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意外香严寺

作者:二月河

  到香严寺,踏进山门便觉诧异。天下丛林,无论少林、白马、灵隐……未例外,迎门便是弥勒佛,风调雨顺四大天王。我去逛这些寺院,踏进门有时会想起一首清人打油:金刚本是一团泥,张牙舞爪把人欺,人说你是硬汉子,敢同我去洗澡去?——这里却未供任何佛菩萨,是——关羽。高高的坐像,丹凤目卧蚕眉,绿袍。他在这里凝视丹江山水了不知多少年头,也不知还要再看多少年头,他身边没有关平伴,孤零零的,关平不在周仓也不在,这和天下庙中关羽神塑“规矩”也大异其趣。

  导游眉飞色舞,夸张铺陈,说这是香严寺的扩法神,因了唐宣宗在此蒙尘龙潜,只有这样高级别的人才配得上给他保驾,他的级别相当于“国家的正部级”。我听了不禁一笑,在别地儿游寺,也听到类似的说法,佛是“国级”,“菩萨”相当于“部级”,“罗汉”是“厅局级”之类,为帮助游人理解,这样说也许最直截了当,但说关是“正部级”让人忍俊不禁。中国的佛教之所以兴盛,是因了它本身文化的生命力,加上了与儒教,道教的糅合,润化与衍变。这样的“杂交”优势所致,有一点儒教色彩是不奇怪的。唐代的关羽已为佛教列为伽蓝神之一,进寺“值卫”原是他的工作,但这样的寺院似乎别无分店,也许有,二月河没有见到——这是唐风实实在在的“流”。因为一、关羽是伽蓝神:二、关羽是刘备的大将——这寺中就住着个“刘备”,这几乎可以肯定就是唐宣宗本人的思维:我就是刘备,外头有个关羽给我看门,再适当不过了。他在给“刘备”警卫值班,当然不宜自带周仓一类的警卫了。但关羽的封号后世如同丹江水库的水位飙升不已,到了“关圣大帝”的位份,是天穹王爷一级的人物,与孔子并称谓之“武圣”,这里却还在尊屈贵他“值班”!我思量很久,看见了“敕建”的那堵明坊,一下子顿悟:所有的皇帝都是这样想的:关羽应该给刘备当值班门卫。因了这寺的特殊情况——“特事特办”,旧例保存了下来。

  后头大殿中有四百多平方米的壁画,让我又是一个踉跄:一是它大,二是相对保存完好,三是它细腻,揉润得笔致让人咋舌惊愕,然而这还在其次。我看过许许多多的寺院壁画,包括一些凋敝败坏漶漫难识的壁画,也看得很有兴味。大抵寺院的壁画,许多都是佛教的故事,或释尊说法阿诸罗,天人天花迷离纷呈,或说木莲救母六道轮回响应相接。画家匠人在作这些画时,都是万分虔敬的,除了自身解数使尽,自然的,那浓重的主观创作附会意识也就尽显笔底——你就是个唯物主义者,看一眼也会悚然动心。这幅不同,竟是以道教原始天尊为核心人物,东、西、南、北四极大帝,四大天王,勾陈、金母、胜母、六丁六甲。佛同二十四诸天送子观音,四壁观音,未驮菩萨……种种累累叠叠层层迭迭,一样的云龙风火,一样的天风衣带,只是内容驳杂得令人眼花心乱。导游见我留心注目一处,过来介绍说:“这是一个新描的天官,省里来的著名画家,描了一处,他不敢再描了,所以这处特别新。”我有共同心识,描这一处只是贴近原貌,那笔意神通,那柔润灵动,鲜活游移的“神”是不见了。我不禁对那位画家油然生出敬意,若不管三七二十一,只管泛描了去,会是怎样的一件事?

  导游讲这是明代的画,但我所感受的,它不是明代的文化风格,神意就非明代所有。明代的佛道没有这样博大广袤的思维情怀。就人物的体态、风致,也大有唐风。所以我断想,这是唐代的作品。历经三次灭佛的劫后余情。所谓“明代”,也不错,不过是明代“克隆”了一遍就是了。

  “这个寺我想不透。”我在寺边那株“美女抱将军”树前思索,说:“好比是水,它有多深,现在还混着,看不出来——这株树应该叫霸王虞姬树。”众人都是一笑,我去入厕,脚被下边石片垫了一下,弯腰一看:“呀!你们阔到用硅化木(树化石)来铺路?随便掂一块,带到北京、纽约,放到花盆里就是盆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