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印光大师文钞白话试译——诫初心学佛者

作者:祥云

  吾常说:欲得佛法实益,须向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即消一分罪业,增一分福慧;有十分恭敬,即消十分罪业,增十分福慧?若毫无恭敬,虽诵经念佛,亦非毫无利益,而亵渎之菲当先受之,堕落三途,经若干劫,其罪毕已,当承此善因,又复闻法修道,吃素念佛,求生西方,了生脱死c:)若现生竭诚尽敬,则现生即可仗佛慈力,带业往生西方,一得往生,则超凡人圣,了生脱死,永离众苦,但受诸乐!

  人之修福造业,总不出六根、三业。六根即眼、耳、鼻、舌、身、意,前五根属身业,后意根属心,即意业。三业者:

  一、身业有三即杀生、偷盗、邪淫,此三种事,罪业极重!

  1、杀生。学佛之人当吃素,爱惜生命、凡是动物,皆知疼痛,都贪生怕死,不可杀害!若杀而食之,则结一杀业,来生后世,必受它杀。

  2、偷盗。凡他人之物,不可“不与而取”。偷轻物则丧己人格,偷重物则害人身命。偷盗人物,看似得便宜,实则折损自己福寿,失去命中应得的,比所偷的多许多倍啊。若用计取、若以权势胁取、若为人管理作弊取,皆为偷盗。偷盗之人必生浪荡之子,廉洁之士必生;贤善之子,此天理一定之因果!

  3、邪淫。凡非自己妻妾,无论良贱,均不可与之行淫。行邪淫者,是坏乱人伦,即是以人身行畜生事,现生已是畜生,来生便作畜生了。世人以女子偷人为耻,不知男子邪淫也与女子一样。邪淫之人必生不贞洁之儿女。谁愿自己儿女不贞洁呢?自己既以此事行之于前,儿女秉此气氛,决难正而不邪。

  不但外色不可淫,即夫妻正淫亦当有限制,否则,不是夭折就是残废。贪房事者,儿女反倒不易生,即生亦难成人,即便成人,亦孱弱,无所成就。

  世人以行淫为乐,不知乐只在一刻,苦直到终身与子女及孙辈啊!

  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此三条为身业善,反之则身业恶。

  二、口业有四:妄言、绮语、恶口、两舌。

  妄言者:说话不真实。话既不真实,心亦不真实,大失其人格。

  绮语者:说风流邪僻之话,令人心念淫荡,无知少年听久了,必至邪淫而丧人格,或以手淫而戮身命。说绮语这种人纵不邪淫,亦当堕大地狱,从地狱出,或作母猪母狗。若生人中,当作娼妓,初则貌美年轻,尚无大苦,久则梅毒一发,苦不堪言!何苦为白他招祸殃,而不为自他作幸福呢?

  恶口者:说话凶暴,如刀如剑令人难受。

  两舌者:两头挑唆是非,小则误人,大则误国。

  不妄言、不绮语、不恶口、不两舌,则为口业善;反之,则为口业恶。

  三、意业有三,即贪欲、嗔恚、愚痴。

  贪欲者:于钱财;、田地什物总想通通归我,越多越嫌少。

  嗔恚者:不论自己是非,若人不顺己意,便发盛怒,且不接受别人理渝。

  愚痴者:不是绝无所知,即读尽世间书,过目成诵,开口成章,却不信三世因果、六道轮回,说人死神灭,无有后世等,这种人皆名愚痴。此种知见,误国害民,甚于洪水猛兽!不贪不嗔不痴,则为意业善,反之则为意业恶。若身、口、意三业通善之人,诵经念佛比三业恶之人功德大百干倍!

  学佛之人,必须存好心、说好话、行好事。

  存好心者:凡逆天悖理、损人利己等恶念,不许起。起则立刻生惭愧、忏悔之心,令即消灭。凡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利人利物之事必须常存之,力能做者,认真做去,不能做者,心亦常存于此。

  说好话者:要说有益于人、有益于物的话,不是要人听到欢喜叫做好话。如教训儿女及劝人为善,劝人戒恶,劝人敦伦,劝人修福等。

  行好事者:认真行孝亲、敬兄、睦族、化俗之事。凡诵经、礼佛、念佛、拜忏各佛事,必须身心恭敬,

  学佛之人,夜间不可赤体睡,须穿衫裤,以心常如在佛前。

  吃饭不可过度,再好的饭只可吃八九成,若吃十成,已不养人,吃十几成,脏腑必伤,常如此吃,必定短寿。饭一吃多,心昏身疲,行消不动,必至放屁。放屁一事,最为下作、最为罪过。佛殿、僧堂均须恭敬j若烧香,不过表心,究无甚香。若吃多了,放的屁极其臭秽。以此臭气熏及三宝,将来必作粪坑中蛆。不吃过度,则无有屁。若或受凉,觉得不好,无事则出至空地放之,待其气消再回屋中。如有事不能外出,当用力提之,不一刻即在腹中散开。有人说“不放则成病”,此活比放屁还罪过,万不可听:佛制戒律未说此事,想必古人身体好,又不贪吃,无有此事,故未说。若有,佛必说之。切不可说佛不说,就应当放,则是自求堕落,佛也难救啊!

  孔子以圣人之资格,朝于凡夫之国君,将欲升堂,在阶下便不敢大出气,况人堂面君呢?故《论语》云:  “摄齐升堂,鞠躬如也,屏气似不息者。”孔子朝君,将升堂,先鞠躬而行。鞠躬则衣前长,故必提其两岔,去地约一尺,方不至踏其衣而跌蹶失去仪表。严肃之极,故鼻中之气,似乎不出,试看此是何等敬畏?今人比孔子则相去悬远,国君与佛又相去悬远,放屁与不出气又相去悬远,静言思之,直觉大地无容身之处!敢不极力留心?

  吾人业力凡夫,在圣中圣、天中天之佛殿中,三宝具足之地,竟敢不加束敛,任意放屁,此罪过极大无比。许多人因不多看古德著述,当做古德不说,不知古德说的巧,云:  “泄下气”,他也不理会是什么话,仍不介意。光三四十年前,常说此事,后试问之,人不知是何事,所以只好直说“放屁”。唱戏骂人说“放肆”,就是说,你说的话是放屁。凡有所畏惧,气都不敢大出,从何会放屁?由其肆无忌禅,故才有屁。别以为“放屁”话不雅听,我实在要救人于作粪坑之蛆之前啊!

  早晨起来,及大小便后,必须洗手。凡在身上抠、脚上摸,都要洗手。夏天裤脚不可敞开,要扎倒。随便吐痰擤鼻涕是一大折福之事。清净佛地,不但殿堂里不可吐痰擤鼻涕,即便堂外净地上也不可吐痰擤鼻涕。”净地一吐,便现出污相:有些人肆无忌禅,房里地上墙上乱吐,好好一个屋子,遍地满墙都是痰。他以吐痰当架子摆,久久成病,天天常吐,饮食精华皆变成痰了。若肯咽了,久则无痰,此是以痰杀痰最妙之法。如不能咽,当用一痰布,吐于其上,不过这法劳人,又不洁净。不如咽了,又不劳人又无污秽,而且永无痰病,是为治痰病之妙法。

  学佛之人,一举一动,皆须留心。

  至于念佛,必须至诚。或有时心中悲痛起来,此也是善根发现之相,切不可令其常常如是,否则必着“悲魔”。凡有适意事,不可过于欢喜,否则必着“欢喜魔”。念佛时,眼皮须垂下,不可提神过甚,以致心火上炎,或有头顶发痒发痛等毛病。必须调停适中。大声念,不可过于致力,以防受病。掐珠念,能防懈怠。静坐时,切不可掐珠,掐则手指动而心不能定,久必受病。

  看经论及各典章,不可急躁,须多看。急躁不能宁静,必难得其旨趣。青年人稍有聪明,得一部经书,废寝忘餐地看,一遍看过,第二遍便无兴趣,即看,亦若丧气失魂之相。此种人均无成就,当力戒之!苏东坡云:  “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

  孔子乃生而知之的大圣人,读文王、周公所作之《易》书,竟将编书的熟皮绳磨断过三次,可以知其读的遍数不可计啊。

  吾人能以孔子之恒心而读佛经、持佛名,必能以佛之言、之德,熏自己业识心,成如来之智慧藏!

  其专修净土法则,自有《净土五经》、  《净土十要》及净土诸著述,此不备书。

  ——山东祥云摘译自《续编上册》

  摘自:《正法眼》201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