、痴。意强梁,贪意不复生,意终无六十二见事,终不于女[131]人腹中生。常得化生,从一佛国至一佛国,育养众生,普净佛国土,至成阿耨[132]多罗三耶三菩,终不离诸佛世尊。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当作是学、当作是行。”

  《摩诃般若波罗蜜经·放光卷第二》

  (第二卷中《度五神通品》、《授决品》、《舌相光明品》、《应行品》、《学品》、《本无品》、《合七品》)

  延和八年己巳岁正月九日,白衣弟子广昌公主元台稽首,归命常住三宝。盖闻积财灵府终获如意之宝,寄饭神钵必蒙天厨之味。弟子仰感诚言,誓心弥笃,故简纸墨敬写《八时般若经》一部,即请僧转读校定已讫,庶诵习者获无上之因,转读者证彼岸之果。冀以斯福,愿七世先灵考妣往魄,普及法界,超寤无生,获深法忍。又愿弟子舍身、受身护持正法,广利众生,高栖常乐。

  【附录】

  ?【作者简介】周慧(1988—  ),女,江苏海门人,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字学专业2010级硕士研究生,导师黄征教授。

  [1] 禅,原卷作“”,俗字。按:该字形是敦煌俗字中常见的“方口变尖口”类型。

  [2] 定,原卷作“”。按:颜元孙《干禄字书》:“?、定:上通,下正。”

  [3] 得,原卷作“”。按:“得”本从彳?声,该字形将形符讹变成“氵”。S.388《正名要录》“得、:右字形虽别,音义是同。古而典者居上,今而要者居下”。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4] 奋,原卷作“”,俗字。

  [5] 迅,原卷作“”,俗字。

  [6] “知”字,《大正藏》无,原卷“知”字当是衍文。

  [7] 阤,《大正藏》作“陀”。按:《集韵》:“陀,本作阤,或作堕。”该写卷中皆录作“阤”。

  [8] 尼,原卷作“??”。按:颜元孙《干禄字书》:“??、尼:上俗,下正。”以下径直录作“尼”,不复出校。

  [9] 严,原卷作“”,俗字。

  [10] 宝,《大正藏》作“宝”。按:颜元孙《干禄字书》:“宝、宝:上通,下正。”下文皆按照原文录作“宝”,不复出校。

  [11] 幢,原卷作“”,俗字。按:在敦煌写卷中,俗书“巾”旁与“忄”旁常不分,所以“幢”俗书写作“憧”。《龙龛手镜·心部》:“憧,昌容反,往来貌也。又俗宅江反,~幡,正作幢。”

  [12] 无,《大正藏》作“无”。该写卷“无”皆作简体“无”。

  [13] 刚,原卷作“”,俗字。

  [14] 普,《大正藏》作“所”。

  [15] 印,原卷作“”,俗字。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16] 辩,原卷作“”俗字。

  [17] 才,原卷作“”,俗字。

  [18] 聚,原卷作“”,俗字。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19] 止,原卷作“”。按:颜元孙《干禄字书》:“、止:上通,下正。”

  [20] 处,原卷作“”。按:S.388《正名要录》:“处、:(上)正,(下)相承用。”“”字形是在“”字形基础上增加了末笔一“丶”。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21] 萨,原卷作“”,俗字。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22] 此列最后多出“壹拾”二字,表示写经书写的列数。下文在“二十”、“叁拾”、“肆拾”、“伍拾”、“ 陆拾”、“ 柒拾”、“捌拾”、“玖拾”、“壹佰”、“贰佰”、“叁佰伍”列的末尾皆有标示。

  [23] 唯,原卷作“”,俗字。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24] 满,原卷作“”,俗字。

  [25] 切,原卷作“”。按:“切”本从刀七声,在敦煌写卷中声符“七”常讹写作“十”。颜元孙《干禄字书》:“、切:上通,下正。”

  [26] 愿,原卷作“”,类化俗字。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27] 足,原卷作“”。按:S.388《正名要录》:“足、:(上)正,(下)相承用。”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28] 功,原卷作“”俗字。按:“功”本从力从工,工亦声。敦煌写卷中常常将“力”讹写作“刀”。颜元孙《干禄字书》:“、功:上俗,下正。”

  [29] 堕,原卷作“”,俗字。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30] 亦,原卷作“”,俗字。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31] 卑,原卷作“”,俗字。

  [32] 贱,原卷作“”,俗字。

  [33] 支,原卷作“”,增笔俗字。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34] 报,原卷作“”,俗字。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35] 复,原卷作“”,俗字。按:该字形亦是将左部件“彳”讹写作“氵”。

  [36] 趣,原卷作“”,俗字。

  [37] “亦不”二字,《大正藏》无。

  [38] 顺,原卷作“”,俗字。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39] 爱,原卷作“”,俗字。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40] “为”字,原卷无,《大正藏》有此字。

  [41] “报”字,原卷无,《大正藏》有此字。

  [42] 于,原卷作“”。按:颜元孙《干禄字书》:“于、于:上通,下正。”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43] 阴,原卷作“”,俗字。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44] 校,原卷作“”。按:颜元孙《干禄字书》:“挍、校:上比挍,下校尉。”在敦煌写卷中,“木”旁和“扌”旁互混情况普遍。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45] 寂,原卷作“”,俗字。按:缺“豕”旁右边跟“人”字形近的两笔,表示家中无人。具体参见裘锡圭先生《文字学概要》(商务印书馆,2010)第140页。

  [46] 灭,原卷作“”,俗字。按:敦煌写卷中“冫”、“氵”常常互混。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47] “是不成道”四字,《大正藏》无。

  [48] 著,原卷作“”。以下字形相同者不复出校。

  [49] 断,《大正藏》作“断”。该写卷中“断”皆作简体“断”。按:颜元孙《干禄字书》:“断、、断:上俗,中通,下正。”

  [50] 习,原卷作“”,俗字。按:“习”本从羽从白,该字形将下部件“白”讹变为“曰”,敦煌写卷中多作此形。这一讹变原因可归结为“隶变”,“习”小篆作“”,经过隶变后,下部件讹变成“曰”。

  [51] “得”字,《大正藏》无。

  [52] 分,原卷作“”,俗字。

  [53] “得”字,《大正藏》无。

  [54] “须”字,其左部件“彡”在该写卷中有四种演变形式:“”、“”、“”和“”。

  [55] 内空,丁福保《佛学大辞典》:“内空,内之六根无神我也。《天台仁王经疏》中曰:‘内空者,六入无神义。’”内空、外空、内外空、空空、大空、第一义空、有为空、无为空、毕竟空、无始空、散空、性空、自性空、诸法空、不可得空、无法空、有法空、无法有法空,是谓十八空。

  [56] “亦”字,《大正藏》无。

  [57] 观,《大正藏》作“见”。

  [58] 观,《大正藏》作“见”。

  [59] 最,原卷作“”,俗字。

  [60] 观,《大正藏》作“见”。

  [61] 念,原卷作“”,俗字。

  [62] 鼻,原卷作“”,俗字。按:颜元孙《干禄字书》:“、鼻:上通,下正。”

  [63] 口,《大正藏》作“舌”。

  [64] “亦”字,《大正藏》无。

  [65] 与,《大正藏》作“与”,该写卷中“与”皆作简体“与”。

  [66] “亦”字,《大正藏》无。

  [67] 尘,原卷作“”,增笔俗字。

  [68] 垢,《大正藏》作“劳”。

  [69] 恶,原卷作“”,俗字。

  [70] 则,《大正藏》作“即”。

  [71] “耶”字,《大正藏》无。

  [72] 叹,《大正藏》作“叹”。按:“叹”同“叹”。

  [73] 施,原卷作“”,俗字。按:该字形似“拖”字,而此处当是“施”字。敦煌写卷中“施”字常作此形,当据上下文加以判断。

  [74] 致,原卷作“”,俗字。

  [75] 乘,原卷作“”,俗字。

  [76] “亦”字,原卷无,《大正藏》有此字。

  [77] 卷,原卷作“”,俗字。

  [78] 也,《大正藏》作“耶”。

  [79] “亦”字,《大正藏》无。

  [80] “亦”字,《大正藏》无。

  [81] 因,原卷作“”,俗字。

  [82] “亦不见吾我人寿命终始”,《大正藏》作“亦不见吾我,亦不见人,亦不见寿”。

  [83] 命,原卷无,《大正藏》有此字。

  [84] 三十,原卷作“”,该字形为“三十”的合文。

  [85] 想,《大正藏》作“相”。

  [86] 色,原卷作“”,《大正藏》作“形”。按:该字形是隶变所致。

  [87] 志,原卷作“”,俗字。

  [88] 戒,原卷作“”,俗字。

  [89] 死,原卷作“”,俗字。

  [90] 响,原卷作“”,俗字。

  [91] “法”字,《大正藏》无。

  [92] 来,《大正藏》作“来”。该写卷中“来”皆作简体“来”。

  [93] 譬,原卷作“”,俗字。

  [94] “字”字,原卷无。

  [95] 狐,原卷作“”俗字。

  [96] “诸”字,《大正藏》无。

  [97] 恐,原卷作“”,《大正藏》作“惋”。按:此处作“惋”更恰当。

  [98] 懈,原卷作“”,俗字,同“懈”。

  [99] 审,原卷作“”,俗字。

  [100] “于”字,原卷无。

  [101] 口,《大正藏》作“舌”。

  [102] 滑,原卷作“”,俗字。

  [103] 戒,《大正藏》作“栽”,此处疑《大正藏》误。

  [104] 痛,《大正藏》作“觉”。

  [105] “五阴”二字,原卷无。

  [106] “是”字,《大正藏》无。

  [107] “是”字,原卷无。

  [108] 原卷无“摩诃萨”三字。

  [109] “于”字,原卷无。

  [110] 仍,原卷作“”,以下字形皆同。

  [111] 可以,原卷二字颠倒,径直改出。

  [112] “若”字,《大正藏》无。

  [113] 已,原卷字形作“巳”。按:敦煌写卷中“已”、“巳”、“己”三字形互混,需据上下文判断。

  [114] “以”字,原卷无。

  [115] 以,《大正藏》作“已”。按:敦煌写卷中,“以”和“已”互混情况较多见。

  [116] 获,原卷作“”,俗字。

  [117] “佛”字,原卷无。

  [118] 泥,原卷作“”,俗字。

  [119] 檀,原卷作“”,《大正藏》作“般若”。以下相同字形不复出校。

  [120] 逮,原卷作“”。按:颜元孙《干禄字书》:“逮、逯:上及也,徒计反;俗音徒再反,非也。下人姓,音录。”

  [121] “羼、尸、惟逮、禅,般若波罗蜜”,《大正藏》作“禅、惟逮、羼、尸,檀波罗蜜”。

  [122] “性”字,《大正藏》无。

  [123] 厌,原卷作“”。按:S.388《正名要录》:“、:(上)正,(下)通用”。

  [124] 状,原卷作“”,俗字。

  [125] 貌,原卷作“”,俗字。

  [126] “离”字,原卷无。

  [127] 如,《大正藏》作“乃是”。

  [128] 类,原卷作“”,俗字。

  [129] “六波罗蜜,佛十八法,真际,亦无所有之状貌。”,此句原卷无。

  [130]“以渐近萨云若”六字,原卷无。

  [131] 女,《大正藏》作“母”。

  [132] 耨,原卷作“”,俗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