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中华禅宗祖庭司空山二祖寺

作者:忆江蓝

  中华禅宗第一山——二祖慧可道场司空山,位于安徽省岳西县西南冶溪店前两镇,方圆约60平方公里,主峰海拔1227米,拔地而起,如擎天一柱。是皖西重镇,安庆形胜,称之为“司空扼蕲黄,天柱蔽英霍”。上有平坦之地数里,世称周朝“淳于司空居此而得名”,据明代《广舆图》所载“其间产长春藤,崖深谷邃,别有洞天,称东吴第一峰”。

  司空山是禅宗圣地,二祖慧可在这里避过北周武帝法难,传衣钵于三祖僧璨,使禅宗法嗣得以延续。是禅宗南传的第一个发祥地。它与安徽潜山县的天柱山(三祖僧璨道场)、蕲州黄梅(今湖北黄梅县,双峰山,四祖道信道场)、东山寺(五祖弘忍道场)并称长江两岸“禅宗金三角”,慧可(487-593),俗姓姬,名神光,又名僧可。洛阳武牢人,依龙门香山寺宝静禅师出家,“博涉诗书,遍学大小乘义,并能默观时尚,独蕴大照,解悟绝群”。对当时流行的义学造诣颇深。正光元年(520)至嵩山少林寺访菩提达摩,立雪断臂,求道至诚,达摩许之,付衣钵,赐号慧可,为禅宗二祖。

  东魏天平年间(535-537),慧可承达摩衣钵后,北至新邺,盛开秘苑,传授禅学。从学如流,来者不舍。时有道恒禅师亦在邺都说法,弟子干余人。因所传禅学与慧可不同恐夺其门徒,极为忌恨,遂“货赇俗府,非理屠害”。天平二年(535)慧可得僧璨为徒,相依为命。时慧可考虑当时的形势,嘱咐僧璨“宜处深山,未可行化”。这样,僧璨与慧可分手,南下舒州隐居皖公山(即天柱山)。僧璨遂往来于天柱、司空之间10余年。其时司空山属南朝陈辖晋熙郡。慧可师徒避开了北周武帝迫害,在司空居住多年,为传徒说法创造了条件。慧可先经过距离司空山60里处的九龙山(又名狮子山,今属安徽省太湖县牛镇镇)。在九龙山葫芦石洞居留。此石很奇特,仅底部与石壁相连,突出于峭壁之上,上抹微云,下临无地,呈摇摇欲坠状,险象环生,且只能容得一人跌坐。这就是二祖初来南方的说法之处,时称“二祖佛龛”。后在洞旁建刹称“二祖禅堂”。

  二祖禅堂曾有佛堂三重。楹联为:三重佛殿,千秋永镇。继达摩以传僧璨,佛界神光。文物有“二祖佛像”、“石香炉”等。山上因二祖而得名的名胜有二祖打坐处、二祖禅床、濯锡潭、不涸泉等遗迹。千百年来,二祖禅堂香火不断,直至“十年文革”时,禅堂才被毁。所幸堂内二祖像和部分文物,经当地村民冒险抢救,才得以完好保存。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二祖禅堂进行了新建。1988年赵朴老亲笔题写“二祖禅堂”匾额。

  二祖慧可到司空山卓锡,以石室为缘地,开阐正宗,弘扬达摩学说,使禅法日盛,宇内流布。留下了许多遗迹。有:二祖禅刹,位于司空山主峰仰天窝,背倚峰顶悬崖,面对讲经台,左有翠岗拱抱,右有香泉潺流,天造道场,超尘绝世。二祖禅刹有二祖寺和祖师洞、祖师殿三部分组成。祖师洞称“二祖石窟”是慧可初来司空山卓锡之处。后在石洞前建寺,俗称“二祖寺”。昔时殿宇辉煌,巍然仑奂,为禅宗名刹。三祖洞,在二祖寺后,亦称“三祖石庙”。三祖僧璨住天柱山时,尝往来于天柱、司空之间。此洞即为三祖来司空时所住。清代无相寺即二祖寺,住持萝庵曾作《礼三祖洞》诗云:

  真言一道众花凋,口款供通不打招。

  解脱固求谁缚汝,赚他道信小儿曹。

  讲经台,在二祖寺前,为二祖讲经说法之处。清康熙贡生祝大忠撰联云:

  跌坐谈经,鹦鹉传音通梵语。

  居尊说法,松筠流翠滴高台。

  传衣石,在三祖洞后,又称“传衣台”。由二片大石合成,仅可容纳两人打坐。有联形容其奇观:寒谷春回,居虽肘逼心无碍。慧灯光晕,坐到禅空石不灰。肘逼,是手肘逼迫得不可伸展,喻空间极小。

  公元552年,慧可在此石上将衣法传授给僧璨,僧璨成为继承禅宗的三祖。后慧可独自离开司空山,北返邺都成安县(在今河北省临漳北、磁县东北)继续弘法。隋开皇十三年(593)三月十六日,不幸遇难,时年107岁。由于慧可及时传衣传法,使禅宗扎根于南方,相继传至道信、弘忍、慧能,“一花五叶”,发展日盛。慧能之后,几经分化,使禅宗弘扬八荒,流传四海。慧可受隋文帝赐谥“正宗善觉大师”,唐德宗赐谥“大祖大师”。这两朝君主对慧可继承佛教、创立中国禅宗的历史地位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慧可在禅宗史上的作用,正如赵朴老所说的那样:“没有慧可,就没有中国的禅宗。”(见《法音》1994年第3期第24页)

  唐代司空山二祖寺佛法兴盛。开元初年(713),禅宗法嗣、六祖慧能的弟子本净(677—761),号“司空本净”住持二祖寺。天宝三年(744)唐玄宗遣中使杨光庭人山采药,与本净禅师相遇,谈经论道,光庭倍受教益,回朝奏报,本净奉诏人京。与京都名僧硕学,阐扬法理,听皆称善。得玄宗赏识,赐号大晓,拜国师还山。奉敕在二祖寺寺基上筹建“无相寺”殿宇,僧房5048间,建下院九庵四寺。拥有僧尼7000余人。钟鼓之声满司空,香客云集,游人跻踵,一时名誉海宇。司空山至今还有普陀洞本净石像、金轮院、僧本净肉身塔院、本净坐禅岩等遗迹。五代至宋,有正德、真际、圆通、清晓等高僧担任住持,并拜国师。

  宋代二祖禅刹,几经兴废,而且屡废屡建。据新近发现《建刹碑记》记载:“原寺规模,前后殿宇、楼阁无不备极峥嵘,奈因山高雾重,难以奈久,屡建屡废。唯二祖禅刹,天造佳境。殿接石龛,即二祖洞,更易崩析。”

  明代天启元年(1621)由店前河程姓家族将整个殿字改为“全用石造,以希永久”。所有梁、柱、椽、瓦、墙全系花岗石精凿砌成。门额上刻“祖刹重辉”四大字。昔有楹联为:二祖仙山,万古长春。窥天柱而踞司空,山中狮子。门额楹联为:

  天堑长流,望河上,鱼跃鸢飞,冲开皓月。

  地维卓立,看山间,蚊腾凤起,顶戴苍穹。’

  清代康熙二十五年(1689)禅宗法嗣目唐戒可禅师,来此中兴石室,复建二祖寺,并造大雄宝殿、观音楼、大士阁、祖师殿及两廊横楼僧舍、香厨静室,金容玉像,祖刹重光。目唐戒可禅师,性敏决,博览群书,通佛典。其悟心在语言文字之外。从他所写《云法子》诗中可以看出他在司空山之艰辛。诗云:

  跃过三湘七泽中,一肩担月上司空。

  单衣破处裁云补,冷腹饥时啮雪充。

  春信渐随花信至,天光全与水先融。

  沙弥未解修持事,好向峰头问老松。

  清代司空山二祖禅刹,香火鼎盛,来此敬香朝圣者,络绎不绝。题诗作赋者甚多。清顺治进士、太湖县令李世洽《二祖禅刹》诗云:

  高山卓锡杳冥中,云盖烟幢拥梵宫。

  五叶初开春烂熳,一龛深坐石玲珑。

  知从有相参无相,自是心空并法空。

  九载嵩阳真解脱,谁教更设此樊笼。

  清顺治直隶涿州知州孟之麟游司空写《二祖禅刹》诗云:

  心灯续出一枝来,只树根由上乘栽。

  锡下九天飞鹤去,衣传片石毒龙猜。

  泉将壁挂从空落,门向云封倩日开。

  代有文人饶慧业,免教山月冷荒台。

  清末民初,动乱频仍,殿宇年久失修,佛事萧条,香火冷落。至“十年文革”期间,仅存佛殿二幢、佛像五十余尊,又遭浩劫,荡然无存。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佛教政策得以落实,司空山禅寺二祖道场,得到佛教界和社会的重视和关注。1989年9月,国内外享有盛誉的高僧,在九华山召开佛教禅宗二祖道场论证会,确认二祖道场司空山,成立“司空山二祖道场修复委员会”。此举得到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老的赞同与支持,亲笔书写《司空山》、《二祖寺》匾额。兴赋《江城子》词一首:

  久萦魂梦故乡山,赤崖悬,彩云间。太白书声,流水听潺潺。.欲问可公消息在,空谷石,与心安。

  今下院建无相寺,楹联“一苇渡江何处去;面壁九年待来人”。,自南北朝以来,司空山就是名僧开悟说法和文人雅士寻幽揽胜之地。古诗云:“司空斜插一枝峰,压倒群山千万重。欲问仙家何处有,佛道司空白云中。”

  摘自:《正法眼》2017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