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李明权:布袋和尚

作者:李明权

  佛寺天王殿中,常有一尊作胖大和尚状的菩萨像,袒胸露腹,抚膝而坐,从容自在,笑呵呵地面对山门外的来客,洋溢着“皆大欢喜”的融和气氛。他就是候补佛位的“未来佛”——弥勒菩萨,这笑口、大肚,形象生动,寓意深远。正如一副楹联所说:

  凡事付诸一笑;

  于人无所不容-还有一副楹联:

  佛前都是有缘人,相近相亲怎不满怀欢喜;

  世界尽多难耐事,自招自受何妨大肚包容,

  其中所反映的人生哲理,值得咀嚼涵咏。

  弥勒(Maitreya),意译为“慈氏”,字阿逸多,出生南印度婆罗门,本是释迦牟尼的弟子,先佛人灭,上升兜率内院,成为将绍补现在佛释迦牟尼的“补处大菩萨”。据《弥勒下生成佛经》说,五十六亿七千万年后,弥勒下生人间,将在毕林园龙华树下举行三次大法会,度无数众生(参阅《龙华三会》篇)。有些佛寺,如北京广济寺、河北正定隆兴寺慈氏阁及苏州灵岩山寺等,供奉的就是头戴五佛冠、正襟危坐的“天冠弥勒”,与中国式的“大肚弥勒”完全不同。

  弥勒菩萨成为“大肚”形象,事出有因。据《景德传灯录·明州布袋和尚》及《佛祖统汜》等记载,唐末五代间,浙江奉化岳林寺有一位僧人,法名契此,号长汀子。他“身矮而皤腹,负一布囊,中置百物,于稠人中时倾泻于地曰‘看,看!’人皆目为‘布袋和尚’,然莫能测”(宋·庄季裕《鸡肋编》卷中)。他背着布袋四处化缘,随处坐卧,出语无定。布袋和尚认为“一切不如心真实”,平时只教人念“南无般若波罗蜜”。他偶然与人谈祸福,很“灵验”。布袋和尚奇异的行径引起了人们的莫大兴趣,名噪一时。佛门中不乏这类“异僧”,如前有寒山,后有济公。后梁贞明三年(公元917年),布袋和尚端坐在岳林寺磐石上说偈:

  弥勒真弥勒,分身千百亿;

  时时示时人,时人自不识。

  说完,便坐化了。时人不胜惊诧,以为布袋和尚真的是弥勒菩萨的化身,塑其像供奉。不久以后,以布袋和尚为原型的笑口、大腹的弥勒造像,风行天下寺庙,直到如今。

  摘自:《正法眼》201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