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大乘显宗的依师之道

作者:释龙相

  【摘要】在佛法的学习、修行上,一直存在着是否需要依师、自学到底能否证悟的诤论,有人主张学法修行不必依赖补特伽罗为师,自己研习三藏也能证悟。这是对修行的极大误解。本文从汉译经、律考察大乘显宗所强调的依止善知识的重要性和依师之道。大乘修行首重依师,依师必择真善知识。依止善知识后应视之如佛,尊重、恭敬、承事、供养,同时弟子也应保持纯正的求法动机,理性处理在依师过程中出现的问题。

  关键词: 大乘  显教  依师之道

  在佛法的学习修行上,一直存在着是否需要依师、自学到底能否证悟的诤论,而在当今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经书典籍随手可得,此问题就显得尤为突出。有人以佛陀一生中并未依止佛教的老师为由,或佛遗教“以戒为师”为由,或以当下善知识难得而经书易得为由,声称学法修行不必依赖补特伽罗为师,自己研习三藏,也能证悟。这是对修行的极大误解。

  学习佛法,首重依止善知识。依止善知识是三乘通说,并非某一宗某一派的发明。

  在小乘经中,依止善知识的道理和实例有很多,但汉传佛教是大乘教法,又多是显宗,故我们就从汉译经典中来考察一下大乘显宗所强调的依止善知识的重要性及依师之道。之所以不谈同为大乘的密宗,是因为密宗中“依止善知识”尤为严格复杂,又加笔者学识不足,故暂不在本文中讨论。本文所说的“大乘”,即是指大乘显宗而言。而为了更有直观的说服力,本文主要选取经、律为依据。

  一、大乘修行首重依止善知识

  首先,总体来说,大乘的修行必须依止善知识。依止善知识,是菩萨一切所行的基础,经说有无量不可思议功德。对此阐述得最为详细的经典是《华严经·入法界品》。《入法界品》说的是善财童子不畏艰辛、到处参访善知识。他是大乘经中依止善知识的典范。《入法界品》用很大篇幅来强调善知识的重要性。其中说到,因善知识,能增长一切善根、成佛法器、净菩提心、不染世法、不受诸恶、增长白法、照明法界、增长大愿、超越魔境……总之:

  善男子!我复略说一切菩萨行、一切菩萨波罗蜜、一切菩萨地、一切菩萨忍、一切菩萨总持门、一切菩萨三昧门、一切菩萨神通智、一切菩萨回向、一切菩萨愿。一切菩萨成就佛法,皆由善知识力,以善知识而为根本,依善知识生,依善知识出,依善知识长,依善知识住,善知识为因缘,善知识能发起。[1]

  菩萨被善知识摄受,就能成就一切修行[2],而菩萨依止善知识,能增长无量无边菩提分法。[3]

  菩萨依善知识而修习六度,尤其,就静虑波罗蜜多和般若波罗蜜多而言,依止善知识听闻正法,更是此二度的关键。

  《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说:

  远离恶知识亲近善知识,随所亲近应当尊重、恭敬、供养善知识者,能为汝说一切法空、无相、无愿、无生、无灭、无性。汝若生如是尊重、恭敬、供养心者,应当不久得闻般若波罗蜜多。[4]

  《大乘理趣六波罗密多经》则说:

  复次慈氏若菩萨摩诃萨,欲修静虑波罗蜜多,先当亲近大善知识,复应远离诸恶知识。……以依善友受持净戒、庄严法身,破戒之人如燋谷种,一切善法皆不得生,况能滋长无漏深定?[5]

  佛告慈氏菩萨摩诃萨:“此般若波罗蜜多,皆从善友开正法生,邪见之人是智慧怨,汝等应当亲近善友、远恶知识。[6]

  依止善知识是菩萨得见道的助伴。《宝云经》说:

  菩萨有慧……因善知识故得勤精进、因善知识故能除一切恶法。虽满足一切善法而勤精进不惓,除灭阴盖。已无盖障故而勤修道,得身、口、意业清净,除诸习恶。得清净故,能恭敬供养。得恭敬供养故而得空观。修空观故,除诸假名。除诸假名故,能向正道。向正道故,能见真实。[7]

  依止善知识更是菩萨成佛的前提。《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说:“菩萨摩诃萨为善知识所护助者,速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8]

  《佛说罗摩伽经》说:“善知识者,能为一切智作大根本。”[9]

  所以,菩萨成佛的全部过程,都仰赖于依止善知识。若不依止善知识,大乘修行将失去根本。

  二、善知识的标准

  既然依止善知识如此重要,行者就必须善加简别善恶知识。在此必须强调,所谓“依止善知识”,此“善知识”是补特伽罗,而非书本、录音、录像等。弟子与善知识之间是有互动关系的(在本文第三、四、五部分都可以看出这一点)。那么怎样的补特伽罗才堪为善知识?

  《华严经》在宣说善知识的种种功能时,有一部分正可看作大乘善知识的标准:

  (1)善知识者,为能觉悟,令悟诸法如梦幻故。(2)善知识者,为胜仪范,随顺众生常护他故。(3)善知识者,能知世智,去来语默,心无乱故。(4)善知识者,厌不善心,性自觉悟远愚迷故。(5)善知识者,承奉尊长,无我、无人及嬾惰故。(6)善知识者,销灭诸惑,观自他身不可得故。(7)善知识者,具觉悟智,随顺觉知世出世故。(8)善知识者,离无益事,能令自他超诸有故。(8)善知识者,为真实智,普知一切生灭体故。(9)善知识者,无得无忧,观察过去自业体故。(10)善知识者,住头陀行,以菩萨法常洗涤故。(11)善知识者,得义无碍,觉悟差别真实体故。(12)善知识者,不求赞美,不显己德益尊敬故。(13)善知识者,具妙忍智,于自业果深觉悟故。(14)善知识者,远离在家,不以利养而亲近故。(15)善知识者,住远离行,舍无义语近真实故。(16)善知识者,修行正境,常勤修习四念住故。(17)善知识者,善巧问答,于诸问答无不知故。(18)善知识者,能摧异论,善能安立摧邪见故。(19)善知识者,不厌贫穷,于彼能生慈愍心故。(20)善知识者,能为法摄,真实法中令深入故。(21)善知识者,能以财摄,令诸众生修善行故。(21)善知识者,常修知足,厌离守护诸过失故。(22)善知识者,赞叹净戒,于诸种种甚深戒果能体解故。(23)善知识者,诃责破戒,谓于种种破戒过失深觉悟故。(24)善知识者,能具足戒,谓无谄诳、如理受持正念知故。(25)善知识者,能善观察,于善不善一切法中勤请问故。(26)善知识者,能为先导,劝诸众生于佛菩提令勤修故。(27)善知识者,住不退转,舍四颠倒知倒性故。(28)善知识者,住真实相,普知诸法皆无相故。(29)善知识者,住真实解,谓知识灭名色等法皆不生故。(30)善知识者,得无所畏,谓觉诸佛甚深法门体相用故。(31)善知识者,净戒住处,谓于菩萨戒、身戒相智普知故。(32)善知识者,深入定门,谓离欲泥住三昧故。(33)善知识者,心无垢浊,谓离盖缠住净心故。(34)善知识者,得诸总持,谓如实演说心无着故。(35)善知识者,知甚深门,谓能普入法本性故。(36)善知识者,信心住处,住诸善法根本处故。(37)善知识者,住寂静教,谓普除灭诸渴爱故。(38)善知识者,住正直道,谓能普知苦、无我故。(39)善知识者,住菩萨地,谓于十地普了知故。(40)善知识者,是智慧地,谓于诸法无迷惑故。(41)善知识者,是诸佛地,谓能出生菩萨法故。(42)善知识者,住真实道,一切二乘不能知故。(43)善知识者,得无尽辩,能说如实知见体故。(44)善知识者,善离忧恼,知生死苦本无我故。(45)善知识者,非文字境,知语言道不可得故。(46)善知识者,住无生法,谓知识性不可得故。(47)善知识者,是能寂静,谓能除灭诸烦恼故。(48)善知识者,能灭邪见,谓能安住正见中故。[10]

  上述48种善知识应具备的素质,可以总结为八条[11],即,大乘善知识应该:

  1. 具有戒的功德,如(2)(10)(12)(14)(22)(23)(24)(31)(36)。

  2. 具有定的功德,如(3)(32)。

  3. 具有慧的功德,如(13)(27)(40)(48)。

  4. 具有超胜的功德,如(8)(30)(33)(37)(39)(41)(47)。

  5. 自具精进并能令他精进,如(5)(16)(25)(26)。

  6. 通达真实性,如(1)(4)(6)(7)(9)(11)(15)(28)(29)(35)(38)(42)(44)(45)(46)。

  7. 善巧说法,如(17)(18)(20)(34)(43)。

  8. 具有慈悲,如(19)(21)。

  这些要求是比较高的,但也并非要完全具足才能堪为善知识。《大般涅槃经》中讲了善知识比较笼统的标准,即自己努力修行大乘法,同时也能令他人努力修行大乘法,这样的补特伽罗就可以依止:

  善男子!善知识者,所谓菩萨、佛、辟支佛、声闻、人中信方等者。何故名为善知识耶?善知识者能教众生远离十恶,修行十善,以是义故,名善知识。复次善知识者,如法而说、如说而行。云何名为如法而说、如说而行?自不杀生,教人不杀,乃至自行正见,教人正见,若能如是则得名为真善知识。自修菩提,亦能教人修行菩提,以是义故,名善知识。自能修行信、戒、布施、多闻、智慧,亦能教人信、戒、布施、多闻、智慧,复以是义名善知识。善知识者,有善法故。何等善法?所作之事不求自乐,常为众生而求于乐,见他有过不讼其短,口常宣说纯善之事,以是义故,名善知识。[12]

  三、看待善知识应视之如佛

  在了解了依止善知识的重要性及辨清善知识的标准后,就应该去如法地依止。在依止善知识时,应怎样看待善知识?大乘经中处处宣说,应将善知识视为大师世尊。

  《宝云经》:

  习近善知识,见善知识爱敬喜悦、于善知识生世尊想,依善知识住。[13]

  《般舟三昧经》:“?敬于师当如佛。”[14]“敬于法师视如佛。”[15]

  又说:

  佛告颰陀和:“欲学是三昧者,当敬于师承事供养,视当如佛。视善师不如佛者,得三昧难。[16]

  设不恭敬,轻易欺调于师,正使久学是三昧,疾忘之。[17]

  《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说:“当生大师想,尊重、恭敬、承事、供养,是即知恩。”[18]

  又说:“又复以重法心故于法师所尊重恭敬。承事供养如大师想。”[19]

  ?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于说法师起世尊想。”[20]

  《小品般若波罗蜜多经》:

  善男子!汝所从闻般若波罗蜜,当于是人,生大师想,当知报恩。应作是念:“我所从闻般若波罗蜜,则是我善知识。我得闻般若波罗蜜,当不退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离诸佛,不生无佛世界,得离诸难。”思惟如是功德利故,于法师所,生大师想。[21]

  是否只是对完美的善知识才生世尊想?并非如此。只要是增长了自己善法、消减了自己不善的善知识,就要念他的恩德,视为大师世尊。

  《宝云经》说:

  复作是念:“依何等师,一切善法而得增长、一切不善而得尽灭?”以是因缘,依止师僧。若多闻者、若不多闻,若持戒者、若不持戒,恒生尊想,如敬诸佛。而于和上阿闍梨边恭敬尊重、至心承事亦复如是,而作是念:“藉师僧力,诸助道法所未满者能令得备,烦恼未灭能令灭尽。”

  复作是念:“我师是谁?”作如是观则得知之:“夫我师者,是一切智、说一切法、怜愍世间、有大慈悲、是大福田、为天人师。”以是因缘,当生欢喜,复作是念:“幸甚,幸甚。我今已得最上胜利,能示于我学道正法,若失寿命亦不敢犯所受之法。若能不犯则是供养诸佛如来,随顺而行。” [22]

  如果自己的师长显出某些过失,在大多数情况下,弟子应念其恩德,以求学正法为目的,对师长作清净观,不轻易离开。《小品般若波罗蜜经》说:

  善男子!应觉魔事。恶魔或时为说法者作诸因缘,令受好妙色声香味触。说法者以方便力故受是五欲。汝于此中,莫生不净之心,应作念言:“我不知方便之力,法师或为利益众生,令种善根故,受用是法。诸菩萨者,无所障碍。”善男子!汝于尔时,应观诸法实相。何等是诸法实相?佛说一切法无垢。何以故?一切法性空,一切法无我、无众生,一切法如幻、如梦、如响、如影、如炎。善男子!汝若如是观诸法实相,随逐法师,不久当善知般若波罗蜜。

  又,善男子!复应觉知魔事。若法师于求般若波罗蜜者,心有嫌恨,而不顾录,汝于此中,不应忧恼,但以爱重恭敬法心,随逐法师,勿生厌离。[23]

  若师父的行为确实对弟子的修行构成损害,弟子则应如理如法地处理。对此,本文将在第五部分作出阐述。

  总之,弟子应将善知识视为世尊,从而对善知识的正确教导产生坚固的信心。

  四、弟子应尊重、承事师长

  在依止善知识学法修行的过程中,首先应该尊重、恭敬师长。敬师的利益和不敬师的害处,经中都有明确的说明。

  恭敬师长的利益,如 《宝积经》说:

  菩萨有四法,得大智慧。……常尊重法,恭敬法师。[24]

  《佛说遗日摩尼宝经》:

  菩萨复有四事法,智慧为增。……一者,恭敬经、尊师。

  菩萨有四事,世世所生念菩萨道不忘,及自致至佛。……一者,不欺师,尽其形寿不两舌谀謟。[25]

  《佛说摩诃衍宝严经》:

  菩萨有四法,得般若波罗蜜。……一者,尊法、敬重法师。[26]

  《大宝积正法经》:

  有四种法,为菩萨大藏。……三者,尊重法师,心不退动。[27]

  要言之,就是增长智慧、不忘菩提心、得菩萨行之大宝藏。

  不敬师的害处,如《宝积经》说:

  菩萨有四法,退失智慧。……不尊重法,不敬法师。

  菩萨有四法,失菩提心。……欺诳师长,已受经法而不恭敬。

  菩萨有四败坏之相。……不能奉顺恭敬师长、令心欢悦。[28]

  《佛说遗日摩尼宝经》:

  菩萨有四事法,智慧为减。……一者,不敬经,不敬师。

  菩萨有四事,世世亡菩萨道意。……一者,欺调其师。[29]

  《佛说摩诃衍宝严经》:

  菩萨有四法,失般若波罗蜜。……一者,不尊法不敬法师。[30]

  《大宝积正法经》:

  有四种法破坏菩萨智慧。……二者,于法师处憎嫉法师。[31]

  要言之,就是退失智慧、退失菩提心、败坏菩萨行。

  弟子应怎样恭敬承事师长,《华严经》中提到了三十种发心:

  善男子!汝承事一切善知识,应发如大地心,平等荷负无疲倦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金刚心,平等志愿不可坏故;汝应于善知识起如铁围山心,一切诸苦无能动故;汝应于善知识起给侍心,所有教令皆随顺故;汝应于善知识起弟子心,所有训诲无违逆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僮仆心,不厌一切诸作务故;汝应于善知识起如大火心,焚烧一切诸烦恼故;汝应于善知识生如佣作人心,随所教命无违逆故;汝应于善知识生除粪人心,舍离一切憍慢心故;汝应于善知识起如大水心,洗除一切烦恼垢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大风心,摧坏众生我慢山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虚空心,于五欲境无障碍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巨海心,诸功德宝皆圆满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满月心,令满清凉白净法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师子心,游行住处,搏噬诸魔恶禽兽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良马心,随人到处,远离恶性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牛王心,利益众生无厌倦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沙门心,正命自居,离邪谄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莲华心,戒慧清净,不染欲泥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商主心,引导令至佛智城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大车心,运载重担,忘恩报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调顺象心,恒事伏从,无卒暴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山王心,任持一切,无倾动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良犬心,常于本主无瞋害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旃荼罗心,常自轻贱,无人我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犗牛心,恒思顺行,无威怒故;汝应于善知识发近住心,随顺师长,常尊重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舟船心,运度往来,无疲倦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桥梁心,济度众生到彼岸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孝子心,承事供养,顺颜色故;汝应于善知识发如王子心,遵王教令,无违犯故。[32]

  这三十种发心,是弟子对善知识应该要具备的态度。总结来说,就是弟子对善知识不应起恶心、世俗心,应以谦卑的姿态,坚定不移,尽心尽力地服侍、供养,依教修行,继承善知识的事业,尽己一切去利益众生。较之钱财、劳作方面的承事,依教奉行是最主要的。善知识有不贪财物、谦虚低调等品格,收徒授业并非为名为利,所以弟子能如教修行才是善知识关注的重点,也是弟子依师的真正意义所在。

  在具体修行的过程中,弟子应如《华严经》所说,对自己、师长、师所说法和修行生如下之想:

  善男子,应于自身生病苦想,于善知识生医王想,于所说法生良药想,于所修行生除病想。又善男子,应于自身生远行想,于善知识生导师想,于所说法生正道想,于所修行生远达想。又善男子,应于自身生求度想,于善知识生船师想,于所说法生舟楫想,于所修行生到岸想。又善男子,应于自身生农夫想,于善知识生龙王想,于所说法生时雨想,于所修行生成熟想。又善男子,应于自身生贫穷想,于善知识生毘沙门想,于所说法生财宝想,于所修行生富饶想。又善男子,应于自身生弟子想,于善知识生良师想,于所说法生技艺想,于所修行生解了想。又善男子,应于自身生恐怖想,于善知识生勇健想,于所说法生兵仗想,于所修行生除怨想。又善男子,应于自身生商人想,于善知识生导师想,于所说法生珍宝想,于所修行生得宝想。又善男子,应于自身生儿子想,于善知识生父母想,于所说法生家业想,于所修行生绍继想。又善男子,应于自身生王子想,于善知识生大臣想,于所说法生王教想,于所修行生智慧想,住王城想,冠王冠想,系王缯想。善男子,汝应发如是心,作如是意,亲近承事于善知识。何以故?一切菩萨以如是心近善知识,令其志愿永得清净故。[33]?

  五、依师时严重问题的处理

  虽然弟子应该将善知识视为世尊,以极大的恭敬心来承事、依止,但佛教是高度理性的宗教,弟子依师的唯一目的就是学法,并非为了世间的名闻利养、衣食住行。视师如佛,是弟子自己修心的方便,师长自己不一定就是佛,否则从凡夫乃至十地菩萨都将没有资格做善知识,这显然不是事实。

  《大般若经》的《魔事品》中讲了很多师徒之间不合和的情况。这些情况是妨碍修行的,必须提高警惕,妥善处理。如果师长没有能力教导弟子,弟子有权力离开他。这一点在律藏中说得最为清楚,而律藏是大小乘之共依。除声闻律中少数妨碍菩萨行的内容应被菩萨戒所遮外,其余绝大部分轨则出家菩萨都应遵守。下引《摩柯僧祇律》的内容不仅可看作大乘出家众依师的原则,普通人也可以依之行持:

  复有四种阿闍梨。何等四?有阿闍梨不问而去、有阿闍梨须问而去、有阿闍梨苦住尽寿应随、有阿闍梨乐住虽遣尽寿不离。不问而去者,有师依止住,无衣食病瘦汤药,复不能说出家修梵行无上沙门果法,如是师不问而去。问而去者,有阿闍梨依止而住,虽有衣食病瘦汤药,而不能说出家修梵行无上沙门果法,如是师须问而去。苦住者,有阿闍梨依止而住,虽无衣食病瘦汤药,善说出家修梵行无上沙门果法,如是阿闍梨共住虽苦,尽寿不应去。有乐住者,有阿闍梨依止而住,能与衣食病瘦汤药,善说出家修梵行无上沙门果法,如是阿闍梨虽驱遣,尽寿不应去。是名四。[34]

  《摩柯僧祇律》把所依止的师长分为四种:能为弟子提供基本生活并且能为弟子讲法的师长,弟子无论如何也不应离开他;不能提供衣食,但可以讲法的,弟子虽然辛苦也不应离开。能为弟子提供衣食,但不能讲法的,弟子应请问之后再决定是否离开。至于既不能为弟子提供生活保障,又不能讲法的师长,则弟子可以不问而去。

  依师也不是盲目崇拜,承事师长也不是无原则地服从。若师长对弟子提出不如法的要求,弟子应该不执行。《宝云经》说:“是等人边生和上想,至心承事,生大欢喜,于善法中而修顺行、于不善法逆之而行。”《摩诃僧祇律》说:“和上、阿闍梨语弟子作是事,如法应作。若言:‘唤彼女来、取酒来。’应软语言:‘我闻如是等非法事不应作。’”

  若弟子发现师父确有严重不如法的行为,应该在保持礼貌、恭敬态度的前提下加以善意的规劝,如果师长不听规劝,一意孤行,弟子应舍之而去。《摩诃僧祇律》说:

  若和上、阿闍梨,共住弟子、依止弟子亦应如是谏,不得粗语,如教诫法,应软语谏和上、阿闍梨:“不应作是事。”若言:“子!我更不作。”若尔者善。

  若言:“止!止!汝非我和上、阿闍梨,我当教汝,汝更教我?如逆捋竹节。汝莫更说。”若是和上者,应舍远去。[35]

  六、 结语

  大乘修行首重依师,依师必择真善知识。依止善知识后应视之如佛,尊重、恭敬、承事、供养。同时弟子也应保持纯正的求法动机,理性处理在依师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作为大乘佛弟子,我们应谨遵经教,努力实践。

  [1] 实叉难陀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七十七《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十八》。《大正藏》第 10 册 No. 0279。

  [2] “一切菩萨,由善知识任持,不堕恶趣……由善知识先导,于诸空法而得善巧?。”般若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三十三《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大正藏》第 10 册 No. 0293。

  [3] “善男子,由依止承事善知识故,能增长一切菩萨摩诃萨无量无边菩提分法……能令尊重师长离诸懒惰,能令入白净法心无厌足。?”般若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三十三《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大正藏》第 10 册 No. 0293。

  [4] 施护译《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二十三《散华缘品第二十八之二》。《大正藏》第 08 册No. 0228。。

  [5] 般若译《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第八《静虑波罗蜜多品第九之一》。《大正藏》第 08 册No. 0261。

  [6] 般若译《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第九《静虑波罗蜜多品第九之余》。《大正藏》第 08 册No. 0261

  [7] 曼陀罗仙译《宝云经》卷第三。《大正藏》第 16 册 No. 0658。

  [8] 施护译《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二十四《常啼菩萨品第三十之二》。《大正藏》第 08 册 No. 0228。

  [9] 圣坚译《佛说罗摩伽经》卷上。《大正藏》第 10 册 No. 0294。

  [10] 般若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三十三《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大正藏》第 10 册 No. 0293。

  [11] 《瑜伽师地论》中也有好几处总结善知识德相,其中有一段也将善知识德相概括为八条:“当知菩萨成就八支能为善友众相圆满。一者住戒,于诸菩萨律仪戒中妙善安住无缺无穿。二者多闻,觉慧成就。三者具证,得修所成随一胜善,逮奢摩他、毗钵舍那。四者哀愍,内具慈悲能舍自己现法乐住,精勤无怠饶益于他。五者无畏,为他宣说正法教时非由恐怖忘失念辩。六者堪忍,于他轻笑、调弄、鄙言、违拒等事,非爱言路种种恶行皆悉能忍。七者无倦,其力充强能多思择,处在四众说正法时,言无謇涩,心不疲厌。八者善词,语具圆满,不坏法性,言词辩了。”其中多闻、堪忍、无倦可作为本文所说八条外的补充。 无著菩萨造、玄奘译《瑜伽师地论》卷第四十四《本地分中菩萨地第十五初持瑜伽处供养亲近无量品》第十六。《大正藏》第 30 册 No. 1579。

  《大乘庄严经论》说善知识德相有十种:“若善知识具足十种功德者应堪亲近。何谓为十?一者调伏。二者寂静。三者惑除。四者德增。五者有勇。六者经富。七者觉真。八者善说。九者悲深。十者离退。调伏者与戒相应由根调故。寂静者与定相应由内摄故。惑除者信念与慧相应烦恼断故。德增者戒定慧具不缺减故。有勇者利益他时不疲惓故。经富者得多闻故。觉真者了实义故。善说者不颠倒故。悲深者绝希望故。离退者于一切时恭敬说故。经富和离退可作为本文的补充。无著菩萨造、波罗颇蜜多罗译《大乘庄严经论》卷第九《供养品第十八》。《大正藏》第 31 册 No. 1604。

  [12] 昙无谶译《大般涅盘经》卷第二十五《光明遍照高贵德王菩萨品第十之五》。《大正藏》第 12 册 No. 0374。

  [13] 曼陀罗仙译《宝云经》卷第三。《大正藏》第 16 册 No. 0658。

  [14] 支娄迦谶译《佛说般舟三昧经》《问事品第一》。《大正藏》第 13 册 No. 0417。

  [15] 同上。

  [16] 同上。

  [17] 同上。

  [18] 施护译《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二十三《散华缘品第二十八之二》。《大正藏》第 08 册。

  [19] 同上。

  [20] 玄奘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第九善业道品第六之二大正藏第 13 册 No. 0411

  [21] 鸠摩罗什译《小品般若波罗蜜经》卷第十《萨陀波仑品第二十七》。《大正藏》第 08 册 No. 0227。

  [22] 曼陀罗仙译《宝云经》卷第六《二谛品第六》。《大正藏》第 16 册 No. 0658。

  [23] 鸠摩罗什译《小品般若波罗蜜经》卷第十《萨陀波仑品第二十七》。《大正藏》第 08 册 No. 0227。

  [24] 失译《大宝积经》卷第一百一十二《普明菩萨会第四十三》。《大正藏》第 11 册 No. 0310。

  [25] 支娄迦谶译《佛说遗日摩尼宝经》。《大正藏》第 12 册 No. 0350。

  [26] 失译《佛说摩诃衍宝严经》。《大正藏》第 12 册 No. 0351。

  [27] 施护译《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一。《大正藏》第 12 册 No. 0352

  [28] 失译《大宝积经》卷第一百一十二《普明菩萨会第四十三》。《大正藏》第 11 册 No. 0310。

  [29] 支娄迦谶译《佛说遗日摩尼宝经》。《大正藏》第 12 册 No. 0350。

  [30] 失译《佛说摩诃衍宝严经》。《大正藏》第 12 册 No. 0351。

  [31] 施护译《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一。《大正藏》第 12 册 No. 0352

  [32] 般若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三十三《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大正藏》第 10 册 No. 0293。

  [33] 同上。

  [34] 佛陀跋陀罗共法显译《摩诃僧祇律》卷第二十八《明杂诵跋渠法之六》。《大正藏》第 22 册 No. 1425。

  [35] 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