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慈学长老尼:父亲念佛往生 影响我一生的信念

作者:不详

  民国二十年,也就是1931年,武汉发了大洪水,三镇都被水淹了。

  老百姓在旧社会的生活,基本上是靠天吃饭,所谓是“天养人,人享福;天不养人,人人哭”。武汉三镇的人在这个大天灾面前,一点办法也没有,家家过荒年,人人饿肚子;满街上都是要饭的,街边上、巷子里经常有饿死了的人,无人收尸。

  我家祖辈都是经商的,到了祖父手上经营的时候,生意做得还蛮好的。特别好的时候,武汉三镇都开了店铺,还开了一个工厂。

  我的父亲有兄弟二人,各自成家以后,祖父给他们分了祖业,各自经营养家糊口。我的父亲得到了祖父在汉口开的一个小粮店,这个粮店养活了我们一家人。家里平时的生活比一般人家要过得好一些,经济上也宽裕一些。遇到大天灾,虽然日子过得不是那么好,但比起那些穷苦人家,生活也还算是不错的,起码不用去讨饭。

  我祖父还在武昌开了一个扣子厂,做高压扣子,规模还蛮大的,将近有100台车子。厂里有一百几十号工人,在当时的武汉三镇,要算蛮大的了。

  祖父似乎有一点偏心,比较喜欢我的叔叔,所以把武昌的大扣子厂给了我的叔叔。当然叔叔家里,比我们家要富裕得多,日子过得蛮幸福的。

  叔叔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女儿大我两岁,当时有十二岁了;儿子小我九岁,当时只有一岁。

  因为我祖父喜欢叔叔,当然也就住在叔叔家,跟叔叔一家人一起过生活。祖父偶尔也过江来,到我们家走走,但总是吃餐饭就回去,从来是不过夜的。

  祖父身体很好,闲不住的时候,经常到厂里去走走转转,回到家里还帮叔叔看管一下两个孩子。

  叔叔的厂很大,生意也做得好,算得上是三镇的小富人了,厂里和家里都请了人,帮忙料理一些事务。虽然叔叔家里很富有,我的祖父跟随叔叔一起过,但我父亲每个月还要送钱到叔叔家,说是给祖父的赡养费。父亲说亲兄弟要明算账,养老人各人尽自己的一份心。

  1931年春节,要过年的头两天傍晚的时候,我祖父带着我叔叔的两个孩子,一手牵一个,一手抱一个,突然来到了我家。我母亲看到他们来了蛮高兴,迎上前去说:爹爹!您们回来好,老大这两天叫身上不舒服;要过年了,犟着在粮店里打阳尘,上午还说了的,弄完了干干净净的,准备明天过江去接您,这下您回来了蛮好!蛮好!

  我母亲一边说着话,一边把祖父三人迎进了屋里,招呼祖父坐下来,倒了一杯热开水递上去,发现祖父接开水时,身子直发抖。母亲以为寒冬腊月的,祖父在外面受了风寒,进厨房去弄了个火盆来,放在祖父的身边,但是祖父仍然还是不停地在发抖……

  看到祖父他们来了,又看到祖父不停地发抖,母亲急了,只好到街上粮店里请父亲回来。我父亲回来后,祖父向父亲说出了叔叔家里刚刚发生的事:

  原来我祖父这一辈子赚的钱都交给叔叔了,叔叔拿到祖父的钱后,不断地扩大资本投资,生意做得越来越大,自己管不过来了,就请了朋友来帮忙。有朋友帮忙管理之后,叔叔有时候就指望朋友管,自己有空就去看戏打麻将,只要每天赚的钱都交来,叔叔就放心了。

  因为叔叔家特别有钱,他吃鸦片烟已经好多年了,成天没事就抽。

  有一天来了一个陌生人,到叔叔的厂房,赶着工人们搬家,说这厂房现在他买了。工人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好来找我的叔叔。

  叔叔来到厂房,对那陌生人说:我家自己的房子,自己的机器,你叫我往哪里搬?

  那陌生人从怀中掏出一张契约说:你得了钱的,为什么还不搬呢?

  陌生人的话把我叔叔问糊涂了,对他说:我得了你什么钱?你要我搬家?

  那陌生人听叔叔这么说,以为他装糊涂、想抵赖,就把契约打开说,你自己好好看看,这里有你的白纸黑字、签名盖章,抵赖得了吗?

  叔叔从陌生人手上接过契约仔细一看,果然跟他说得一点不错,厂房和机器都卖出去了,还有自己的签名和厂里的公章。

  叔叔冷静一想,哦!记起来了,他厂里的公章都是委托朋友管着的呢,就叫手下人去找他的朋友来,想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手下人去找了,整个厂里都找遍了,找不到那个朋友,到最后才晓得:是我的婶娘和叔叔请来帮忙的那个朋友一起合伙卖了机器和厂房,拿了钱后俩人一起走了。

  就这样我叔叔的厂房和机器都没有了,陌生人把我的叔叔也赶了出来。

  一下子厂房和机器没了,婶娘也跟着别人走了,叔叔突然遭受了沉重的打击,不知道以后的路怎么走。自己一个人不敢回家,又不知道这事怎样去跟祖父说,害怕说出来后,祖父也跟着受不了,只好托人带信回家,叫祖父和他的两个孩子一起投奔我家,找条活路。

  尽管叔叔不回家说,但祖父还是从家里帮工的人那里知道了厂房机器被卖和婶娘离家出走的事情。看到叔叔家里这样,祖父也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听了叔叔的话,临近年关来到我家……

  我的父亲听祖父讲完这些话后,气得说不出话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母亲把父亲扶回房间,送到床上躺下去后,父亲就倒下了,再也没有起来。

  到了第五天,也就是大年初三的下午,父亲叫我哥哥到汉口清济寺去。那时清济寺又叫居士林,父亲说要把我已出家多年的大伯(大姑姑)接回来,还说自己不行了,要向大伯交待后事。

  哥哥很快从清济寺接回了大伯。大伯来到父亲床前一看,大吃一惊,做梦也没有想到我父亲病得很重,看上去快不行了,大伯心中好难过。

  父亲看到大伯回来了,心里也很难过,伤心地说:大姑,怎么办啊?我现在睡着不能起床了,我这么多孩子,就靠一个粮店活命。我不行了,要走了,这个粮店只好交给儿子,儿子这么小,身体又弱,怎么照看得住呢?

  父亲还跟大伯说:武昌的厂房和机器都没有了,工人也没有了,二弟的家也没了,丢下老小可怜都没有人来照顾,这两家人怎么办啊?!

  父亲几乎是哭泣着哀求着对大伯说:你能不能帮帮我,念一个不死的经?让我不死,让我活!这个时候,我怎么能死呢?我要活啊!

  父亲还说你帮忙求佛菩萨啊!我要是好了,这两家的担子我一个人扛起来!两家的老小我都带着!你帮我念经吧!你帮我念经吧!求求你啦!

  父亲拉着大伯的手边说边哭,边哭边说:我不能死啊!我不能死!我要一死,这两个家就完了……

  我的大伯法名叫道成,在汉口清济寺出家修行好多年,平常是不回家的。我哥哥去接她回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是我父亲要死了。

  听到我父亲说的这些话,我大伯心里更加难过。但大伯强忍着心头的痛苦说:你叫我念经,我一定给你念,但是除了我念之外,你自己也要念,要是你自己也念,那效果就更好!

  父亲说我都这样子了,起不了床,下不了地,还能念什么经呢?大伯说你不会念经,你可以念佛,你就念阿弥陀佛吧!起不了床不要紧,你可以躺卧着心里念,只要你能念,诚心地念。念阿弥陀佛,可以保你不死的!念阿弥陀佛可以保你生西方极乐世界!

  我的大伯说这些话,语气说得好重,说得很肯定。我想大伯是要让我父亲相信佛法,相信阿弥陀佛的力量。

  大伯还叫我父亲以后不要吃荤,家里不要杀生,你只要念佛,好好地念佛,你的病一定就会好的!

  父亲听了大伯说的话,念阿弥陀佛可以保你不死的,念阿弥陀佛可以保你生西方极乐世界,真的就开始念阿弥陀佛。

  大伯还教我父亲念佛怎么念,怎么发愿,怎么回向。大伯回寺院去了后,初三下午开始,父亲就不吃荤了,躺在床上一心念佛。

  我知道那时候父亲念佛,还不是想求生西方,是想求他的病好!快点好!但他念阿弥陀佛,念得非常虔诚,非常恳切,是真心念的。

  我的大伯隔几天就回来一趟,不断地用佛法开导父亲,告诉他念佛的好处,极乐世界的殊胜!要他放下家务牵挂,一心一意好好念佛,好好求愿往生!

  在大伯的劝导下,父亲对念佛生起了信心,对西方极乐世界生起了信心。以后的日子父亲一直都能念佛,日夜不停地念,前后念了十七天。到了正月二十那一天,父亲突然叫我哥哥到床前说:你快去庙里,把大伯接回来,阿弥陀佛要来接我,我要走了……

  等我大伯回来后,父亲把一些事情向大伯一一作了交代,说哪里的人欠了我家的,我家还欠了谁家的……等等。说完该说的话后,父亲对着大伯合掌,口里念着阿弥陀佛就走了,走得很平静,没有痛苦。

  我大伯从庙里回来的时候,带了一把引磬,看我父亲走了,敲着引磬为父亲念佛,还要我们兄弟姐妹们都来念佛。我们都听大伯的话,跟着她一起念佛送父亲。

  我的父亲从生病到死,前后只有二十多天,之前并没有什么大病,主要是为我叔叔家里的事,一时心急受不了造成的。

  但是我的父亲,在生病当中,顾及到两家老小日后没人照料,心里一点也不想死。就是听了我大伯说的话,念阿弥陀佛可以保不死,念阿弥陀佛可以保生西方极乐世界!父亲在一生最后的光阴中,念了十七天的阿弥陀佛,感得了合掌念佛往生,这是非常难得的一桩事。

  我的父亲去世以后,大伯在清济寺里请了许多师父一起来我们家里,为父亲诵经念佛七天。

  父亲在家里停棺七天,第三天的时候,我的舅父从乡下来了。舅父来了,我母亲蛮生气的,嫌他来得太晚了,说亲戚六眷全都来了,你一个大舅爷今天才来,母亲心中特别生气。

  舅舅看我母亲生气,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找了个借口说自己的脚冻了,难得走路,顺便找我母亲要热水烫烫脚。

  我母亲可能是心中有气,给舅舅倒水的时候,不小心就把一瓶刚烧好的开水拿来了,直接往舅舅的脚上倒下去。舅舅没有防备,这一下把舅舅烫休克了。

  等到舅舅醒来以后,奇怪!舅舅说话的时候就变成我父亲讲话的口气了。舅舅讲话主要对我大伯讲,他说:大姑呀,谢谢你!这个家日后还得全靠你啊!谢完了大伯,又给那些请来念佛的师父们合掌作揖,一个劲地说:我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还对着我大伯说:我一生无荤不吃饭,造了无量的杀业,应该是要投胎变牛变马去还债的;但是大姑你叫了念阿弥陀佛,叫我不吃荤,莫杀生!我念阿弥陀佛消了罪业。

  你叫我念阿弥陀佛求生西方,可惜我只念了十七天,念得太少了。就是这十七天吃斋念佛的诚恳,我现在只能生到西方极乐世界的边地……

  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只有十岁,亲身经历这桩事以后,从心底里相信佛法!相信阿弥陀佛!也蛮信任我的大伯了。

  父亲去世以后,我十岁五个月的时候,大伯介绍我到她住的汉口清济寺出家了。

  我出家以后,对佛法有了真实的信心和认识,特别是对净土念佛法门有真实的信心和认识,就是从我父亲念佛往生的这一桩事上产生的。应该感恩我的父亲,示现病苦,示现念佛往生!

  我父亲能念佛往生,这说明了要往生呀,只要你虔诚地念佛,恳切地念佛,一定能实现的。也说明了净土念佛是方便法门,真的是万修万人去!只要能够念佛,只要能够发愿往生,就一定会有成就的!阿弥陀佛也一定会来接引念佛人的!

  (未完待续)

  (慈学长老尼 口述/印宗法师等 整理)

  相关阅读

  慈学长老尼:出生与出家的艰辛

  慈学长老尼:闻法求学难

  慈学长老尼:旧社会求戒难

  慈学长老尼:宁坐蒲团饥饿死 不做人间应付僧

  慈学长老尼:出家人的考验 毕生难忘是受戒

  慈学长老尼:剃度艰辛一生磨难 皆从因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