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佛说阿弥陀经》:安养世界的通行证

作者:聂士全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1]祗树给孤独园[2],与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大阿罗汉,众所知识,长老[3]舍利弗、摩诃目犍连、摩诃迦叶、摩诃迦栴延、摩诃拘絺罗、离婆多、周梨槃陀迦、难陀、阿难陀、罗睺罗、憍梵波提、宾头卢颇罗堕、迦留陀夷、摩诃劫宾那、薄俱罗、阿?楼驮如是等诸大弟子,并诸菩萨摩诃萨,文殊师利法王子,阿逸多[4]菩萨,乾陀诃提菩萨,常精进菩萨,与如是等诸大菩萨,及释提桓因[5]等无量诸天大众俱。

  尔时,佛告长老舍利弗: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6],其土有佛号“阿弥陀”[7],今现在说法。

  舍利弗!彼土何故名为极乐?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又,舍利弗!极乐国土,七重栏楯[8],七重罗网[9],七重行树,皆是四宝,周匝围绕,是故彼国名曰极乐。又,舍利弗!极乐国土有七宝[10]池,八功德水[11]充满其中,池底纯以金沙布地。四边阶道,金、银、琉璃、颇梨合成。上有楼阁,亦以金、银、琉璃、玻璃、车磲、赤珠、码瑙而严饰之。池中莲花,大如车轮,青色青光,黄色黄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洁。舍利弗!极乐国土成就如是功德庄严。

  又,舍利弗!彼佛国土,常作天乐,黄金为地,昼夜六时[12]天雨曼陀罗华[13]。其国众生常以清旦各以衣裓[14]盛众妙华供养他方十万亿佛,即以食时还到本国饭食经行。舍利弗!极乐国土成就如是功德庄严。

  复次,舍利弗!彼国常有种种奇妙杂色之鸟,白鹄、孔雀、鹦鹉、舍利[15]、迦陵频伽[16]、共命[17]之鸟,是诸众鸟,昼夜六时出和雅音,其音演畅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圣道分如是等法。其土众生闻是音已,皆悉念佛、念法、念僧。舍利弗!汝勿谓“此鸟实是罪报所生”,所以者何?彼佛国土无三恶趣。舍利弗!其佛国土尚无三恶道之名,何况有实?是诸众鸟皆是阿弥陀佛欲令法音宣流变化所作。舍利弗!彼佛国土,微风吹动诸宝行树及宝罗网,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种乐,同时俱作,闻是音者皆自然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舍利弗!其佛国土成就如是功德庄严。

  舍利弗!于汝意云何?彼佛何故号阿弥陀?舍利弗!彼佛光明无量,照十方国,无所障碍,是故号为阿弥陀。又,舍利弗!彼佛寿命,及其人民,无量无边阿僧祇劫,故名阿弥陀。舍利弗!阿弥陀佛成佛已来,于今十劫。又,舍利弗!彼佛有无量无边声闻弟子,皆阿罗汉,非是算数之所能知,诸菩萨亦复如是。舍利弗!彼佛国土成就如是功德庄严。又,舍利弗!极乐国土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18]。其中多有一生补处[19],其数甚多,非是算数所能知之,但可以无量无边阿僧祇劫说。

  舍利弗!众生闻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所以者何?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

  舍利弗!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

  舍利弗!我见是利故说此言:若有众生闻是说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

  舍利弗!如我今者赞叹阿弥陀佛不可思议功德,东方亦有阿閦鞞[20]佛,须弥相佛,大须弥佛,须弥光佛,妙音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舍利弗!南方世界有日月灯佛,名闻光佛,大焰肩佛,须弥灯佛,无量精进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舍利弗!西方世界有无量寿佛,无量相佛,无量幢佛,大光佛,大明佛,宝相佛,净光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舍利弗!北方世界有焰肩佛,最胜音佛,难沮佛,日生佛,网明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舍利弗!下方世界有师子佛,名闻佛,名光佛,达摩佛,法幢佛,持法佛,如是等恒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舍利弗!上方世界有梵音佛,宿王佛,香上佛,香光佛,大焰肩佛,杂色宝华严身佛,娑罗树王佛,宝华德佛,见一切义佛,如须弥山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舍利弗!于汝意云何?何故名为《一切诸佛所护念经》?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是经受持者,及闻诸佛名者,是诸善男子、善女人,皆为一切诸佛共所护念,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舍利弗,汝等皆当信受我语,及诸佛所说。

  舍利弗!若有人已发愿,今发愿,当发愿,欲生阿弥陀佛国者,是诸人等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彼国土,若已生,若今生,若当生。是故舍利弗,诸善男子、善女人,若有信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

  舍利弗!如我今者称赞诸佛不可思议功德,彼诸佛等,亦称说我不可思议功德,而作是言:释迦牟尼佛能为甚难希有之事,能于娑婆国土五浊恶世——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21]中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诸众生,说是一切世间难信之法。舍利弗!当知我于五浊恶世,行此难事,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一切世间,说此难信之法,是为甚难。

  佛说此经已,舍利弗及诸比丘,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等,闻佛所说,欢喜信受,作礼而去。

  [注释] [1]舍卫国:即?萨罗国,都舍卫城。 [2]祗树给孤独园:在舍卫城南郊。 [3]长老:列名者有十六位,其中难陀是释迦佛的亲弟弟,阿难陀(即阿难)与阿?(nóu)楼驮是释迦佛的堂弟,摩诃迦栴(zhān)延是十大弟子之一,论议第一,摩诃拘絺(chī)罗是舍利弗的舅舅,罗睺罗是释迦佛的儿子。 [4]阿逸多菩萨:即弥勒菩萨。 [5]释提桓因:忉利天(欲界第六天,又名三十三天)天主,又译帝释。 [6]极乐:梵音须摩提,又云安养,为阿弥陀佛所居之净土。 [7]阿弥陀:又译无量寿、无量光。 [8]栏楯(shǔn):栏干。 [9]罗网:无数宝珠连缀而成之网,为殿堂装饰物,象征佛土庄严。 [10]七宝:即下文所谓金、银等。 [11]八功德水:此水具澄清、清冷、甘美、轻软、润泽、安和、除饥渴、长养诸根之八种德用。 [12]昼夜六时:昼夜各分初中后三时。 [13]曼陀罗华:花名,意为适意,又说为天界之花名。 [14]衣裓(gé):衣襟。 [15]舍利:鸟名,有云鹙鹭、春莺等。 [16]迦陵频伽:美音鸟,以其鸣声喻佛菩萨所宣法音之美妙。 [17]共命:双头鸟,识异报同。 [18]阿鞞跋致:不退转,谓不再退失既成功德。 [19]一生补处:尽此一生即能补到佛位,如兜率天的弥勒菩萨即为一生补处菩萨。 [20]阿閦(chù)鞞:不动,佛名。 [21]五浊:劫浊,因有后四浊而得名,以众浊纷起为相。见浊,以五利使即身见、边见、戒取见、见取、邪见为体。烦恼浊,以五钝使即贪、嗔、痴、慢、疑为体。众生浊,众生与佛相对,造业轮回,备受诸苦,故谓之浊。命浊,以五蕴为体,以寿命短促为体。

  [鉴赏]  《佛说阿弥陀经》,一卷,后秦鸠摩罗什译,与《佛说无量寿经》、《佛说观无量寿佛经》合称“净土三经”,相对一般被称为《大阿弥陀经》的《无量寿经》,本经又名《小阿弥陀经》,现存异译本有释玄奘译《称赞净土佛摄受经》。经文结构简明,首段序分,末段流通分,中间数段为正宗分,主要陈述了西方净土之依正庄严与往生净土之修行理路。净土宗第九代祖师蕅益智旭,谓本经以实相为体,以信愿持名为宗,以往生不退为力用,概括本经内容谓:“经中先陈依正以生信,次劝发愿以导行,次示持名以径登不退。”(《弥陀要解》)

  净土有四,谓常寂光土,唯佛所居;实报无障碍土,法身菩萨所居;方便有余土,三乘圣人所居;凡圣同居土,十法界(六凡四圣)众生共居。其中,凡圣同居土又有同居秽与同居净之别。同居秽指我人所居之娑婆世界,同居净即今阿弥陀佛国土。秽净对举,苦乐并称,安养世界既是莘莘佛子的自我投射,也是他们信仰生活的坚实托付。

  释迦佛首先用极富感染力的语言,从依报与正报两个方面,描绘了极乐净土所成就的“功德庄严”。无论栏网行树、池阁莲华,还是天乐雨华、化禽风树,皆美仑美奂,适意安然。虽说凡圣同居,却连三恶道之名都没有,其中能出祥和雅音的各类鸟儿,均无有实体,乃阿弥陀佛变化所作,意在令法音宣流。依正不二,这样的器世间只与清净众相应。其国化主阿弥陀佛,光明无量,寿命无量,化伴也都是阿罗汉、菩萨,超越了娑婆众生的诸般苦楚,极乐净土众生的修行成就皆不退转,其中还有很多再历一生即能补于佛处的菩萨。如是依正庄严,纯美纯善,没有杂音,只有法音,没有恶众生,只有上善人,在如此环境中践履佛法,自然没有娑婆秽土纷生的那些障缘与退缘。

  极乐佛国之依正庄严作为所感之果,是阿弥陀佛修菩萨行时的愿力成就。依康僧铠译《佛说无量寿经》,世自在王如来时,有位国王闻佛说法,发菩提心,遂捐弃王位,出家作了沙门,号为法藏。法藏比丘闻佛说“诸佛如来净土之行”,欢喜信受,因之摄取“庄严佛土清净之行”,并在佛前发四十八愿,及取正觉成阿弥陀佛时,这些大愿皆获圆满,这就是《阿弥陀经》反复描述的“极乐国土成就如是功德庄严”。

  弥陀净土以极易简的方式摄受一切众生,因之成为身居秽土众生欣求的皈依处。求生净土的实践方法包括信愿行三个环节,即先对极乐净土生起信心,次发愿求生安养,次力行净业以为往生资粮。正示愿行便是经文正宗分后半内容。信为“道元功德母”,对净土而言尤为如此,它不为寻常感官所感知,亦非分别忆想所能确证,因而不具有感性实在性与理性实在性,只有信仰的实在性。不长的经文中,释迦佛反复劝信,所述极乐国土之依正庄严意在启信,又借六方佛(玄奘译有十方佛)口予以强调,堪谓苦口婆心,慈悲恳切。信有净土,始能发愿求生净土,凡已发愿,今发愿,当发愿,皆能不失初心。愿力不可思议,极乐净土即为法藏比丘愿力所成,临终往生亦要凭仗愿力。本经给出的行法是持名念佛。念佛方法有四种,谓持名、观像、观想与实相,其中持名念佛最为干脆易行。持名即执持阿弥陀佛名号,有事持、理持二种。信西方有阿弥陀佛,但未晓即心即佛之义,因决志往生净土,唯持弥陀佛号,时刻不忘,谓之事持。信西方阿弥陀佛是我心本具,即以自心所具阿弥陀佛名号为系心之境,令不暂忘,谓之理持。(《弥陀要解》)阿弥陀佛名号是念境,执持不忘是念法,不必观想、参究,所以此种念佛法为散心念佛,简单易行。净宗第八祖云栖袾宏指出,心本无念,念起即妄,这里教人念佛,实是“以毒攻毒,用兵止兵”,犹如禅宗“参究疑情”一法,也是以毒攻毒。(《佛说阿弥陀经疏钞》)一日至七日为念期,利根人一日即能令心不乱,中根二三四五六日不定,钝根则需七日。“一心不乱”,玄奘译为“系念不乱”,是念佛欲达之效果,释袾宏将此一心解为菩萨念佛三昧,成就念佛三昧,内生正念,外感阿弥陀佛及诸圣众来应,遂得往生极乐。释智旭以信愿持名为“简易直捷无上圆顿法门”,普被三根,摄尽事理,统一宗教,古人因之将《阿弥陀经》列为日常功课。

  尽管上文说西方净土不具备哲学上讨论的感性及理性实在性,但是仍然可以依据圣教量予以比知,通过佛学思辨找到其逻辑必然性,即有关净土的成立原理。依据经文,念佛人执持名号,至一心不乱,则“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当此之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极乐。这段经文蕴含了众生与佛、自力与佛力的关系原理,众生以信愿持名感佛现前,这一业感原理通常被表述为“感应道交”,是关于净土何以成立的解说。《华严经》所立“心佛与众生,是三无差别”对中国佛学解经思想影响至深。心是众生与佛之间的联结纽带。宗教将世界二重化为神圣与世俗,也必将建立神圣与世俗之间相互交通的桥梁。在佛教,这座桥梁就是心。佛法实践无他,改转众生心为佛心而已。一般所谓“即心即佛”便是此意。天台宗明一心十界,举心动念,系于某境,积习一成,自然入于此境,执持阿弥陀佛名号,念念心向净土,依理亦得往生。天台又特明“感应妙”,众生心有所感,佛菩萨始来应,感与应之间存在一致性。众生与佛相即,一体不二,不宜偏倾任何一边。佛教初传中土,有儒者质疑僧人,你说有佛,且无所不能,何不令佛现身,我若亲见,自然相信。心存狐疑傲慢,又怎能单方面要求于佛?在众生即佛原理中,这个质疑不能成立。有参禅人执唯心净土,认为心外无佛,何必念佛。袾宏据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义,不仅指出了这种看法有执心废佛之嫌,而且弥合了禅净之间的分争,认为无论禅宗还是净土宗都不离本心,自心即是佛、即是禅,执禅而谤净土,便为谤心、谤佛亦谤禅。往生净土需要他力,他力即阿弥陀佛的愿力。法藏比丘有一愿,谓:“设我得佛,十方众生发菩提心修诸功德,至心发愿欲生我国,临寿终时,似令不与大众围绕现其人前者,不取正觉。”(《佛说无量寿经》)他力亦非单方面的,而是与自力呼应的,所以经中说“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自力与他力不二,也是基于生佛一体的观念。

  净土宗厌秽欣净的修行取向蕴含了对秽土的严厉批判,这也是与佛教对世间生活的严肃反思相一致的。神圣之所以神圣,因为反照了世俗的卑污。西方之净是因为浊世之恶,西方之乐是因为浊世之苦,若缺少正知浊世之苦与恶的精神能力,也难以认识到西方之净与乐。所以十方佛说释迦佛有二难,一是于五浊恶世得菩提难,二是于五浊恶世说法(净土法门)难。修行人批判秽土,因为其中充满了求证菩提的障碍。袾宏列举西方净土有十乐,皆是与娑婆世界之苦相对而言,娑婆之苦有不常值佛、不闻说法、恶友牵缠、群魔恼乱、轮回不息、难免三途、尘缘障道、寿命短促、修行退失、尘劫难成,而此等苦恼极乐均无。菩萨虽发菩提心,但是因为求证菩提与饶益有情是同一过程的两个方面,所以要留惑润生,与众生一起流转生死,在此过程中很难保持已往修行成就。对于将毕生托付给菩提的修行人而言,临终之时给自己一个交待是必要的,极乐净土因具有不退这一殊胜功德而成为修行人的优先选择。因此,信愿持名法门的真正落实,想必还得建立在对秽土之恶苦的正知与揭批基础上。

  摘自:《圆音》201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