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观音山的黄昏

作者:池宗平

  “南天圣地,百粤秘境”是樟城观音山之美誉。相传,樟城观音山乃观世音菩萨初入中土时首处停留之所,其寺建于盛唐,干百年来,青灯长明,香火不断。

  寸至今世,风调雨顺,人民安康。数百位能工巧匠,历时三载,终雕琢出33米观世音菩萨之真身。

  我不是虔诚的佛教徒,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一直都驱除不走凡尘俗世的那些纷纷扰扰。为了使自己心底的那份贪欲少一点,再少一点。我刻意避开了游人如织的节假日,避开了艳阳高照的大白天,约了知已在这黄昏时分以一个朝圣者的姿态一起来拾级登顶。

  远观圣像,慈眉善目、五官饱满,端坐须弥莲座之上,头戴宝冠,身着天衣,肩披帔帛,胸饰璎珞,左手持净瓶,右手结无畏金刚印,俯视樟城,不由地让人心生敬畏,又油然亲切。

  在黄昏的观音山腰之间,我与朋友不紧不慢地边走边聊着。晚霞的余辉给观音山涂上了层层金色。山下樟城的高楼大厦的玻璃门窗反射出片片金光,十分耀眼。

  下山的人一个个脸上洋溢着尽兴后的满足。我想,这黄昏的山路上,这一个个带着满足下山的人们一定都是怀着一颗善良的心前来的,有谁见过有人在菩萨面前请求保佑他杀人越货、作恶多端的?

  于是,每遇游人下山,都侧身而让,让下山的游人先走。看着这些上山又下山的游客们,我在想,无论你们来自何方,有何目的。到了这佛的领地,你们是否痛痛快快地对菩萨说出了你们内心的期盼、苦闷、感恩、忏悔、困扰呢》

  其实,无论你生活得悲苦亦或富贵,无论你是虔诚的佛教徒亦或是普通的游客,在观世音菩萨脚下,在她的心里,你们都是平等的。只要你有着一颗纯净的、真诚的心。

  黄昏时分,上山的路上,游人已越来越少了。林子里偶尔有几只小鸟叽叽喳喳地叫着,将这观音山的黄昏衬托地更加宁静了。观世音菩萨已近在眼前,我已脚踏山顶宽阔平坦的青石砖上。周围还有几个不愿离去的游人正在“佛缘石”前拍照。

  仰视观世音菩萨,似从天而降,天空那一片洁白的云朵在落日的余辉里光彩夺目,使观世音菩萨头顶佛光,美不胜收。

  在这黄昏时分,于观音山顶俯观,可以看到身穿袈裟的僧人在山路间行走。他们的身影与这观音寺连廊、大悲殿、财神殿、钟鼓楼、不二法门、十八罗汉等建筑群造出了浓郁的佛教气氛,再加上那郁郁葱葱的自然风景更使它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不由地,我心底一紧,不自觉地也虔诚了起来。

  随着晚霞的褪去,整个观音山已渐渐恢复了沉寂,不再有白天的嘈杂,不再有世俗之声。忽然,有诵经声传来,梵音穿透耳膜,久久回唱,心底便无比地宁静、清凉、空灵。

  我和朋友谁都没有说话,在这空灵的黄昏里,各自都在这梵音里感悟着、思索着。我们都是一群世俗的红尘男女,我们都虔诚地向佛许愿、索取。可是,扪心自问,我们有谁能真的一世忍受那晨钟幕鼓、长伴青灯的生活川我们的许愿何尝不是一种索取呢!

  我们都沉默了好久,这才起身朝着来路下山。朋友随手摘下路边一朵不知名的小花,放在鼻下嗅了嗅。我俩都会心一笑。是啊,“佛自拈花笑”。参透了,看透了,我们才知佛之所以为佛,只因为,拈花一笑间,花已非花,笑已非笑,那只是一种心境罢了。

  只有在这黄昏的观音山间,你才能深深地体验到“佛自拈花笑”的本真。体会到我们的心是多么地贪。而我们看似虔诚地高香过头、顶礼膜拜,看似虔诚地皈依、许愿,与佛交流,其实,都只是我们内心的不安太多,欲望过多罢了。

  而这些,只有走在这黄昏里的观音山;只有在仰望观世音菩萨时·,我们的心里才会尚存一点清醒,才会体验到佛法的真谛。

  在山脚下,抬头向山上望去。整个观音山顶已泛起一层薄薄的似雾非雾的祥云,在林间漂渺,又飘飘荡荡在观世音菩萨身边。使人难分此乃樟城亦或仙境!在那特有的雾气笼罩下,观世音菩萨不分昼夜地端坐莲上,以她永不变换的慈悲之怀慈善之貌注视着这个尘世。

  这就是观音山。黄昏与黑夜临界时分的观音山,面对这万籁俱寂的走向黑夜的黄昏,心底忽然生发出一种唯我独醒的超然。仔细听,你总能聆听到——个神秘的声音,神秘的梵音在天际的一隅喃喃低语。向我,向你,向樟城,向这个世界喃喃低语着。

  只是,佛依然是佛,依然在那里端坐莲上,表里如一;而樟城的众生依然芸芸,口是心非,在这黄昏与黑夜临界的时刻。

  摘自《寒山寺》201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