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佛教忍辱思想及其现实意义

作者:马行荣

  一、忍辱的涵义

  在佛教诸多经典中都有对忍辱涵义的论述。《华严经》云:“慈悲为首,不损众生,是名羼提波罗蜜。”《大乘义章》卷十二云:“言羼提者,此名忍辱。他人加毁名之为辱,于辱能安目之为忍。”据《瑜伽师地论》卷五十七载,忍辱含不忿怒、不结怨、心不怀恶意等三种行相。在《解深密经》卷四<地波罗蜜多品>中记载有忍辱波罗蜜的类别,包括耐怨害忍、安受苦忍、谛察法忍等三种。其中“耐怨害忍”,又称“耐他怨害忍”、“他不饶益忍”、“忍辱忍”、“他毁辱忍”;“安受苦忍”,又称“安受众苦忍”、“安苦忍”、“安受忍”:“谛察法忍”,又称“法思惟解忍”、“法思胜解忍”、“通达忍”、“观法忍”或“观察法忍”。对于这三种忍辱的功用,唐译《摄大乘论释》卷七释云:“耐怨害忍,能忍受他所作怨害,勤修饶益有情事时,由此忍力遭生死苦而不退转。“安受苦忍”能正忍受所遭众苦,由此忍力于生死中虽受众苦而不退转。“谛察法忍”堪能审谛观察诸法,由此忍力建立次前所说二忍。”《瑜伽师地论》又解释忍辱云:“言忍辱者,谓于他怨,终无返报。”《优婆塞戒经》卷七(羼提波罗蜜品)云:“忍有二种,一者世忍,二者出世忍。能忍饥渴寒热苦乐,是名世忍;能忍信戒施闻智慧正见无谬,忍佛法僧,骂詈、挝打、恶口、恶事,贪嗔痴等悉能忍之,能忍难忍、难施、难作,名出世忍。”《法华经·序品》中说:“见佛子住忍辱力,增上慢人恶骂捶打,皆悉能忍,以求佛道。”这就是说,修忍辱的人,能够忍受外来的一切侮辱和恼害而不生嗔恚之心,真正能做到像《大集经》中所说的“忍辱如大地”,能承受一切。以上诸种经典分别从不同角度论述了忍辱的多方面涵义。

  二、忍辱的功德利益

  在佛教诸多经典中,都讲述了学佛之人修忍辱行的功德。如《中阿含经》卷十七<长寿王本起经>云“若以诤止诤,至竟不见止。唯忍能止诤,是法可尊贵。”人与人之间的诤论,多是因为诤论者的嗔恨心使然。修行者如果能够修忍辱之行,则诤论自然会停止。可见,忍辱能够止息诤论。《大宝积经》卷七十八(富楼那会·具善根品)云:“忍辱为十力之本,诸佛神通之原,无碍智大悲皆以忍为本,四谛、念、正勤、根、力、觉、道分皆以忍为本。”经中认为,忍辱是修三十七道品的基础和条件。《大智度论》卷三十亦云:“忍为一切出家之力,能伏诸恶,能于众中现奇特事。忍能守护,令施戒不毁。忍为大铠,众兵不加。忍为良药,能除恶毒。忍为善胜力,于生死险道安稳无患。忍为大藏,施贫苦人无极大宝。忍为大舟,能渡生死此岸到涅槃彼岸。”这段论中详细讲述了忍辱的功德利益:忍辱能降伏各种恶业,守护清净戒体,除去各种毒害,从而最终能使修道者从生死的此岸到达涅槃的彼岸。《维摩诘经·佛国品》则曰:“忍辱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三十二相庄严,众生来生其国。”忍辱能成就菩萨净土,菩萨修行忍辱成佛之后,修忍辱行的众生能够往生其国土。《杂阿含经》卷四十云:“不怒胜嗔恚,不善以善伏。惠施伏悭贪,真言坏妄语。不骂亦不虐,常住贤圣心。”经中认为,一个人控制怒气,则各种嗔恨之心就不会生起。《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六亦云:“譬如醉象难可禁制,应以铁钩而调伏之。嗔心醉象,亦复如是,以忍辱钩而制御之,令其调伏,名为安忍波罗蜜多。”每个人都会有嗔恨心,当一个人的嗔恨心生起时,应当以忍辱之钩来加以调伏,则嗔心自然消除。

  若人能够遇嗔不怒,对自己和他人都有利益。《别译杂阿含经》卷二云:“见他嗔恚盛,但能行默忍。彼嗔自然灭,不烦刀杖力。彼此得大利,自利亦利他。”忍辱不但能降伏自己生嗔恨心,也能够因为自己的忍辱,使他人的嗔恨心自然熄灭。通过忍辱,就会使原本可能激化的冲突消灭在萌芽状态。《法句经·慈仁品》亦云:“见怒能忍,是为梵行;至诚安徐,口无粗言,不嗔彼所,是谓梵行。”《法句经·梵志品》云:“见骂见击,默受不怒,有忍辱力,是谓梵志。”经中都劝修行人在面对他人侮辱时,应当忍辱不与人争。这才是真正的清净梵行。

  修忍辱行,不仅能使自己减少祸患,而且还能增长福慧,受人赞叹。《寒山诗》亦云:“嗔是心中火,能烧功德林。欲行菩萨道,忍辱护真心。”可见,修学菩萨道的最主要的内容是要降伏嗔心,修忍辱之行。《四十二章经》云:“能行忍者,方可名为有力大人。”经中的有力大人是指已经证得菩萨果位的圣者。《法句经》中亦云:“忿怒不见法,忿怒不知道。能处忿怒者,福喜常随身。”人能克制忿怒情绪,福慧和欢喜自然会来临。

  三、修学忍辱的方法

  对于如何修忍辱行,在经典中也有论述。《大智度论》云:“菩萨若见众生来为恼乱,当自念言:是为我之亲厚,亦是我师,益加亲爱,敬心待之。何以故?彼若不加众恼,我则不成忍辱。”修行之人在面对他人的恼乱和侮辱时,应当以感恩心,感谢他人成就了自己修行忍辱,则嗔恨之心自然会消除。四十卷本《华严经》卷十二亦云:“宁尽未来受无间苦,终不发起一念嗔心,于一蚊一蚁微细众生起恼害想。”即使受尽各种痛苦,修行人都不应当生嗔恨心。

  忍辱不只是能够忍受他人的辱骂和殴打,有时即便是对于割截身体这样痛苦也应当能忍受。《增一阿含经·序品》云:“或有人来截手足,不起嗔恚忍力强。如海含容无增减,此名忍度不应弃。”对于割截身体之类的痛苦,佛陀就是以忍辱之心来对待的。佛陀前世为忍辱仙人时,住在一座山上修道。一次,歌利王带了一批宫女到郊外游玩。他们到了忍辱仙人所在的山上,歌利王疲倦了坐下来休息,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年轻的宫女们看到国王睡着了,就四处散去游玩采花。其中有一位宫女发现山洞里坐着一位修行人,她好奇地招呼姊妹们一起去看修行人,并请修行人为她们说法。

  歌利王看到这种情景十分生气,就斥责忍辱仙人调戏自己的宫女。忍辱仙人说自己是修忍辱的人,一心正念,实无贪欲。歌利王听说忍辱仙人专修忍辱,就先后割下忍辱仙人的耳朵、鼻子和手脚,看忍辱仙人是否能忍。忍辱仙人告诉歌利王说:“大王,我心中毫无嗔恨。今我发愿,如我真实并无有一念的嗔恨心,令我此身平复如故。”忍辱仙人说过,那些被节节斩断的手足耳鼻都还复如旧。歌利王见此情景,大为惊恐,赶紧跪下求忍辱仙人饶恕他的罪过。

  由于修忍辱有诸种功德利益,经中还劝人慎勿辱骂他人,以防止自己造作恶业。《杂阿含经》卷四十三云:“若人无嗔恨,骂辱以加者,清净无结垢,彼恶还归己。犹如土坌彼,逆风还自污。”作恶骂人者,别人能以清净心平静对待,那些骂人者就如逆风扬尘,罪过的灰尘还将飘落到自己身上。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都有可能遇到别人的侮辱和责难。当被人侮辱或打骂之时,我们如果能够以忍辱的态度来对待,那些作恶之人不仅要承担自己作恶的后果,还会因自己的恶行而自责和忏悔。如《四十二章经》云:“佛言:恶人闻善,故来挠乱者;汝自禁息,当无嗔责。彼来恶者,而自恶之。”

  四、高僧大德的忍辱行

  修忍辱行是古往今来的学佛者修学的重要内容之一。不论是修学大乘还是小乘,修“忍辱”都是极其重要的内容。因为大小乘修持者的目的是了生死,成佛果。要达到这一目的,就必须断烦恼。如果修行者对于外来逆境不能忍受,就必然产生烦恼。这就没有了脱生死、成就佛果的希望。所以,忍辱关系到一个修行者一生修持的成败。

  佛陀在修道和成佛教化众生过程中,处处都以忍辱之心对待众生。佛陀成道之后,曾有恶人见佛陀精进修行、广度众生,于是产生了嗔恨之心。他们就到佛前骂佛。佛陀则默然不语。

  这些人见佛陀不言不语,骂了一会儿后自己也感到无趣,便不再骂下去了。等到他们不骂了,佛陀便问他们:“你们若拿礼物送给别人,而别人并不接受,礼物还是你们的吗?”那些人回答说:“是我们的。”佛陀又问他们:“现在你们骂我,而我也不接受,这些罪过都归到你身上去了。”这些恶人无言以对,最终向佛陀忏悔。

  唐代诗僧寒山和拾得是著名的修忍辱行的高僧。有一天,寒山问拾得:“如果世间有人无端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我要怎么做才好呢?”

  拾得回答道:“你不妨忍他,让他,由他,避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寒山再问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处事秘诀,可以躲避别人恶意的纠缠呢?”

  拾得回答道:“弥勒菩萨偈语说:‘老拙穿破袄,淡饭腹中饱,补破好遮寒,万事随缘了。有人骂老拙,老拙只说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有人唾老拙,随他白干了,我也省力气,他也无烦恼。这样波罗蜜,便是妙中宝,若知这消息,何愁道不了?’如果能够体会偈中的精神,那就是无上的处事秘诀。”

  拾得认为,当我们遇到被人诽谤、欺凌或侮辱之时,不能采取以牙还牙的态度来对待,这样会将问题弄得更加复杂,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如果这时我们能够采取忍辱的态度宋对待,不仅可以化解矛盾,还能与人建立起和睦友爱的关系。

  见月律师是清代著名律宗高僧。他在行脚参访过程中,曾经历了很多冷眼和刁难,但都以忍辱之心来对待,并将忍辱作为修道的增上缘。见月律师在朝礼江西庐山东林寺时,一天行脚途中天色己晚,他们来到万松庵挂单。敲门之后,庵中僧人怒气汹汹,闭门不许住宿。见月律师没敢多哀求,便和成拙、觉心三人一起,看到路边有一大石头,在石头下面有一空地,可以遮挡露水,三人便在大石头下放置澫团坐下。过了不久,寺院门开了,有个僧人来到石头下面驱赶他们离开。三人想,寺院不给挂单也就罢l连寺外路边也不让歇宿,也太不讲道理了。任凭僧人驱赶,三人对之不理不睬。这个僧人自讨没趣,便愤愤地关上寺门。三人就在石头下面坐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三人便继续赶路。第二天晚上来到庐山东林寺挂单。三人被安置于云水堂中。云水堂有三间,草深过尺,墙颓瓦脱,窗户没有遮拦。在云水堂边有一无梁殿,殿中灰尘满室,鸟雀粪便随处可见。见月与成拙、觉心三人将无梁殿扫除干净,然后将澫团放在佛前,准备念一夜佛,也不枉来东林寺净土道场一次。

  不巧的是,当家师经过无梁殿,说见月等人不告白执事,私自到无梁殿住宿,遂将三人赶出山门。寺中化主老僧可怜留饭许宿,当家僧又来责怪老僧,还用水泼在地上,使他们三人不能坐卧。见月无奈,只得拜谢老僧离开寺院。成拙、觉心对东林寺当家的做法十分生气。见月安慰成拙、觉心说:“可能是我们多生以来曾与当家僧种不如意因,现在遭报应了。我们应当将他作善知识想,是他成就我们的忍辱行,切不可起怨恨心。”

  见月律师在经历过挂单的种种冷遇之后,引发了深深地思考。他并没有嫉恨那些曾经为难他们挂单的寺院,而是把这些逆缘作为增上缘,以便完成自己的忍辱之行。

  不仅佛门中有修忍辱的贤者,在俗世中也不乏以忍辱著称的人。唐代宰相娄师德就是其中的代表。娄师德(630—699),字宗仁,郑州原武(今河南原阳)人,唐朝名相和名将。娄师德早年考中进士,第授江都(今江苏扬州)县尉。不久,娄师德由江都县尉累迁至监察御史。仪凤二年(677),唐高宗鉴于来自吐蕃的威胁,颁发《举猛士诏》,在全国范围内招募勇士,以便进行军事反攻。娄师德以文官应募,从军向西讨伐,并屡有战功,迁宫殿中侍御史兼河源军司马,住持屯田。

  武周天授初年(690),娄师德升为左金吾将军、检校丰州都督,仍旧知营田事。娄师德主管营田十余年,取得了积谷数百万斛的巨大成就,获得武则天的嘉奖。长寿元年(692),娄师德回朝,任夏官侍郎,次年拜相。不久,武则天认为营田事关重要,又任命娄师德为河源、积石、怀远等地军队及河、兰、鄯、廓等州的检校营田大使。后又内迁秋官尚书,转左肃政台御史大夫。证圣元年(695),吐蕃进犯洮州(今甘肃临潭),娄师德统军迎战,因兵败被贬为原州员外司马。万岁通天二年(697),复官为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圣历元年(698),迁陇右诸军大使,仍检校河西营田。次年,官为天兵军副大总管,依旧充陇右诸军大使,专掌招抚吐蕃事。同年八月卒于会州(今甘肃靖远),追赠凉州都督,谥号“贞”。

  娄师德作为唐代盛世的一代贤相,常以忍辱待人,关于他的“唾面自干”的典故流传久远。据《资治通鉴》记载,娄师德的弟弟被任命为代州(今山西代县)刺史。在前往赴任之前,娄师德对他说:“我的才能不算高,如今做到宰相。现在你呢,又做了代州刺史,我们所受到的荣宠过盛,别人会嫉妒我们,我们应当如何避免被别人嫉妒呢?”

  他的弟弟跪下说:“从今以后,即使有人把口水吐到我脸上,我悄悄地把口水擦去就是了。我以此来自勉,绝不让你为我忧心。”娄师德神色忧虑地说:“这恰恰是我最担心的。别人拿口水唾你,是人家对你发怒了。如果你把口水擦了,说明你对人不满。不满而擦掉,使人家更加发怒。你应该笑着接受,让唾沫不擦白干。”

  忍辱作为修菩萨行的重要方式,在现实生活中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在我们为人处世过程中,总会遇到各种各样被人误解乃至诽谤的事情发生。当遇到这些不快之事时,我们应当以佛教的忍辱精神来对待。忍得一时之辱,不仅可以磨练自己的性情,避免可能引发的祸患,还可以使哪些因嗔心作恶之人认识到自己的过错,主动改恶向善。

  摘自:《觉群》2017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