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从弥勒七因明体系到陈那新因明理论

作者:刚晓

  各位菩萨:

  我自己出身低微,所以,与其磕磕巴巴地说英文,还不如我直接用汉语来说。况且,我是河南人,说汉语方言还很严重,恐怕还会有些人听不明白呢~~

  上午的时候,祖光法师把我的PPT已经都给折騰成英文了,她化了不少心血,感谢。虽然我说汉语,但翻着PPT,大家可以看英文。

  我是一个出家人,我对读文献有一个和大家不一样的经验,先给大家交代一下:拿到一部文献,我不会把它当作我的研究对象来看,我是会把我自己,观想成作者,我是这部文献的作者,我是怎样写出这部文献的。比如一部佛经,我就把我自己观想成释迦牟尼佛。今天我要说的是《瑜伽师地论》中的一小段,就是讲弥勒七因明这一节儿,我就把我自己观想成弥勒菩萨;我还要说说新因明二量,我就把我自己观想成陈那论师。所以,我自己往这儿一站,其实我已经不是刚晓了,我现在是弥勒菩萨、是陈那论师。按佛教的说法,这才是唯能无所——不能把文献当成对象,把它当成研究对象,它就真的死了。其实所有的文献,都是活生生的。

  释迦牟尼佛当初是口说传法的,在传播的过程中,渐渐出现差异,早先只是口音不一样,但进而就会变成字不一样。我们老家就有两个村庄相差只有十几里路,但口音却不一样。再传,流变就导致字不一样了。这就出现了前边儿罗柏松教授比较梵本中的独觉、缘觉字是不一样的,这其实说明不了独觉、缘觉果位不同。

  经文在传播的过程中,还有一个文本拉长的过程,这是后人往里头加了自己的理解之类的。经首的“如是我闻”——我听到的就是这样的,我一点儿也不添油加醋,大家现在听我诵,我诵的也就是这样的,大家以后出去传播,也要不添油加醋。这恰恰说明了佛经在世间传播的时候,是有添油加醋现象的。要没有这现象,就不需要这个告诫了。

  还有一个,就是现在看到甲书,我会自然地想到以前看过的乙书、甚至丙书,一大堆书,也讲过这个问题。象《管锥编》表现出来的就是,本来甲书有甲书的逻辑,乙书有乙书的逻辑,现在你拿过甲书、乙书来,改成了你钱先生的逻辑,这就既不是甲书,也不是乙书了。表面上看还是《左传》《太平广记》,其实已经不是了。这个叫成就了我执、加强了我执,这恰恰是修行者要破除的。

  弥勒的七因明,也就是在辩论的时候,有七个需要注意的地方。这其实也谈不上啥体系,但我们汉地通常给叫成“七因明体系”,它仅只是对一场辩论进行描述而已。

  第一个是体性。也就是说,因明到底是啥?弥勒在这里给列了六条:一言论。咱们知道,“菩萨求法当於何求?当於一切五明处求” ,这时候因明被当成了外明。弥勒菩萨就说其体性第一就是言论,所以以前人根据这个,就把因明辩论当成了耍嘴皮子的。不过,因明学好了,确实能够练出一嘴的好钢牙,这是真的。

  二是尚论,就是因明辩论的时候,双方得共有的一些常识,比如咱们来讨论唯识,你连唯识的常识都不知道,咋讨论呢。

  三是争论,意见不一致嘛,所以才你来我往地讨论,这时候所说的话就叫争论。

  四是毁谤论,哪怕因明被当成外论,也得是谦谦君子来讨论,不能是带啥染污心,因为染污心,所说的话就不中听,这就是毁谤论了。

  五是顺正论,也就是正确的推理语啰。

  六是教导论,这是圣者对众生说法的言论。

  其中第一的言论,是总的,是话,接下来的五个,只不过是从言论里头分出来的而已。

  “七因明”的第二个是论处所,也就是说因明辩论得在哪里举行。以前老出现些这样的情况——印度人挺思想的,甲、乙俩人某次在树林中见了,于是就进行了一次辩论,后来呢,甲给别人介绍说,我把乙辩败了,乙给其他人介绍说,我把甲辩败了,同样一件事情,咋两种说法呢?这样的事儿现在也很多。弥勒菩萨这里就给大家介绍一下说啥样的地方才是辩论的地方。

  一是王家,按现在的说法,就是官家组织的。王家是取其身份尊贵,别人通常不敢乱说的。人王护法是宗教传播的重要的条件之一。

  二是执理家。正式辩论的时候,要有一个公证人,这执理家就是确实是公平的公证人。“执理”是比方,说公证人要象法官一样公平、公正、有正义。

  三是於大众中,就是说辩论得在大众面前,在公开场合。

  四是贤哲前,在圣贤面前进行辩论,这当然是最好的了。

  五是善解法义沙门婆罗门前。因为善解法义,就知道是非正误,能够给我们以指点,让我们受益无穷。

  六是乐法义者前。这是为教导学人而进行辩论表演。比如说我们在开因明研讨会的时候,隆务寺、班禅因明学院,他们就给我们表演藏传的因明辩论,让我们现场看。

  “七因明”的第三个是论所依。也就是说你辩论凭的是啥?在体性那里说了辩论的本质就是言论,也就是话,但话总不能是随意说吧~~既然是辩论,总得有点辩论的样子。

  弥勒菩萨说了两个东西,一个是所成立义,一个是能成立法。所成立义是指你体证到的境界。按普通的话说就是你见到的是啥。比如说我看见这张纸是红的。我看见这张纸是红的这个事实就是所成立义,其中的具体事物“纸”,它本身是“自性”,红是“差别”。

  能成立法则是把你体证到的境界讲清楚,让别人明白你说的是对的,并且确信。这就是建立一个论式。弥勒菩萨分成八:一是立宗,就是观点,二是辨因,就是观点成立的理由是啥。第三是引喻,就是举个例子,这样让人更好理解而已。四是同类,有因必有果的这样一个普遍命题。五是异类,无果必无因的普遍命题。六是现量,通常说成直观认识。因为弥勒是瑜伽行派,所以我们给说成体证的境界。七是比量,正确的推理。八是正教量。也就是圣人留下的经典教导。

  弥勒菩萨说是这八个,其实可以给再加两层科判。这八个可以分成两部分,一是从立宗到第五异类,这是说论式的,是一类。后三个的量是一类,这是认识。进一步,论式里头的第三引喻,可以把第四同类、第五异类给包括到里头。

  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里头,给这八个有极其详细的分析,比如第四的同类,就给进一步分了五个方面,第六的现量里头又给分了三个方面,每一方面里头又分成几个小点。第七的比量又给分了五种等等。不展开了。

  “七因明”第四是论庄严,这是说辩论者应该有啥样的表现。一是善自他宗。就是说辩论双方要知道各自的观点、义理,不能误解对方、歪曲对方。二是言具圆满,也就是说要有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三是无畏,也就是要有自信、不能怯场。后来的因明家自信有些暴棚了,象法称论师,多罗那他《印度佛教史》上说,法称在大街上拿个锣一敲,“欲辩论者,有伊谁耶?”“堪辨者谁?”,这有点过了。但我相信这是多罗那他的夸张写法而已,这么不稳重的祖师,确实让人受不了。四是敦肃,简单说就是礼貌,一个回合一个回合地来,不要打断对方的话等,但不要整成表演的镜头感。我看过一次圣严法师、李连杰一起作个节目,李连杰镜头感很强,眉飞色舞的,老法师和他在一起显得有些不善说话,口才不是很好,但是老法师的神情,给我一种震撼感,而李连杰确实没有。五是应供。是指辩论要把对方慢慢引過來,而不是一上去就顶牛。

  “七因明”第五是论墮负。也就是输的情況。有三种,一是舍言。就是承认输了,不再辩论了。

  二是言屈。按照弥勒菩萨的解释,这其实是指辩论時辩论人的情況。弥勒菩萨列了13个表现。一是讬余事方便而退,其实就是在辩论的时候,发现势头不对,找借口不辩论了。二是引外言,就是不讨论这个问题了,转换话题。三是现愤发,也就是急了骂人。四是现瞋恚,比如你说,你这样是要下地狱的。五是现憍慢,说,你出身下贱还来给我辨~~揭人家的出身,你是普通学校毕业的,我是985,你给我辨。六是现所覆,这是揭对方的短。说,你十年前住过监,还来给我辨~~七,现恼害。说,你再说我杀了你。八,现不忍,吓唬对方。你要再说我找人揍你。九,现不信。十,默然,没话说了。十一,忧戚,心理上输不起,输了后心烦意燥的。十二,竦肩伏面,也就是输了后整个身心都垮了。十三,沈思詞穷,也就是辩论的时候,头脑一片空白了。太紧张了。

  三是言过。这是指辩论的语言本身出了问题。一是说不到点上;二是说气急败坏的话;三是因为语言能力有缺,说的话谁都听不懂;四是说话翻来覆去、颠三倒四的;五是文不对题、答非所问;六是时候错过了。比如说辩论结束后,忽然想:当时我要这么说的话,就不会输了;七是不决定,也就是出尔反尔,让人不明白你到底是啥观点;八是语义不明显,也就是隐晦说、用暗示而不明确说出自己的意思;九是说话卡壳了。

  “七因明”的第六是论出离,也就是在要辩论的时候,先观察一下,决定到底参不参加这次辩论。一是观察得失。也就是说先观察一下,看这次辩论到底有没有价值,可能辩论的主题意义不大,那就不参加了。有人说是看看,要是辩赢了能有多大的好处,要是辩输了到底损失多大,要是得比失多的话,那就参加,要是得没多少,那就算了吧。这就有点儿功利了,与菩提心有损,所以我觉得不该这样解释。要解释成是否能够利益众生。

  第二是观察时众,也就是说看看时间合不合适,有时候时间这个条件使得你参加不了。还要看看人对不对。我本来是理解成了辩论对手的情况,但按照弥勒菩萨的说法,其实是要观察“现前会众”的情况,也就是看现场听众的情况。按弥勒菩萨的说法的话,这场辩论其实就是表演性质。

  第三是观察善不善巧。按姚南强教授的解释,就是要掂量一下看自己是不是辩论的料。但按弥勒菩萨的说法,其实是综合考虑一下处所、所依、庄严等要件具不具备。

  “七因明”的第七是论多所作法。时间不足,就不多解释了。

  根据这解释,弥勒七因明 其实是对辩论中涉及的七个方面的考察。新因明则是理论体系了,成了理论体系,因明的威力就体现出来了。

  接着就简单说一下新因明的情况。汉地对于新因明,多是按照《因明入正理论》来说的……

  玄奘法师有一个很奇怪的做法:对于重要的内明,他翻译得很是用心,大量地翻译了般若典籍、唯识典籍。大多数人说玄奘法师是中国唯识宗的祖师,这其实是把玄奘法师的地位贬得低了,玄奘法师绝对不仅只是唯识宗,他连部派佛教的典籍也很化了心思。可是,对于外明,他只挑些不吃郎的书译,比如说他为了介绍胜论派的观点,竟然是译了一本《胜宗十句义》,这本书在胜论派里,他们自己人也不学习,甚至有很多胜论派人也不知道有这本书存在。后来人们还是因为玄奘法师的汉本《胜宗十句义》,才知道原来胜论派还有这么一本书,而且墙里开花墙外香,在根本没有胜论派的汉地,这本书竟然是胜论派的显论。

  对于因明呢,最重要的《集量论》他没有翻译——我知道他一定带回来了,窥基法师在解释《成唯识论》的时候,是引用了《集量论》的,这本书在藏地被称为《量经》,享有十分崇高的地位。玄奘法师却去译了本《因明入正理论》。

  说新因明,它的底子是现量。现量之外的,就叫非量,也可以叫似现量。非量的范围很广,陈那给归成了七种,咱们通常说的比量,其实是非量里头的一个而已。比量有为自比量和为他比量的区别。为自比量是自利的,是在自己的内心里头进行的思维,他给总结出了三个基本规律,叫因三相,遍是宗法性、同品定有性、异品遍无性。符合这规律的就对,不符合这规律的就不对。为他比量,就是辩论啰。咱们通常一说因明,就会当成辩论,这就是把因明窄化了,辩论在因明中其实不重要。

  新因明辩论,有一个基本规则,在世间叫成封闭原则,或者叫黑箱原则。就是说对甲下了个定义A,则就只能是A,要不是A的话,就绝对不是甲,也就是甲被A给封闭在孤立、恒常的的境地。所有的讨论只能在A这里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