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寒山路

作者:常耘

  不知去过寒山寺多少次了,还会再去。好像有根绳索,牵引着我。冥冥之中,仿佛那里有个长者,胡须飘飘,眼睛炯炯有神发出智慧的光芒,高高地伫立在那里向我招手。

  喜欢云水生活。背个包,带上随身用品,云游天下名山大川。曾经,走过一些山,走过一些水,只是借助山水来走过人生。出家人出家无家,四海为家,天下山水草木树林皆是家,心安是家。大地为床,天空为被,青石为枕。过着与大自然相依相伴的云水生活。

  云游就像是对生命的一种探索,也是一种寻觅。

  是一种心情的释放,也是一种自我的修炼。

  我想,我无数次地走进寒山寺,是一种寻觅,寻觅寒山大师的踪迹。

  当我放下一些可以放下的,带着一颗虔诚、清净、无所求的心,风尘仆仆,来到寒山寺,来到寒拾殿时,原来那位长者就是寒山大师啊!

  走进了寒山寺,也是走进了一种文化,走进了一段历史。

  寒山寺以寒山命名,又以寒山而闻名,更因那一首《枫桥夜泊》把寒山寺推到了历史的顶峰。那一响钟声,把我带到了遥远的唐朝。那是个露结为霜的季节,诗人张继因名落孙山而郁郁寡欢,上船对酒当歌,漂泊在姑苏城外。不知不觉已入深夜,皓月当空,张继并无睡意,继续歌酒之乐。借酒浇自己失落的心情,谁知酒不醉人人自醉,借酒消愁愁更愁。人静,水面上一片天籁之寂。突然,一阵钟声,从不远处的寒山寺,悠悠扬扬,由远而近,传入耳中。钟,本有警醒之意。他猛然惊觉。原来,已是清晨,寒山寺的僧人要开始精进的早课了,自己却还沉迷于歌酒中。想想,一个夜晚就这样悄悄地走了,一切还是如故。我还是我。尘归尘,土归土。不同的是,时光流逝,无常来临,人也无法回到从前。他仰望天空,微闭双眼,若有所思,刹那间一首诗已在他的脑海中渐渐地浮现:“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吟毕,他直奔寒山寺。他想到寒山大师的人生经历,曾经也和自己有过同样的经历。那学学寒山大师豁达的精神吧!何必为一次考试而失去自我呢!人生有很多次的考试。名落孙山的文人,因这首诗在唐诗史上记上了一笔,留下了一页,后人常诵这首诗,同时也记住了诗人,记住了具有丰富文化底蕴的寒山寺。在考试上失败了,可他给寒山寺注入了一种新的气象,新的生命力,这难道不是一种最大的成功吗》多少人因为他的一首诗而记住了寒山寺。

  每当走进寒山寺,就会想起这首诗,想起诗人张继,更会想起寒山。,

  每次想起这首诗,都会莫名地感动。不仅为落魄凄凉的张继的心境,更为那在凌晨敲响钟声的僧侣,风雨无阻,霜寒不顾的坚持。心灵深处,一直敬仰敲钟的人。他们在人们眼里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甚至有人看他们还有异样的眼神,他们却坚定信念,做好当下,而我非常尊敬他们敬业的精神。《巴黎圣母院》里的敲钟人,印象深刻,一直在我心中。

  我也曾在天台山寻觅寒山走过的路。

  只是多年前的那次,是集体参学,由不得我有更多的时间寻觅自己仰慕已久的寒山大师。

  那是炎热的夏天。

  参学过普陀山,便来到天台山。石梁飞瀑,山青水秀。石梁下有小溪,溪水把山石冲刷得锃亮锃亮,可坐可立,同学们已按捺不住天气的炎热,赤脚下水,享受山水的清凉,洗涤夏日的烦躁。岸边有一片茂盛的竹林,据说寒山曾在竹竿上、石头上留下通俗易懂而又美丽的诗篇。我不停地寻找,在竹竿上、在石头上。遥想一千多年前,一位年老的长者,衣褛破烂却行动利索,身体健壮,走起路来步步有力。他来到石梁,走走停停,皱起眉头,悠悠寻思,然后在身边的石头上、竹竿上写下一首首美丽的禅诗。别人看到他疯疯癫癫的样子,没人理会,更不会去看他写得皱皱巴巴的诗。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多少人这么说,可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呢!寒山大师从不看别人的眼神,只管做自己的事。诗写下来,也不曾去收藏,只是想到就写。以至他的诗只有三百多首流传后世,其它都遗失了。我很喜欢的一首:“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无物堪比伦,叫我如何说。”自己写在扇面上。每当夏日来临时,我都会拿出来,一边扇风,一边读诵。我的心,何时才能像秋天的月亮一样洁白呢!每当有一些无明的烦恼生起时,我也会把这把扇子拿出来,读一读上面的诗。我的心,要像秋天的月亮一样的清洁,不要被那些无明的烦恼所污染。我还喜欢一首:

  登涉寒山道,寒山路不穷。

  溪长石磊磊,涧阔水蒙蒙。

  苔滑非关雨,松鸣不假风。

  谁能超世累,共坐白云中。

  台湾的一位老书法家,用他的混合体写好这首诗寄给我。那时我还在佛学院读书,裱好挂在宿室里,每次下课回宿舍我都会读一遍,想想寒山路。“溪长石磊磊,涧阔水蒙蒙。”这是学佛的艰难。学佛人不是知难而退,而是难行能行。后来,我到哪里,就会带到哪里,爱惜到每天都要看,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一起共坐白云中。而那位写书法的老先生几年没有通信了,后来听说他已往生。他给我指出了一条寒山路。他的寒山路已走完,而我的寒山路还在走。

  寻觅寒山路,在寒山寺,在天台山,在山水间,在一树一木、一竹一石间,寻觅寒山大师曾走过的路,留下的遗迹……

  摘自《寒山寺》201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