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般若妙谛闪烁其间

作者:江懂文

——《进香客莽看金刚经出狱僧巧完法会分》的佛法旨趣

  “三言两拍”是中国古典名著,“三言”包括《警世醒言》、《喻世明言》、《醒世恒言》三部短篇小说集。“两拍”指凌蒙初所编的《初刻拍案惊奇》和《二刻拍案惊奇》。这两部小说集,其中的“三言”是冯梦龙根据民间艺人的口头传播编纂而成。“二拍”则是凌蒙初根据野史笔记、文言小说和当时的社会传闻创作的。这两部小说集中有不少反映了佛教思想。这两部作品产生于明代,可见在当时佛教已经深入民间和一般士大夫心中。

  “三言两拍”这些蕴含佛教思想的故事,有不少是宣扬因果报应,劝导听故事者向善去恶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这当然是佛门弟子所必需的,但要明心见性,还更须诵读《金刚经》。

  禅宗二十八祖菩提达摩大师泛海来华,当时正值南北朝梁武帝萧衍当政。梁武帝萧衍迎往建康(今南京),请教佛法。武帝问道:“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数,有何功德?”达摩大师者答道:“并无功德”武帝道:“何以并无功德?”达摩答:“这只是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虽有非实。”武帝又问:“如何是真实功德?”尊者道:“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于世求。”武帝再问道:“何为圣谛第一义?”达摩答:“廓然浩荡,本无圣贤。”武帝却不解达摩大师之。再问:“在朕面前的到底是个什么人?”达摩答道:“我也不认识。”双方话不投机,达摩大师便离开江南,一苇度江到了长江以北,传佛法真谤,成为中国禅宗初祖。他不识真佛,听不懂达摩的点拨。《六祖坛经》云:“武帝心邪,不知正法,造寺度僧,布施设斋,名为求福,不可将福便为功德。”可见功德与求福是两回事。《坛经》接下去又说:“功德在法身中,不在修福。师又曰:见性是功,平等是德。念念无滞,常见本性,真实妙用,名为功德。内心谦下是功,外行于礼是德。”怎样才有功德,接下去的经文,六祖说得很明白:“自性建立万法是功,心体离念是德。不离自性是功,应用无染是德。若觅功德法身,但依此作,是真功德。若修功德之人,心即不轻,常行普敬。心常轻人,吾我不断,即自无功。自性虚妄不实,即自无德,为吾我自大,常轻一切故。”

  六祖无量无比功德,来自何处?《六祖坛经》云:“惠能一闻经语,心即开悟。”可见修持《金刚经》的重大意义。《二刻拍案惊奇》中的一则故事一一《进香客莽看金刚经出狱僧巧完法会分》与《金刚经》有关。阐释这则故事,以此帮助读者修持《金刚经》。

  《进香客莽看金刚经出狱僧巧完法会分》故事大意是说:当年白乐天,也就是唐代三大诗人之一的白居易手抄《金刚经》,至明代嘉靖年间都已经散失,唯有苏州太湖内洞庭山一个寺中,流传得一卷,依然完好,首尾不缺。有年吴中大水,米价踊贵,寺中僧侣颇多,坐食烦难。寺中僧人辨悟请求住持将此经当他些米粮,度过饥荒,到来年再图取赎。住持应允。辨悟将经卷渡湖到王相国府中,找严都管当得五十石大米,救了寺中一时之难。相国夫人却是好善之人,尊重的是佛家弟子,敬奉的是佛家经卷,后来将五十石米作为斋僧之费,原经奉还寺中。辨悟取宋经卷,在湖中因同舟有人索取观看,以至一页被风吹走。这一页正好是《金刚经》第一品《法会因由品》。辨悟回到寺中,不敢将此事禀明住持。后来当地来了一员不良官员柳太守。要苏州这卷《金刚经》,寺中住持不肯。后来叫一个盗贼栽脏,诬告住持,因此被隔县解到常州府,辨悟和一名道人随行。柳太守索要《金刚经》,辨悟无奈,从寺中取来交与柳太守。这柳太守见经不全,就放还了经卷,放了住持。辨悟这才向住持禀明湖中失页之事。一行因遇风雨来到枫桥,不辨路径,远远望去,一道火光烛天,辨悟先循光来到一尸人家。进内见到一个老者靠着桌子诵经,随即在壁间看到了一张纸,后来与住持同到屋中看到墙上粘纸上第一行正是《金刚般若波罗密经》,第二行是《法会因由分第一》。至此白乐天所书《金刚经》完璧归寺。后者又请高手的裱匠,装裱一新,送回寺中供奉。

  《涅槃经·遗教品一》云:“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三世因果,循环不失。”《进香客莽看金刚经,出狱僧巧完法会分》就表达了这一道理。白乐天手写《金刚经》百卷,太湖洞庭山一个寺中千年存经,相国夫人不取赎当之费奉还经卷,姚老者捡得经卷首页,使《金刚经》完璧还寺,诸位大德俱种下善因。以后,一一获福报,真是一丝一毫也不差。

  《金刚经》云:“若复有人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白乐天精心内典,勤修上乘,手写《金刚经》百卷。白乐天诗传千秋,这就是他所获无量无比福。

  《金刚经》云:“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若尊重弟子。”有人可能会认为,寺中僧人将此经当米,是否不敬经卷。其实,佛门“度一切苦厄”,何况是本寺的僧众。《金刚经》又云:“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r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佛陀教导我们,修2佛不执迷于佛法表相,也不执迷于没有佛法的表c相,白乐天手写的《金刚经》只是佛法的表相。[“度一切苦厄”也是佛法要旨,辨悟和寺中住持1均未违反佛教教义。何况寺院将白乐天手抄《金[刚经》,当与相国家中,而且打算以后赎取。一t寺僧众因此经得度荒年,度过苦厄。寺际僧众践1行佛法真谛才是获福报的根本。这同样表明了寺I院千年存经的不可思议功德。I白乐天手写《金刚经》承载佛法,“经典t所在之处,即为有佛”,因此这页《法会由由分第一》凭一阵风是吹不去的,由有缘之人姚老者捡得。这则故事,写姚老者只看见一道火光落地。辨悟见到老者所居之屋,“一道火光烛天”,就是因为供奉着《金刚经》。

  姚老者供奉、受持《金刚经》,就因此获福报,老者不识字,有人教老汉念诵一遍,老汉随口念过,心中豁然,就把经中字一一认得。以后日渐增加,今颇能遍历诸经了。这事并不奇怪。六祖惠能也不识字。韶州曹侯村尼“无尽藏,常诵《大涅盘经》。《六祖坛经》云:“师暂听,即知妙义,遂为解说。尼乃执卷问字。师曰:‘字即不识,义即请问。’尼曰:‘字尚不识,焉能会义?’师曰:‘诸佛妙理,非关文字。,”

  《进香客莽看金刚经,出狱僧巧完法会分》中写到,姚老者梦见韦驮尊天来对他道:“汝幼年作业深重,亏得中年回首,爱惜字纸。己命香山居士启汝天聪,又加守护经文,完成全卷,阴功更大,罪业尽消。来生在文字中受报,福禄非凡,今生且赐延寿一纪,正果而终。”

  《金刚经》云:“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用现代语言宋表述,《金刚经》是佛法的核心理论。

  现在佛法的载体又大大拓展,除了纸质的佛经,数字化的佛经也能在网络上读到,“圣谛第一义”可以用各种方式获取。当然《六祖坛经》云:“持诵《金刚般若经》,即得见性。当知此经功德,无量无边。此法门是最上乘。为大智人说,为上根人说。”那么对小根之人呢,佛度众生,当然也度小根之人。《六祖坛经》后面接着说:“小根之人,迷心外见,修行觅佛,未悟自性,即是小根。若开悟顿教,不执外修,但于自心常起正见,烦恼尘劳,常不能染,即是见性。”

  前文没有提到这座寺院名为何寺,那是因为这则故事说到“小子不敢明说寺名,只怕有第二个象柳太守的寻踪问迹,又生出事头来。”这当然是小说家言。这则故事以敬惜字纸为主旨。但这并不影响故事蕴含的《金刚经》妙谛。一个故事生成以后,就具有自己的生命。既然是关于《金刚经》的故事,那么经中般若妙谛,必然渗透整个故事。就看读者是否有缘,能领会其中的含义。

  一纸飞空大有缘,反因失去得周全。

  拾来宝惜生多福,故纸何当浪弃捐!

  小子不敢明说寺名,只怕有第二个象柳太守的寻踪问迹,又生出事头宋。再有一诗笑那太守道:

  伧父何知风雅缘?贪看古迹只因钱。

  若教一卷都将去,宁不冤他白乐天!

  《金刚经》云:“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

  《佛化孙陀罗难陀入道经》

  言:“一起众生,于空海中,妄想为因,起颠倒缘。”唯然世尊,云:“何名为,妄想为因,起颠倒缘?”佛言:“善哉!汝善思惟,我今当说:妄想为因,是大空海。常自和合,非见面法;常自寂静,非别离法。无有彼我,非不数法;一切具足,非可数法。众生无明,不守自性,自然业力,如风鼓荡。于是妄想,微细流注,先于无我,清净地中,妄起计者,谓此是我,即已有我,于彼其余,无量非我,纯清静法,自然不得,不名为人。由是辗转,彼诸非我,名为人者,亦复妄起。各各计者,皆悉自谓:此决是我,既已各各,自谓为我,则彼于我,自然各各,以为非彼。既已非彼,自然不得,不又名我,反谓之人。如是众生,并住一国,或一聚落,乃至一家。于其中间,生诸慕悦,以慕悦故,则生爱玩。爱玩久故,则笃恩义。恩义极故,伸诸语言。或复倚肩,或复促膝,或复携手,或复抱持。密字低声,指星誓水:我于世间,只爱一人。所谓一人,则汝身是,我真不爱,其余一人。复有语言:我今与汝,便为一人,无有异也。复有语言:汝非是汝,汝则是我;我亦非我,我则是汝。伸如是等,诸语言时,两情奔悦,犹如渴鹿,而赴阳焰。不受从旁,一人教禀,亦复不令,从旁之人,得知其事。于其家中,起一高楼,庄校严饰,极令华好,中敷婉筵,两头安枕。箫笛箜篌,琵琶鼓乐,一切乐具,毕陈无缺。如是二人,坐着楼中,以昼为夜,以夜为昼。一切世间人所曾做,如是二人,无不皆作。复次世间,人不曾作,如是二人,亦无不作。其楼四面,起大危垣,楼下阶梯,尽撤不施,并不令人,得窥暂见,乃至不令,人得相呼。如是众生,沉在妄想颠倒海中,妄想为因,作诸颠倒。颠倒为缘,复生妄想。妄想妄想,颠倒颠倒,如是众生,坠堕其中。从于一劫,乃至二劫、三劫、四劫,遂经干劫。如人醉酒,中边皆眩,非是少药之所得愈。”

  宣化上人讲述

  为什么不能成佛,乃至别成二乘、诸天,甚至堕落天魔、外道呢?我告诉你为什么。皆由不知二种根本,错乱修习:这都因为他们不知道有两种的根本,就乱修,也不知道怎么用功。

  “错”,是弄错,这儿是修错了。所以好像印度有那种外道修苦行,睡钉子床,把床钉得都是钉子,他在钉子上睡觉;说能受得这种痛,这就有功德了。你说,你在钉子上睡觉,这有什么功德?你就在刀子上睡觉,也不能成功的。还有印度有持牛狗戒的,他看见牛就学牛,看见狗就学狗。为什么?他也就是因为错乱修习,不懂得怎么用功,而认为自己是个真正修道的人,这叫“行无益的苦行”。无益的苦行,你就怎么样修,也没有结果的。

  这“两种的根本”是最要紧的,在后边会讲,现在还不要着急。我现在要是把这两种根本讲了,后面那个文就没有话讲了。所以这也就像小说里的“下回分解”,这没到下回,不能解释的。

  犹如煮沙,欲成嘉馔:我现在再给你举出一个比喻来,就好像煮沙子,他以为沙可以煮成饭,煮成好的饮食。纵经尘劫,终不能得:“尘劫”,尘沙这么多劫,就言其时间是特别长的。像这样子,虽然经过尘沙那么多的劫数,那么长的时间,沙还是沙,不会变成饭的。不懂这两种的根本,而错乱修习,也就和这个“煮沙成饭”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