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唐诗中的佛寺园林之美

作者:王早娟

  唐代长安佛寺园林的实际景象已经在历史的变迁中成为陈迹,人们只能通过现存的文献资料试图恢复当年的迷人风光。就让这些打动过一个时代文人心扉的图景再次与我们相遇,成为永远的追忆!

  目遇之而成色:色彩美

  唐代,寺院广植牡丹已成风习。牡丹以其绝代的芳姿为长安佛寺园林的春天增添了无限韵致。权德舆有诗《和李中丞慈恩寺清上人院牡丹花歌》,就对慈恩寺中的牡丹进行了细致的描画:“澹荡韶光三月中,牡丹偏自占春风。时过宝地寻香径,已见新花出故丛。曲水亭西杏园北,浓芳深院红霞色。擢秀全胜珠树林,结根唐诗中的佛寺园林之美幸在青莲域。艳蕊鲜房次第开,含烟洗露照苍苔。庞眉倚杖禅僧起,轻翅萦枝舞蝶来。独坐南台时共美,闲行古刹情何已。花间一曲奏阳春,应为芬芳比君子。”诗中说,春风和畅的三月,慈恩寺牡丹应时在枝丫上绽放,娇容初露已占尽春光,满园如赤霞般灿烂夺目,佛院里散发着浓郁的芬芳。暮霭中朵朵鲜花次第开放,品赏时晨露映照着苍苔,长老拄着拐杖引着僧人前来观赏,彩蝶也舞动着双翅向花间飞来。整首诗展示了一幅赏心悦目的绮丽景象。

  长安人倾向于选择寺院作为盛夏避暑之所,这里最适宜休歇人们的身心,驱除心灵深处的烦躁。青龙寺位于唐长安城新昌坊东南隅的乐游原上,北对兴庆宫和大明宫,南望千峰堆翠的终南山,俯视烟水明媚、林木葱郁的曲江、杏园、大雁塔慈恩寺等风景区,京师胜景名迹尽收眼底。这里的位置和景色极为幽静、壮观。因此,青龙寺不但作为佛教密宗圣地吸引了新罗僧慧日、日本僧空海等僧人前来留学受戒,还作为长安的著名游览区,吸引了不少的诗人名流来这里观赏吟咏。传说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舒元舆等都曾在青龙寺北住过。白居易在《青龙寺早夏》一诗里描绘青龙寺的夏季风景:“丹凤楼当后,青龙寺在前。市街尘不到,宫树影相连。”

  秋季的长安城气象萧瑟沉静、清秀凌乱、色彩远淡,令人忧郁,正好映衬了诗人贾岛的心境。他早年为僧,名无本,后来还俗,几次考进士都没有得中,生活上清贫凄苦不得志,只能在隐逸园林游览中消解忧愁,通过体悟佛理来获得安慰。他曾作诗《宿慈恩寺郁公房》:“病身来寄宿,自扫一床闲。反照临江磬,新秋过雨山。竹阴移冷月,荷气带禅关。独住天台意,方従内请还。”元和十五年,诗人病后寄宿慈恩寺,江面夕照里,晚罄的余音飘来,初秋雨后,山上暮霭笼罩,入夜,月下竹影随冷月流转慢慢推移,禅院里飘来若有若无的荷香。一切都是那么清幽恬寂,一切都是那么让人心境平和。

  “长安重雪终日,玉花搅空,舞下散地”,可想见长安城冬日恬淡沉寂、宁谧悠远的景况。岑参有诗作《雪后与群公过慈恩寺》:“乘兴忽相招,僧房暮与朝。雪融双树湿,纱闭一灯烧。竹外山低塔,藤间院隔桥。归家如欲懒,俗虑向来销。”诗人雪夜在寺中与僧人围炉谈禅,僧人的生活都是以获得心灵解脱或满足为核心,表现得自由而轻松。进而诗人也在那种精神境界中感悟到了生死至理之外的洒脱,使自身从负重生活的状态转入文学艺术的修为。

  耳得之而为声:音声美

  佛寺园林生态美还美在音声,无论是诵经声还是钟磬声,抑或是蝉噪、鹤鸣、风声、雨声、水声、落叶声……各种音声在这里交织演奏出一曲激荡心扉的旋律,一声声叩击参拜者的心扉,浸入心灵深处,是引领者的足音,是对久在人寰者回归的呼唤,是精神的沐浴,是开启天界的锁钥。

  钟磬之声是佛寺园林特有的景观。刘得仁诗《晚游慈恩寺》中写道“磬动青林晚,人惊白鹭飞。”曹松《慈恩寺东楼》有:“此地钟声近,令人思未涯。”刘得仁也有《秋晚与友人游青龙寺》:“暮鸟投嬴木,寒钟送夕阳。”写佛寺园林中钟磬之音的,还有卢纶的《慈恩寺石磬歌》:“灵山石磬生海西,海涛平处与山齐”,记录了慈恩寺石磬的神奇来历及所受礼遇,也指出了它庄严法声具有非同一般的感染力。

  佛寺园林的钟声也备受关注,唐麟德二年西明寺有钟重达万斤,章怀太子《西明寺钟铭》记录其声:“声流九地,遐宣厚载之恩;韵彻三天,远播曾旻之德。寤群生於觉路,警庶类於迷涂。”李洞也有诗《题西明寺攻文僧林复上人房》:“楼憩长空鸟,钟惊半阙人。”

  除了钟磬之声,佛寺园林间的鸟鸣声也为之增色不少,司空曙《残莺百啭歌同王员外耿拾遗》一首表现了佛寺中婉转的莺啼:“残莺一何怨,百啭相寻续。始辨下将高,稍分长复促。绵蛮巧状语,机节终如曲。野客赏应迟,幽僧闻讵足……”诗写得深情绵邈,黄莺的歌唱,没有让诗人感到优美动听、心旷神怡,却让诗人产生“明日玄蝉催发白”的惆怅。白居易《酬元员外三月三十日慈恩寺相忆见寄》也记录了佛寺中的鸟鸣:“怅望慈恩三月尽,紫桐花落鸟关关。”

  在幽寂的佛寺园林中,听这些声音,是一种精神上的升华。如果说佛寺园林是一幅画,这些声音就是画面上的留白;如果说佛寺园林是一首诗,这些声音就是诗歌中的抑扬顿挫;如果说佛寺园林是一首歌,这些声音就是歌曲停歇之后的回味。诗人们在这些声音中久久地回味,走进缪斯的殿堂。(信息来源:《中国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