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大慧宗杲梅阳传法与交游因缘

作者:徐文明

  大慧宗杲(1089-1163)为禅宗一代宗师,他曾谪居梅州六年,对于梅州佛教贡献很大。今以《大慧普觉禅师年谱》为本,对其在梅州事迹略加分疏。

  《大慧普觉禅师年谱》卷一:

  二十年庚午

  师六十二岁。师《自赞》:“身著维摩裳,头果庞公帽。资质似柔和,心中实躁暴。开口便骂人,不分青白卓。编管在街阳,莫非口业报。永世不放还,方始合天道。”为趋时者巧加诬讪之语,取怜势位。以是年六月二十五日,准命移梅州。

  取道郴阳,抵曲江,访舍人来公翊于西园,作《云门匡真禅师画像赞》。七月十四日至曹溪,留信宿,作《禺禅师真赞力,按题其《语录入云:绍兴庚午夏,自回雁迁梅阳,道过韶石,礼老卢于窣堵波下。适遇堂头明侄禅师,举扬宗旨。二十六日至南海,馆于光孝方丈之西轩,凡三十二日,示何文绶、彭彦祥、郑子寿、顾廷芙、张彦清、元览等法语。庄彦质未画师像,预以素缣求弋赞)>,云:“只此便是妙喜真,何用画工更忉怛。彦质抬眸子细看,南无急性王菩萨。”

  八月二十九日离五羊,九月十五日抵罗浮,十月初三日至贬所。按《纪谈》:师抵梅阳,郡守谢朝议语僚属曰:“朝廷编置所谓长老者,但一僧耳,兵马东偏隙地,从其居止。”既而僧行日至几数百,指施锹镢而平基址,运竹木而缚屋庐,听其指呼,无敢怠者。守虽闻其服勤如此,亦未知果何人也,于是延见一二,观其能为。南闽修仰书记适承命,乃与守从容弥日,语论英发,确古商今,逢原左右。守复微(征):“等伍更有蕴异能者否?”仰遂告以“负大经论者有之,博极书史者有之,诗词高妙者有之,翰墨飘逸者有之其所以未能明彻,则佛祖大事因缘而已。是以不惮艰险随侍而来。得依仁政,聿莫大焉。”守且骇异,知其徒皆为法忘躯之士,自是于师,日益加敬。

  大慧因与张九成关系密切,遭到秦桧忌恨,借故将其编管衡阳,即所谓“神臂弓”公案,当时张九成因父卒,绍兴十一年(1141)四月十六日上径山请大慧升座说法,十八日下山,而朝廷收三大帅兵权在四月末,二者并不相关,只是罗织罪名而己。是年五月--T五日,宗杲被除去度牒,编管衡州。

  绍兴二十年(1150)六月二十五日,大慧居衡州十年,因书《自赞》,为人巧加罪名,责授梅州。

  大慧十月初三日到梅州,时太守谢朝议以兵马东之闲地,令其居止。梅州非大州,太守谢朝议事迹不详,但知其子名谢纯粹。谢太守虽然未曾为难大意,但不知其人,亦未加敬,后见其御众有方,故招其门人探问,修仰应命而往。

  据《云卧纪谭》卷一:

  南闽修仰书记,绍兴间为草堂和尚掌记室于泐潭。甞题《净发图》,体类俳优,而用事切当。其词曰:“垢污蓬首,笑志公堕声闻之乡;特地洗头,嗟庵主入雪峰之彀。为当时之游戏,属后世之品量。谁知透石门关,别有弃蠕手段;饮泐潭水,总是突雾爪牙。更不效从前来两家,直要用顶[宁+页]上一著。锋鋩才动,心手相应。一搦一抬,谁管藏头白、海头黑;或擒或纵,说甚胡须赤、赤须胡。曾无犯手伤锋,不用扬眉瞬目。一新光彩,迫绝廉纤。休寻头上七宝冠,好看顶后万里相。一时胜集,七日良期,不须到佛殿阶前,彼处无艹;普请向大智堂里,此间有人。”

  逮参大意老师于街阳。未几,随侍迁梅阳。郡守谢朝议以大慧语僚属曰:“朝廷编置所谓长老者,但一僧耳,兵马司东偏之隙地,从其居止。”既而僧行日至,几数百指。施锹镢而平基址,运竹木而缚屋庐。听其指呼,无敢怠者。守虽闻其服勤如此,亦未知果何人也。于是延见一二,观其能为。仰适承命,乃与从容弥日,语论英发,榷古商今,逢原左右。字复征等伍更有蕴异能者否。仰遂告以“负大经论者有之,博极书史者有之,诗词高妙者有之,翰墨飘逸者有之。其所以未能明彻,则佛祖大事因缘而己。是以不惮艰险,随侍而来。得依仁政,幸莫大焉。”守且骇异,知其徒皆为法忘躯之士。自是于大慧日益加敬,遣其子纯粹求入道快捷方式,大慧示以法语八篇抑之学富才高,于文无所不能,既罹瘴毒,卒于潮阳光孝。畴不为太息也。

  修仰禅师,南闽人,绍兴年间在泐潭草堂善清门下为书记,后参大慧于衡阳,未几随行至梅州。他受命与太守对话,以其博识辩才折服太守。修仰学富才高,文学过人,可惜身罹瘴毒,后宋卒于潮州光孝寺。其所作《净发图》题记,颇显文采。

  《大意普觉禅师年谱》卷一:

  二址一年辛未

  师六十三岁。居梅州,太守遣其子谢纯粹求入道捷径,示之以法语八篇。作《雪堂行禅师语录序》《祭安抚刘公方明文》。

  是年,大慧作《法语》八篇,示太守之子谢纯粹,可惜皆不存世。还作《雪堂行语录序》,并有祭安抚刘方明文。雪堂道行(1089-1151)为佛眼清远门人,是年二月九日入灭。刘防(约1108-1150),又名旦,字方明,潮阳人,宣和六年(1124)进士,绍兴十三年(1143)知潭州,十八年(1148)六月末再知潭州,任湖南安抚使,二十年(1150)秋去世。刘吭有《幼幼新方》四十卷,其父刘允有《刘氏家传方》,皆为医学家。刘防不附秦松,反对议和,两度知潭州,其时大慧谪居衡州,受其关照,多有来往。

  《大慧普觉禅师年谱》卷一:

  二十二年壬申

  师六十四岁。示张观察法语。以颂代书寄张圣者。贺福圣长老出世。答不二居士注金刚经求印证书、华心居士杜撰水陆仪文书。以颂滑稽敏棕皮归蜀。作觉明居士夏志宏画像赞。

  张观察事迹不存。

  张圣者,又称张圣君,法名圆觉,是一个带有浓厚的神话色彩的奇僧,在后世民间信仰中占有重要地位,相传是与妈祖齐名的神灵,号称“海上有妈祖,陆上有张公”。

  据《夷坚志》:

  福州张圣者

  福州张圣者,本水西双峰下居民。入山采薪,逢两人对奕于盘石处。与之生笋使食,张不能尽,遂谢去。即日弃家买卜,未尝呵钱布卦,而人祸福死生,随口辄应,自称曰“张铁柄”。

  绍兴中,张魏公镇闽,母莫夫人多以度牒付东禅寺,使择其徒披剃。长老梦黑龙蟠踞寺外,旦而视之张也。问之曰:“欲为僧乎?”曰:“固所愿。”于是落发,而立名“圆觉”。尝以双奉纳口中,每笑时,几至于耳。素不识字,而时时赋诗,见交游间过举,必尽言讽劝。郡士林东,有才无行,尝批张头曰:“圆觉头生角。张应声曰:“林东不过冬。”及期,果以罪编隶。后行游建安,放言忤转运副使马子约钝,马擒赴狱。枉梏棰掠,而肌肤无所伤。竟用造妖惑众,劾于朝,流梅州。久之,复归乡。己卯之冬,或问新岁状元为谁,曰“在梁十兄家”,皆不能晓。既乃温陵梁丞相魁天下,十兄者,“克”字也。张所遇奕者,一中一量,筮者与之笋盖钟离子云。

  类似的记载又见张世南《游宦纪闻》卷四等。张圣者,本为采薪卖锄柄之农民,因入山观奕之奇遇而获神通,能言祸福,其事迹与丹霞宗本颇似。

  绍兴九年(1139)至十一年(1141),张浚知福州,其母莫夫人好佛,多以度牒付东禅寺。时大慧门人懒庵鼎需(1092—1153)住持东禅,梦黑龙卧门外,及明见张圣者,便度之出家,法名圆觉,因此实为大意法孙。圆觉后到建安,以直言得罪福建转运副使马纯(字子约),故将其下狱,虽然用尽酷刑,他却毫发不伤,故以作妖惑众的罪名将其流放到梅州。大慧责居梅州之寸,法孙圆觉尚在,故以颂代书致之。圆觉绍兴二十九年己卯(1159)前回到家乡,并预言梁克家中状元,故他有可能与宗杲同时遇赦。

  圆觉生卒年不详,有人认为其于绍兴九年己未(1139)出生在永泰嵩口月洲村,淳熙十年(1183)坐化于闽清金沙九龙潭·:“然而既然他绍兴十年(1140)前后出家,就不可能生于九年,己未有可能为乙未之误,即可能生于政和五年乙未(1115)。

  福圣长老应当是佛监惠勤门人常德府深禅师,嘉泰普灯录》载其名,无机语。夏珙,字志宏,又作“致宏”,号觉明居士,九江人,夏竦之裔孙,曾任房陵丞,宣和六年(1124)秋为竹山令,绍兴二年(1132)宣教郎、权陕西路都转运司判官公事,八年(1138)为岳飞举荐任荆湖北路转运副使,十年(1140)新任利州路转运副使放罢,十二年(1142)受岳飞牵连,直秘阁夏珙勒停羁管,二十五年(1155)秦桧死后,前右朝请郎、直秘阁、南剑州编管夏珙得以“逐便”。陈与义(1090—1138)于建炎二年(1128)避虏奔房州南山,有《与夏致宏、孙信道、张巨山同集涧边以散发岩岫为韵赋四小诗》,其四称“夏子理泉窦”。张崠(字巨山)亦有《夏致宏方城道中以诗见寄避地穷山秋雨仍作因次其韵》、《与陈去非夏致宏孙信道游南涧同赋四首》。夏珙为岳飞部属,与陈与义、张崠、孙确(字信道)有交往,与张崠往来尤多。

  夏珙早在绍兴十三年(1143)便向大慧问道,他既为岳飞幕僚,因力主抗金而被羁管福建南剑州,距梅州不远,故与大慧继续交往。

  《大慧普觉禅师年谱》卷一:

  二十三年癸酉

  师六十五岁。作《送黎文晦归龙川序》《南安岩i画像赞,《跋雪峰空祥师语录》《书古寄婺女使君李公献臣》。

  《书古送立禅人归双林》曰:“空手把锄头,油瓮捉泥鳅。步行骑水牛,纸人火上游。人从桥上过,猛虎当路坐。桥流水不流,高峰驾铁舟。立禅归到双林寺,说与渠侬且罢休。妙喜为君重说破,咄!且莫瞌睡。”

  按弋云卧”书云:师是年坐间凡有所说,则法宏首座录之,自大吕申公执政至保宁永禅师四明人,得五十五段而罢兴。宏遂以老师洋屿众寮膀,其间有兄弟参禅不得,多是杂毒入心”之语,取禀而立为《杂毒海√。今刊本名《武库,者,乃绍兴十年春,信无言等闻师语古道今,聚而成编,福清真兄戏以《杜预传》中武库二字为名,及庚午,师偶见是集,曰:“其间亦有是我说话,何得名为武库/”以是知武库之名,实非师意也。

  黎文晦,事迹不详。

  据《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十二:

  南安岩主

  赠以之中语,成云秘密言。

  谁知此老子,非妙亦非玄。

  直截不藏覆,当机火里莲。

  谁人明此意,端坐自擎拳。

  南安岩主,即云门宗自严大师(970-1051),为定光古佛化身,灵迹常显,住持汀州南安岩,在福建、广东、江西一带影响极大,曾在梅阳弘法。他书偈以人,最后都要加一句‘赠之以中”,其像多作端坐擎拳之状。

  雪峰空禅师,即草堂善清门人雪峰慧空(1096-1158),曾于云居、云门参大慧。

  据喀嘉泰普灯录》卷十:

  福州雪峰东山慧空禅师

  本郡人,族陈氏。十四圆顶,即游方,偏谒诸老。晚契悟于单堂。绍兴癸酉,开法雪峰。受请日,上堂曰:“俊快底,点著便行;痴钝底,推挽不动。便行,则人人欢喜;不动,则个个生嫌。山僧而今转此痴钝为俊快去也。”弹指一下,曰:“从前推挽不出而今出,从前有院不肯住而今住,从前嫌佛不做而今做,从前嫌法不肯说而今说。出不出、住不住即且置,敢问诸人,做底是甚么佛,空王佛耶,然灯佛耶,释迦佛耶,弥勒佛耶?说底又是甚么法,根本法耶,无生法耶,世间法耶,出世间法耶?众中莫有道得底么?若道得,山僧出世串毕;如或未然,逢人不得错举。”喝一喝,下座。

  上堂。举:云门示众云“只这个带累杀人”。师曰:“云门寻常气宇如王,作恁么说话,大似贫恨一身多。山僧即不然,只这个快活杀人。何址7大雨方归屋里坐,业风吹又绕山行。然虽如是,也是乞儿见小利。且不伤物义广句作么生道?”

  上堂:“一拳拳倒黄鹤楼,一赶赶翻鹦鹉洲。有意气时添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俊哉,俊哉,快活,快活!一似十七八岁状元相似,谁管你天,谁管你地。心王不妄动,六国一时通。罢拈三尺剑,休弄一张弓。自在,自在,快活,快活。恰似七八十老人作宰相相似,风以时,雨以时,五谷植,万民安。”竖起拄杖曰:“大众,这两个并山僧拄杖子,共作得一个。衲僧到雪峰门下但知随例餐锤子,也得三文买草鞋。”喝一喝,卓拄杖,下座。

  僧问:“和尚未见草堂时如何?”曰:“江南有。”云:“见后如何?”曰:“江北无。”戊寅三月+3-,示寂于东庵,寿六十三,腊四十八。

  据《雪峰慧空禅师语录》卷一:

  金翅擘海,直取龙吞。燕雀鹰鹤,徒夸羽翰。拨转关捩子,宛如珠走盘,明眼衲僧著眼看。

  癸酉至节,梅阳妙喜老汉题。

  这就是是年冬至大慧为《雪峰慧空禅师语录》所作题跋。

  又据《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三十《答鼓山逮长老》:

  如雪峰空禅师,顷在云居、云门相聚。老汉知渠不自欺,是个佛法中人,故一味以本分钳锤似之。后来自在别处打发,大法既明,向所受过底钳锤,一时得受用,方知妙喜不以佛法当人情。去年送得一册语录来,造次颠沛,不失临济宗旨。今送在众寮中,与衲子辈看。老汉囚掇笔书其后,特为发扬,使本分衲子为将来说法之式。若使老汉初为渠柁泥带水说老婆禅,眼开后定骂我无疑。所以古人云:“我不重先师道德,只重先师不为我说破。若为我说破,岂有今甽”便是这个道理也。

  这是绍兴二十四年(1154)大慧答法孙鼓山宗逮(?—1167>6,其中也提到他与雪峰慧空的一段因缘,强调要以本分事接人,不可以佛法当人情,宁可截舌,不得说破。

  李献臣,时为婺州太守,先为提举,《年谱》十四年(1144)载曾示李献臣法语二十六段之多,可见对其相当重视。

  立禅人,即衡州光孝立禅师,大慧门人,无机语。是年大慧其归婺州双林寺,即傅大士之旧宅所建,故引其法语。

  是年,门人首座法宏集其说法,自吕申公至保宁勇禅师,凡五十五段,为《杂毒海》一编。

  《大慧普觉禅师年谱》卷一:

  二十四年甲戌

  师六十六岁。太守杨公王休建华严会,请为众普说,说偈略曰:“绍兴甲戌上元节,自在居士兴善利。梅民服化成欢喜,仁风惠泽家家至。善哉奇特大因缘,不可思议绝伦比。上祝吾皇万万春,当与天地相终始。”示唐彦举觉轩法语。以颂代书答归宗华侄长老。题圆悟和尚所付《楞伽经》授鼓山宗逮长老。题临济正宗法语。跋《古塔主语录》。韦参军以花圃建庵,迁师居之。

  梅州太守杨王休,号自在居士,建华严会,请师普说。

  据清《潮州府志》卷四,宋代知梅州,杨承祖,知梅州,归隐保福隆两山之间,同志唱和,有《真率集》,乾道间任。又载杨王休淳熙间任梅州学录。可见当时名为杨王休者不少。

  据《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二十:

  示觉空居士(唐通判)

  以斯道觉斯民,儒者之事也。吾佛亦曰,性觉妙明,;本觉明妙。又佛者觉也,既已自觉,而以此觉觉诸群迷,故曰大觉。又德山曰:“扪空追响,劳汝心神。梦觉觉非,觉亦非觉。”彦举道友,儒释俱学而不偏,故取是义而名其所居曰“觉轩”。以此轴来求法语,仍书尾嘱之曰:觉轩之义,是大神呒,是大明呒,是无上呢,是无等等呒。彦举既知是义,大神大明无上无等等矣,又何必妙喜再下注脚!然彦举之意,非独欲发明是义,以自觉而已。盖囚是义以觉诸未觉者,法施之普,亦佛菩萨之用心也。予嘉其志,故直书以示之。凡登是轩者,当见其义而亡轩可也。苟执轩以为义,则非独不了其义,而亦未睹其轩也。轩义俱亡,觉心独朗,始可与言觉也矣。觉义深远,言不能尽,继之以偈曰:“觉空空,觉空空,觉觉觉空,空空亦空。欲识无穷好消息,都卢只在此轩中。”信笔信意一挥,以塞来命而已。

  据此,则唐彦举,号觉空居士,时为梅州通判,儒释俱通。大慧名其居为“觉轩”,望其自觉觉他。

  据《五灯会元》卷二十:

  明州天童应庵昙华禅师

  蕲州江氏子,生而奇杰。年十七,于东禅去发。首依水南遂禅师,染指法味。囚遍历江湖,与诸老激扬,无不契者。至云居礼圆悟禅师,悟一见痛与提策。及入蜀,指见彰教。教移虎丘,师侍行,未半载,顿明大事。去谒此庵,分座连云。开法妙严,后迁诸巨刹。住归宗日,大慧在梅阳。有僧传师垂示语句,慧见之,极口称叹。后以偈寄曰:“坐断金轮第一峰,千妖百怪尽潜踪。年来又得真消息,报道杨岐正脉通。”其归重如此。

  是年,法侄应庵昙华(1103-1163)主持庐山归宗,大慧见其垂示语句,极口赞叹,以偈示之。

  宗逮开法鼓山,致书大慧,他虽然后参大慧,然不忘所本,为大慧门人东禅思岳拈香,大慧是之。

  据《荐福承古禅师语录》卷一:

  云门村叟妙喜宗

  禅无传授,可传授者,教乘文字、先德语言而已,非心之至妙也。其至妙之心,贵不越一念而契证。苟如实契证,则教乘文字,先德语言,无少无剩,皆此心之妙用,如柝旃檀,片片匪异。故曰:“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此万世不易之论。近日丛林,诳妄说法之流,不信有妙悟,而专事教乘文字、先德语言,寻章摘句,狐媚学者,传袭以为家宝。或以只履西归之话,为末后大事;或以五位功勋、偏正回互为箕裘,各立门户,各秉师承,谓之宗旨观斯之说,何异群虱之处棍中,逃乎深缝,匿乎坏絮,自以为吉宅?炎丘火流,燃邑灭都,群虱棍中不能出,此之谓也。临际曰:“有一种不识好恶,向教乘中,取意度商量,成于句义。如把屎块子,口中味了,却吐过与人。”三复斯言,未尝不喟然叹息也。呜呼,安得此老复出,为后进针膏育、起瘘疾乎!

  是年,跋《荐福承古禅师语录》,荐福承古,号古塔主,云门宗尊宿。前引称为《前序》,题名为“云门村叟妙喜宗”。大慧批评了当时禅门弊端,特别是不信有妙悟、专以文字教乘为本的作风,其中似乎涉及曹洞宗。

  是年,韦参军为大慧建新庵,迁居之。

  《大慧普觉禅师年谱》卷一:

  二十五年乙女师六十七岁。正旦临安净空居士陈安常、不空居士张处俊各具一百问答遣价求印证,师题其后云:“自问自答,自倒自起。处俊安常,各说道理。—人摇头,一人摆尾。蚊锥铁牛,卖弄口觜。赏伊胆大,来呈妙喜。尽令而行,埋入地底。放过一著,各自看取。若不放过,打出骨髓。且道是赏伊罚伊?明明向你道,尚自不会,岂况盖覆将来!。师自街迁梅六年之间,遐陬远俗,靡不从其摄化,家绘其像,敬事虔肃,有若临淮之大士、南安岩之定光。十二月,蒙恩自便。按《龙王殿记》云:二十五年冬,天度清旷,权纲独揽,诏有司理冤打,还之梅阳。梅为南方烟瘴之郡,医药绝少多有不及东归者。按《答经略方公务德书》云:“往岁南迁,参随僧行,零落瘴乡六十三人,义难以忘,今之所存,于兹无几。间或熏炉茗碗,必异于众,盖不忘南荒朝游夕处之义也。”按《为张县尉普说》:在梅阳六年,受人供养,临行,庵中所有动使之物,尽散与人。平昔所收些施利,悉用办斋,遍请合郡僧道士庶并见任官云。

  净空居士陈安常、不空居士张处俊,事迹不明。

  大慧居梅州六年,远近蒙化,家绘其像,敬之如泗州大圣、南岩定光。不过由于此地瘴气深重,医药不足,门人零落者达六十三人,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好相秦桧去世。是年冬,有旨自便,得以放还。

  方滋(1102-1172),字务德,桐庐人,天性仁厚,虽然号称秦党,实与秦氏不同,绍兴二十一年(1151)至二十四年(1154)知广州时,对于南迁谪居之人如胡铨澹庵(1102-1180)、郑刚中亨仲(1088—1154)、胡寅明仲(1098—1156)、朱翌新仲(1097—1167)等皆待之尽礼,大慧亦蒙其照顾,故与之有交。

  据《大慧普觉禅师普说》卷一《张县尉、明讲主请普说》:

  今日伏承张文焕、玉(王)君玉二道友与明讲主,得得来挥金辨供,为他各各知有一段大串因缘,不从人得,所以请妙喜举扬般若,要结无上菩提因缘。又承判县朝议洎诸尊官诸山禅师同此证明。况某此者荷圣恩得还旧观,不知前报世中曾在新淦有何因缘,却来这里了此一段事,不数日间说法三会。

  如此张县尉,名文焕,为新淦县尉。这是绍兴二十六年(1156)离开梅州,行至江西临江郡新淦县时所作普说,其中提及离开梅州之际故事。

  《大慧普觉禅师年谱》卷一:

  二十六年丙子

  师六十八岁。正月二十一日离梅阳,太守邓公酢宾礼,委官兵津发,居民扶老携幼,遮道祖饯,眷恋有不胜情者,盖其道使之然也。取道汀州,二月至瀚川。时无垢居士侍郎张公子韶自横浦蒙旨守永嘉,师维舟俟之,用慰契阔。既见,留连款语,遍赏名山。留题马祖庵诗云“中有奇道人,机锋如劈箭”,谓师也。公因以自画像需赞,师点笔疾书,有“贫儿索旧债之句”。己而联舟东下,至庐陵,众信请说法于祥符寺,作庐陵米价颂。次太和,游青原。分袂于临江之新淦,作湖湘之行。图刨

  是年正月,离开梅州,邓太守为之饯行,并派官兵护送。梅人扶老携幼,相送于道。路经汀州,二月至赣,与老友张九成相会。至庐陵,说法于祥符寺,游青原山,至新淦,为张文焕县尉普说。

  师在梅州时,还与王之奇等人交往。

  据《普觉宗杲禅师语录》卷二:

  右承务郎宁太府寺丞王(之奇)

  呜呼!之奇癸未穷腊,有岘首之役。道经玉泉,见住持僧云道颜西迎,且报佛日禅师下世,慨然悲怆移日。之奇初识师梅阳,同忧患四年,久久相敬爱不衰。然穷冬盛夏,围炉纳凉,谈古今论人物,无一日不相从。及平分首,犹眷眷不忘。后虽再会径山及辇下,亦犹前日。但各以事牵,不如曩日之欵也。惟禅师,津梁法海,为禅之宗盟,虽三尺童子,皆能言之。然之奇这竦,未尝及此,不敢妄议。惟公英明刚果,出于天资,少日从诸大老游,能道前言往行,斖斖可听,故下视后进学士大夫。又赋性狷急,故不相知者,以不逊加之。嗟乎!盛名之下难居,况以方内之事,责方外之人乎!公名既熏天,亦有疑似之谤。但之奇四年之中欵接既久,观公细行,所谓瞿昙氏之戒者,则无毫发。遗恨公今往矣。姑以平昔相与之义,及世人所未知者,笔于纸而奠之。不复为世俗礼,香茶蜜炬,亦徐孺子生茵之义也。尚享。

  王之奇(?—约1174),字能甫,庆阳人,抗金名将徽猷阁学士、枢密副使王庶(?-1142)之子,诗人,画家,孝宗时为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二十二年(1152)春,坐谤朝廷,编管梅州,故与大慧相交四年。这是王之奇隆兴元年(1163)冬所作祭文,其中细述与大慧交往之由,盛赞大慧之僧格,并为其性格狷急辩护。

  据《普觉宗杲禅师语录》卷二:

  杨太保像赞

  人言此是杨太保,我道梅阳护法神。天资忠义不谄曲,一片精诚正直心。

  杨太保,即杨存中(1102—1166),本名沂中,字正甫,代州崞县人,抗金名将,屡立战功,典兵最久,贵宠独隆,后追封和王。他曾为张浚部属,故与大慧交好。

  据《大慧普觉禅师普说》卷四:

  示方察推(宋辅)

  予罪居梅阳,首尾七年,时官中来相暖热者无数,独宋辅始终可观。儒教圣人所赞者,当官处依而行之,所呵者不敢违犯,而又忍穷如铁石,谨守绳约,无所希求,汲汲以好事为务,纤芥不以取诸人。相从逾年,并无异差。予以是故与之为定交。丙子上春分携,屡形梦境。丁--~.初冬,得得自临安来相拊存,高义特达,又与常人不同。适山中建般若会,忙冗之甚,而宋辅才来次日,便要戒涂,如雪中访戴欲胃雨而去。再三挽留,为旬浃欵。临行袖此纸求指示,囚掇笔书此,少叙相从因由,言不能尽,以颂继之,云:“惠然访我邹峰下,剡溪兴尽归心起。禅家无物赠君行,前面有山兼有水。”如到梅阳,见诸道旧,颂出此以似之要知妙喜敢将常住物作人事耳,一笑。

  这是大慧北还之后污绍兴二十七年丁丑(1157)初冬,方宋辅前来育王看望,大慧书以赠之。据此,大慧居梅州时,方宋辅始终亲近之,善待之,在诸官员中最为可敬,故大慧与之定交。他虽然为观察推官,官职不高,但清廉忍穷,谨守法度,品格高尚,故为大慧所敬。

  据《云卧纪谭》卷二:

  饶州教授严公朝康,问道于荐福雪堂、报恩应庵。甞有颂曰:“赵州狗子无佛性,我道狗子佛性有。蓦然言下自知归,从兹不信赵州口。著精神,自抖擞,随人背后无好手。骑牛觅牛笑杀人,如今始觉从前谬。”时大慧老师在梅阳,严以其颂寄呈,而大慧答以书,略曰:“随人背后无好手,此八万四千皆公活路。严乃湖州长兴人也。

  饶州教授严朝康,湖州长兴人,问道于荐福雪堂道行、报恩应庵昙华,为应庵法嗣,同参侍郎李浩(1116-1176)有偈寄之。他以颂寄大慧,得其首肯。

  据《大慧普觉禅师普说》卷一《李宣教子由请普说》:

  今日伏承子由宣教,得得自龙川来,为总辖公作大佛事,请妙喜老汉普说,用资冥福。

  《大慧普觉禅师普说》卷一:

  如总辖与老汉素昧平生,前此来梅州,因捉杀自潮州回,马上略邂逅,后来常通书。及在赣州城下,拨忙亦有书来。他是个杀人汉,知有善知识,信向此事。月十日,又是一封书来。为他能存一念信向善知识心,渠既如此,肯在军中乱斩斫人么,肯取人财帛么,肯虏人骨肉么?闻知启手足时,观察父子自到其家,见其家空荡荡无一物,面前所有者,尽是官物。子由又见识高,将应干弓箭一时纳了,所以观察爱其廉洁如此,其子又贤,甚故尽力照管他。子由十四上便得解,囚循不赴省,此回囚总辖捐馆后,近日受命了,得得来见妙喜,为总辖修设,以报劬劳莫大之恩。总辖一生既做好事,一切人赞叹,决定不在地狱,定生胜处无可疑者。闻知临启手足时,尚自畔老师。只这一念子,正便是成佛作祖底阶梯、成佛作祖底根本。

  大慧在梅州,还结识龙川李总辖(?—1156)及李子由宣教父子。李为军将,却知一心向善,虽与大慧一面之交,却经常致书问道。李子由亦是少年奇才十四岁便得解,后为宣教郎。

  据《与无相居士尺牍》:

  无相居士子立道义丈室,即时初冬乍寒,伏惟道体万福。宗杲伏瘴乡,幸未即死,皆德庇之及也。前此尝作数字,附循州遽将去,想无不迭。信后益深瞻念。莲禅者得得归临平省亲,渠受业在吴山下智果,此便甚的,不可无书。故率尔作此,承动静而已。此中家风,莲能言之。未问,伏乞如时珍重。不宣。宗杲悚息上状。

  十月初二日。

  比有梅州兵士还千万寄声要知迩来安否之详也至祷,至祷。

  其像赞后有题跋:

  无相居士邓子立,与予书问往来,几二十载,属者得得桂冠,来邹山相见。勇猛精进,留心此道积有年矣,向道之志,愈久愈坚。一味退步,以一大事囚缘,孜孜砣炮,无少间断。真有力大丈夫所为。其子阁使伯寿。以乃翁像来求予赞。予与无相父子夙有法道因缘。不可得而辞,乃作是赞。

  绍兴丁丑至节前一日,育王无为堂宗杲题。

  无相居士邓靖,字子立,曾为“直殿”,有谓乃“直睿思殿”之简称,为宦官之职名,其子为直密阁使太虚居士邓伯寿,先亦为直殿,既称父子,看来为其养子。

  邓氏父子皆为大宦官,邓子立与之交往二十载,感情深厚,是大慧一派有力的外护。大慧自道“自得谴衡阳梅阳,首尾十七年来,相暖热,所以不忍饥受冻,皆居士辍己以相济”,表明邓子立父子确实对其僧团贡献很大。

  大慧在梅州,门人数百,不可尽数,其著者有教忠晦庵弥光(?-1155)、仰山圆、青原信庵唯里(?-1192)、云卧晓莹、念贤、法宏等,又有法孙净慈混源昙密(1120-t188)、鼓山宗逮等。

  大慧谪居六年,虽然历尽艰辛,对于梅州佛教的发展和当地经济文化的进步贡献很大,使梅州佛教进入广个辉煌的阶段,值得深入研究。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

  摘自:广东佛教2017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