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佛家“众生为母”的入世思想探析

作者:唐黎标

  严格来讲,佛陀是公元前6至前5世纪的人。从佛教对全世界的影响程度来看,他不愧为古代印度最伟大的哲学家,他为了寻求众生解脱痛苦的方法,毅然放弃原本是王子的荣耀,不顾父王的劝阻而离家出走,并在密林进行长达六年之久的修行,终于有一天,在菩提树下彻悟成佛。因此,多识仁波切说:“佛陀是全人类乃至三界众生的伟大导师,他的慈悲人格以及出类拔萃的智慧是无与伦比的,是众生心中光芒万丈的太阳。”

  一、解脱全人类的“慈悲人格”

  首先,佛陀把人作为主要研究对象。因此,他非常重视众生的痛苦及其原因,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与其说佛家的四谛和八正道是说教,还不如说它是佛陀慈悲人生观的真实阐发。

  在古代印度社会里,种姓歧视现象很普遍。当时,低等种姓连物质生活都得不到满足,社会底层的人,甚至被逼得家破人亡的现象屡屡发生。低等人遭受诸多苦难的原因是什么呢?佛陀认为,人类痛苦的根源是贪痴嗔三毒缠绕的无明心识,消灭无明愚痴,就灭了人的痛苦,同时也使人离苦得乐。现在,很多人所追求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与孔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思想颇为相似。佛陀在鹿野苑初转法轮时,以“思惟苦谛”道破万物的真相。并且以“人生”为中心问题,从人生苦的现象、原因以及讲到消灭人生苦的道理。指出众生通过勤修,可以升至涅槃寂静而修得佛果。于是他又提出了八正道的说教,实际上,是人要靠自己的力量以及通过道德和智慧的积淀而达到解脱。这与当时印度婆罗门教极端纵欲派相比,的确是一个伟大的进步。

  佛陀不仅是众生的导师,而且还是一个伟大的实践家,日本佛学家池田大作一直是这样认为的。佛陀深入群众,亲身体验各种苦难。对人生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索与研究后发现,人在自度的同时也要他度。在古代印度社会对人的问题作这样具体、生动的描述,这还是第一次。

  显然,佛陀的慈悲思想,表现在他对当时人与人之间极不平等的社会现象之上的,尤其是婆罗门阶级的腐朽与堕落,给予了无情的揭露。婆罗门醉生梦死的腐化生活,与劳动人民的苦难形成明显的对照。佛陀反对种姓制度,极力提倡众生平等以及慈悲为怀的普世思想。既满足了当时的广大劳动者渴望解除痛苦而求得一条平等幸福的真实情感,也代表了被压迫种姓的劳动人民获得自由的夙愿。佛教关于乐善好施的信仰模式,缓和了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之间尖锐的矛盾,为国泰民安之伟业,增添了祥和的色彩。

  二、佛教的“无神论”思想

  佛陀认为慈悲心是源自人的内心,不承认神创世之说。他与古印度桥萨罗国的富商谈话时,曾这样论辩过:如果自在的天是造物的主宰,他的行动或是有目的或是五目的;如果有目的,那么就不能说他是至善至美,;因为它的目的是为了满足欲望如果没有目的,他一定像疯子(乳婴);如果自在天是创造主,为什么人们不虔诚服从他呢?为什么人们还要崇拜那么多神呢?这些辩论是流传于古印度哲学著作中,关于反对神权的第一篇宣言。

  与此同时,佛陀把慈悲思想建立在原始平等思想的基础上,只要对人施以慈悲。方可自利利他觉行圆满。他坚持一切众生都是平等的观点。其思想表现为,重来世轻现实,提倡禁欲。尤其是六道轮回以及死后世界方面,有细分的多重世界。

  佛教又认为,解脱在活着的时候也可以完成,不一定等到死后。佛学讲究“直心即道场”的说法,而思辩哲学不过只是八万四千方便法门之一而己。如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认为:“被动的理智需要借助影像思维,因而需要身体并且随着身体的死亡而消亡;积极的理智来自外部世界,它并不依赖质料或身体,因而是神圣的”。古代希腊哲学界最后得出了“肉体恰恰是智慧的束缚”的观点。而佛陀对于解脱这个问题保持中道观点,没有像西方哲学那般偏执。

  三、“众生为母”思想的现实关怀

  首先,佛教对人生价值作出正确的判断,正因为人生是苦海,所以,面对死亡时要有防备心理,免得遇到了就束手无策。因此,世人更应该珍惜自己的生命,寻求人生的智慧,获得真正的快乐。

  其次,佛陀要求人们断除现实生活所带来的痛苦,提倡人们“诸善奉行”、“诸恶莫作”。对现在社会的伦理道德层面而言,有着深刻的道德与伦理教育意义。譬如:人们为了满足物质欲,不惜破坏自然资源,导致自然生态系统失去平衡,致使发生泥石流,滑坡等一系列自然灾害;还有在城市中如有害食品、水污染等一系列问题,严重地威胁着人类的生存空间。

  再次,关于人的善恶问题。先秦的孟子和荀子早有争论,且各执一词。从人性的角度来看,他们说的都很合理。佛陀虽没有直接谈论人性的善恶,可是他要求人们要节欲,反对私欲膨胀。与道家老子的少欲寡欲的观点不谋而合,快乐的根源是什么呢?实际上就是清静寡欲。

  最后,佛陀从种族等级制度中把人解脱出来,试图建立一个众生平等的社会秩序。目前,很多人的物质生活虽然得到了改善,但是心理问题却异常严重。比如,现在的年轻人理论知识学得头头是道,一旦踏入社会心理就承受不了。甚至有人承受不了压力而自杀一一他们连自己的生命都不珍惜,如何能保护他人的生命呢?这与佛教众生为母的思想背道而驰,

  再从藏区生态来谈谈“众生为母”的思想对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作用。如果青藏高原的藏民族也一味地追求金钱,而大量的破坏青藏高原的生态,以及对自然界失去敬畏之心的话,那么,我们现在就看不到长江和黄河了。为什么青藏高原的人们要敬畏自然呢?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都信奉藏传佛教。众所周知,佛教的教义当中要求人们爱护一切生灵,包括花草树木等,这些生态伦理思想,正好制约人们极端的物质欲望。为世人赢得一个天人合一的生存环境。可以说“众生为母”的思想对藏民族敬畏自然,极力保护好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所以,毫不夸张地说,佛陀的言教对三界五行之内的所有众生都有着积极的指导和教育意义。

  总之,佛陀从宗教道德实践出发,进而论证人生寻求解脱的因与果的理论。其宇宙观和认识论归根结底都是为解脱提供论据的。所以佛教的宇宙观和认识论都融于其人生观和伦理学之中。以人(众生)为本这个思想在诸学科领域里早己都达成共识了。因此,作为众生的一员,要从点点滴滴做起,更好地保护生态环境。给子孙后代留下一片蓝天绿地。同时对传统文化也要懂得鉴辨别真伪,合理地将其继承与发展,为众生谋福祉,祈愿吉祥!

  摘自:《东方佛国》2017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