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禅茶一味

作者:阿土

  一、随缘

  云在青天外浮着。自然,淡泊,舒卷随性,聚散无形。

  原以为,读了那么多的经书,听了那么久的佛音,又在冥想中灵魂出窍,我已经不在三界内了,已经得到通达,可以像红尘外的老僧,以云为氅,甩一袭长袖,进退自在,笑对月落花开。

  谁知,我刚一睁眼,就在生烟的寒水里看到了随形的皮囊,那臃肿,那虚荣,那迷恋一切繁华的影子,思绪万千!

  我终究是无法看透世相的俗人,纵然喜欢空阔的山林,喜欢无人的小径,喜欢禅韵悠悠的溪流,对花草充满同情,我依旧不能做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如此,就这个样子好7,禅禅襟怀,把能放的东西放下,捡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做,不再把尘封的影集里,日渐发黄的照片看成向我发出焦急暗示的指令;不再幻想丛生,总是一副众人皆已醉去而我还醒着的样子;喜欢的老歌可以一听再听,不用再想是否是对生命的浪费!

  人生如朝露,鸟儿愿飞就让它飞去吧,无论怎样叱咤,终要归于平静。

  想安静的时候,点一支佛香,可以愣愣地望着它出神,也可以看它袅袅地明灭。

  静静地,任时光荏苒,任世事幻化,心如止水与否,由他……

  二、茶义

  我要从—枚叶子发酵的水中,悟出口中的滋味如何由苦涩变成甘甜。

  我要从嘴唇开始,从口腔的上颚一点点回味到舌,到喉乃至食道和胃。我要知道,它是如何一步步在占领的领土上,让那些受虏的部位慢慢改变初衷,并对之死心塌地。

  我还记着自己最初是如何盯着那些游动在水中的精灵,为它舞之蹈之的样子陶醉,为它渐渐舒展的身体惊讶。我用一只手撑着下巴,连自己的影子在身后掉下部未能发觉。我原以为自己是个有定力的人,不曾想只是一片沉睡中醒来的叶子,就将我所有的骄傲击得碎如粉末。

  我也曾想收集散落在镜片中的倒影,用身上的光斑一点点聚集成像,可是,在一杯杯的品啜中,我的欲望越来越淡泊,怀抱的执念也不断消失。

  我不知道这些后果是如何造成,在反刍过所有的记忆之后,只记得那枚卷曲的叶子曾在我的手掌中发出过一次生命的轻微律动,只一次……

  当我看着那片卷曲的叶子从水中张开,身体的某些神经随之被它一寸一寸地唤醒,我不明白这些不语的家伙,是如何懂得我最安静的时候,更渴望对话?

  也许,并不是它们懂我,也许,它们只是习惯于在水复活……

  管他呢,且吃茶去!

  三、轻烟

  是什么让我充满期待的心慢慢恢复平静?

  是什么拽着我出窍的灵魂缓缓回归肉体?

  在每一根毛孔里涌动的气息,滋润着我的肌肤,也滋润着我的心事,它们一股股地冲突着,气流强劲却也温顺无比。它们在我的体内穿梭,经气血到肌肉再到筋骨,从绵密到轻松再到舒展,那抚拭了—个遍的感觉,似无骨的手掌,又似柔美的亲吻!

  哦,还好,我是坐着的,在临湖的思绪中坐着,在微微的风浅浅地拈着的花朵下坐着,眼睛掠过了高耸的楼房,在远远的青山上迎迓丰美的绿色!

  似乎,我所有的等待只是为了这一瞬似乎得道的感觉,在平静的水中,在凡俗的人世,以出世之心,做一个与众不同的悟者。

  但是,这一切都是空的,因为这些俗念,因为我的肉眼还不能在闪耀的阳光里看到最微小的灰尘。

  所以,这一切都是空的,我心中所有的念头和在身体里抒散的余韵,不过是缘于那只淡袅轻烟的壶!

  摘自:《曹溪水》201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