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传奇洋尼师冼娜:从俄国刁蛮公主到藏传佛教成就者

作者:不详

  冼娜的全名是冼娜·娜柴夫士基(Zina Rachevsky)。她是前俄国的皇族血统,其父是前俄国的太子,冼娜的母亲则是美国最富有的女性之一。这位公主自幼集万千宠爱在一身,其美貌也是特别吸引人注意的。

  自幼年起,冼娜便在美国荷里活(“好莱坞”的香港译法)圈子中活动,成为了传媒的焦点。在她的少年时代,已多次因吸毒、藏毒、奢华的生活、传奇性的家族背景及荒乱的男女关系而成为头条新闻。在六十年代,冼娜受了嬉皮士文化的影响,先去了希腊的小岛上,住在一群不认同社会价值观的艺术家中。后来她又到了印度,继续其与毒品及男女关系分不开的“灵性之旅”。这时候的冼娜,已经有多次结婚及离婚的经验,她其中一位前夫是执导诺贝尔文学奖得主Herman Hesse的作品《悉达多》电影版的名导演。

  有一天,冼娜狂妄地冲入了一位叫做梭巴仁波切(Zopa Rinpoche,藏传佛教格鲁派大德,1946年生于尼泊尔)的房中,毫无礼仪地问:“我怎样才可以得到解脱?”。这时候,梭巴仁波切与其师父耶喜喇嘛(Lama Yeshe,参考下文附录:耶喜喇嘛转世到西班牙做了洋人)呆了。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洋人向他们求法。在他们的心中,冼娜正是洋人中的典型——富有、自傲、纵欲、吸毒及无节制地饮酒。两位法师在考虑了很久之后,才决定接受这位公主为弟子。在开始的时候,公主完全不理佛法中的敬师传统,十分自以为是。在经过九个月的学习后,冼娜慢慢地由狂妄纵欲、处处受人宠爱迁就的刁蛮公主变为一个开始为众生着想的人。她后来受戒出家,成为历史上格鲁派首位洋女出家人,其苦行及持戒之严谨更特别为人所赞颂。

  在尼泊尔,冼娜买下一块地,协助耶喜喇嘛创立了一间寺院,又把法师带至西方弘法,就此创立了现今在二十五个国家中,有过百间弘法中心、寺院、闭关道场与出版社及摄受了数百位洋僧尼的国际性佛法组织。不少冼娜的朋友,在见到她的戏剧性变化后,便感到佛法之伟大,也纷纷皈依三宝。

  冼娜在协助佛法弘扬至西方后,自知过往习气难除,便发愿闭关三年,却在闭关期中因病往生。在往生的一天,冼娜自知时至,向人说:“现在我要走了!”,便由病床上勉力坐起,在跏趺坐姿中欣然往生。在冼娜往生的消息未传出前,有几位以神通及证量着名的大师,都声称在定中及梦中见到冼娜已乘愿转生。

  在冼娜往生后,不少西藏大师都说:“冼娜不是一个凡夫。她极可能是某位大成就者刻意转生为具财富、美貌及贵族血统于一身,先是示现极淫乱、纵欲及吸毒的堕落生活方式,然后再示现为受佛法影响,摇身一变而成为把佛法带至全世界的持戒出家人,最后在极吉祥的情况下自知时至而往生。她一生中之极端转变就是她对西方人的身教开示!”。这些大师的推测,在几年后被一位法国小孩的出生证实了。

  在冼娜生前,在某一次以法文进行的记者访问中,她曾表示希望有一天能向西方人证明轮回的真实性及自主生死的可能性。在这次访问的十七年后,在法国有一位男婴诞生了。这个婴孩出生时,母亲不感丝毫痛苦。小孩并不哭叫,只发出一种低沉的韵调声,令医生及护士都感到震惊莫名。小孩在出生后几分钟,便自行盘腿坐起,手指结为近似乎佛教手印的状态,神态举止都似一个成年人。当时在产房,便已有洋护士开玩笑地说:“看!一个小‘和尚’!”。

  小孩自幼便表现出令人诧异的慈悲心及道德观念,而且自然对暴力有极端的反感。由于种种灵异的征兆,其父母只好把小孩带到西藏法师前请示,法师在观察后建议把小孩带到尼泊尔冼娜生前创立的寺院中再行观察。

  到了尼泊尔后,小孩的表现变得更奇怪起来。他认出了冼娜公主住过的房子,又偷偷地在佛像前顶礼。在一番严格的测试后,小孩被萨迦派宗座萨迦天津法王及格鲁派高僧认定为冼娜公主的转世化身,成为历史上首宗由洋人修行者自主转生为洋人的例子。

  冼娜的一生及其转生,正好是一段完整的开示,向西方人活生生地示范了由纵欲、吸毒、酗酒及过惯荷里活式的奢华生活之刁蛮美貌公主,透过佛法修行,变为一位持戒严谨的出家人,达到了自知时至而坐化的境界,最后更以转生为西方小孩的方式,向世人证明自主生死是不论东西方人、不论背景都能透过修行而达到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