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浙江宁波七塔寺开山祖师之心镜藏奂

作者:不详

  睿文英武明德至仁大圣广孝

  皇帝延庆节建造此塔伏资

  景福时成通十四年岁次癸巳六月甲午朔

  廿八日立知造石塔僧惠中

  知造舍利殿僧(下缺)从上面的铭文可以看出,此塔的主人是栖心寺藏奂和尚。他圆寂以后,遗体荼毗出现3000多颗五色舍利。有人在成通十三年(872)将7颗舍利进贡朝廷,当时的皇帝唐懿宗敕命将舍利供奉在皇宫中内道场,并敕赐谥号“心镜大师”,又下令建造舍利塔,塔名“寿相”。成通十四年(873)六月二十八日立塔,具体造塔的僧人是惠中,造舍利殿的僧人名字因石质残损脱落,已无法知晓。

  塔主藏奂和尚是七塔寺的开山祖师。《七塔寺志》载:“唐大中十二年戊寅(858),分宁令任景求君舍住宅为寺,号‘东津禅院’,敦请心镜(藏)奂禅师居之,即本寺开山第一代也。”据《心镜大师碑》、《宋高僧传》以及《七塔寺志》、《天童寺志》、《新修天童寺志》等有关记载,心镜藏奂禅师生平大致如下:

  释藏奂(789--866),俗姓朱,苏州华亭《今上海境内)人。据说其母怀孕以及生产时均有异兆,周围经常能够闻到奇异的香味。藏奂幼小时就特别聪慧,显得与众不同。一次曾失足掉到井里,冥冥中有神人伸出援手,将他托举出来。此神奇事迹一时传遍乡里,众人都说此小孩定非常人转世,将来必有很大作为。

  藏奂少年出家,跟从道旷禅师学法。20岁时到中岳嵩山受具足戒。藏奂与母亲的感情非常深厚,在他远出受戒的时间,母亲终日思念,以泪洗面,双目因此哭瞎。当他受戒回来后,母亲的心情好转,眼睛也由此复明。藏奂侍奉母亲极为孝顺,母亲逝世以后,他悲痛欲绝,尽礼孝道,在墓侧搭起茅篷,守护母亲,孝心感动天地,茅篷与坟茔之间经常出现许多祥瑞现象,从此名闻遐迩。由于声望日隆,前来就他参学的人越来越多,原来的茅篷容纳不下,于是准备伐木再造新屋。众人被他的孝心、德行所感动,纷纷捐物出资,很快盖起了房屋,形成了一处道场

  在寺庵外有面湖泊,湖里住有妖神,渔夫们建起祠堂供奉它,向它祭祀祷告,打鱼时就可以满载而归。从此,湖中到处都是捕鱼器械,鱼虾水族难逃厄运,腥膻臭味弥漫四周,环境污染十分厉害,也严重影响到寺庵的清净庄严。藏奂对此深恶痛心,亲自到祠堂告诫妖神后,湖中的鱼虾水族从此绝迹消失,打鱼恶习自然终止,湖水恢复了清明洁净。

  藏奂在守母孝期满之后,开始了他的游览名山胜境、参学访道的历程。最后来到婺州五泄山,参礼灵默禅师,问答之下,深契禅法奥旨,于是正式拜灵默为师,成为其人室弟子。

  会昌年间,因为经济利益的驱使,唐武宗于会昌二年至五年(842—845),在全国发起大规模的毁灭佛教运动,命令拆毁寺宇,勒令僧尼还俗。全国因此被废弃的大寺院达4600余所,小寺院4万多所,被迫还俗僧尼26万余人,寺院被没收数千万顷田地、15万余奴婢,佛像皆被毁弃,佛典多被焚烧,史称“会昌法难”。佛教经过这场浩劫,势力大衰,从高潮跌入了低谷。在这场法难中,损失最大的莫过于教门,如法华、华严、唯识等大乘法派主要依据经典学法传教,经典的丧失无疑成为致命伤,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没有出现过盛唐时八宗鼎盛的繁荣局面。而禅宗由于不立文字,重在以心传心,加之丛林中提倡农禅并重,经济方面自给自足,很容易维持生活,所以影响不是很大。如藏奂禅师,因已经明心见性,无所挂碍,所以处变不惊,守道自若,心意超然,达到了“荧不能惑、焚不能热、溺不能濡”的逆顺一如境界。

  会昌六年(846)武宗死后,宣宗即位,下诏恢复佛教,佛教逐渐得以振兴。此时唐东都洛阳长寿寺奉旨重建,朝廷敕令藏奂禅师住持该寺。长寿寺是隋唐时期一座著名寺院,为东都佛教文化弘传中心之一,不少西域、天竺沙门曾住持该寺,最著名者为大译经家菩提流志。当时佛教初复,因大部分经典都在法难中被烧毁,许多典籍都已残破不全。为使正法尽快恢复,藏奂禅师在致力于复兴道场的同时,想尽各种办法,到处搜寻佛教经卷,甚至从劫火灰烬中搜寻未烧尽的残卷,加以修补整理,最终集成大藏经籍,在文化方面为圣教的复兴作出了突出贡献。

  藏奂在长寿寺时,曾对众人说:“过去四明(今宁波)天童山僧人昙粹是我的前生,至今仍有坟塔存在。”人们听了以后,觉得不可思议,都不相信,洛阳与四明天童相去遥远,隔山阻水,又是多年前的事情,怎么可能呢?后来有人前去查验,果如其言,昙粹坟塔尚在天童。

  后来,南海节度使杨收任职姑苏(今苏州)时,因心慕藏奂禅师之名,礼请他回故里弘扬佛法,特意为他建造了精舍。在此处,藏奂积极弘传禅法,很得当地人们的尊崇。后来,四明天童禅寺礼请藏奂禅师担任住持,藏奂欣然答应其请,说:“宿缘且至,吾其归乎!”当他准备前往四明时,怕姑苏信众知晓拦挡,准备悄悄离开。但禅师要走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当地缁素四众纷纷涌向寺院,拥围着他苦苦挽留。无奈,藏奂只好将随身的棕毛拂尘交给大家,说:“我不是还在这里吗,大家还怀疑什么呢?”待众入定下心来、放松警惕时,藏奂就趁机离开故地,等到被发现,已经来不及了。缁素弟子伤心悲泣的同时,方才明白禅师当初所说的话就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只是大家明白得太晚了。

  藏奂禅师住持天童期间,曾运用神通方便法门,慈悲救度众生,“在天童当为开法之祖师”。相传他因见龙湫离清关桥太近,桥上人来人往,嘈杂鼎沸,影响神龙的清静生活,于是以咒力加持,使龙人钵,移到太白峰顶,倾钵成潭,神龙得以安隐,因称“隐龙潭”。后来听说香客朝礼天童寺必经的小白岭上出现一条巨蟒拦路,沿途香客、商旅害怕,藏奂禅师于是只身来到岭上,持咒施食,降服蟒蛇,并为说法,使得解脱。蟒蛇解脱畜身后,禅师将其遗骸焚毁,于其上建塔镇之。从此商路畅通无阻,香客朝山再无祸患之忧。当初藏奂禅师为巨蟒施食时,以咒加持变现出许多有馅馒头供其食用,剩余馒头后来化为石头,外白里黑,散布岭上及地下,人称“馒头石”,至今犹存。宋末高僧无学祖元《礼心镜禅师塔》诗云:“咒声一出鬼神愁,甘露缦山百毒收。小白岭分南北路,至今蛇咬石馒头。”诗中所咏即为此事。藏奂禅师当时所建之镇蟒塔,历经一千多年岁月沧桑,至今仍然挺立于小白岭上,成为天童古道旁一处亮丽的风景。此塔在民国时期,曾由天童寺住持文质和尚与退居净心和尚募资重修,印光大师为此代撰了《重造小白岭五佛镇蟒塔功德碑记》,文中重点叙述了镇蟒塔之由来,同时高度评价了藏奂禅师之道行与业绩。

  唐大中十二年(858),江西分宁(今江西省修水县)宰官任景求将自己在甬东的住宅庭院舍捐给佛教界,改名为东津禅院,敦请已从天童寺退居的藏奂禅师住持。据《七塔寺志》卷三引用《敬止录》资料可知,任景求亦为苏州人,与藏奂禅师同乡,曾任官明州通判,后升迁分宁县宰;在明州为官时,先在甬东置建了家宅,后来搬家至鄞县丰乐乡东山下,于是就将原在甬东的私宅舍为寺院。就在任景求准备迎接藏奂人禅院时,有人质疑此举,甚至出面阻挠。任景求于是向大家讲述了20年前的一件奇事。当这座住宅刚开始建造时,有一位路过的奇异僧人向他建议,要将住宅大门尽量开大,因为20年之后将会有一位圣人居住在这里。现在屈指一算,从建宅到目前刚好是21年,正好验证了那位异僧的预言。所以,施舍此住宅为寺院、请藏奂大师前来住持,乃水到渠成、因缘和合之事。遂使此场风波最终平息下来,藏奂禅师得以顺利晋院。

  像任景求这种施舍住宅为寺院的伟大善举,在唐宋时期并不少见,如王维、白居易、裴休、米芾等均曾有此善行。这一方面因当时佛门中得道高僧众多,佛教在社会上普遍受人尊崇,另一方面是信众富于实践精神,上至皇帝、王公大臣,下至普通百姓,信仰者大都尽心保护佛教,倾尽自己财力、物力护持道场者比比皆是,从而促进了佛教的蓬勃发展。逮至明清以降,佛门有道高僧寥若晨星,同时四众信仰与实践精神逐渐淡化,很少出现倾尽财物、施舍住宅给佛门的壮举,佛教逐渐衰落,盛况不再。

  藏奂禅师住持东津禅院后,广设禅席,大开法筵,以心印心,禅风远播,极一时之盛。他接引学人的方法十分特别,微言奥旨,非常情所可测度;即使平时处事接物,一言一行也充满智慧。如有一次他要求大家在寺院西北角筑起五百个土墩,用以镇邪。弟子们都很作难,这怎么能办到呢?可他却轻松地表示很好办,先作一个土墩,在上面种植五株柏树,即成五百(柏)墩,用读音相同,巧妙地解决了这一难题。唐崔琪在《心镜大师碑》中称当时东津禅院禅风之盛况:

  凡一动止,禅者毕集,环堂拥榻,堵立云会。大师学识泉涌,指鉴歧分,诘难排疑之众,攻坚索隐之士,皆立搴苦雾,坐泮坚冰,一言入神,永破沉惑。

  其大意为:藏奂大师无论云游或住寺,四方参禅者都会如影随形,跟随左右,环列于法堂之上,拥立在卧榻周围,如墙壁般挤得风雨不透,如云集般争先恐后。藏奂大师学识渊博,智慧泉涌,常为大众排疑解难,破迷开悟。那些前来问难请益、求法究心的禅客僧众,穷研学问、索隐探微的文人雅士,经过藏奂大师点拨,当下皆能顿开迷云,廓清苦雾,疑难冰释。大师应机说法,发言说法皆切中要点,一语中的,出神人化,破除众生无明烦恼,使之彻见自性而得解脱。由此对藏奂禅师的禅法造诣,以及弘化情景作了精辟的概述。可惜的是,藏奂禅师开示学人的公案、法语均未能载人典籍流传下来,这可能因其身边缺乏文字记录人员,尤其是门下弟子中缺少龙象巨匠,未能形成具有一定规模的法门流派,以及时节因缘尚不成熟之故。

  成通元年(860),浙东发生兵乱,剡西(今嵊县西)人裘甫(一作仇甫)率兵起事,攻克象山、剡县及明州周边地区,明州城门昼夜关闭,以防劫难。一日,裘甫率领二千余人手持兵器,闯入位于城郊的东津禅院,准备抢掠。寺中众人因畏惧而纷纷逃离,只有藏奂禅师不为所动,临危泰然,在殿中瞑目宴坐,神色不变,坚守寺院。裘甫等人被禅师的威德气度所慑服,不敢撒野动粗,向禅师揖礼后退出寺院。藏奂以定力退兵的故事因此广为传播,成为佛门美谈。第二年,明州郡绅联合上奏朝廷,称颂藏奂禅师的定力与大无畏精神,祈请唐王朝改“东津禅院”为“栖心寺”,以表彰藏奂大师之德行,得到懿宗皇帝恩准。笃信佛教的宰相裴休专门为之捐帛,亲自书写了匾额。

  成通七年(866)八月三日,藏奂禅师在栖心寺圆寂。在此之前,禅师预知时至,自己用香水沐浴、剃发,告诉众弟子:“我在七日之后就将辞世。”叮嘱大家在天童岩下挖好墓穴,将遗体放人龛内,3年以后开龛荼毗。7天以后,藏奂禅师如期坐化。享年77岁,僧腊57年。门人弟子悲痛欲绝,如丧考妣,只能按照师父遗言处理完后事,大家在坟前植树种草,守护灵龛,从未间断。

  3年后的一天,众弟子忽然闻到奇异的香气弥漫空中,非常浓烈,于是互相奔走相告,知道这是师父启示开龛时间已到。打开灵龛一看,藏奂师父的面相与3年前并无二致,就跟活着时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在该年八月三日圆寂3周年这天,弟子们按照印度佛教的仪轨,将藏奂禅师遗体在天童岩下荼毗。举火之时,现场祥风习习,空中祥云朵朵,瑞相不断涌现。荼毗法事结束后,获得舍利3000多粒,有红色、绿色等五彩交辉,并不时有白光闪现冲天。

  成通十三年(872),藏奂弟子戒休法师捧着其师7粒舍利以及表章,专赴京师长安,将藏奂事迹上奏朝廷。十一月四日,懿宗下旨将此舍利供奉于皇宫中内道场。二十九日,颁旨褒诔藏奂禅师,为赐谥号曰“心镜”,敕于原寺中起塔供奉其余舍利,赐塔名曰“寿相”。

  成通十四年(873)六月二十八日,栖心寺正式为心镜大师立舍利塔,并建造了舍利殿,由金华县尉邵朗题写了塔额。

  因心镜大师生前曾任天童住持,天童禅寺亦于万松岭外小白岭附近建造了舍利塔,单独设立塔院,塑画大师形象以为供养,称名“寿相庵”。此后延续至宋代,天目文礼禅师住持天童时,曾重新装饰塔院内心镜大师及僧伽像,并择吉日开光,说开光法语云:

  心镜僧伽饰旧容,分明五彩画虚空;要知空作何形段,只在如今一点中。且道是那一点?(以笔作点势云)开眼也著,合眼也著。

  可惜的是,天童塔院后来荒废,心镜大师舍利塔并未保存下来。现天童东谷塔林中所奉心境藏奂禅师塔,为改革开放后广修老和尚所恢复重建。

  成通十五年(874),新任明州刺史崔琪应戒休法师的请求,为心镜大师撰写了碑文,追述了其生平事迹,对其佛法造诣与修学成就给予了高度评价。其中铭文部分如下:

  空王设喻,烦恼无涯;唯大师心,照尽尘沙。大师降灵,吴之华亭;方娠载诞,厥闻惟馨。童蒙堕井,神扶以宁;母思目眇,归省而明。渔人祷神,其获丰盈;一戒祠宇,施众莫婴。像教中亏,贝叶斯隳;手集三乘,遗文可披。识羊祜环,知仲尼命;正色兵威,寄词谭柄。我来作牧,空企音尘;琢兹贞石,庶乎不泯!

  心镜藏奂禅师一生颇具传奇色彩,其事迹也多与灵异或神通有关。崔琪在碑文中将此称之为“菩萨之变通也,出显人幽,示现无极,其可究乎”,“苟非位跻十地,根超上品,孰能造于是乎”?认为藏奂禅师为大菩萨应化而来,其修证达到了十地的境界,已人等觉菩萨之位。印光大师的看法与此大致相同,称赞藏奂“洵属大土乘愿示生,一生奇迹动人景仰,实天童开宗之始祖也”。因天童寺虽由西晋义兴开山,唐朝法璇重建,宗弼昙总迁址,但大都限于寺院基础建设,规模不及今日,亦未以禅法显名;而开创禅宗法门,使天童名闻教界,真正成为禅林者,当始于马祖道一法孙、五泄灵默法子心镜藏奂禅师。可以说,藏奂禅师不仅创建了甬东栖心道场,奠定了七塔禅寺上千年基础,而且开创了太白山天童法门之千秋伟业,可以称为浙东两大禅宗丛林之开法共祖。因此,作为一代高僧,藏奂禅师无论在七塔禅寺,还是在天童禅寺,以及浙江佛教界,乃至中国佛教史上,都是应该记上浓重一笔的。

  在当时的明州,心镜藏奂禅师颇具知名度,其在太白山徙神龙、镇毒蟒,在栖心寺退乱兵、受敕赐的事迹,可以说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后来更有传说,称其与唐末农民起义领袖黄巢有过交往,黄巢因得其指点,上奉化雪窦山出家为僧,终老于彼处。经查证历史,心镜禅师圆寂于懿宗成通七年(866),而唐末农民起义发生于僖宗乾符年间,非同一时期;黄巢兵败于僖宗中和四年(884),此时心镜禅师已经圆寂18年,二人不可能谋面。即使真有黄巢遁免,至明州栖心寺受僧人指点一事,亦应为栖心寺后任住持,而非开祖心镜藏奂和尚。但由此传说可以看出,心镜禅师在当时明州各界的威德声望,影响十分深远,因此被附会此传奇事迹;同时可见栖心寺在心镜藏奂禅师之后,仍然保持着不衰的道风,高僧主寺,龙象辈出,不失大丛林气概。

  宁波七塔禅寺自唐代开山,至今已有1150年历史,现已成为浙江东部四大丛林之一,与天童禅寺等齐名,实属不易。正是有了心镜藏奂禅师的存在,这座享誉四明的佛寺才有了开始。所以,在七塔寺历史上,历代住持均以此为荣,对开祖舍利塔予以精心保护。尽管寺院数度衰落,乃至被毁为废墟,但心镜大师舍利塔却奇迹般保存下来。在清代光绪年间慈运长老主寺时,除修复殿宇、开堂传法、中兴道场外,特别于丙午年(1906)对开祖舍利塔进行了全面维修,将已经毁损的塔基、塔刹等修补齐全,使之面貌一新。上世纪八十年代月西老和尚复兴七塔寺时,修整祖师堂,在开祖舍利塔左右供奉寺院历代住持牌位,以资后人回顾历史、缅怀先德;并亲撰《心镜禅师颂》,对开祖业绩给予全面概括和高度评价:

  禅师讳藏奂,马祖之裔孙。天童居法位,曹洞定宗门。镇蟒小白岭,商旅免断魂。东津开旧院,德高达帝阍。敕谥心镜号,声名八荒尊。灵塔祀弗替,永怀始祖恩。

  近期,随着崔琪所撰《心镜大师碑》原文的发现,可祥大和尚等特发宏愿,全面装修祖堂,并请当代著名书法家沈定庵先生书体,将《心镜大师碑》全文刻石,立碑于舍利塔之后,以彰显开祖之功德,可谓因缘殊胜,继往开来。

  摘自:《七塔寺人物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