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韩国近代佛教礼仪改革小考——以龙城禅师的佛教礼仪观为中心

作者:胡静

  韩国佛教界在日本强占期间,在“宗教侵略”的迫使下,开启了一个从体制到内容的近代化改革进程。礼仪作为宗教构成的三大要素之一是宗教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韩国近代佛教山改革主力之一的龙城禅师对佛教礼仪的改革也不容忽视。本节旨在联系韩国礼仪近代化改革中遇到的基本问题,探讨龙城禅师变革佛教礼仪的方式、途径和作用,进而揭示龙城禅师在变革佛教礼仪的过程中所秉承的韩国传统佛教精神、所依据的基本佛学思想以及所追求的终极修行目标。本文试图通过以上的考察来把握韩国近代佛教礼仪改革的方向。

  一、日本统治期韩国佛教礼仪改革的开展情况

  日本强占期间,韩国佛教界呈现出了宗团的再构成、解体、分裂等一系列过程。在此期间,韩国佛教界通过《释门仪范》。将朝鲜后期的传统礼仪继承了下来。朝鲜时代的佛教,从民间的层面上来看,逐渐论落成了担当大众祈福和亡者追善的施主依存的教团。民众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佛教仪式和梵呗上,与修行和看经相比更期待通过庄严的仪式来求得安心立命,从而现实的功利信仰开始广泛流行起来。如此,佛教礼仪的民间展开所呈现出来的巫术化和艺能化现象也就成为近代佛教的礼仪改革运动集中批判的对象。当时的佛教杂志《佛教》35号刊登的《关于斋供仪式》一文指出:“斋供仪式是指现在朝鲜寺庙中举行的一种仪式。但是,这仪式的程序没有一点符合佛法,举行仪式的形式极其杂乱、卑劣,稍有良心的人都不忍观看。将其称之为巫婆的祭鬼神或者鬼怪的把戏更为合适。”山这段话集中体现了当时有识之士对佛教礼仪的问题意识。日本强占期所出现的各种礼仪改革论和实践论正是在这种佛教礼仪逐渐变质的情况下开展起来的。在韩国佛教近代化改革中,以白龙城(1864—1940)和韩龙云(1879—1944)。为首的改革主力在佛教戒律和礼仪改革方面却有着不同的主张、方式和途径。下面我们仅就佛教礼仪改革方面,考察一下日本统治期间的开展情况。

  韩龙云代表了“激进”改革派。在佛教礼仪改革问题上,他主张将传统佛教中的大部分礼仪废除,提倡礼仪简约化。有关他对佛教礼仪的见解在其著作《朝鲜佛教维新论》中的《论佛家崇拜之塑绘》和《论佛家之各样仪式》中有明确的阐述。韩龙云提出的改革方案大体可分为三方面:第一,佛家所崇拜的佛像、佛画过多,需要改革;第二,祖师和菩萨像也太过繁杂,提倡统一成释迦牟尼佛;第三,朝鲜时期进行的佛教礼仪十分卑劣、没有秩序,应该全部废止,另创一个简洁的仪式。具体的他主张梵呗、四物、作法、丰L忏等斋供养仪式和对灵、施食等祭祀时的礼节,以及巳时佛供、朝夕礼佛、念诵、诵咒等平时的仪式应该全部废止。韩龙云所提出的这一佛教礼仪改革方案虽看似过于激进,但实际上是旨在去除佛教中迷信的要素,缩减消耗国民财力的繁杂的佛教仪式,体现出他追求佛教本质的意识。然而,韩龙云不断地提出、实施过各种佛教改革方案,却从未切实地将礼仪改革付诸实践。不仅如此,他还在1931年参与编撰了名为《佛子必览》…的有关佛教礼仪的仪式集。由此我们可以推测,随着时间的推移,韩龙云对佛教礼仪的看法发生了改变。”其理由大概是他意识到了在向具有严重的祈福信仰倾向的大众进行布教时,把佛教礼仪看作是毫无意义的迷信、五条件地进行排斥的主张是不适合当时的信仰状况的。

  与韩龙云不同,龙城禅师从一开始就主张“稳健”的改革路线。他对日本强占期间失去本质的佛教礼仪问题思考了许久,他认为最关键的还是要让民众了解佛教的真理,要将晦涩难懂的佛法用通俗易懂的形式普及到信众中去,于是他选择了稳健的大众布教路线。这一路线的具体实施方案就是佛教礼仪、佛经韩国文字化。他为了让大众理解所念佛经的内容,将汉文佛经仪式集全部翻译成了韩文。他还积极吸取西洋宗教的布教方式,亲自作词、作曲编撰了很多佛教歌曲。他64岁那年(1927)在佛堂里亲手弹着风琴指导信众合唱佛教歌曲,这说明他当时就认识到了在大众布教上音乐的重要性。”后来,龙城禅师的赞佛歌的创造被评价为是继承了18世纪以后艺能佛教仪式的、具有先驱性意义的事业,这一事业为民俗音乐、民俗舞蹈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令人惋惜的是,合唱赞佛歌的仪式并没有在现代韩国佛教界得到广泛传播。令人庆幸的是,在龙城禅师创建的大觉教中这种仪式却一直被延续到今天。可以说,像这样的吸收他宗教的现代式的布教方式,考虑到一般信众的水准的佛教礼仪改革方案是从佛教礼仪的现代化和大众化意识中产生的。以上龙城禅师和韩龙云的观点可以说代表了日本强占期间韩国佛教礼仪改革的两种不同倾向。

  二、龙城禅师的佛教礼仪改革观

  (一)佛教礼仪的韩国文字化改革

  龙城禅师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去实现佛教的现代化、大众化、生活化,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成果就是佛经和佛教礼仪的韩国文字化。下面,我们将焦点集中在佛教礼仪的韩国文字化上做进一步考察。龙城禅师翻译出版了《六字灵感大明王经(全)》《八阳经(全)》《觉顶心观音正士总持经》《护国护法三部经》《金光明经》《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仁王经》,以及《北斗七星延命经》等。此外,他还亲自创建了“大觉教”,并白行编撰了名为《大觉教仪式》的仪式集。《大觉教仪式》是在龙城禅师向朝鲜总督府两次提交《建白书》”之后,于1927年出版的,现收录于《龙城大宗师全集》第8卷中。从时期上来看,可以说《大觉教仪式》的出版有两个重要意义:一是因为当时佛教界的佛教礼仪和佛教戒律的破坏已经十分严重,而仪式集的出版正是出于对传统礼仪和戒律的保护意识;二是当时正值日本强占期间,仪式集的出版也同时是出于抵抗日本宗教政策的民族意识。《大觉教仪式》的具体构造和内容整理如下:

  ┌────────────┬────────────────────────────────────────┐
  │第一章香礼              │1.打钟法2.朝夕通常仪式3.中礼4.发愿                                          │
  ├────────────┼────────────────────────────────────────┤
  │第二章圣供节次          │1.四大呪2.请文四多罗尼3.礼敬4.生祝5.灵驾祝                                 │
  ├────────────┴────────────────────────────────────────┤
  │第三章圆觉经文殊章,第四章普门品,第五章般若心经                                                          │
  ├────────────┬────────────────────────────────────────┤
  │第六章施食(略礼)        │1.皈依佛陀、祈请圣力之法2.念诵法门、觉悟灵魂之法                              │
  ├────────────┼────────────────────────────────────────┤
  │                        │1.祈请佛陀和圣师加被力之法2.借佛陀之威力招请灵魂之法3.听讲法门停息业识之法   │
  │                        │4.通过真言加持力消灭罪业、获得解脱之法5.通过真言加持力在灵魂前给予无量妙供    │
  │第七章施食<广礼)        │之法6.借如来佛陀的神力另灵魂进食之法7.通过真如加持力另灵魂进法喜禅悦食之法    │
  │                        │8.通过无上法门另灵魂觉悟之法9.往生阿迷陀佛陀的寂光国土之法10.念诵阿弥陀佛    │
  │                        │的圣号,劝修往生之法11.与灵魂大众誓约之法12.奉送孤魂之法                      │
  ├────────────┼────────────────────────────────────────┤
  │第八章救病施食          │1.皈依三宝、祈请圣力之法2.述说孤魂的根由                                      │
  ├────────────┼────────────────────────────────────────┤
  │第九章举扬              │                                                                                │
  ├────────────┼────────────────────────────────────────┤
  │                        │1.婚姻的缘由2.设备的节次3.三宝皈依仪式4.授戒法5.受戒誓愿6.通过献花结缔誓  │
  │第十章婚礼              │                                                                                │
  │                        │约之法7.誓约不变的盟誓8.宴会的规模                                            │
  ├────────────┼────────────────────────────────────────┤
  │第十一章病人看护        │1.保持病室的清净严肃2.使病人内心安静,慰劳病人之言语                          │
  ├────────────┼────────────────────────────────────────┤
  │                        │1.新圆寂篇2.沐浴篇3.洗手篇4.洗足篇5.着裙篇6.着衣篇7.着冠篇8.正坐篇9.人 │
  │第十二章丧礼            │龛篇10.起龛篇11.永诀式12.举火篇13.下火篇14.下棺篇15.奉送篇16.唱衣篇      │
  │                        │17.起骨篇18.拾骨篇19.碎骨篇20.散骨篇                                        │
  ├────────────┴────────────────────────────────────────┤
  │第十三章往生歌,第十四章劝世歌,第十五章大觉教歌,第十六章世界起始歌                                      │
  │第十七章众生起始歌,第十八章众生相续歌,第十九章人山歌                                                    │
  ├────────────┬────────────────────────────────────────┤
  │第二十章极乐世界路程记  │1.极乐主人公2.法身国土化身国土无二                                            │
  ├────────────┼────────────────────────────────────────┤
  │第二十一章六字注易行灌法│十二觉文                                                                        │
  └────────────┴────────────────────────────────────────┘

  从《大觉教仪式》的构造和内容中我们可以了解到:首先,龙城禅师吸纳了岁时风俗礼仪山、死者信仰礼仪、日常信仰礼仪、消灾信仰礼仪、灵魂荐度礼仪、佛供信仰礼仪等多方面的佛教礼仪。特别是,其中不仅包含了婚礼山、病人看护等礼仪,还包括了赞佛歌,这反映了他的佛教礼仪生活化和现代化意识。第二,在21个章节中从第13章到第19章共7章的内容都由赞佛歌构成,可以看出龙城禅师在大众布教上对赞佛歌的重视程度。第三,礼佛仪式的最后两章分别包括了《极乐世界路程记》《十二觉文》以及大觉教规范,阐明了龙城禅师对极乐净土的认识,揭示了其基本佛学思想和终极修行目标。最后,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的佛教礼仪的内容龙城禅师全部通过意译的方式用韩文翻译了出来。这一特点与韩国近现代佛教仪式集代表著作《释门仪范》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二者的比较如下:

  [原文]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以上是两者对《般若心经》翻译的对照。《释门仪范》(1935)比龙城禅师的《大觉教仪式》“927)出版得还要晚,却仅停留在单纯地将汉文直译成相应的韩文汉字音的阶段。而龙城禅师的《大觉教仪式》为了充分表达佛经的含义采取了韩文意译的方式。这一点,可以说是韩国佛教仪式集韩文化的标本。如今意译仪式集在现代韩国的许多寺院已经开始流行起来。不仅如此,龙城禅师为了通过佛教礼仪向大众们传达佛教的真理还意译出版了《千手经》《六宇灵感大明王经》等多种有关佛教礼仪的经典。通过这样的译经事业和佛教礼仪韩国文字化可以看出龙城禅师所独具的前瞻力。

  龙城禅师不仅编撰仪式集,而且还努力将其运用到了信仰和修行实践当中。他除了参禅、说法以外还通过佛教礼仪和祈祷等仪式开展布教活动。这样的事实在他的《著述和翻译的缘起》中有明确阐明:“每每被禅院的设立、东北满洲大觉教的设立,以及为期10年每年举行的荐度法界孤魂的荐度斋、放生法会等事务缠身,忙碌奔走……”。

  通过以上的自述我们可以看出,龙城禅师在繁忙地进行各种佛教事业的同时,也没有疏忽礼佛、祈祷等相关佛教仪式。像这样,龙城禅师通过佛教礼仪同僧俗大众一起开展佛教实践,共同踏上了布教大众化的路线。

  (二)立足于法性思想的佛教礼仪观

  通过外在形式表现出来的礼是内在修行的集中反映,是成熟人格的社会表现。佛教中的礼仪是为了使入门者的行住坐卧等日常生活能如法修行而制定的次第和仪式。如果说佛教的教理是内容,那么礼仪就是形式,而这形式同时又是实践修行法,这就具有了宗教意义。在佛教中,礼仪提升了宗教对象的实存感,提高了对集体和社会的确信度。龙城禅师对佛教礼仪的接纳和理解也正是注意到了这一点。同时,龙城禅师的佛教礼仪实践内含了他对佛教教理的理解。下面我们通过《大觉教仪式》的内容来揭示龙城禅师所秉承的韩国传统佛教文化精神,以及影响其佛教礼仪观的思想基础和佛教礼仪观的特征。

  《大觉教仪式》中有两个值得注意的特点。第一点,如前文所述,在著述的方式上所有的礼仪都是采用韩文意译的手法编撰的;第二点,在思想基础上是立足于法性思想的唯心净土观来理解佛教礼仪的。这样的特点在《大觉教仪式》的全篇,特别是《施食篇》和《极乐世界路程记》山中有集中的体现。

  佛教礼仪主要由为现世祈福和来世往生而进行的佛事活动构成的。佛教带有宗教的性格,因此担当着葬礼及祈愿来世往生等所有的与死后世界有关的仪式和追福法会。《大觉教仪式》的最后部分《极乐世界路程记》直接反映了龙城禅师对死后世界的认识。在《路程记》中,弟子问往生极乐世界的方法,龙城禅师是这样回答的:“应参阿弥陀佛公案,往生极乐世界、亲见大觉圣尊、成就无上大道。”

  在这里,值得注意的是龙城禅师将阿弥陀佛的念佛法看作是公案这一点。一般来说,在净土信仰中若想往生极乐净土,会劝修念诵阿弥陀佛名号。然而,龙城禅师却告诉弟子把阿弥陀佛当作一个公案,通过话头参禅的方法去参究。这充分说明了龙城禅师是以念佛禅的形式来接受净上念佛信仰的。同时也证明了龙城禅师继承了从高丽时代以来、以普照知讷为中心而形成的唯心净土观这一事实。接着,弟子又问为何说那遥远的极乐世界仅仅通过阿弥陀公案就能实现,龙城禅师回答如下:

  问曰:“经中说从娑婆世界往西方,经过十万亿世界,有大觉圣尊居于极乐净土正在说法,缘何仅通过阿弥陀公案便能前往极乐净土?”答曰:“无论是娑婆世界还是极乐世界,乃至在广大的虚空中所建立的无限世界都源于一心,一心清静则极乐世界自现。”

  弟子们对现实中通过阿弥陀公案就能到达佛经中言及的西方极乐世界的说法产生了质疑,龙城禅师解释说无论是娑婆世界还是极乐世界都是由一心建立的,因此,若一心清净则极乐世界自现,这充分体现了其唯心净土观。接着,他阐明了通过极乐世界这一方便说劝修极乐往生的佛教礼仪的真正意义和目的。

  前人曰为上根机和中根机说极乐世界在自心之中,为下根机说极乐世界在西方十万亿佛土之外,末复合为一理。正如此说,总归一理、并无二至。……即谓回归根本,我们的大圆觉性无一切名相、清净至极、常寂常照,无一切苦乐。

  极乐世界在自心之中是为上、中根机所说的唯心净土说,极乐世界在遥远的西方是为下根机所说的西方净土说。此即随机说法、本末无二。他阐明极乐净土说的目的就在于回归本源。对于龙城禅师来说,其本源就是大圆觉性。若证得了大圆觉性,便能断除一切烦恼,到达极乐世界。也就是说,他在强调若想到达极乐世界,不要向外求,而要觉悟自身原本具足的大圆觉性,回归本源。龙城禅师的这种立场表明了他重视对作为个别法的基础而存在的根源的统一性(即佛性)的探究,可以说是立足于法性思想的。

  像这样通过立足于法性思想的唯心净土观来理解佛教礼仪的倾向,我们可以从施食的具体仪式中再次确认。我们看一下《往生阿弥陀佛寂光国土之法》的内容:

  灵驾啊,阿弥陀佛是西方大圣之尊号,代表我们的天真本然自性,象征着性品不生不灭、寿量无穷的存在的共同名号。我们若能觉悟即是阿弥陀佛。极乐净土虽有九品差别,寂光土却是圆觉广照、寂灭无二的天真妙性。其余都是三乘阶级的差别国土。听此法门,定能证得无量寿佛陀的寂光土、受用无为真乐。

  在这里,强调阿弥陀佛是象征着不生不灭的共同名号,即指众生的本性。这是从“佛即众生,众生即佛”的理论中引申出来的。因而,众生如果觉悟此理便能成为阿弥陀佛,那么我们现在所在的国土也就成为极乐净土。这种主张也是从立足于法性思想的唯心净土观中产生的。值得注意的是,龙城禅师接着强调说极乐净土有九品差别,而寂光土是圆觉普照、无有差别的。这里的寂光土是指集真理和智慧于一身的觉者所居住的法身佛世界。通过这一点可知,龙城禅师所追求的终极目标不是没有烦恼的极乐世界,而是寂净常照、体用一源的无碍法界。对于他来说,对法身世界的追求才是阿弥陀净土的终极意义和目的所在。因此,龙城禅师指出:“阿弥陀圣尊的光明普照十方国土,诚可谓与《华严经》的真理无二。”

  三、结语

  总之,龙城禅师在国权论陷、宗教殖民的特殊时期,坚守韩国佛教的传统,秉承佛教的基苯教理,顺应佛教信众的现实需求,通过佛教礼仪生活化、现代化、韩国文字化等方式带动了韩国佛教礼仪的正面改革。特别是,佛教礼仪的韩文意译有着重要的意义和作用。首先,龙城禅师立足于法性思想、用韩文意译了仪式集,这保证了仪式集翻译工作中在内容理解上的足够深入和在翻译解释上的正确浅出。通过这样的佛教礼仪韩国文字化,使广大信众通过简洁、易懂的韩文解释,真正地领悟到佛法真谛、认识到佛教礼仪的真正意义和目的,进而及时纠正了盲从于外在形式、追求现实功利的扭曲的信仰意识。其次,佛教礼仪的韩国文字化通过佛教礼仪这一宗教形式正确彰显了佛教教理的内容,明确地将佛教礼仪与巫婆的祭鬼神或者鬼怪的把戏区别了开来,提升了一般信众对佛教的信任度。再有,在日本强占期提出的佛教礼仪韩文化体现出了保护韩国传统礼仪和戒律,抵抗日本宗教殖民的民族意识。

  摘自:《世界宗教文化》2017年第2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