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弥勒与梵净山无以量说的因缘

作者:不详

  梵净山是弥勒道场是因此山与弥勒有无以量说的因缘。

  梵净山位于中国西部的贵州境内。在云贵高原与湘、渝、鄂交界的黔东北边缘一展数百公里的武陵山脉之中,傲然挺立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这便是闻名遐迩的梵净山。

  梵净山山峦起伏,奇石异境,原始植被,古树参天。这里杜鹃红遍,鸽花(珙桐)飞舞,水天相连,绿洲一片;更有珍稀兽鸟、佛光辉煌,被世人封为武陵仙境。梵净山能有如此胜境,殊胜因缘还来自于她是弥勒佛的道场。

  梵净山弥勒道场,千百年来流传着不少的故事。相传在释加牟尼涅盘之际,“大地震动、天鼓自鸣,四大海水波浪翻倒,须弥山自然倾摇,狂风奋发,林木摧折,萧索枯悴,骇异于常”(《涅盘经》)。此时与须弥山神灵相通的梵净山山峰之颠的金顶,直入虚空,泪如雨下,地动山摇,一声巨响,庞大的金顶刹间一分为二,峡沟之中爆出一束金光冲入云宵,光灿天地。梵净山与须弥山有如此感应,正应了释迦牟尼在涅盘前对其弟子阿难所说:“你在这两棵树下为如来铺置一个床座,使头向北,面向西,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法当在北方长久地流传保持下去。”(《游行经》)中国正处印度以北,由此释迦牟尼涅盘后佛法首传于中国,再后中国便佛法盛传,成了佛教大国。梵净山地处中华大地内陆的中心地带,有如此感应,正是佛法不可思议。这也是梵净山至释迦佛涅盘后能成为弥勒道场的缘起。后有人上此金顶,只听见梵音缭绕,隔着峡沟看见一和尚端坐在金顶另一端中,其左手执一莲花,右手示指天空。这和尚通体光明,金灿耀目。但人们却猜不透他是如何上此绝顶的。后来有人便在这峡沟之上架了一座天桥,当人们得以从天桥上过去时,这和尚早已无踪无影。人们四处打量,只见那和尚又坐在遥遥相望的另一山峰之上,眼见得和尚身体胀大,逐而变成一大巨石像。尔时有人感悟这是弥勒现世。惊呼之际,人们合十跪拜,虔心礼佛,于是有人在其金顶端坐之处修建弥勒殿,供奉弥勒佛。从此,人们手攀铁链,脚踏岩壁上金顶,必得先进释迦殿,朝释迦牟尼佛,然后顺天桥过峡沟,再入弥勒殿,拜弥勒佛。为虔心供奉弥勒应现而变的巨大坐像(老金顶),诸多善男信女又在其坐像前,建立一座以弥勒通体明亮为因缘的“通明殿”,内供弥勒佛。后来又传中国第一代弥勒传嗣之祖,玄奘和尚西天取经返回时,所乘白马穿云破雾,前蹄缘融梵净山,从马上撒下一迭经书,佛经落地,因缘得当,扎根显定,构成如今的“万卷书”。相传若有人读得通这“万卷书”,深明佛理,便可直升兜率天,亲听弥勒说法。梵净山自成弥勒道场以后,弥勒应化之传说广流民间,如梵净山一带流传的深持和尚井中取料木建天庆寺的传说,神奇的邋遢木匠来无影去无踪的种种神奇之说,还有天庆寺韦陀夜搬料石的传说,也还有隆参和尚两遭死劫,神秘化险为夷的传说。这一切在人们的心中无不看成是弥勒应化显现。

  梵净山自成为弥勒道场以后,山灵神明,一时佛教大兴,创修寺庙,建制庵堂成风。历史上梵净山数百平方公里的区域布满寺庙,仅梵净山主峰山麓就有“四十八大脚庵”。上山的四条主路各有一朝庭封赐的皇庵,东有天马寺,南有坎梅寺,西有护国寺,北有天庆寺,统称“四大皇庵”。梵净山佛教在明朝最为兴盛,据说这与李太后有其深厚的因缘。传说在明朝,李太后亲居此山修行,且重以铜铸释迦、弥勒佛像各一尊,置于金顶之上的释迦殿与弥勒殿,更添金顶佛光。还传李太后在梵净山日久修持,使得其太子思母心切,专程来梵净山探母,但因其母求法心切,不思凡俗,展施法术将太子定在峡谷之中,故今有“九皇洞”与“太子石”之景。

  梵净山自成为弥勒道场以后,人们便把三世佛祖定在一山,将众生三世因果联为一体,这从梵净山佛事布局上可知端倪。在梵净山山麓塑有燃灯古佛、释迦现在佛、弥勒未来佛三尊佛像。寓意朝拜梵净山从起步登山之际,即是告别以往,反省过去,登山必须立意当下,坚定信念,把握自身,一步一步自己救度自己,山路之艰难更显娑婆世界多苦多难。上山必得淌几身臭汗,出几口秽气,才能消除污垢,轻身净意。当登上金顶,必须先入释迦殿拜释迦佛,然沿生死天桥过峡沟,进弥勒殿拜弥勒佛,这一先一后寓意教人立足现在,广施善行,必定会为未来增长福田,后代昌盛,福报无量。这登山过程,告示众生,过去、现在、未来全在自己脚下的行踪之中,全在众生本心之内。这步步佛法,这层层佛理,更显梵净山启迪人生,智慧照人的佛法本意。数百年来梵净山便以如此独有的朝拜方式牵引无数无量的来客,以弥勒道场的声道向众生展现佛法的大智大慧。如今梵净山缘逢盛世昌明,弥勒道场更是辉煌,光耀四海,正以风光无限,前景无量之力普渡众生。自从有了金佛梵净山佛教文化更放光彩。梵净山是中国五大佛教名山之一,与五台山、峨眉山、九华山、普陀山齐名,将全世界最大的金玉弥勒供奉于梵净山脚下,乃是实至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