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发菩提心,行菩萨道

作者:邓来送

  发菩提心是为利他而欲求成佛的心。《现观庄严论》说:“发心为利他,求正等菩提”。“为利众生,愿成佛”即菩提心,有此心者,即为菩萨。不发愿菩提心、不行菩提心,一切大乘的功德就无从生起。

  一、认识发菩提心

  学佛的出发点是明了人生的真义,开始学菩萨行,乃至于行菩萨行。“菩萨”,中译义为觉有情,意思是在自己觉悟的同时,也帮助其他众生觉悟,这就是“上求菩提,下化众生。”凡是行菩萨行的人都是菩萨。

  什么是真正的菩萨行呢?真正的菩萨行是在明了人生真义以后才会有的。什么是人生的真义呢?我们以佛法中的缘起法去观察,人类是群居动物,我们的衣食住行、生活资具,均是由社会广大人群士、农、工、商所供给,生命财产有政府、军队、法律所保;障。明白了这种相依相:成的缘起道理,就能对;人生起同情心。以我们无限延续的生命来说,过去无量生死中,我们也有父母眷属。眼前现生的父母,我们要报恩,过去的父母兄妹我们也要报恩。所以佛经上说:“一切男子为我父,一切女子为我母。”我们的慈悲心,要扩大到一切众生,真正的慈悲是冤亲平等。明白了这些之后,我们再看看真正行菩萨行的法性身菩萨所做的愿行,也就会明白什么是真正的菩萨行。

  如普贤菩萨所行的愿和文殊菩萨所行的愿以及观音、地藏菩萨之大慈悲、大深重愿行,都是无上菩提愿行。以地藏菩萨而言,他的愿行是“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而普贤菩萨的十大愿更是体现在“常随佛学,恒/顷众生,普皆回向”。古人说助人乃快乐之本,而菩萨正是以这种助人为法乐的。

  菩提心是以慈悲利益众生为目的,《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中说:“诸佛如来以大悲心为体故,因于众生而起大悲,因于大悲而生菩提心,因菩提心而成正觉。”专以解脱自己,那不是佛法的本怀,不是菩萨行,实在是外道邪知邪见的人。自利者,是指专修佛法先以自己的解脱为主(主要烦恼的断伏),然后在明了缘起法性以后,生出大慈悲心,继而发起无上菩提心,去专一于利益他人为主的修行——行菩萨道。利益他人,就是积聚功德资财,等到功德圆满时,就可趋于菩提正觉。在利益他人的同时,可以在不断的行菩萨道中断除烦恼,所谓“恶人皆为善知识”就是指行菩萨道中的境界,无有恶人作梗,则不能成就菩萨的六度万行。

  中国四大菩萨分别表证菩萨的本怀:大悲(观音)、大愿(地藏)、大智(文殊)、大行(普贤),所以说,菩提心是菩萨道的原动力。也只有行菩萨道,才是学佛真正的目的。弥勒菩萨曾说过:要不修而修,不证而证。《涅槃劲也讲:“一阐提亦可成佛。”

  在《劝发菩提心文》中,省庵大师就如何发菩提心为我们提出了十种因缘。这十种因缘分别是:念佛重恩故、念父母恩故、念师长恩故、念施主恩故、念众生恩故、念生死恩故、尊重己灵故、忏悔业障故、求生净土故、为念正法得久住故。按弥勒《现观庄严论》说:“如地金月火,藏宝源大海,金刚山药友,如意宝日歌,王库及大路,车乘与泉水,雅声河流云,共二十二种。”此等比喻之意义,按次第而言,能海上师《现观庄严论解》讲:“欲乐、意乐、殊胜、加行、布施度、持戒度、安忍度、精进度、静虑度、智慧度、方便度、愿度、力度、智度、神通、福慧二资、随菩提分法、大悲与胜观、总持与辩才、正法喜宴、同行之道、具足法身。”对此二十二种发心,阿门黎智称认为前三种发心为愿菩提心,后十九种为行菩提心。

  从次第来分:愿菩提心即是依靠第六意识的善心希求菩提之心愿。行菩提心是指以所发菩提大愿,付诸实践,广修菩萨六度万行。胜义菩提心,谓初地以上通达性空,发菩提心依般若空性原理,破除身见,证人无我、法无我空慧,与从中观正见得证者相同,这里就显乘而言。三摩地菩提心则为密乘瑜伽部所独有,即修五相成身观。这种经过五个阶段的观想达到成佛的修法使抽象的菩提心理论成为具体的证量。这五个阶段是:(1)通达菩提心;(2)修菩提心;(3)成金刚心;(4)证金刚身;(5)佛身圆满。

  西藏的宗喀巴大师在《菩提道次第论》中,将佛法修学的要领归纳为出离心、菩提心和空性见,名“三主要道”。为了个人解脱,菩提心为生起的基础。从菩提心的发起到成就,必须通过空性见的指导。

  禅宗和净宗的修行人,充满浓厚的出世色彩。修禅是了脱生死,念佛一心往生西方,也是了脱生死,皆是以个人解脱为主要目的。如果仅仅为了个人解脱而修行,显然不是大乘的发心。

  发了菩提心,就等于播下了行菩萨道的种子,而行菩萨道又是成佛的种子。《妙法莲华经》说:舍利弗他们在过去生中,曾发菩提心,只是因为没有智慧,不了知人生真义,不了知缘起法,不了解法性(也就是没有证罗汉果的原因),所发的菩提心不会相续不断,只是间断性的。同时因为没有智慧,在学菩萨行中不明辨是非曲直,在受到挫折时,菩提心便退失了。而在修学过程中,得了智慧,又经无上觉者——佛陀的指点,便会发起菩提心了。经中说过:发过菩提心的众生,即使时久遗忘而误人歧途,造作种种罪业,堕恶道中,也会比其他受罪苦者好得多。第一,他所感的痛苦较轻;第二,他的受报时间短,易于出离苦道。菩提心如同金刚石一般,完整的固然昂贵,破碎的依旧值钱,所以学佛者一定要发菩提心,不发菩提心,一切大乘的功德都无从生起。

  菩提心有深浅的不同,大体分为:

  愿菩提心:行菩提心行——世俗菩提心——学菩萨行——有漏心行;

  胜义菩提心——行菩萨道——无漏。

  有了愿菩提心,还要进一步去实践行证,这行法的第一步是受菩萨戒法,又名菩萨学处。这是因为菩萨戒法中包括了一切自利利他之大行,而菩萨即以此无边戒行,实行菩萨道。

  但愿行,还是究竟的有漏心行,不出世间,故称之为世俗菩提心,也可以把这一阶段称为“学菩萨行”。由此更进一层的,名叫胜义菩提心,是大乘行者悟人无生法忍,证到真实如实相。经中称为不生不灭,非有非无,非此非彼,不可说,不可念等。也就是《中论》中所阐述的中观思想所要求达到的中道境——八不中道(不生不灭、不断不常、不一不异、不来不出)。这时,行者的身心安住于菩提心之中了,所以是真菩萨行。

  愿菩提心重于起信发愿,行菩提心重于从事利他之行,胜义菩提心重于般若理证,统摄于大乘法的心要——信愿大悲般若。

  提到“菩提”二字,大家知道是印度语,译成中文为“觉’”是破迷惑的纯正觉,是离迷惑的清净觉。所以对初具菩提心的人来说,首先就要在“我”字上当头一棒。就要扫除自私自利的观念。不为五欲、六尘所迷惑;不为贪、嗔、痴、慢所污染。当知过去的、现在的以及未来的十方诸佛,没有不是纯正觉、清净觉的。因为有菩提心的人,就像提着大大的明灯一样,虽然走进了千百年来的黑暗室里,但黑暗就会马上被灯光驱除干净。这就是具有纯正觉、清净觉的菩提心,扫除了魔障的缘故。

  关于菩萨道的修行,在唯识宗的本论《瑜伽师地论·菩萨地》中有更为详尽的阐述。其中又分施品、戒品、忍品、精进品、静虑品、慧品、摄事品,对六度四摄的修行差别进行广泛而细致的阐述。其中的“戒品”,即大家所熟悉的《瑜伽菩萨戒》,由玄奘法师单独译出,在佛教界广泛流传。

  二、怎样发菩提心

  怎样发菩提心,菩提心根本是利他。《修心七要》中,阿底峡尊者为我们讲述了七因果的修法,从知母、念恩、报恩、修慈、修悲、增上、意乐进入菩提心。其中,知母、念恩、报恩是引发菩提心生起的因缘,而修慈、修悲及增上则属于菩提心即强烈的利他心。

  菩提心的特征是怎样的?《华严经》告诉我们:

  发菩提心者,所谓大悲心,普救一切众生故;发大慈心,等佑一切世间故;发安乐心,令一切众生灭诸苦故;发饶益心,令一切众生离恶法故;发哀愍心,有怖者,成守护故;发无碍心,舍离一切诸障碍故;发广大心,一切法界成遍满故;发无边心,等虚空界无不往故;发宽博心,悉见一切诸如来故;发清净心,于三世法,智无违故;发智慧心,普入一切智慧海故。

  菩提心代表了觉悟的力量。正如《大乘本生心地观经》说:“自觉悟心能发菩提,此觉悟心即菩提心,无有二相。”凡夫心是执我的。无我,是佛法不共世间和外道的思想,佛教中列为三法印之一。如果能彻见“我”的虚幻不实,执我也就毫无意义。在修习菩萨道的过程中,须以般若空性慧了知“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如此,才能成为合格的菩萨。唯有能达无相,无所得,才能成就胜义菩提心,圆成无上佛道。《大宝积经·发胜志乐会》云:佛告弥陀菩萨言:菩萨发十种心:

  一者于诸众生,起于大慈。无损害心。

  二者于诸众生,起于大悲。无逼恼心。

  三者于佛正法,不惜身命。乐守护心。

  四者于一切法,发生胜忍。无执著心。

  五者不贪利养,恭敬尊重。净意乐心。

  六者求佛种智,于一切时。无忘失心。

  七者于诸众生,尊重恭敬。无下劣心。

  八者不著世论,于菩提分。生决定心。

  九者种植善根,无有杂染。清净之心。

  十者于诸如来,舍离诸相。起随念心。

  若人于十种之中,随成一心,乐欲往生极乐世界。若不得生,无有是处。

  我们读诵《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无量寿经》《地藏菩萨本愿功德经》等大乘经典时,佛菩萨为我们做些什么,看到佛菩萨是如何成就的。他们在因地的实践和法门,正是我们修学佛法的最佳榜样。念佛、拜佛仅仅是为自己求生极乐所具备的心量,这是自利,还要利他,修学菩提心,修习慈悲喜舍心。

  诸佛菩萨都有各自的愿力和行门,或是从大悲人手,或是从智慧人手,为我们展现了不同的修行道路。如果感觉自己和文殊菩萨比较有缘,可以选择文殊法门修学,像文殊菩萨那样,深入经藏、智慧如海。时刻牢记自己的目标是成就清净国土、利益无边众生。可以观想自己是观音菩萨或阿弥陀佛的化身,更能策励我们以诸佛菩萨之大愿为己任,发心求正觉,忘己济群生。

  摘自:《洛阳佛教》2017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