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密宗祖庭大兴善寺与不空金刚的历史地位

作者:宏涛

  一

  “秦中自古帝王州”。作为十三朝古都,西安不仅在中国政治历史上地位重要,而且在中国宗教史、佛教史上也居于重要地位。随着丝绸之路的开通,印度佛教传入长安,至隋唐达到鼎盛。隋唐佛教在中国乃至世界佛教史上贡献巨大,影响深远。佛教宗派的创立;祖庭的建立、建设和弘扬;重要译场的伟大成就;众多佛教领袖、社会师表的相继出现及其历史建树;中国佛教由此源源不断地向外传播等等,构成长安佛教伟大的历史宝库。作为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兴善寺密宗祖庭和不空金刚居于重要的历史地位。

  佛教密宗,又称密教,其名称相对于显教而言。密宗以佛陀的心印传承为理论根据;以佛法的中观见为究竟正见,以诸祖上师的口诀为修行法则;以胜义菩提心为究竟发心;以上师灌顶、师徒口耳相传为传承方式;以密乘十四戒律为根本戒律。身(结手印)密、口(诵真言)密、意(作观念)密三密相应,四曼(茶罗)不离,六(地、水、火、风、空、识)大无碍,是为唐密。大兴善寺作为佛教密宗的祖庭,对密宗的形成、传承和发展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它始建于晋武帝泰始二年(266),原名“遵善寺”,隋改大兴善寺,开山祖师灵藏大师是隋文帝杨坚的布衣知友,当时任隋朝管理全国僧尼寺务的昭玄都僧官,这里是全国第一所译经馆。唐玄宗开元年间,印度僧人善无畏、金刚智、不空先后来寺驻锡,翻译密宗经典五百余部,大兴善寺成为当时长安翻译佛经的三大译场之一;他们在此结坛传法,创宗立派,大兴善寺成为密宗祖庭,他们三人史称“开元三大士”。以历史而言,密宗在唐代深受帝王尊崇。善无畏经西域到长安,受到唐玄宗礼遇,被尊为“国师”;不空为玄宗、肃宗、代宗三朝“国师”:不空著名弟子中国和尚惠果,曾任代宗、德宗、顺宗三朝“国师”:直到晚唐,“大兴善寺三藏阿阇梨“智慧轮”大遍觉”,也是宣宗、懿宗、僖宗三朝“国师”。认识唐代佛教密宗对认识唐代的政治史、宗教史、社会史等,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以文化意义而言,唐密是中华传统文化、特别是佛教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凝聚着观念、信仰、仪式、音乐、美术、雕塑、建筑、习俗等丰富的文化内涵。我赞成这样的观点:研究、探讨唐密,对我们深入认识中华传统文化、继承传统文化的优秀精华具有重要价值。以哲学意义而言,唐密的宇宙本体论和心性论,既与天台、华严等宗派相近似,而又有自己的鲜明特点,是中国佛教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其进行探索,会丰富中国传统哲学、尤其是佛教哲学的内容。就道德价值而言,密宗及整体佛教所提倡的珍爱自然观念、去恶从善观念、平等慈悲情怀,自利利他思想、入世奉献精神,都蕴含着优秀道德意识,对其进行阐释和弘扬,无疑会对精神文明建设尤其是道德建设有着特殊的启迪意义和积极作用。以科技价值而言,唐密的教义教理包含着极为丰富的宇宙法界、缘起性空等科学文化内涵。唐密宗师不空、一行等,都具有高超的科学、技术知识。特别是一行大师,他是中国古代著名科学家、天文学家和数学家。他编制《大衍历》、制造天文仪器、观测天象、测量大地、发明“九服晷影”算法、编正切和余切函数表,为中国科技和世界科技作出了卓越的贡献。研究唐密的科学技术义理,对宣传古代科技成果、启迪当代科研、弘扬中华民族创新精神有着重大意义。

  二

  作为唐密的奠基人和集大成者,不空大师是·位伟大的佛教领袖和历史巨人。不空(705—774),又作不空金刚,梵名阿月怯跋折罗,北天竺(今印度北部)婆罗门族([宋]赞宁《宋高僧传》《不空传》,中华书局,1987,6页);一说“西域人,氏族不闻于中夏”([清]王昶辑《金石萃编》卷一0二;[唐]严郢《不空和尚碑》,北京市中国书店);一说狮子国([清]董浩等编《全唐文》卷五0六权德兴《唐大兴善寺故大宏教大辩证三藏和尚影堂碣铭并序》,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2282页)。幼随叔父至大唐观光,年十五师天竺僧金刚智三藏“十有四载”(《宋高僧传》卷一《不空传》9页)。不空亲受金刚智五部灌顶、护摩、阿阇黎法并毗卢遮那经、苏悉地仪轨及诸佛顶部真言行等金刚界法,尽行传付。后又从善无畏胎藏界法传承,与中国和尚一行,是谓唐密两部大法一人具有。开元二十年(732)金刚智圆寂,不空奉师遗志,往狮子国从普贤阿阇黎再咨求金刚界法,请开十八会金刚顶瑜伽法门,再受灌顶。回国后,往河西、广州、五台等地弘传密法,译出《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三卷,即金刚部本经之再出。入内宫建坛灌顶,敕住大兴善寺,代宗即位后,上表请于大兴善寺,为国建灌顶道场,修息灾、增益法,每年奉修,代宗许之,此后大兴善寺成为唐密译传中心与护国根本道场。不空兼弘教、护国于一身,故海云《付法纪》卷下赞为:“三朝(玄、肃、代宗)国师,天子稽首,自玄宗、肃宗至于代宗,珍仰之心,敬之如佛。”以不空为中心,而其门下,上自皇帝皇后,下逮一般民众,于教相、于事相、于翻译、于布教、莫不协心协力以弘通之,其结果卒使天下靡然,呈密风广被之气象,实乃中国唐密史上之伟观。不空之下有惠果,又出义操等,圣贤接踵而出,形成唐密黄金时代。自代宗皇帝从不空受灌顶以后,累代沿用其例,又奉敕在兴善、青龙、保寿、崇福、醴泉诸大寺行灌顶等,其中以兴善、青龙为首要。代宗永泰元年(765),命设内道场念诵沙门,不空寂后,弟子等相嗣任之,后至文宗皇帝太和九年(835)约七十年间,此法规一直继承未变。因此唐皇室于法门寺地宫修内道场,供奉佛真身舍利,必以大兴善寺为首出面组织、策划之。

  不空新译《金刚顶经》,又有金刚界法仪轨,广说行法印咒,以补金刚智译经之缺,乃有大曼荼罗、羯磨、三昧耶、供养诸仪则,金刚界大法至此益臻完善,“成身会”之名亦本于此经。大曼荼罗(成身会)为金刚界曼荼罗初源,由此辗转相生无量曼荼罗,乃成大日如来金身。不空又撰《金刚顶经瑜伽十八会指归》——卷,述金刚顶经全部纲领。不空疏译《般若波罗蜜多理趣品》一卷,撰为《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昧耶经般若波罗蜜多理趣释》二卷,是为不空一大贡献。东密系统最重此经,自来独用汉音读诵。不空新组织理趣会曼荼罗,以说四曼荼罗(大、三昧耶、法、羯磨)变化。至此,六大、四曼、三密的唐密特征具备。法门寺地宫秘龛中出土五重宝函,其第三重函上所刻“成身会四十五尊曼荼罗”,即自“理趣会三十七尊曼荼罗”发展而来。

  不空传法门系,据其遗书:“吾当代灌顶三十余年,入坛授法,弟子颇多。五部琢磨成立八个,论亡相次,唯有六人。其谁得之?则有金阁含光、新罗惠超、青龙惠果、崇福惠朗、保寿元皎、觉超。后学有疑,汝等开示;法灯不绝,以报吾恩。”(空海《秘密曼荼罗教付法传》卷二)此六人,后人称为不空门下“六哲”。不空弟子,大多传金刚界法,惟有惠果学得两部密法。不空虽曾从善无畏兼学胎藏法,只为旁修。惠果则从善无畏弟子玄超受胎藏法和苏悉地法,又从不空直受金刚界法,一身兼持三部大法,把密宗两派的法脉联合一起,是两部一具法脉的实际完成者,由此密宗法脉两系开始合流并交互传承。后在青龙寺发扬光大,成为唐密的集大成之人。不空众多弟子中,或忙于修行、教务,无暇传法,或略有传承,主要是青龙寺惠果,身达三部大教,且多所发明创新,成为不空去世后,唐密第一位传法阿阇黎。不空遗书云:“青龙昙贞,大法真言,吾先授与。”昙贞后为内道场持念赐紫沙门,住于寺内圣佛院。海云记:“青龙寺昙贞阿阇黎,不传弟子。每有学法者,乃云:东塔院有惠果阿阇黎,善通教相,可于彼学。”

  有唐一代,佛教密宗的形成、发展和弘扬,大兴善寺始终居于中心和祖庭的位置,它以护国道场的身份,紧密连接着法门寺佛舍利供养内道场和青龙寺传法道场,三足鼎立,支撑起中华密宗的大厦,形成伟大的历史宝库,并传播到韩国、日本、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等地,至今还影响着众多人口。作为创立唐代密宗的不空金刚,其贡献卓著。他译经多达一百二十卷、七十七部并目录。他还从天竺取回经论五百余部,对介绍、传播佛教、特别是密宗贡献特别大。他在唐时间最长,凡五十五年,历玄宗、肃宗、代宗三朝,创宗弘法功劳最大。他除两京外,足迹南达南海郡,西到河西,陇右等地。他与玄、肃、代三朝皇帝关系密切,为不少天子、王公贵族、封疆大吏、僧官和士大夫等灌顶,度人上千万。他的门人法系众多,影响广泛,或为皇帝灌顶阿阇黎、功德使,内道场三教大德,或为僧录,“皆伟然龙象,为法栋梁”([清]董浩等编《全唐文》卷五0六权德兴《唐大兴善寺故大宏教大辩证三藏和尚影堂碣铭·并序》,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2282页),说明他的弟子们在唐代密宗的重要地位和深远影响。他精通秘密真言等密宗咒术,深受唐皇礼遇,荣膺玄、肃、代三朝国师之号,除授试鸿胪卿外,还授正一品(唐臣最高官品),从一品,正三品等高官,从一品高爵位。他圆寂后获“大辩证智三藏”谥,是大唐王朝对他历史贡献的肯定。

  由大兴善寺到开元三大士、特别是不空金刚,再到青龙寺、法门寺,是中国唐代密宗一幅绚丽夺目的历史文化蓝图。衷心祝愿祖庭寺院在新的历史时期发扬光大,大放异彩!

  摘自:《陕西佛教》201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