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广钦和尚的苦行与忍辱

作者:郭宇

  广钦和尚(1892一1986)是当代以苦行和忍辱而著称的高僧。广钦和尚俗姓黄,福建省惠安县人。广钦幼年时家境贫寒,四岁时,父母因无力抚养,遂将他卖到晋江一李姓人家作养子。广钦自幼体弱多病,因养母信佛,就跟随养母奉佛茹素。养父母过世之后,给广钦留下数十亩田地,但养父母的远近亲戚都以广钦是外人为由,想霸占这些田地。广钦和尚深感世事无常,便将田地分赠给养父的近亲之人,之后到泉州承天寺剃度出家。广钦和尚出家之后,长期坚持行头陀苦行,多次进行深入数月之久的禅定。他还常以忍辱精神为人处世,宁愿自己蒙冤也不作申辩。他的苦行与忍辱德行一直被人们所传诵,成为后世修学者效法的典范。

  1911年,广钦二十岁,他来到附近泉州承天寺向住持转尘和尚请求出家。转尘和尚遂命寺中专修苦行的瑞芳法师指导其修学。1927年,广钦和尚在泉州承天寺正式剃度出家,法名照敬,字广钦。广钦初出家时,每日做些种菜除草,砍伐草木的工作。由于寺中住僧众多,饮食粗劣,很多人对寺中饮食都有抱怨。一日,广钦跟随大众出坡劳动,中午收工回到寺中,大众听闻午斋云板之声,都进入斋堂准备用斋。广钦也跟随大众进入斋堂,这时住持转尘和尚叫他转回去把出坡的工具放归原位。广钦当时饥饿难耐,想着自己千这么重的粗活,却吃着如此粗劣的饮食,一怒之下走出寺门,不想再做和尚了。可是刚走不远他又想:“我原是为了生死大事,才出家修行的。如今吃了这一点苦,就灰心丧气,这不是有违初衷吗)”这样想着,他又转回寺内,将农具摆好。转尘和尚将他的举动都看在眼中,于是对广钦说:“吃人所不吃,做人所不做,以后你就知道。”经过老和尚语重心长的教诫,广钦深感惭愧,从此更加精进刻苦,再也没有退失道心之念。不仅如此,他还经常自我反思:自己没读过书,无法讲经说法,又不会敲打唱念,只有吃人不吃,做人不做,才能培植福报。从此,他除了积极参加大众出坡劳动外,每天坚持为大众行堂添饭,等到僧众都吃好后,他再吃些残羹剩饭,遇到地上有散落的饭粒,他就收起来吃掉。寺中砍柴煮饭、运水搬柴等粗活重活很多,他都抢在别人前面去做,从来没有任何怨言。广钦和尚出家以来,专志苦修,食人所不食,为人所不为,常坐不卧,一心念佛,坚持不懈。他曾担任大殿香灯、打板之职,一次因为晚上睡眠太迟而耽误了早上的打板时间,深深忏悔,从此发愿夜不倒单。

  1933年,广钦和尚到莆田县慈寿禅寺跟从妙义和尚受戒。受戒完毕,广钦和尚发愿避世苦修。在征得转尘和尚的同意之后,他带着简单的衣物和十多斤大米,来到泉州城北清源山修道。他找到位于半山腰的一个岩洞作为安身修道之处,开始了长达十三年的苦修生活。广钦初到山上就坚持在洞中坐禅念佛。一段时间之后,带的十多斤米吃完了,为了生活,他就以山中的树薯野果充饥。天长日久,他逐渐习惯了在山中采摘野果为食的生活。当地信众知道后都称他为“水果师”。广钦和尚在清源山坐禅时,经常能进入甚深禅定之境。他一入定往往要到十多天之后方才出定。有一次,广钦和尚在洞中结跏趺坐禅,看起来宛若闭目养神,有一入山打柴的樵夫见状,没敢打扰便悄悄离开了。但过了几天之后,这个樵夫再到洞中去看,见到广钦和尚依然盘腿而坐。樵夫近前探摸一下,发现广钦和尚既没有呼吸,也没有脉搏和心跳。樵夫以为广钦和尚死了,于是赶紧跑到承天寺将情况告诉住持转尘和尚。转尘和尚告诉樵夫说广钦和尚这是在入定,樵夫没有争辩什么,但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又隔了几天,他再次进山打柴,见到广钦和尚依然在坐禅,他就喊叫广钦的名字,但却没有丝毫反应。樵夫又摸摸鼻孔,已经没有了呼吸。樵夫确定广钦和尚这次真的死了。樵大于是再次来到承天寺通报,要求寺方尽早将已经死去的广钦和尚入土为安。转尘和尚对几个樵夫说:“你们去准备柴火,就地将他火化好了。”

  转尘和尚又觉得此事不能鲁莽行事,万一真是入定,却被误烧了,岂不是坏了大事。为了慎重起见,转尘和尚于是派人捎信请弘一法师来鉴定广钦和尚的生死。弘一法师当时正在福建永春讲经,得知消息之后,他赶紧托人捎信阻止火化,说等他看过之后再做决定。结束讲经,弘一法师迅速来到承天寺,与转尘和尚一起来到广钦和尚入定的山洞。果然见到广钦和尚安静地盘腿坐在那里,既没有呼吸,也没有脉搏和心脏跳动。

  弘一大师知道这是禅僧入定的正常现象,便轻轻地在广钦和尚的耳边三弹指,请他出走。听到弹指之声,广钦和尚便睁开眼睛从定中出来了。弘一法师见此情景不由地赞叹说:“像这样甚深的禅定,在古来大德也是非常难得稀有。”经过询问,大众才知广钦和尚此次入定的时间竟然长达四个月之久。

  广钦和尚于1947年渡海来到台湾弘扬佛法。在台湾弘法的数十年中,除了下雨天外,广钦和尚夜间常在树林中跌坐修行,常坐不卧。有时候,他也会一入禅定数天。在台湾的数十年间,他进入甚深禅定时间超过一周以上的记录共有三次。由此,可见广钦和尚的禅定苦行功夫。

  广钦和尚不仅践行苦行,他的忍辱精神也是不可思议的。广钦和尚在清源山穴居修习禅定十三年后,于1945年回到泉州承天寺常住。回到寺中后,他坚持不住寮房,要求守护大殿。由于在大殿中无法安置床铺,广钦和尚每天晚上就在大殿中坐禅,夜不倒单。

  就在广钦和尚守护大殿不久,有一天监院和香灯师召集大家说:“昨天晚上大殿中的功德箱被盗了。以前大殿没有人守护,从来没有发生过功德箱被盗之事。现在有人守护了,功德箱竟然被盗了。”言外之意,就是广钦和尚偷了功德箱。经监院这么一说,大众马上把目光转向广钦和尚,都怀疑是他偷盗了功德箱。还有人认为,即便不是他所偷,别人来偷,他也应当知道。不管怎么说,功德箱被盗一事与广钦和尚脱不了干系。

  面对僧众居士对自己鄙夷的眼光,广钦和尚什么话也没有说。即使当有人指着鼻子骂他的时候,他依然不作任何辩解,任由别人去骂。仿佛这件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一样。在别人的冷眼中度过了一个星期之后,监院又召集大众宣布:“功德箱压根就没有被盗。我之所以要说被盗了,就是为考验一下广钦和尚住山修行十三年,到底有没有修行的功夫。通过这件事证明他真有忍辱功夫!”

  百丈禅师警训云:“是非以不辨为解脱,烦恼以忍辱为菩提。”警训说的就是当人在面对是非之时要不加辩解,当遇到烦恼时不要冲动,要学会以忍辱来对待。广钦和尚深谙佛教忍辱宽容的深刻内涵,所以,在自己蒙受不白之冤时,不仅没有作任何辩解,更没有以发怒来对待,而是以极度忍辱的精神轻描淡写地处理了这件事。等到真相大白时,大众都由衷地赞叹他忍辱的德行。佛教俗语说“一念嗔心起,火烧功德林”,就是说一个人在遇到容易使自己发怒的事情时,一旦怒发冲冠,就会将所有的修行功德都烧毁了。面对侮辱之事,如果我们能够忍辱,就可以化烦恼为菩提,成就自己的善根福德。

  广钦和尚一生常以苦行与忍辱的精神为人处世和精进修行。他一生没有高建法幢,升座讲经,但他平实无华的随缘开示,都给弟子莫大的启示和鼓舞,成为弟子修道的指南。广钦和尚也没有著作行世,但他真参实证的苦行则是本无字书,教化了千万精进求法的弟子。他是近百年来少有的苦行高僧,他的德行对后世的影响也至为深远。广钦和尚圆寂之后,弟子为纪念他对大众的开示训诫,将他一生各个时期的开示语录结集为《广钦老和尚开示法语录》流通于世。《广钦老和尚开示法语录》自问世以来,惠及了数以百万计的佛弟子。时至今日,他的开示语录仍旧受到广大学佛者的推崇和喜爱,虽然多次再版依然供不应求。

  摘自《寒山寺》201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