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白衣僧正

作者:不详

  梁武帝敲着木鱼治天下,这木鱼响彻梁朝50年,敲得个一城楼阁半城寺。他以为这样就功德圆满,可作中土的佛陀了。不料,那些佛门高僧却看不上他这位天子和尚。

  天竺高僧达摩禅师光顾梁都建康时,被梁武帝奉为上宾,盛情款待。梁武帝不惜以天子之尊,御驾亲陪达摩禅师游历建康各寺。他满以为自己功德无量,定能受到高僧的赞扬,便微笑着对达摩说:“大师,您看我梁地佛业如何?我能积多少功德?”

  达摩冷冷地说:“陛下并无功德可言。”

  梁武帝猛吃一惊,大惑不解,连声追问: “什么?您说什么?我施财修寺,舍身侍佛,译写佛经,塑造佛像,岂能没有功德?”

  达摩解释说:“陛下所为,只是善事,积福而已,若论功德,实不相干!”

  尽管达摩禅师兜头一瓢凉水,明言梁武帝断然不能得道成佛,可是梁武帝却执迷不悟,不仅要做天之骄子,而且梦想成为佛之传人。他颁诏天下,打算自任白衣僧正(佛教领袖)。不过,在这件事上,梁武帝还颇有点“民主”精神,他破天荒地搞了一次“僧意测验”,轰轰烈烈地掀起了一场签名运动。当然,慑于天子威势,不少庸碌僧人署名表态,对皇上充任佛界领袖表示欢迎。而一些佛界名流却不买账,要么拒绝签字,要么大加嘲讽。

  高僧智藏大笔一挥,在署名榜上写下九个大字:“佛法大海,非俗人所知。”这当头一棒,总算让梁武帝冷静了许多。虽然还时时布施积福,但终于打消了自任白衣僧正的念头!

  摘自:《禅露》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