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弘一法师《晚晴集》的思想内容

作者:陈浦燕

  一、看破世事,淡泊名利

  弘一法师在《晚晴集》中收录了很多劝人看破世事,淡泊名利的格言警句。这些格言警句有的是古代高僧所说,有的是佛教经典中的名句。

  比如,莲池大师云:“放开怀抱,看破世间,宛如一场戏剧,何有真实?……达宿缘之自致,了万境之如空,而成败利钝,兴味萧然矣。”

  莲池大师认为,世间的一切就像一场戏剧,不仅其中的剧情是不真实的,而且曲终人散,一切都是空的。因此,我们应当看破世间的一切。要知道,世间万物都是因缘和合而成的,一旦因缘离散,万境如空。另一方面,我们现在所拥有的境况,都是自己过去世因缘所感得的果,成也好,败也罢,不过是因果现前。对此,我们都应当以平常心来对待。

  从佛教观点来看,世事无常,所有功名富贵、名闻利养等一切身外之物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没有一样是永恒存在的。就以钱财来说,佛陀认为一个人辛苦赚取的财富并不永久都属于你自己的,而是水、火、盗贼、官府、败家子五家共有。即便是暂时为你所有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都会离你而去。因此,明白了世间的一切都是无常的道理之后,我们应当看破世间的一切。做到得之勿喜,失之勿悲。

  在看破世事之后,我们应当以淡泊名利之心来对待名闻利养。佛教认为,名闻利养是人修道的障碍。由于贪图名闻利养,就会增长一个人的贪欲,使人无法安心修道。《晚晴集》引述有部律中名句云:“名誉及利养,愚人所爱乐,能损害善法,如剑斩人头。”格言警示世人,执着于名利常会损害自己所修的善法,阻断觉悟之路。因此,一个觉悟者应当远离名利诱惑。

  智者大师也说:“世间色声香味触,常能诳惑一切凡夫,令生爱着。”色声香味触等五欲,常为世人所喜爱,但却会障蔽道业。《佛遗教经》云:“行少欲者,心则坦然,无所忧畏,触事有余,常无不足。”

  书中引述妙什禅师格言:“惟名闻利养,甜爱软贼,及嗔心嗔火,虽有佛力,不能救焉!行者当深加精进,以攘却之!”妙什禅师又说:“又复当护人心,勿使夸嫌,动用自若;息世杂善,不贪名利,将过归己,捐弃伎能,惟求往生。”妙什禅师指出,名闻利养是世人最为喜爱不舍之物。沉溺于名利之中的人,有时候即使佛也难以救度。修行之人,一定要严防名利对自己修道的影响,做到不贪名利,一心发愿求生西方。

  二、谦恭忍辱,韬光养晦

  很多佛教经典中都提倡佛弟子要养成对人谦恭礼让、忍辱宽容的品格。在处众时不要锋芒毕露,要养成韬光养晦的为人习惯。在《晚晴集》中,收录了很多劝人谦恭忍辱、韬光养晦的格言警语。如《首楞严三昧经》云:“迦叶白佛:我等从今,当于一切众生生世尊想。若生轻心,则为自伤。佛言:善哉快论。”将一切众生像世尊一样看待,以恭敬心来对待他们。就像《法华经》中的常不轻菩萨,对所有遇到的人都欢喜赞叹,以常不轻一切人的功德,最后证得菩萨果位。

  印光大师在向弟子开示时,也劝弟子“当主敬存诚,于二六时中,不使有一念虚浮怠忽之相,及与世人酬酢,唯以忠恕为怀,则一切时,一切处,恶念自无从而起。”大师又说:“诚与恭敬,实为超凡入圣,了生脱死之极妙秘诀。……欲得佛法实益,须向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则消一分罪业,增一分福慧。”在学佛过程中,只有怀有恭敬心,才能消除业障,增长自己的福慧。

  学佛者不仅要谦恭待人,当受到委屈之时,还要学会忍辱。如《梵网经》云:“应代一切众生受加毁辱,恶事向自己,好事与他人。”菩萨能够代替众生承受各种侮辱,故成就其菩萨行。修行之人更应当学菩萨行,在平常生活中多修忍辱。

  作为佛子,切忌贡高我慢,尤其是与人相处时,应当韬光养晦。翠严禅师开示弟子说:“处众处独,宜韬宜晦,若哑若聋,如痴如醉,埋光埋名,养智养慧,随动随静,忘内忘外。”禅师认为,一个学识浅薄之人,常喜欢表现自己。而一个大修行人,他们常常会在韬光养晦中修身养性,长养自己的智慧。

  《西方确指》中也说:“只‘强顺人情,勉就世故’八个字,误却你一生大事。道业未成,无常至速!急宜敛迹韬光,一心向道,不得再误!”一个人若沉溺于人情世故中不能自拔,就会耽误自己的修学,道业难以成就。可是,人生短暂,在你还没体悟出修行意旨之时,无常就会将你带走。因此,只有远离世情,在敛迹韬光中专精行道,才能取得道业的成就。

  三、反躬自省,把握当下

  《晚晴集》中还收录了一些警戒修行人反躬自省,劝诫人活在当下的古代高僧格言警句。如飞锡法师云:“鼻有墨点,对镜恶墨,但揩于镜,其可得耶?好恶是非,对之前境,不了自心,但尤于境,其可得耶?洗分别之鼻墨,则一镜圆净矣,万境成真矣,执石成宝矣,众生即佛矣。”飞锡法师以鼻子上的墨点作比喻,指出一个人对诸外境,不应当起分别心,而应当向内心中求,从内心中反省觉悟,才能不断进德修身。

  书中还引述大慧禅师的格言:“学道人逐日但将检点他人底工夫,常自检点,道业无有不办,或喜或怒或静或闹,皆是检点时节。”

  一般人经常会看到别人的不是,从不知道检点自己的过失。若人能经常反省自己的过失时,你对待别人才能变得宽容。在与人发生不快时才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古人云:“以责人之心责己,以宽容之心待人”。古往今来很多有德之人,不仅劝勉别人反思自己的过错,而且自己还坚持反省自己。曾子曾说:“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印光法师开示弟子说:“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

  本书中还收录了一些高僧大德警示世人活在当下,把握当下的诗歌。如诗僧石屋清珙禅师诗句:“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诗歌劝人既不要沉浸在过去的时光中,也不要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捉摸不定的未来。因为,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都无法再回到过去:未来事情还没有到来,我们也把握不住。我们所能把握的只有当下。只有把握好当下,活在当下,才能拥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四、熄灭三毒,清净三业

  在《晚晴集》中,弘一法师还收录了许多警示修行者去除三毒,清净三业的格言警语。贪嗔痴是佛教三毒,是修行的最大障碍。佛陀住世时,经常告诫弟子要勤修戒定慧,熄灭贪嗔痴,以保持佛弟子身口意三业清净。如《华严经·慈修分》云:“我若多嗔及怨结者,十方现在诸佛世尊皆应见我,当作是念:云何此人欲求菩提而生嗔恚及以怨结?此愚痴人,以嗔恨故,于自诸苦不能解脱,何由能救一切众生?”佛陀指出,嗔心重的人,不仅自己的痛苦烦恼无法解脱,更谈不上去度化他人。因而,佛陀常会开导嗔心弟子,通过修慈悲观来化解嗔心,以使弟子早日趣证菩提,度化众生。

  《理趣六波罗蜜多经》云:“离贪嫉者能净心中贪欲云翳,犹如夜月,众星围绕。”修行之人,若能去除贪嫉之心,就能内心清净,从而最终成就道业。《大宝积经富楼那会》云:“生死不断绝,贪欲嗜味故,养怨入丘冢,虚受诸辛苦。”一个人由于贪心太重,不能了脱生死,还会受到多种痛苦,因而,只有去除贪心,才能有助于道业成就。

  嗔心也是修行的障碍,很多经典中中都劝人去除嗔心。《诸法集要经》云:“是身如掣电,类乾闼婆城,云何于他人,数生于喜怒?”人生短暂无常,如闪电一般稍纵即逝,因此,对人不要怀有嗔恨之心。嗔心常将一个人好的名声都破坏了,因为心怀嗔恨,常会表现在言行上,对人对己都有害无益。如《佛遗教经》云:“嗔恚之害则破诸善法,坏好名闻,今世后世,人不喜见。”

  嗔心常会使人失去善业,堕落恶道中受苦,因此,智者大师说:“嗔是失佛法之根本,坠恶道之因缘,法乐之冤家,善心之大贼,种种恶口之府藏。”

  当人去除贪嗔痴心之后,再通过勤奋修学戒定慧,就能达到三业清净,修道才能用上功夫。三业清净是所有修行者修学悟道的前提条件。佛陀住世时,常劝诫弟子要广修十善,即身不做杀盗淫;口不说妄语、绮语、两舌、恶口;意不贪、不嗔、不痴。当身口意三业都行善时,则可成就三业清净。为劝人清净三业,弘一法师引述周利盘陀伽尊者偈云:“身语意业不造恶,不恼世间诸有情,正念观知欲境空,无益之苦当远离。”这首偈颂不仅是清净三业的修学方法,也是为人处世的指南。

  五、闲居静处,莫论人非

  《晚晴集》中还收录了古代一些高僧大德劝人闲居静处,莫论人非为人的警语。如黄檗禅师云:“我且问你,忽然临命终时,你将何抵敌生死?须是闲时办得下,忙时得用,多少省力。休待临渴掘井,做手脚不迭,前路茫茫,胡钻乱撞。苦哉苦哉!”黄檗禅师认为,一个修行者只有闲居之时多用功夫,才能为将来成就道果积聚资粮。若是闲暇之时不知用功,待到关键时刻往往会手忙脚乱,不得解脱。闲居静处是古代比丘远离尘嚣,专注行道的一种修行方式,也是成就道业必不可少的条件。佛陀在《佛遗教经》中告诫弟子,若欲修行,应当远离愦闹之所,闲居静处。经云:“汝等比丘,欲求寂静无为安乐,当离愦闹,独处闲居,静处之人,帝释诸天,所共敬重,是故当舍己众他众,空闲独处,思灭苦本。若乐众者,则受众恼,譬如大树众鸟集之,则有枯折之患。世间缚者,没于众苦,譬如老象溺泥,不能自出,是名远离。”

  智者大师在《童蒙止观》中,将闲居静处作为修习止观法门应当具有的五种外缘之一。大师在《童蒙止观》一书中说:“夫发心起行,欲修止观者,先要外具五缘:……第三得闲居静处。闲者不作众事名之为闲,无愦闹故名之为静。有三处可修禅定:一者深山绝人之处。二者头陀兰若之处。离于聚落近三四里,此则放牧声绝,无诸愦闹。三者远白衣住处清净伽蓝中,皆名闲居静处。”

  唐代律宗高僧道宣律师曾说:“凡夫学道法,唯可心自知,造次向他道,他即反生诽。谛观少言说,人重德能成,远众近静处,端坐正思惟。但自观身行,口勿说他短,结舌少论量,默然心柔软。无知若聋盲,内智怀实宝,头陀乐闲静,对修离懈惰。”

  道宣律师在这段开示中指出,一个修行人若有所证悟,自己知道就行,不要向他人说。如果一个人能够少言多思,闲居静处,端坐自观身心,即可远离懈怠,智慧现前。道宣律师在开示中还特别提到一个修行人应当常思己过,勿说他人的短处,否则就是造作口业。

  不说人长短是非,是一个人必须具备的基本修养。《晚晴集》中还收录了盘山禅师劝人不说是非的开示:“修行人大忌说人长短是非,乃至一切世事非干己者,口不可说,心不可思。但口说心思,便是昧了自己。若专炼心,常搜己过,那得工夫管他家屋里事?粉骨碎身,唯心莫动。收拾自心如一尊木雕圣像坐在堂中,终日无人亦如此,旖盖簇拥香花供养亦如此,赞叹亦如此,毁谤亦如此。修行人常常心上无事,时时刻刻体究自己本命元辰端的处。”

  六祖惠能禅师曾说:“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修行之人,每天都在观照自心,反躬自省,才能不断提升自己的德行修养。真正的修道之人,往往只看到别人的长处,检讨自己的短处。如果一个修行者一边修行,一边还在论人是非长短,则违背了修行的初衷。因此,盘山禅师说,真正的修行者,自己的修行之事都忙不过来,哪有闲工夫管他人家里事情?修行者若能时时从自心中下功夫,天长日久则可自见本性。

  六、忏悔业障,改过迁善

  《晚晴集》中还收录了一些劝诫人忏悔业障的警语。如《金刚三昧经》云:“若失本心,即当忏悔,忏悔之法,是为清凉。”忏悔的本意是悔谢罪过以请求谅解。忏,即“忍”之义,即请求他人忍罪;悔,为追悔、悔过之义,即追悔过去之罪,而于佛、菩萨、师长、大众面前告白道歉,以期达到灭罪的目的。

  忏悔是所有修行者都应奉行的进道修身的方法。学佛之人在修行过程中,通常会在不经意间造作身口意业等方面的过错,有了过错如能及时加以忏悔,才能使身口意业都得清净。

  据《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卷十五中说,忏与悔具有不同之意义,忏,是请求原谅(轻微):悔,即自申罪状(说罪)之义(严重)。《摩诃止观》卷七云:“忏名陈露先恶,悔名改往修来。”这说明忏悔应当在大众面前发露以前所做之罪业,将过往之罪业忏除干净,然后继续进修,以达到圆证菩提的目的。据《观普贤菩萨经》载,在家者之忏悔法有:l、不谤三宝,乃至修六念。2、孝养父母,恭敬师长。3、以正法治国,端正人心。4、六斋日不杀生。5、信因果,信一实道,信佛不灭。

  忏悔业障的目的,是为了使修行者所有的罪业都消除干净,从而在身口意三业都清净的基础上,更为方便地圆证菩提。

  在《晚晴集》中,还有很多劝人改过迁善的内容。如弘一法师引述古德之言曰:“汝须自知好歹,修行要各尽其分,潜修默契方可,急急改过摄心念佛。”本则格言劝诫修道之人,不仅要在日常生活中尽到自己的职责,还应当经常反省自己的过错,发现有过错之处及时加以改正,使自己内心一直处于正念之中。

  本书中还引述古大德格言云:“当恪守净宗列祖成规,持斋念佛,改恶修善,知因识果,植福培德,以企现生消除业障,临终正念往生,庶不虚此一生,及亲为如来弟子耳。”格言指出,作为专修净土的修行者,应当在明因识果,至诚念佛的基础上,通过不断地改恶修善,然后才能为将来往生净土积聚资粮,临命终时就可正念往生西方净土。

  七、逆境修身,精进行道

  《晚晴集》中还收录一些论述逆境修身,精进行道的古代高僧的格言警语。如明末四大高僧之一的澫益大师云:“种种恶逆境界,尽情看作真实受益之处。名利、声色、饮食、衣服、赞誉、供养种种顺情境界,尽情看作毒药毒箭。”澫益大师指出,逆境虽然会对一个人产生一些磨难,但并非是件坏事。因为人在遭遇逆境之时,往往会激起自己改变困境的能力,从而使自己在经历逆境之后变得更加坚强。相反,过于如意的顺境往往会消磨人的意志,使人变得碌碌无为。尤其是一个人在名利、声色、饮食、衣服、赞誉、供养等各种光环围绕之下,更容易使人退失道心。古人言:“自古英雄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说的就是太过于顺利的境况往往会使人一事无成。;

  澫益大师又云:“善友罕逢,恶缘偏盛,非咬钉嚼铁,刻骨镂心,何以自拔哉?”澫益大师认为,人生世上,往往会遇到各种逆缘,真正的善友和顺境却很难值遇。因此,一个修行人面对逆境一定要有咬钉嚼铁的韧劲,才能够最终化逆境为顺境。

  本书中还收录有古代高僧关于劝诫修行者精进行道的格言警语。如莲池大师向弟子开示云:“伊庵权禅师用功甚锐。至晚,必流涕曰:今日又只恁么空过,未知来日工夫如何?师在众,不与人交一言。”古往今来的高僧大德都十分珍惜修行的宝贵光阴,不肯浪费一点修行时间。他们不仅每天反省检讨自己,生怕自己浪费修行用功时间。因此,就有了伊庵权禅师虽然精进用功,但仍然会发出时光空过的感叹。

  澫益大师也开示弟子:“何不趁早放下幻梦尘劳,勤修戒定智慧?”世人整天沉浸在醉生梦死的生活中,不知道现世为苦,更不会寻求未来的解脱。沉醉俗世生活中最终会使人在六道中轮转不息。只有通过勤奋修习戒定慧三学,才能断除心中的贪嗔痴三毒,最终得到解脱自在。

  佛教史上有很多高僧都是精进用功的典范。大沩慕喆禅师在当侍者的时候,常常夜坐不睡,刻苦用功。等身体实在疲倦的时候,他就用圆木作为枕头,这样只是稍稍瞌睡一会,枕头一动,他就马上醒了,然后继续起来用功。

  同辈的人见他这样,都说他用心太过了。

  喆禅师则自谦说:“我自问慧根浅薄,智慧不够,如果再不努力用功,那就会被妄缘习气牵引而转,更别提修行了。

  而且世间宛若梦幻,又怎么能够不生起迫切的出离之心呢?正是因为禅师不断辛勤用功,才最终成为一代高僧。

  八、时常念死,求生净土

  在本书中还收录了很多佛经和祖师大德关于修学净土法门的格言警语。现代高僧印光法师经常开示弟子:“直须将一个死字挂到额颅上。”印光法师住世时,在自己的床头上贴着一个“死”字。大师认为,念佛之人,经常念死,则会深切感到世事无常和轮回的痛苦,从而更加坚定“厌离娑婆,欣求极乐”的信心。印光法师常开示弟子“轮回路险,无常迅速。老实念佛,莫换题目。”印光法师提醒弟子要想到人生无常,因而要精进用功,积聚净土资粮。又如善导大师云:“才有病患,莫论轻重,便念无常,一心待死。”《早晚功课·警众偈》亦云:“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大众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在《无量寿经》中也有关于念死的论述。经云“汝今亦可自厌生死老病痛苦,恶露不浮,无可乐者!”世间一切是苦空无常的,因此,常思死苦,则可激发勇猛精进求生西方的信心和坚定意志。

  在本书中,弘一法师收录了大量关于求生净土的格言警语。如《观无量寿佛经》云“无忧恼处,我当往生,不乐阎浮提浊恶世也。”

  对于往生西方极乐净土的方法,本书中也有论述。如《诸法无行经》云:“我未曾见闻,慈悲而行恼,互共相嗔恚,愿生阿弥陀。若人如恒河,恶口加刀杖,如是皆能忍,则生清净土。”若人能以慈悲心待人,不恼害一切有情众生,对他人的恶口辱骂,能够以忍辱无嗔的方式对待,将来则可往生西方极乐净土。

  莲池大师开示弟子求生西方净土的方法:“当生大欢;喜,切勿怀忧恼,万缘俱放下,但一心念佛。往生极乐国,上品莲花生,见佛悟无生,还来度一切。”莲池大师认为,专修净土法门的人,应当万缘放下,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将来则可上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印光法师开示弟子:“随忙随闲,不离弥陀名号,顺境逆境,不忘往生西方。”印光法师指出,净土念佛法门简便易行,不论一个人是忙是闲,也不管处于顺境还是逆境之中,都应当不忘念佛求生西方的坚定信念。

  宋代大居士王龙舒警示修净土之人:“凡闻恶声,则念阿弥陀佛以消禳之,愿一切人不为恶行。凡见善事,则念阿弥陀佛以赞助之,愿一切人皆为善行。无事则默念阿弥陀佛,常在目前,便念念不忘。能如此者,其于净土决定往生。”王龙舒认为,念佛不仅可以增福,也可以消灾。无论见人做善事或恶事,只要能念一声佛号,既能增福,也能消灾。

  澫益大师认为,修净土法门的人,应当看淡世情,念佛才能用上功力。大师说:“世情淡一分,佛法自有一分得力。娑婆活计轻一分,生西方便有一分稳当。弹指归安养,阎浮不可留。”

  《晚晴集》中所收录的各种不同类别的佛教格言警语,不仅可以提升学佛者的德行修养,还能够为学佛者的修行提供理论指南。因此,每个学佛之人,都应当认真阅读品味书中每一则格言的重要思想内涵,从中汲取更多的营养,从而以这些格言为指南,使自己的修学始终保持正确的方向。

  摘自:《觉群》2017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