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悲智双运,娑婆莲花—学《劝发菩提心文》有感

作者:朱晓维

  两年多前开始在寺院做义工,常常听前辈师兄和师父们说起,无论学佛做事须要发起真实不虚的菩提心,方为正道。当时心中是懵懂的,不能确切了知究竟何为菩提心、因缘际会之下,有缘在玉佛寺青年居士班开始系统学习佛学基础知识,尤其是学习了省庵大师的《劝发菩提心文》后,一切豁然贯通如梦初醒,同时也感触良多、

  《华严经》云:“忘失菩提心,修诸善法,是名魔业忘失尚尔,况未发乎?”开篇即如当头棒喝,告诉我们发心的重要意义。菩提,意为觉,菩提心即觉悟的心,成佛的心。佛陀最初舍弃王位出家修道,是为了众生能拔除生老病死苦,友广大心,行菩萨道,建立佛法,最终依靠众生成就了自己,此为发菩提心第一因缘:是故,菩提心是佛教里最精华的部分,是利他的心,是以利益众生为尽未来际的生命目标:黄念祖老居士也曾经说过,极乐世界是一所学校,二百分录取,一百分是发菩提心,一百分是一向专念,不管男女老少,录取标准都共同,不管学什么法门,先发菩提心,否则一切都是戏论!

  菩提心,如同存在我们阿赖耶识里的种子,在适当的温度和湿度下自会茁壮生长。一颗善良的心犹如肥沃的田地,菩提心的种子在智慧和慈悲的浇灌下逐日成长,终有一日繁茂参天。

  智慧,普世的价值观认为,科学知识和专业技能的多寡,或者是天生的聪明与否,代表着智慧的多少,可佛教并不这样认为,这些不过是世智辩聪,是外来的-佛教所说的智慧是自性里本有的般若,“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就好比一个科学博士,掌握着顶尖的技能,可以解决任何复杂的技术问题,但他可能并不懂得佛法无法观察到自我本空,一遇到挫折便落入了凡夫的执著和烦恼中:从哲学来讲,般若为世界观,世间的聪明为方法论,有了正确的方向,才能凭借世间智慧把正确的事情高效率地做好-

  智慧从何而采?从念佛开始,闻,思,修,戒,定,慧!佛陀传法时,开八万四千法门。令不同根器的众生都得以闻思佛法,勤修戒律,依戒得定,因定开慧。清净的智慧让我们的心不再执著在世间的七情六欲,自私自利中,而是深信因果,怀着感激的心快乐地听闻佛法,精进地理解佛法义理并配合修行,达到无我的境界;在生命的旅程中难免会遇到不顺心不如意的事,这时以佛法的智慧反观一下自己的内心世界,或许会惊喜地发现,当我们的心变得越来越清净时,快乐自然就会降临,世间的道理大抵如此:

  智慧不生烦恼,慈悲没有敌人-何为慈悲?慈,是愿一切众生俱足乐及乐因,悲,是愿一切众生脱离苦及苦因-慈悲心是同情心么?或许不是!同情心是对穷人慈悲而对富人不慈悲,对平凡人慈悲而对有权有势的人不慈悲;佛教所称的慈悲是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是没有分别心的-只有在平等的对待中,认清自己心中的黑暗,如同感知别人心中的黑暗,一旦发现这种共通的人性,慈悲心便会显现:从自己的亲人,友人,陌生人……推己及人到难以相处的人,了然众生之苦,觉知到悲悯的对象,学习放下产生痛苦的根源:慈悲心的修持,让我们学会与人分享生命中美好的部分,不执著于外相上做事的体积,发自内心希望众生皆解脱。

  当我们俱足了智慧和慈悲的心愿,即“信”与“愿”,然后再一点一点行动起来,将慈悲心上升为菩提心,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省庵大师在文中指出,菩提心也有邪正真伪大小偏圆之分.结合到我们平日里,减少世俗享乐的时间来寺院做义工,护持道场,究竟目的为何?只是为了自己消灾免难,事业顺遂,家庭和美,为了现世的欲乐?还是不贪果报,唯为生死?一切的善事,若都离不开我执我相,则这样的发心只是为了个人解脱,没有想到利益和度化众生,这样的发心便是邪,伪,小,偏,而不是菩提心,这样做善事是虚伪的,修的越多,我执越强,所修一切皆为魔业-

  澫益大师在《弥陀要解》里提到:“自己对于这个世间的一切人一切事都放下了,心里只有阿弥陀佛,这个心就是菩提心”-所谓放下,金刚经云“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无所住”即放下,这是指心中的放下,解脱和顿悟,而非放下一切的世俗生活。放下我相,以单纯的利他心,所做的善事才有可能弱化我执-同时十缘具备,一者念佛重恩故,二者念父母恩故,三者念师长恩故,四者念施主恩故,五者念众生恩故,六者念生死苦故,七者尊重己灵故,八者忏悔业障故,九者求生净土故,十者为念正法得久住故,同立此愿,同发是心,方才成就正,真,大,圆的菩提心。由此推动无量劫的六度万行,走上成佛的康庄大道-如同万河归海,从波涛汹涌进入到平静如镜的状态,风平浪静,唯有一片深广无限,包容一切,又丝毫不受他物的干扰。

  摘自:《觉群》2017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