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普贤菩萨十大愿王与诸佛菩萨大愿之比论

作者:桑大鹏

  诸佛菩萨要最后成就佛道,必以愿力相牵引,此愿力既是诸佛在菩萨位时广度众生的行动指南,又是诸佛最终趋于佛果的根本推动力。站在众生立场,“佛氏门中,有求必应”,佛菩萨所发大愿是众生度越苦海、最终必取解脱的根本保证;站在诸佛立场,诸尊所发的系列大愿又是标示袍们佛境的终极验证。故诸佛在菩萨位时,必发大愿,以确保最终趋于佛果。

  然则诸佛、诸菩萨所发之愿有种种差异,因众生精神心理、生活样态有千差,故佛菩萨之愿乃有万别,其互相涵盖,彼此关涉,交罗成网,覆盖了宇宙间一切众生肉体、精神、命运的方方面面。今以普贤菩萨十大愿王与诸佛菩萨之愿相比论,以探讨其异同与关涉性。

  一、诸愿核心及普贤大愿略说

  普贤菩萨十大愿王:一者礼敬诸佛:二者称赞如来;三者广修供养:四者忏悔业障:五者随喜功德;六者请转法—轮;七者请佛住世;八者常随佛学;九者恒顺众生:十者普皆回向。此十大愿王出自《华严经。入法界品》,后文更有菩萨对此十大愿王酌详细解说。以此十大愿王比论阿弥陀佛四十八愿、释迦牟尼佛五百愿、药师琉璃光如来十二大愿、观音地藏各十二大愿、文殊十大愿,它们都有一个暗含其中的核心要义:“上求佛道,下化众生”。此纲领性叙述具体展开于各自的愿力表达中,以此自利利他,共趋佛果。

  为什么要上求佛道下化众生?须知,成佛是世出世间第一稀有之事,是菩萨无数大劫的舍生取义与苦难的承担、无数大劫慈悲救苦与灵魂的净化、无数大劫道法思悟与智慧的提升方可达到之事。佛,德智并臻、福慧双圆,故又称为“两足尊”,其智慧足以洞察人性、神性、物性,其慈悲足以承担一切众生的困境与苦难,其福德足以担当全宇宙的得失,是生命的终极目的,是人的“完成”。菩萨从破初关、触证阿赖耶识开始,获得阿赖耶识本体如来藏的妙圆空性,经历十信、十住、十回向,走完了第一大阿僧祇劫;进入菩萨初地,成为地上菩萨法身大士,从此要继续历经广度众生的艰苦历程,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积功累德,说法如云,破一分无明,获一品法身,历菩萨十地而晋升第十地法云地,又历时一大阿僧祇劫;从法云地进升等觉位,直至妙觉位破半分生相无明而成佛,经历第三大阿僧祇劫。众生从初发心到成佛,共历三大阿僧祇劫,其间舍生取义、舍我利他、慈悲救苦、广度人天,艰苦备历,种种情状,何可一言道尽!从众生的小愿,到菩萨的大愿,直至佛的无尽愿海,愿愿皆向众生,故愿力是成佛的推动力和牵引力,普贤菩萨正是以此愿力而必趋佛果。

  据《华严经》记载,普贤菩萨与文殊菩萨是毗卢遮那佛的左右二胁侍,文殊表智慧,表证悟阿赖耶识,明心见性,获得道种智与一切种智,表佛的无上智慧;普贤代表在无尽的行愿之下扎扎实实的真修实干,将智慧、愿力与戒行落到实处。

  普贤,梵语称“邲输跋陀”。《悲华经》载,普贤菩萨曾为阿弥陀佛(时为转轮圣王)第八王子,号“泯图”,泯图王子在宝藏佛前,发愿修治庄严十千不净世界,使之清净如“青香光明无垢世界”。宝藏佛即为他将“泯图”改号为“普贤”,并授记他未来在北方“知水善净功德世界”,圆满成就无上正等正觉,佛号为“智刚吼自在相王如来”。

  唐代华严宗五祖宗密大师《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略疏注》中解释普贤二字的意涵:1、约自体说:体性周遍曰普,随缘成德曰贤。2、约诸位说:曲济无遗曰普,邻极亚圣曰贤。3、约当位说:德无不周曰普,调柔善顺曰贤。

  文殊普贤,智德圆备,共表毗卢遮那佛的因圆果满、福智双圆。

  普贤十大愿,前八愿是直面佛陀,从礼敬诸佛到常随佛学,直面佛之功德智慧,“上求佛道”,希望获得佛的果德受用。但虽直面佛陀,其实也隐含众生,为众生作表率,带领众生直趋佛果。第九愿恒顺众生是改变了面向佛陀的方向,面向众生,最为惊人,众生妄念千呈,欲望万彰,“恒J顷”如何做到?须知,菩萨点化众生,千幻并作,有八万四千法门对治八万四千烦恼,“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菩萨会通过“布施、爱语、利行、同事”四摄法参与世俗生活,提奖众生从生死此岸走向涅槃彼岸。第十愿普皆回向,面向佛陀与面向众生各占一半,一方面以三轮体空之心将度生功德回向法界,用法界的无我性将此功德作无限放大,另一方面又回向众生,引导众生乘此功德出离生死。故十大愿中有八大半愿是面向如来果德,一个半愿面向众生,是一种经过巧妙权衡之后的智慧选择,一种利人利己的方便施设。究极而言,是一种纯然“利他”的无我之举。

  二、十大愿王与诸佛之愿的比论

  诸佛之愿与十大愿王多有不同,但又有一种内在的呼应性,故彼此关涉,交罗成网,共同成就利生大业。

  大凡熟读净土五经特别是《无量寿佛经》的读者,对阿弥陀佛四十八愿无不烂熟于心,此四十八愿大致可作如下概括:1、对极乐世界众生往生方式的设想(闻名发心愿、悔过得生愿、临终接引愿、十念必生愿);2、对极乐世界众生出生方式的设想(莲花化生愿);3、对极乐世界众生色身的设想(那罗延身愿、身无差别愿、国无女人愿、厌女转男愿、寿命无量愿,“成受清虚之身,无极之体”);4、对极乐世界众生活形态、方式与生活命运的设想(不堕恶趣愿、遍供诸佛愿、触光安乐愿、修殊胜行愿、住正定聚愿、不贪计身愿、闻名得福愿、教化随意愿、衣食自至愿、应念供佛愿、普等三昧愿、定中供佛愿、获陀罗尼愿);5、对极乐世界众生心智的设想(宿命通愿、天眼通愿、天耳通愿、他心通愿、神足通愿、乐如漏尽愿、光明慧辩愿、善谈法要愿);6、对极乐世界环境的设想(国无恶道愿、光明无量愿、庄严无尽愿、无量色树愿、树现佛刹愿、彻照十方愿、宝香普熏愿);7、对极乐世界众生生命终极形态的设想(现证不退愿、一生补处愿、定成正觉愿)。

  可以看出,弥陀四十八愿几乎全是直面众生,一力为众生设想,尽一切可能引导众生度达涅槃彼岸,与普贤十愿方向刚好相反。然而须知,这是以如来果德起因地大用,非是因地发心直趋果海,因地发心直趋果海之事早已在往生方式(闻名发心愿、悔过得生愿、临终接引愿、十念必生愿)的愿力设想中已经完成,毋宁说普贤十愿全是表率众生因地发心,故虽方向相反实则目的与性质完全相同。余者(遍供诸佛愿、不贪计身愿等)与普贤十愿互相涵摄,不赘。

  弥陀四十八愿是法藏比丘在世自在王如来的引导之下拣选二十一亿佛土的净妙之行思维建构而成,又花五劫修行而成极乐世界。四十八愿最为惊人、特标其与众不同处就是第十八愿:“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此即著名的“十念必生愿”,经中更表述“乃至一念净心称名,亦得往生”,震惊千古!只要吾人临终时能一念净心念弥陀,乘此愿力也能往生,此愿既是如来果德的大机大用,也是众生得以解脱的殊胜时机。

  《悲华经》载:往昔之时,有世界名删提岚,宝藏如来教化此世界,无诤念转轮王主四天下,其有大臣宝海梵志在宝藏如来前发五百大愿,宝藏如来即改其号为“大悲”,并受记大悲菩萨将来必定成佛,名“释迦牟尼”,《悲华经》主要叙述释迦牟尼因地所发五百大愿之事(原文太长,此不引)。

  释迦以大悲菩萨身份在因地所发五百大愿与文殊、普贤、观音、势至一力趋向净妙之国的愿力大异,几乎全是面向众生。其中类似“愿令他方世界所有五逆之人,乃至行诸邪道,登涉罪山,如是众生临命终时,悉来集聚生我世界(《悲华经·卷六》)”等愿,在在处处,随处可见。从众生生命最卑下、最恶劣处设想,是释迦大愿的鲜明特色,惟其如此,乃能成就释迦作为贤劫千佛之最精进、最具担当的特点。五百大愿与普贤十愿仍然具有关涉性,是“恒顺众生”的无尽展开,是普贤表率众生之愿的细化。

  三、十大愿王与诸菩萨大愿的比论

  《华严经》、《法华经》、《楞严经》、《悲华经》、《地藏经》等都有有叙述观世音菩萨参预法会,佛在诸多经典中在在讲到观世音菩萨的慈悲、智慧、德能、愿力。观世音菩萨是古佛再来,号“正法明”如来,此佛以菩萨身份倒驾慈航,重新开始度化众生的大业,验证了“无有佛涅槃,无有涅槃佛”的真理。《楞严经》表明菩萨因修耳根圆通法门,发明不可思议的观听功能,能寻声救苦,故名“观世音”。古往今来,菩萨寻声救苦之事历有明载,表明菩萨愿力永不消歇、永无衰减。民间根据如上经典总结出菩萨十二大愿:1、广发宏誓愿;2、常居南海愿:3、寻声救苦愿:4、能除危险愿;5、甘露洒心愿;6、常行平等愿;7、誓灭三途愿:8、枷锁解脱愿;9、度尽众生愿;10、接引西方愿;ll、弥陀受记愿;12、果修十二愿。

  观此菩萨十二愿,果然大慈大悲遍满法界。大愿既有面向佛果、又有面向自身、更有面向众生的指向,虽只十二愿,但覆盖了自身、众生、佛果的全部功德,是引导我与众生共趋佛果的集中表述。其中“誓灭三途愿”与“度尽众生愿”表明菩萨愿力与慈悲的永恒性,而“接引西方愿”与“弥陀受记愿”表明菩萨的目的不仅仅是引度众生出离苦海,而是要将众生最终置于涅槃彼岸的宏深之德,“寻声救苦愿”表明菩萨随感赴机、有求必应的德能,是标举菩萨慈悲无尽的最大特色。

  在以《地藏菩萨本愿经》为主体的地藏系列经典中,我们知道地藏王菩萨曾发下十二大愿:1.替代众生的地狱苦业;2.替代众生的饥饿业;3.替代众生的酷刑苦业;4.救度众生的战乱之苦业;5.解决众生的心中迷惑;6.延长众生的寿命;7.替代众生生病之苦;8.替代国难之苦;9.消灭怨贼之苦;10.救度贫困之苦;11.帮助想出世的人出世;12.即使无法救度现世众生,也要救到另一个世界。此十二大愿可概括为“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按《地藏菩萨本愿经》叙述,地藏菩萨因地发愿是因孝敬父母而来,故十二大愿完全秉承着一如既往的孝道思想,因孝入道并将孝推向极致一一将累世父母有情置于涅槃彼岸,远较儒家经营父母的现世安乐为高,是佛门孝心的有力垂范,故此经被称为佛门“孝经”。因是之故,佛将弥勒菩萨下生成佛之前的娑婆世界人天度化之事嘱累地藏王,故现今地藏王菩萨代行佛之职。

  观此十二愿,有一个关键词反复出现:“替代”,替代众生的地狱苦、饥馑苦、酷刑苦、国难苦、怨贼苦等等,诸多“替代”使我们聆听到普贤“恒顺众生”的回响,与普贤诸愿有着深刻的关涉性。

  一般众生不信因果,不怕报应,尽一切可能造作大恶业,却不知三途苦报来临乃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地藏王菩萨愿代众受报,是其孝道思想的继续发挥,故孝道之情是地藏大愿的最大特色,是区别于地藏大愿与诸佛菩萨大愿的差异所在。

  四、结语:诸佛菩萨大愿如何成为事实?

  诸佛菩萨发愿,本质是对无量轮回众生的承诺,此种承诺有两种功能:一者可确保诸佛在菩萨位上积功累德趋向涅槃;二者可确保众生必然得度。诸佛菩萨绝无妄语,故承诺一旦发出,无疑是给自己加上了终必实现的重担。

  然则这种愿力一一承诺的实现如何可能呢?对此问题的理解关涉到阿赖耶识与因果律,以及阿赖耶识的阶段性功能。

  按佛学唯识论之说,阿赖耶识即是吾人人人本具的如来藏识,是万物之本体,有情之佛性,此识本身非善非恶,不生不灭,无粘无滞,在圣不增,在凡不减,体、相、用具空,空性是阿赖耶识的本质特征。然此识具有三藏(能藏、所藏、执藏)功能,如仓库一一众生现实生活中所造作的所有身口意善恶业、净业与不净业、无计业都被此识收存,此即“现行生种子”:如海流一一在众生的生命旅程中又在适当时机(因缘汇聚时)将前面的种子流注出来,此即“种子生现行”,就现行生种子而言,即为“因”;就种子生现行而言,是即“果”,故阿赖耶识虽是空性空相,却是“业”的始源地和回归地,这确保了因果律的必然发生与成立,阿赖耶识与因果律一体两面、不可分割。以如来藏为本体的阿赖耶识虽然无粘无滞,不生不灭,却对种子与习性具有灵动的感应,从而生发万物,故阿赖耶识生万物是“感生”,而非主动“创生”。阿赖耶识没有主体意志,与梵天、神我、上帝主动创生万物完全不同,袍只是感应而生与种子、习性相应的结果,这确保了因果律必然有效。

  随着众生在菩萨道上迈进,阿赖耶识会显现出不同的功能性并相应领有不同的别名:在众生份上名阿赖耶识,到四果阿罗汉和八地菩萨份上名异熟识(累世善业的运化而成熟之识),在佛地名无垢识,又名真如。诸多别名其实是同一阿赖耶识在不同语境、不同功能状态下的差异性标称。

  当菩萨开悟触证阿赖耶识、明心见性后,发愿或发誓广度众生,作出承诺,此誓愿之识即被收存于阿赖耶识中,每一次对于承诺的践行又强化了此誓愿之识,从而感应相应的善果,无量劫反复不断的强化必然感得相应善果的最终成熟,到八地异熟识时,菩萨相土自在,愿力引领的善果已能随意显现,到佛地无垢识时,愿力终于成为事实。

  当普贤菩萨发下十大愿时,此愿关联着无量众生。菩萨无量劫努力践行、积功累德后,其愿力终必实现,即便是“恒顺众生”如此不可思议之愿,菩萨也会以四摄法兑现承诺,久久功深,最后完成。阿弥陀佛有言:谁以信愿之心念我名号,即便十念,我亦必接引。良以弥陀与众生结下深缘,愿力早已与无量众生的阿赖耶识关联起来,故众生念佛,佛即往救,极乐世界之成立、之真实,绝非虚言。余诸佛菩萨之愿,同此一理。

  (本文原创作者单位,三峡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

  摘自《一音》201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