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直欲天台去

作者:王征宇

  天宝初年,大诗人李白经友人推荐,在长安做了三年翰林供奉,却因报国襟怀无法施展,不免郁闷。回想别亲走天涯,在三千里外天台的逍遥游,写下“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去”的诗句。直欲天台去,可见对这个地方念念不忘啊。

  从雾霾深锁的浙北,一路往南跑了四个小时,抵达天台。树叶红黄绿驳杂,犹如声势浩大的秋景交响。哎,且不说斑斓景色叫人悸动,单为头顶那蓝蓝的天,和温顺匍匐在山头的白云,这一程奔波也值了。

  山中正是洗肺好地方。山谷的溪流正节食瘦身,但还有一弯奔流的清涧,炫了一把小蛮腰。拾一条年深月久被踩得油亮的石阶路走,脚下山花凋萎,落叶斑斓,抬头不见云天。山,就像一个自我轮转、酿制、熟成的酒窖,散发出深邃古老的气息。抬头望,峰如纵板,岩似裂木,却又谷藏神奇。但凡有适合扎脚的植被,就能见高大的黄精、樟,松等乔木排兵布阵,莽莽苍苍,相拥润色。这些树木,看上去都有好几十岁,棵棵挺拔魁梧,气度如老将军。

  天台友人不以为然说,相比国清寺中的树木,这些,只能算小兵。

  坐落在天台山南麓的国清寺,创建于隋开皇十八年,佛教天台宗的发祥地。寺前双涧回流,寺内古木森森,最高龄的是一棵隋梅,1400岁了。苍虬如龙的古梅,主干已腐朽,旁生新枝,攀附于主干,犹似古藤,高踞墙头。文革时,寺院受创,这棵古梅一度垂死不再开花,1973年寺院重建,隋梅忽又起死回生,每到二三月花期,都会绽放一树繁花,冷香扑鼻。难道隋梅知人心?

  除了隋梅,唐樟,宋槐,百年的菩提,槭树,罗汉松,玉兰,青松……寺内好多树木都如史书。一看,树身挂有小牌,编号都到一千八九百了。天台竟有那么多古树?问及一位洒扫庭院的僧人,他说是的,不论年代和贵贱,凡挂了牌,都是编进目录的。说着,眼尖的同伴叫到,快看,松鼠。循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了一只在樟树上跳跃的松鼠,尾巴上闪烁日落的金光。

  李白诗中的天台,经脉气血穿越千年,流传到今天,令人叹绝。

  来源: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