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初秋阳新感怀

作者:正慈法师

  阳新县是黄石市一个特别重要的佛教圣地,地方不算太大,大大小小却有四百多座寺庙。我常常因为弘法或是出席活动前往,去游玩的时候倒是屈指可数。

  初秋,约阳新证道法师登东山,结果证道法师走错了路,就顺道上飞云洞去,在古田驿站观荷吃午饭,参观飞云洞,又到云峰庵小坐。云峰庵的林圣比丘尼俗家蕲春人氏,独守此庵三十多年,庙虽小却打理得好,很有秩序。七十三岁的老尼,如今门下还无出家女众,老人健朗坚强,口中始终牵挂着的还是她想修庙前的水泥马路,为了她的庙,依然不畏劳作。

  大约十年前,和几位法师一起游阳新东山,站在东山上,远望山下的村庄及田野上金黄色的油菜花,赏心悦目。呼吸着乡间清新的空气,顿觉心旷神怡。山里的鸟叫声清脆悦耳,青枝绿叶中,山野晨露,浸湿了衣襟和鞋袜。当地有个姓朱的村民为我们引路,一路上为我们讲述着这座山及山中寺庙不见史书记载但又的确发生过的民间故事。

  东山寺是近些年来村民修建起来的三间平房,没有僧尼,仅有一位守庙的婆婆在这里守护。因为香客很少,交通十分不便,老人在这里过着清贫的生活,也正是这个原因,僧人留不住。

  东山寺的遗迹中可见条形的青石板和石刻,石柱石碑较多,做丁都很不错,有着较高的艺术欣赏价值。山上现存一座高约三米的双塔,均为石塔,塔身相连,尖端独立,造型独特,在湖北佛教寺庙的塔林中,实属罕见。塔乃该寺清代方丈所建,有一副联文:“悟境豁来翠竹舞,禅心寂处白云开。”再往山顶上走,走过“一线天”,是心泉老和尚的墓穴。墓穴犹如一位长老稳坐此地,守候着东山寺,默默地看着这一方山水的历史变迁。

  山上虽然树木不多,但怪石横卧,有三棵古樟木树,我们为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作三宝树(代表佛、法、僧三宝)。遥想当年,这里曾经是僧众云集、钟鸣不断、梵宇庄严的佛门道场,如今却是一片荒芜,空野长风,当年的僧影钟磐声、焚香拜佛的香客、山路上的行人,都已远去,只留下这些残缺史迹让后人联想不已。

  后来,《东楚晚报》的摄影师吴建新先生去阳新县石壁寺采编,我认为这有益于佛教文化的弘扬,故亲自陪同。采访完石壁寺,证道法师陪我们又走访了阳新另外几处小寺庙。

  去墨池寺前,证道法师眉飞色舞地介绍寺名的来历,传说宋时苏东坡曾在此逗留并研墨洗笔,留下了一个小小的洗墨池,池中的水常年呈墨色。到了之后,墨池寺老和尚带我们来到一个干涸的小池旁,不大的坑中,水被抽去用于建庙施工。既没有题写墨池的字样,也没有看到墨水般的池水,令人多少有些失望。不过,这座小庙也着实够古朴的了,居住的环境条件极差,好在寺前刚建起一座新殿,为这处人间净土润色不少。

  随后我们驱车出阳新县城,前往富池山区大嶂禅林。道路极不好走,临近寺庙时,大家干脆下车步行。大嶂禅林虽然很小,却是一处古寺的遗址。寺前有一棵古樟树,林荫遮地,佛殿的门坎及石丫刁都是有些年头的遗物,一块字迹模糊的石碑记录着大嶂禅林的历史。

  在这简陋的寺院里住着一位老和尚,他身有残疾,行走不便,却仍旧顽强地守护。他要自己种菜、做饭、上山捡柴,还正在修一条从村子通往小庙的道路,极不容易。我问他苦不苦,他说没什么。我环顾四周,亲近老和尚的是环抱寺庙的青峰。我们坐在寺门的台阶上,听着老和尚诉说这座小庙和他一个人艰辛持守的滴滴往事。

  初秋的山里,笼罩着层层迷雾,没有烈日炎炎,却连风的影子都没有,很有些闷热。上山走大路,下山走曲径,都蛮有意思。这样走走路,看看景致,诸事顿抛心外。

  有时候不是非要去多远,看一个什么风景,然后回来就满足了。其实,真正的风景离我们并不远,关键是真的有看景的人,欣赏自然风光的兴味,见田野稻苗成片,山水相连如画。见田埂湿地,白鹭与牛为伴,共处自然之中。古刹小径依水崖而建,远方的峰峦与寺内的佛菩萨,默默地祈愿这一方的平安与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