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关于朝鲜半岛与我国吴越地区佛教交流的主要特征和体现

作者:佛智

  摘要:佛法于汉地流传以来,汉地经过不断发展,又传播至朝鲜半岛,使得两国在文化交流和本土发展中产生了诸多共鸣,这其中吴越地区是文化发展的主要阵地,朝鲜半岛(包括今天的朝鲜与韩国)僧人曾经多次来华,而这其中,吴越地区更是必然参学之处。这在唐晚期及以后的频繁交流之中,有着非常显著的体现,而朝鲜僧人也的确为我国的佛教发展做出了异常重要的贡献。本文将朝鲜僧人的主要贡献总结为:经典的返华、义理的深入、信仰的深化,并且选取了谛观法师、义天法师、义通法师金乔觉为例,对三方面进行阐述,突出了吴越佛教对于当时佛1教交流情况的代表性。

  关键词:朝鲜 中国 佛教 交流

  中国和朝鲜的交流最早可以追溯至商纣时期的箕子,传说中正是这个人将中国文化带到了朝鲜半岛,传播了中国的教化。从此以后朝鲜民族的文化发展便深深地带上了中华文化的烙印。

  而在各类史学论著当中,所记载的中朝教交流与佛教相关的则是在《高僧传》卷四当中,其中提及了东晋名僧支遁(314——366)的与高丽道人书,称述剡县(今浙江嵊州市)仰山竺潜(即法琛)的风范。①这表示,其时的中国民间与朝鲜民间的佛教来往关系早已存在。而在朝鲜东南的新罗地区,佛教传入也较早,并早有新罗僧人来中国参学。梁武 帝于太清三年(549)遣使偕同新罗学僧觉德送佛舍利至新罗国,新罗真兴王 亲率百官奉迎于兴轮寺。嗣后陈文帝于天嘉六年(565)又遣使与僧释明观等往新罗国通好,并致送释氏经论千七百余卷(《三国史记·新罗本纪》)。这种源远流长的友好交流一直持续至今,这在每一届的中日韩佛教交流会和中韩互派留学生的情况中可以略觑一二。

  一、经典的回归

  唐朝时期,我国经济繁荣,文化昌盛,而佛教理论更是遇到了巨大的契机,获得了空前的发展,名僧辈出,著述甚多。然而由于政教关系的处理不够妥当,佛教遭遇了唐武宗时期的会昌灭佛,使得中国佛教的元气大伤,大量重要的研究材料和经论被焚烧,使得后来恢复佛教的过程中缺乏资料,使得佛教复兴遭遇瓶颈。而就在佛教无以为继,教理难以再现辉煌的情况下,朝鲜僧人和政府的支持,使得大量经卷可以重新回归,佛教得以再现辉煌。也是在这个时期,吴越地区与朝鲜的佛教交流经历了一个高潮,共同为佛教的再次崛起做出了贡献。

  在为中国佛教,尤其对于吴越地区而言,最不可磨灭的事迹即是吴越王为天台宗找寻失去的经论的事迹。据《吴越王传》中记载,一日,忠懿王钱弘俶看永嘉禅宗集,有“同除四住,此处为齐,若伏无明,三藏则劣”之句,因为有所疑问,所以询问了天台慈云寺的德韶国师。②德韶国师向忠懿王钱弘俶介绍螺溪寂法师在天台国清寺弘扬佛法,肯定知道其中的义理。忠懿王钱弘俶下令召见螺溪寂法师,法师看到那几句经文后,直接指出经文的出处是智者大师的著述。螺溪寂法师告诉钱弘俶由于唐末安禄山、史思明之乱,又逢唐武宗会昌法难,中国天台典籍已为数不多,现在只有海东高丽国天台教法盛行,典籍保存完整。于是忠懿王钱弘俶听到后,就马上写信给高丽求取教典,而由吴越王派往韩国的使者带去了钱弘的亲笔书信及五十种宝物,于是高丽王令僧人谛观持佛典入华,谛观法师来到吴越之后后留居于螺溪螺溪定慧院,不但谦虚受教于义寂,随其学习教观法门,而且将所携全部天台宗典籍悉付于师门。

  谛观,在《佛祖统纪》卷四十三中有少量记载:

  法师谛观。高丽国人。初吴越王因览永嘉集同除四住之语以问韶国师。韶曰。此是教义可问天台羲寂。即召问之。对曰。此智者妙玄位妙中文(妙玄既散失不存。未审何缘知之。必寂师先曾见残编耳)唐末教籍流散海外。今不复存。于是吴越王遣使致书。以五十种宝往高丽求之。其国令谛观来奉教乘。而智论疏。仁王疏。华严骨目。五百门等。禁不令传。且戒观师。于中国求师问难。若不能答。则夺教文以回。观师既至。闻螺溪善讲授即往参谒。一见心服遂礼为师。尝以所制四教仪藏于箧。①

  谛观,朝鲜高丽僧人。生卒年不详,精通天台教观,道誉极为隆盛,颇受高丽国王的礼遇。由于我国唐末五代的战乱,天台宗之典籍大多散失;吴越王钱弘俶欲复兴天台教法,遂遣使至高丽,求天台典籍。师乃于北宋太祖建隆年间(960~962),奉高丽王之命,携天台论疏诸部来华。至天台山螺溪传教院礼谒当代天台宗大师义寂,一语倾心,遂礼之为师,悉心学习以后著有《天台四教仪》。于螺溪居止十年而入寂。

  此次,谛观带回的典籍以及其著述的《天台四教仪》为天台宗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帮助其再次恢复生机,同时也更加巩固了吴越地区天台宗传教的中心地位。

  二、教理的弘传

  上文着重介绍了朝鲜僧人对于我国经典的反哺,虽然谛观也对我国天台宗教理的发展有所帮助,然而,天台宗第十六祖宝云义通则更是将全身心投入到吴越地区天台宗兴起的事业当中了。

  在《佛祖统纪》中,对义通有简单的介绍:

  义通,高丽人。居四明宝云,敷扬教观几二十年,常呼人为乡人。有问其故,曰吾以净土为故乡,诸人皆当往生,皆吾乡中人也。后右脇念佛而化。②

  与谛观一样,来自朝鲜的义2通法师也是灭寂于中国。他在受具足戒后之学习《华严》、《起信》。在晋天福(936——943)时(一作汉周之际)来到中国,游学于天台云居德韶门下,后来又跟随螺溪义学习了很长时间,从而精通天台圆顿之学。当他想要从四明海港坐船回国时,郡守钱惟治(吴越王俶之子)延问心要,又请他为自己的菩萨戒师,更是表达意愿希望义通留在当地弘法。从此以后义通在浙东弘扬教观几二十年。 台宗的知礼、遵式都出在他的门下,受业的学人很多,宋端拱元年(988)圆寂,终年六十二岁。

  谛观和义通都是在五代末期、北宋初入华的高丽僧人,两人最终都没于中国,对中国佛教事业的发展,尤其是对宋初中国天台宗的复兴作出了重大贡献。而把宋代天台教观传至韩国,并创立韩国天台宗的则是义天。

  在《佛祖历代通载》第十四卷当中:

  僧统义天,王氏,高丽国文宗仁孝王第四子。辞荣出家,封祐世僧统。元祐初入中国问道,义天上表乞传贤首教。勅两街举可授法者,以东京觉严诚禅师对,诚举钱唐惠因净源以自代,乃勅主客杨杰,送至惠因受法。诸剎迎饯,如行人礼。初至京师,朝毕勅礼部苏轼馆伴,谒圆照本禅师,示以宗旨。至金山,佛印坐纳其礼。杨杰惊问。印曰,义天异域僧耳,若屈道徇俗诸方先失一只眼,何以示华夏师法乎?朝廷闻之以为知体。至惠因持华严疏钞咨决所疑,阅岁而毕,于是华严一宗文义逸而复传。及见天竺慈辨,请问天台教观之道。后游佛陇礼智者塔,誓曰:已传慈辨教观。归国敷扬,愿赐冥护。又见灵芝大智,为说戒法,请传所著文还国。及施金书华严三译于惠因(今俗称高丽寺)建阁藏之。①

  义天(1055-1101年)的事迹,在中国方面的文献主要见之于《佛祖统纪》在韩国文献中主要有《兴王寺大觉国师墓志》、《灵通寺大觉国师碑》、《般若寺元景王师碑》、《仙凤寺大觉国师碑》。在这里,我们主要引用了《佛祖历代通载》。据载,义天为高丽文宗第四子,11岁向王师烂圆学习华严教观,烂圆归寂后,由义天继续了华严法门。宋治平四年,文宗王称赞他为“祐世僧统”,义天13岁时就有入宋传法的志气,并“与宋之净源法师书信往复”,义天在《请入宋求法表》中,附有大宋两浙地区的华严大家净源法师的书信一封。但因为文宗不允许,义天一直没有机会前往宋土。直到宣宗即位后,在皇太后的支持下,义天于元丰八年((1085年)自海路入宋,至四明郡(今浙江宁波)上表哲宗皇帝,求华严教法,同时也求学天台教法。后来义天参学杭州之时,曾谒天竺寺慈辩大师从练,恳切地请他讲天台教观。从以上的材料中,我们发现,义天再我国学习期间,遍学华严与天台两大宗派,同时受到了包括佛印禅师等人的礼遇,可见其佛教教理十分深入。

  顺便提一句,义天在吴越时,将大量的华严经典藏于当年吴越王所建的慧因寺(文中作惠因寺)。义天所藏之华严宗典籍在明朝李翥的《慧因高丽寺志》当中有所记载:

  云华所造《华严搜玄记》、《孔目章》 、《无性摄论疏》、《起信论议记》,贤首所造《华严探玄记》、《起信别记》、《法界无差别论疏》、《十二门论疏》、《三宝诸章门》,清凉所造《正( 贞) 元新译华严经疏》,圭峰所造《华严纶贯》,皆教宗玄要。五代兵火,久已亡绝。至是义天持至座下,咨决所疑,既佚之典,复行于世。②

  这些典籍在我国吴越地区的重现,使得吴越和慧因寺一度成为当时华严宗的弘传中心。

  但是,义天的最伟大之处在于,他不仅为我国佛教的流传和发展做出了贡献,而且还为朝鲜半岛本土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他将天台宗传入了朝鲜地区。据《高丽传》记载:肃宗二年(1097)五月,义天入住开城的国清寺,并开讲天台教义。国清寺的寺名当然是来自天台山,这是仁睿太后所建,本来就是为了义天的开教之需而立的寺院。开讲之前,义天广征门徒。因为他的招募目标特别指向九山禅门。在其挖角之下,禅门起了一阵大恐慌,所受打击匪浅。义天门下的德麟、翼宗、景兰、连妙等,都是率领多数弟子来投的英才,传说当时丛林衲子之中,归宗天台者十有六、七,尔后,天台宗以国清寺为总山,统率着号称“台宗六派道场”的3南嵩、北嵩等六本山,继续发展下去。

  虽然早在隋朝,缘光就正式将天台宗传入了韩国,唐代又有法融、理应、纯英归国后在韩国弘传天台教义,但直至义天归国,才正式创立韩国天台宗,因此义天被尊为韩国天台教初祖。

  信仰的深入

  唐宋时期,是我国与朝鲜半岛地区佛教交流的高峰期,其间,不论教理还是信仰的深入都是互相影响的,这当中最为特殊一位朝鲜僧人,不仅使得我国佛教教理得以更广泛的弘扬,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国当时的信仰格局。这名僧人的名字叫做金乔觉,他的形象所幻化的意义更为特殊,那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地藏菩萨。

  《神僧传》卷8中,有一段很逼真的记载:

  释地藏,俗姓金氏。新罗国王之支属也,心慈而貌恶頴悟天然。于时落发出家,涉海徒行振锡观方。至池阳覩九子山,心甚乐之,乃径造其峯而居焉。藏甞为毒螫(音拭)端坐无念,俄有美妇人作礼馈药云:小儿无知愿出泉以补过。言讫不见。视坐左右间沛然流衍,时谓为九子山神为涌泉资用也。至德年初有诸葛节。率村父自麓登高,深极无人,唯藏孤然闭目石室,其房有折足鼎,鼎中白土和少米烹而食之。群老惊叹曰:和尚如斯苦行。我曹山下列居之咎耳,相与同构禅宇,不累载而成大伽蓝。本国闻之率以渡海相寻,其徒且多无以资岁。藏乃发石得土,其色清白不碜(初甚切)如麪,而共众食。其众请法以资神,不以食而养命。南方号为枯槁众,莫不宗仰。龙潭之侧有白墡(时阐切)硎,取之无尽。一日忽召众告别,罔知攸往。但闻山坞石陨扣锺嘶嗄(所讶切)跏趺而灭。年九十九其尸坐于函中,洎三稔开将入塔,颜貌如生,举舁之际骨节若撼金锁焉。①

  金乔觉系属于新罗国的皇家血脉,虽然面相上十分凶恶,但是心地却异常慈善。他在落发出家以后来到中国(唐玄宗开元年间),行至池阳九子山(今安徽青阳九华山),发现此处山水寂静,所以驻锡苦修。值得注意的是,“金乔觉来华的时候,身边携带一只纯白色的狗,名字叫做谛听,每日与金乔觉共同生活,一人一犬遇事总能化险为夷”,所以此后谛听也成为了一种特殊的信仰文化。

  回到主题上,金乔觉生活非常清苦。他白天的时候以白土掺米为食,即使在得到僧众的帮助后仍然亲手编织麻衣,过着清苦的弘法生活。在贞元十年( 794年),金乔觉坐灭于本寺,逝世三年后仍然颜面不坏,鲜活如生, 暗合佛经当中关于菩萨应世时的圣迹,加以金乔觉本身的形象与佛经所载的地藏菩萨相似。所以,金乔觉圆寂后,佛教徒都认为他是地藏菩萨化身而加以供养,并把他的修行地——九华山做为地藏菩萨的道场。这样,金乔觉就由一个朝鲜僧人逐渐代4表了中国佛教体系中的一位著名菩萨, 九华山也因而成为中国佛教的四大名山之一。

  小结

  上文当中,我们主要介绍了谛观、义通、义天以及金乔觉四个人来华的情况,着重于佛教典籍的回流、佛法教理的弘传、信仰格局的改变这三种情况,而这三种情况均发生在我国唐宋时期的吴越地区,可见吴越地区与朝鲜半岛的文化交流——尤其是佛教文化的交流是非常频繁的。当然,在在一定程度上,朝鲜僧人的数次来华,尤其与富庶的吴越的沟通交流,也给朝鲜本地带去了经济的支持。

  虽然明清以后,两地的佛教交流减少,但是朝鲜佛教中出现的儒释会通、禅净兼修、教禅一致等风气,在中国佛教界也大致如此。可见中朝两国佛教徒的关系,从古到今都是亲密的。这使得吴越地区在对外交流上有着特殊的文化优势,这也促成了当时吴越地区政治地位的提高。

  自古以来,经济、政治、文化从来都是一而三、三而一的,吴越与朝鲜数千年的交流史是两地文明发展的共同基础,当然我们也希望这种友好的交流能够永远发展下去,这不仅仅是吴越与朝鲜,更加是全人类的发展基础。

  参考文献

  [ 1] 黄心川. 隋唐时期中国与朝鲜佛教交流[ J] . 世界宗教研究, 1989, ( 1) .

  [ 2] 陈景富. 中韩佛教关系一千年[ M] . 北京: 宗教文化出版社, 1999.

  [ 3] 【宋】赞宁. 宋高僧传[ M ] . 北京: 中华书局, 1987.

  [ 4] 【梁】释慧皎. 高僧传[M ] . 北京: 中华书局, 1992.

  [ 5] 【朝鲜】僧一然. 三国遗事[ M] . 长春: 吉林文史出版社,2003.

  [ 6]  【宋】志磐. 佛祖统记[ M] . 佛藏要籍选刊影印本,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

  ①《高僧传》卷四,【梁】慧皎著

  ②《新五代史 吴越王传》,【宋】欧阳修著

  ①《佛祖统纪》,【宋】志磐撰

  ②《佛祖统纪》,【宋】志磐撰

  ①《佛祖历代通载》,【元】念常(禅宗分支临济宗杨岐派僧)著

  ②《慧因高丽寺志》,【明】李翥著

  ①《神僧传》,【明】明成祖朱棣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