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德国梵文热背后的文化科学驱动力

作者:刘松柏,孟丽

  —— 写在杭州佛学院梵文课向社会开放之后

  作为最古老的语文之一,梵文是人类文化遗产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它不仅是了解东方哲学、宗教、历史和文学的必要工具,现今亦成为计算机前沿技术的驱动力。梵文学习和研究在欧美国家一直为学术界所重视,但一直并不大众,然而,近年来学习梵文的热潮却席卷了德国等地。

  英国《每日邮报》最近(2015年5月8日)对德国梵文热作了详细报道。在德国,有14所顶尖的大学教授梵文、古典和现代印度学,八月份为期一个月的暑期课程每年都会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申请。由于申请人数太多,海德堡大学南亚研究所不得不在瑞士、意大利、甚至印度等地开设了暑期梵文口语课程。“15年前我们开设梵文课程的时候,本以为几年后就会关掉它。但事实上,我们后来不得不加大力度把它推广到了其他欧洲国家”,该大学古典印度学负责人Axel Michaels教授说。

  “到目前为止,共有来自34个国家的254名学生参加了梵文课程。我们每年都不得不拒绝很多申请。除了德国以外,大部分学生来自美国、意大利、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把梵语与宗教和政治思想捆在一起是愚蠢的,不利于了解它丰富的文化遗产。” Michaels教授说。“可以说佛教的核心思想在梵语里。为了更好地理解东方哲学、历史、语言、科学和文化的起源,必须阅读原始梵文文献,因为那里面埋藏着人类最早的思想和发现”,他补充说。

  在海德堡大学学习梵文的医学生Francesca Lunari也同意这个看法。“我对心理分析感兴趣,必须知道人的思想如何通过文字、文化和社会而产生。为了理解东方精神病学先驱Girindrasekhar Bose的开创性工作,我还要学习孟加拉语。即使在印度,对Bose的工作研究也不多。学习梵文是做这件事的第一步。”她说。“Bose用孟加拉语写了他的理论,挑战佛洛伊德,这些古老语言如果不好好保护的话,由于英语的冲击,孟加拉语可能会面临与梵文类似的危机。”

  海德堡大学现代南亚语言文学(现代印度学)系主任Hans Harder博士认为,“如果主要语言如印地语、孟加拉语因印度英语而灭亡,将导致全球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部分灭绝,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印度英语也只会变得更糟”。

  一位孟加拉、印地语和乌尔都语非欧语言专家十分反对这样的灾难:越来越多社会地位上升的家庭停止教他们自己的语言给他们的孩子。研究民族印度学有助于将研究对象置于古代历史环境中进行考虑。“通过学习Chanakya的政事论可以更好地理解政治学和经济学的演化”,Michaels博士说。

  因此这个学期学院有一门“早期奥义书中的人类生理学和心理学”课程,由来自IIT的数学研究生Anand Mishra开设。他因为研究涉及发展语法结构更适合的计算语言而学习梵文。“通过学习帕尼尼梵文语法,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计算语言工具”,Mishra说。

  Michaels博士认为,印度人不应该沉溺于政治和宗教的争论,而应该尽量保护他们的遗产。“我们不是保护珍稀古老的绘画或雕塑吗?这是一个活的语言和丰富的文化遗产,漠视将会导致它像辉煌的亨比文明、阿旃陀艺术与科纳克神庙一样被淹没。梵语,连同它的文化、哲学和科学可能同样灭绝,”他说,并补充道:“另一方面,还有很多秘密需要通过梵文去探索,比方说印度河流域文明。” 德国俨然已成为世界梵文学者的人才库。“大部分梵文学者包括那些在哈佛、伯克利、英国的都是德国人”,他说。

  然而在目前的中国,梵文仍然被称为绝学,只有北京大学东语系等极少地方开设梵文课,部分佛教院校教一点梵文。因此,谁也没有想到,2015年3月杭州佛学院梵文课对社会开放,甫一广告就人数大超预期,不得不提前截止报名。11日正式开课当晚,佛学院斋堂座无虚席,来自杭州市及周边地区的380多名学员参加了学习,可谓盛况空前。杭州与德国不仅在学习梵文的热情上遥相呼应,而且在梵文教学的方法上也一脉相承。

  古老的梵文从东方传播到西方,当前的梵文热似乎又从西方漫延到了东方。在现象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力量在推动呢?

  梵文是通向古老东方文明宝藏的必经阶梯,人类对自身深远的好奇或许可以部分地解释当前人们对梵文的热情。同时,在当今大数据时代,解读梵文对于科技也有着非常直接的现实意义,大概是另一个重要驱动力。解读大数据非常重要的一环就涉及对自然语言的语义识别,梵文作为一种高度屈折的语言,正如欧美国家已经认识到的,很适合作为计算语言的模型,据此以解决其他自然语言的语义识别问题。而语义识别问题的解决将极大地推进网络智能化进程。因此,梵文可以说是连接古老智慧和前沿科学的桥梁。

  在此祝愿杭州佛学院以本次梵文公开课为契机,推动我国梵文教育和研究事业的发展,亦远绍如来近光遗法,亦助力大众广学五明,不输群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