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出家师父,为什么也会有病?

作者:善无疾

  有人说,出家人,修行人,为世外高人,博通经论,弘宗演教,又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为世人所景仰。他们,她们,应该健康长寿,应该是金刚不坏之身,可为什么也会生病呢?

  百思不得其解。

  今撰此文,以释此惑。

  一

  佛学院里同窗四年,她总是病恹恹的,几乎没见她开心,爽朗的笑过。

  她总是在与病魔在斗争。大夏天,穿着秋裤,秋衣,以防风防冷。冬天穿的更厚实。即便这样,几年中,感冒,胃痛,颈椎,腰痛,仍轮番袭击着虚弱的她。常常没上完早殿,她就支不住了。出来透透气,转一会儿,再进去。她是班上唯一有此特许的人。因为病,大家也都很怜爱她。不想让她再多受痛苦了。她喜布施。

  她是东北人,高高的个子,性情原本豪爽,大气。每次放假回来,总给同学带许多包东北特有的大粒饱满、品莹剔透的葵花籽,给厨房邮寄一袋又一袋东北大米。这些都是一等品。她给大家结了许多善缘。只是可惜,才二十多岁,病障使她少了一些年轻人应有的阳光,青春与朝气。

  有一次聊天中,得知,她家住海边,家中世代以捕鱼为生,从小到大,她们都是拿海鲜当蔬菜吃。直到她学了佛,才知,这真不对。后来她出家了。随后,业力就可怕的出现了。

  总在退学的边缘,但她没有。四年中,她修行很精进,不断的念佛,拜忏,不断礼拜大乘经典,几乎每个星期都去第一码头放生。

  转眼,己毕业三年多了。

  前些日子,她来学校办事。气色大变,红润有光,脚步轻盈,自己开车,几个小时,依然精神百倍。人也开朗起来,同学相聚,她滔滔不绝,谈笑风生。她已不再是从前的她。

  二

  我在一个净土道场出家,那里管理严格,功课也紧张,每天雷打不动的七个小时念佛,外加一部地藏经。我二师兄,我去时,她都四十岁了,不知为何,在大众念佛时,她总是莫名其妙的抽泣,哽咽。她的手,脚,一直都溃烂着。什么药都不好使。听说,前年她还做了心脏搭建手术。

  有一次,去放生,那天很热,有些渴,我想去买瓶可乐。二师兄阻止了我,说:饮料很多都是假的,她在家时,就是卖假饮料的,在水里掺些什么,什么,就可以假乱真了。

  然后,她又说,你知道,我这病是咋得的吗?我在家,还捕鱼,卖鱼。村外的大河里有许多鱼,但是禁捕。我晚上偷偷去,放一包炸药,一池鱼说死了……还有许多事,不能告诉你。后来,恶报宋了,一件又一件,挣的钱,都又花出去了,二师兄,说着说着,又流泪了。感叹到:能出家修行,真是累世之福呀。不然,在家,天天造地狱业呀。现在,念佛,念经,病也好许多了。

  三

  据《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记载,玄奘法师西行取经,历经四年,到达那烂陀寺,跟随戒贤论师,精研佛法。当时,在那烂陀寺所有僧众中,戒贤论师德行最高也最受人敬重。据《佛祖历代通载》等史籍记载,戒贤论师当年己一百零六岁,大众由于尊重,不敢直呼其名,都尊称他为“正法藏”。玄奘法师对其也是仰慕己久,是依照印度拜师大礼,膝行肘步,鸣足顶礼的方式拜见戒贤论师的。就座之后,戒贤论师就问玄奘法师从哪里来,玄奘法师合掌恭敬回答:“弟子从大唐国来此,依止师父学《瑜伽论》。”没想到戒贤论师听完这句话,顿时热泪盈眶,又把弟子觉贤叫来,他是论师俗家侄子,也己七十多岁,博通经论,擅于词令。戒贤论师吩咐他说:“你可以为大家略说我三年前患病经过。”觉贤听到嘱咐,也忍不住热泪盈眶,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述说这段希有因缘:“正法藏原来患风病,每当发作之时,手脚关节就像火烧刀割一样痛苦,时好时发,拖延二十多年。三年之前病情加重,痛苦到已不能忍受,因此正法藏对人生感到厌倦,企图绝食自杀。没想到当夜正法藏就在梦中见到三位天人,一位是黄金色,一位是琉璃色,一位是白银色,全都端正庄严、雍穆非凡。金色天人正色告诫:‘你想舍弃这个色身?经上只说身是苦本,却没教人自绝。你在过去世中,曾经当过国王,却使国中人民遭受许多痛苦,所以才会招感这等苦报。现在你应省察宿世罪业,至心忏悔,甘心忍受,广宣经论,罪业自然消灭。如果只是厌世自杀,苦报还是不会了结。,正法藏听完这番话,至诚礼拜忏悔。金色天人指着琉璃色天人说:‘你可知道?这一位是观音菩萨。’又指着银白色天人:‘这一位是弥勒菩萨。’正法藏马上顶礼弥勒菩萨说:‘戒贤常想来世能投生到菩萨旁边,不知能否达成这个愿望?’弥勒菩萨回答‘假如你能弘扬佛法,就可以在后世实现这个愿望。’金色天人随后自我介绍:‘我是文殊师利菩萨,因见你不是为利益众生而舍身作无谓牺牲,特来劝你。现在应该听我嘱咐,一心弘扬正法,将《瑜伽论》等普及到没有听过之地,你这风病自然会慢慢好起来。三年之后,将有一位大唐僧人,因为爱乐大法,前来拜你为师,你可以安心在这里等他。,正法藏再一次顶礼,感激三位菩萨指点迷津,并且允诺收徒传法,说完抬头,三个天人已经不见。醒来之后,才知是一场梦。从此以后,正法藏身体就慢慢好转,如今业已痊愈。”玄奘法师听后更是百感交集,顶礼悲泣,云“果真如此,弟子当尽最大努力学习,恳请师父慈悲,摄受教诲!”

  果如其言,玄奘法师在那烂陀寺听《瑜伽论》三遍,《顺正理论》一遍,《显扬》《对法》二论一遍,《因明》《声明》《集量》等论二遍,《中论》《百论》三遍。至于《俱舍》《婆沙》《六足》《阿毗昙》等论作。玄奘法师就这样在那烂陀寺精进听法、学法,最终名扬天竺各地,被大小乘僧众尊为“解脱天”、“大乘天”:随后携带无数经论回归中土,直至圆寂之前,译出一千四百多卷经论,名标史册,流芳千古。

  医王孙思邈,曾于《千金方》中有这样一句话:杀生求生,去生远矣。

  杀害其他动物的生命,企图让自己延年益寿,是南辕北辙,背道而驰,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这是因果。

  我们出家修行人,当然也要遵行这个因果律。如果前世有杀生之业,当然也要受多病之报。

  所幸的是,出家人对病的认知不一样。佛经告诉我们,病出业生,业由心造。一切都是自己往昔的业力的呈现,不是天降,不是地出,也不是人与。是自作,当然要自受,所以,出家人得了病,极少报怨,而是随缘消旧业,不再造新殃。

  澫益大师于《灵峰守宗论》中说:

  病是吾辈良药,

  消尽平生妄想。

  看破此身虚幻,

  深明苦空无常。

  病苦不仅不能障碍出家人修道,往往还是修道的助缘,所谓的“逆增上缘”。正是由于病苦的激励,知道了因果业缘之理的真实不虚,体会到此身的虚幻不真,明白了人世苦空的本质,从而激发出出离三界,度脱苦难众生的大愿大行。

  有时,我们所看到的出家病,也许对他来说,是一种自在。如真歇了禅师曾有诗言:老僧自有安心方,八苦交煎总不妨。

  所以,出家人之病,不可从表面评测。或许各有其理,各有其事,各各不同,但心之自在安然,不怨不尤,则是一样的。

  摘自:《尼众》2017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