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佛说八大人觉经》浅释(十二)

作者:果光

  增长智慧,成就辩才。智慧在佛法中,含义非常深广。佛法中的智慧,完全不同于世间的聪明,它是指能够解道、悟道、修证、了脱生死、超凡入圣的能力。这个智慧是般若,用智慧两个字,仅仅是代替般若做为方便说,因为没有一个词语,能等同于佛法的般若。

  在经典中,般若智慧分为五种:

  第一个叫做文字般若。刚才讲依义不依语时,我们说了文字是注释佛法的工具,佛陀在世讲经说法四十九年,都是“十方真教体,清净在耳闻”,没有用过文字的形式。佛入灭后,弟子为了要传承佛法,于是用文字把佛说过的法集结成典。试想在两千多年的岁月中,“若无文字,凡圣永隔”,佛陀的真理实法,如果没有了文字的续延,就没有了后学的解脱。因此,三藏十二部经典,都是文字般若,在三慧之中,文字般若属于闻慧、思慧。

  第二个叫做观照般若。从文字般若中得到的智慧,知道了世间的苦、空、无常、无我,了知大乘无相、无不相的中道实义,但是只停留在认知上,是远远不够的,还要能起观照。观照般若,是观察真理的智慧,这种智慧如果在禅定中运用,是很容易见到真理的。观照般若,属于思慧或修慧。

  第三叫做境界般若。境界,用文字很难解释清楚,药山禅师曾用“云在青天水在瓶”来比喻境界。境界般若指悟道主人,本有的般若智慧开显,一念相应,天上地下无所不知,一刹那间即是永恒。

  第四个叫做实相般若。实相般若就是诸法实相一乘实相的道理,得到无生法忍,见到诸法毕竟空,入了圣位,就契入实相般若。

  第五个叫做眷属般若。眷属般若是跟着悟道的智慧而宋的,是属于行为方面的。般若的眷属就是六度的前五个行愿,即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的眷属还指,修法之人身边的人、事、时、地、物。我们以人做为例子,简单地说,就是在修法的菩提道上,如果身边出现了阻挠、嘲讽等行为的恶友,这个就是逆增上缘的眷属般若,如是能够帮助我们成就道业的同参道友,这个就叫做尖顺增上缘眷属般若。

  智慧,智有智的含义,慧有慧的含义。在第三觉知“惟慧是业”中,我们讲了慧有闻思修三种含义,现在讲智。在《大品般若》中,把智分为三种:即一切智、道种智和一切种智。

  一切智,这是声闻缘觉证得的万法皆空的智慧,这个空不是性空,足理空,是明了万事万法之理是空的,一切法是因缘所生,了不可得,就是知道一切法在理上的真相,不再为五阴烦恼所干扰。也就是说,修习佛法,证得了一切智,解脱的时候,世间的五欲六尘,一切境界再也无法迷惑我们的心。

  道种智,菩萨证得的智慧。获得道种智的最低阶位是见道,就是从一地菩萨到佛地都具备道种智。从《华严经》的四无碍法界上讲,获得一切智的二乘人所得的是理无碍,获得道种智的菩萨所得的足理无碍、事无碍、理事无碍。

  一切种智,如来果地上证得的,通达总相别相,化道断惑一切种之法。这种智慧,在四无碍法界中,全部圆满证得。即理无碍、事无碍、理事无碍、事事无碍,所以叫一切种智。一切,就是二乘所证的一切智,种智足菩萨证的道种智,一切智跟道种智融合在一起就叫—切种智。

  成就辩才,即达到辩才无碍,也就是指菩萨为人说法,义理通达,言辞流利。《华严经》小说:“若能知法水不灭,则得辩才无障碍:若能辩才无障碍,则能开演无边法。”辩才无碍包括法无碍辩才、义无碍辩才、辞无碍辩才、乐说无碍辩才。

  法无碍辩才。就是于教法无滞。能诠释所有经典的名句、文字、文章,对一切万法的名相都通达无碍。并且在修行方法上,以及修行过程中会出现的问题等等,部有能力予以教导指正。

  义无碍辩才。就是于教理无滞。佛法的义理深厂而圆融,在表层的道理上又会延伸至深层其至密意的境界。凡夫的认知大多是片面受局限的,义无碍的菩萨可以把佛法的教理融会贯通,从各个角度,面面俱到,向众生讲解弘扬,让听法的人对世出世间一切法,了解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辞无碍辩才。于诸方言辞无滞。辞是语言,词汇。法界之内,一切有情,皆是如来妙法的摄受者,受益者。小到一个国家不同城市的方言,大到国际各国的语言,乃至不同种道各类众生的交流方式,都通达无碍。前面讲了,本经的译者安世高法师,不仅掌握了几十个国家的语言,甚至通达鸟兽的语言,这就是辞无碍辩才。

  乐说无碍辩才。具足以上三种辩才,乐说无滞。随顺众生的根性,非常乐意地为众生说法,并且安定从容,从不厌烦怠倦。

  四无碍辩才,不是世间的巧舌如簧,口若悬河,它是大般若智慧的显现。

  《维摩诘经》中记载,维摩居十示现疾病,诸菩萨、罗汉前往探病,在病榻前,他们讨论起不二法门的法要。在三十一位菩萨肘不二法门都表示过意见后,老维摩问文殊菩萨:“何等是菩萨入不二法门?”文殊菩萨答道:“如我意者,于一切法,无言、无说、无示、无识、离诸问答,是为入不二二法门。”文殊菩萨说完接着反问维摩居士:“我等各自说已,仁者当说,何等是菩萨入不二法门?”维摩诘默然无言。文殊菩萨赞叹道:“善哉:善哉:乃至无有文字语言,是真入不二法门。”

  以不说而说,足智慧之境真实圆融的表达,是善知识必备的十种品质之一的“善说”。可见说沾不在言多,人音希声,大象无形,无言的辩才是最高的境界。不过,这种圆满了——切的不说,与因无知而言辞无措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大家都知道,菩萨,是已经觉悟的圣人,那么菩萨为什么还要厂学多闻,增长智慧,成就辩才呢?其目的就是为了教化一切众生,悉以大乐。

  教化一切。就是教;寻劝化九法界一切众生,化恶为善,破迷开悟,同得解脱。佛菩萨教化众生,言传身教兼而有之,令一切众生受佛法化。在讲辞无碍辩才时,我们已经说了,佛法摄受法界之内一切有情众生,那么,对于无情众生,同样要感化呵扩。在自然环境还没受到现代科技破坏的时代,伟大智慧的佛陀就教导我们,不要恣意采摘、践踏花草树木,不要摧残败坏自然赋予人类的一切。山河大地跟我们同圆种智,要善待无情。当我们对一切有情和无情,都能平等相待,这个世界回馈给我们的,就是和谐与安乐。反之,必有恶果。身处佛陀入灭二干多年,面对当代自然环境的恶劣,我们不能不赞叹,“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

  悉以大乐。悉以,是以平等心、清净心,对待所有的众生,无一例外,不舍一人。大乐,不同于世间的五欲之乐,这种乐是断除愚痴生死,出离三界苦,证得的无上涅槃寂静乐。对学佛之人来说,得生西方极乐世界,才是真正的大乐。极乐世界无有众苫,但受诸乐,连听闻鸟、树说法都是法喜充盈,更不要说见佛闻法,盛众妙华供养他方十万亿佛,是何种的喜悦了。悟到菩提本性,觉知法性,因无所执著而获得菩提觉法乐,这种乐是语言无法描述的“大乐”。

  悉以大乐,在这里就契合经题了。一切情与无情同圆种智,都能达到究竟圆满的常乐我净,都能成为“大人”,乃至毕竟成佛,这样才称得上悉以大乐。

  总结第五觉知:众生被愚痴无明遮蔽了自性,生生世世轮转于六道之中。修行菩萨道的智者,自己获得解脱的同时,以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之心,念念不忘流浪生死之中的众生的种种痛苦。为了教化解救众生,菩萨广学多闻,不断增长般若智慧,成就无碍辩才,日的是运用善巧方便,应机教化、救度、利乐一切有情,直到令一切众生得到无上大乐。

  本觉中广学多闻,增K智慧,教化一切,悉以大乐,这四句经文,实际就是四弘誓愿的具体实施。众尘无边誓愿度,就是软化一切,烦恼无尽誓愿断,是增长智慧,法门无量誓愿学,是广学多间,佛道无上誓愿成,是悉以人乐。

  六、平等布施觉

  第六觉知:贫苦多怨,横结恶缘;菩萨布施,等念冤亲,不念旧恶,不憎恶人。

  这一段经文,在科判中叫做“平等布施觉”。去佛日远,众生的福德日损,欲望却无止境地增多,因此生活得艰辛又疲惫不堪。在种种的不幸之中,由于没有智慧,不知反思观照自性,反倒怨天尤人,乃至不顾顺仁义亲情一味巧取豪夺。这种没有节制的索取,不仅是人与入之间,对自然界、生物界、动物界同样如此。为了住上大房子,肆意开发地球自然资源,为了满足口腹之欲,残忍地戗害水陆空所有可以食用的动物,为了争夺财富拓展疆土,不惜制造运用生化武器。把原本美好庄严的世间,变得浊恶混乱不堪,把清净纯善的生命,变得怨恨痛苦四起。这种种的行为,只能让人类自食恶果。而菩萨与我们正好相反,菩萨以施舍自己的一切为乐,即便是伤害自己的恶人,菩萨也只会以慈心慈眼示之,施法力救之,绝不会计较怨恨。

  贫苦多怨,横结恶缘。贫,是物质与精神的匮乏。苦,是痛苦,在这里有逼迫的性质。贫苦,不仅包括物质,同时也包括精神。缺乏物质上的享受,是身体的贫苦,缺乏精神上的慰藉,是心灵的贫苦。多怨,包含了怨天命,怨父母,怨眷属,怨一切可怨能怨,因此叫多怨。由于生活的艰辛,物质的贫乏,上怨老天不公,没能生在富贵之家,下怨父母无能眷属拖累,怨亲朋不予周济,师友不能提拔。贫苦,确实容易使人产生怨天尤人的情绪,论语云:“贫而无怨难。”当一个人被各种的贫苦压迫的时候,怨天怨地是最直接的反应。不过,抱怨这种习性,只会出现在平庸无能的人身上,有智慧的人,要么精神富足,淡泊名利以苦为乐。要么在贫苦中奋发,以勤劳诚信,努力改变窘迫的状况。纵观占今,多少英雄豪杰富绅商贾,都是从艰难困苦中奋斗出来的。西晋大将祖逖青年寸闻鸡起舞,北宋程颐程门立雪,司马迁忍受腐刑的屈辱伤痛完成旷世巨作,匡衡读书凿壁借光,王冕小时放牛用牛鞭学习绘画。华人首富李嘉诚先生,年轻的时候做过苦工,贩卖过电子手表。乔布斯靠捡垃圾卖钱来维持生活,每周门步行很远到当地一个印度寺庙,靠施舍的食物吃上一顿好饭。这些影响世界的人物,无论中外古今,都是在贫苦中奋发,在贫苦中崛起。盖茨说过:“人,要努力改变现状,不能贫穷。人要有目标和追求,正确的目标,用正确的方法去做好。”可见,贫穷不可怕,可怕是没有智慧,不知道用丁确的方法七改变。

  《续高僧传·菩提达摩传》中,讲述了四种修行的方法,这四种方法,教导我们要知冈果,随顺因缘,修行正法。依照这四种方法观照、行持,自然会渐入道中。

  第一、抱冤行。冤,指过去罪业之宿债。当我们遭受苦难的时候,要明白,这是由于往昔无数劫的轮回里,经常和众生结怨憎恨,互相伤害。这一世虽然并没有害人,可是由于过去做过伤害他人的事,现在恶业成熟了,无论别人怎么对我,无论要承受多大的苦厄,都绝对没有怨尤甘心承受。越是在痛苦之中,越是要做到别人欠我们的,不要了,我们欠别人的,心甘情愿地还。具备了这种心态,则逢苦不忧。

  第二、随缘行,就是顺应机缘。我们身处的一切境界,所有遇到的事情,郁是业力所转。受苦是业报,受乐是福报,无论苦乐,都是宿世的因,现在感召了这个果。这个果,不管好坏,无论得失都是宋从缘来,去从缘去,今日得之,缘尽还失。心里没有高低好坏的分别,该来的来,该走的走,世间本来就无常法,得失随缘,心无增减,喜风不动,定在慈悲之中,自然吉祥如意。

  第三、无所求行,就是无欲无求。处处贪著,名之为求,无论求什么,只要心中有贪爱,有牵挂,就会痛苦。有一分贪爱,痛苦一分,有十分贪爱,痛苦十分,没有贪爱,没有牵挂,没有痛苦。不管这种贪爱这种牵挂是什么,是为谁。

  第四、称法行,是如法按照本性的清净、平等心去修行。做到了报怨行、随缘行和无所求行,自然和清净本心相应,证悟法的空性,从而行无所行,远离一切对立分别。不但无人我,也无善恶、是非、染净,不立一法。按照这个无为法在日常生活上用功,反照自心,就是称法行。

  横结恶缘。指由于内心的愤懑嗔恨,造作轮回三恶道的业因。贫苦的人,由于窘迫无依困苦艰难,除了诸多抱怨,还会滋生嫉妒他人的富有博学,恼恨他人福报的不良情绪。甚至失去理智,做出种种恶事,与众生结下恶缘,又因此流转恶趣,不得出离。战国时期,庞涓因嫉妒孙膑的学识超过了自己,设计陷害孙膑使其致残,但最终仍败在孙膑手下,死于马陵道中。秦国的李斯,嫉妒韩非子的才能,担心自己的地位被取代,遂向秦王进谗,致韩非子死在狱中。众生在因果法则当中,只会以我为根本,不知道福德从布施与行善中来,反而贪得无厌地掠夺本不属于自己的一切,造下恶果,这就是横结恶缘。

  北宋文坛领袖欧阳修,不仅学识过人,眼光与胸怀也不是一般人能及。“唐宋八大家”中宋代五人,都是在布衣屏处,末为人知的时候,经他推介、提携而名扬天下的。他曾在给梅尧臣的信中盛赞苏轼的文才说:“读轼书,不觉汗出,快哉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愿为他人出人头地让路的欧阳修,一生桃李满天下,被后人称为“千古伯乐”。而受他识拔之人,也是不忘其恩,不负其赏。其中苏轼为欧阳修写的悼文,千古动容。由此可知,怨恨、嫉妒、阴谋、诡计,只能逞于一时,最后还会回到自己身上。相反,有肚量容纳异己,真心推崇有德能的人,才是真正有智慧,并且可以名垂青史的人。

  由于业力的形成需要一定的时间,并且需要缘分的催发,所以,很多果报不是立刻现前。没有智慧的凡夫,会因此否认因果的存在,从而肆无忌禅为所欲为。其实,一切的善恶业力如影随形,由于光线的原因,影子虽没有立刻显现,有时也根本看不见,但却永永远远跟着自己。横结恶缘的结果,只会是自食其果。(未完待续)

  摘自:《徐州佛教》2016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