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赵朴初与山西(二)

作者:庞伟民

  第四次到玄中寺

  1977年7月下旬,赵朴初陪同率团来访的八 十高龄的菅原惠庆长老和他的儿子菅 蒋原钧一行十余人,朝拜净土祖庭玄巾寺时,赵朴初亦年 高七十岁,他的夫人 陈邦织随他一起来,做了很多 工作。

  菅原惠庆长老一则壮心不已,一 则也感到自己老了,把希望寄托在年轻 一代的身上。他取“玄中寺”三个字为 三个孙女取名:菅原玄子 、菅原中子、菅原寺子。他告知玄中寺人 “我老了,以后要由 我的孩子来参加奉赞会了 ”。赵朴初盛赞管原惠庆长 老这种珍惜中日友谊的精神,写了《提石壁玄中寺 》,全文:

  菅原惠庆长老致力中日 友好事业,难行能行,行久而益笃。1964年夏 ,偕夫人来礼交城石壁玄中寺,以其落齿各 一埋于祖师堂前,感其情意深挚,曾 为长诗。今复作此词以致殊胜。

  亿年石壁千年寺,佳话新添,

  树荫花环,双齿三生共一函。

  此身此土情何极,片石成坚,

  沧海能填,子子孙孙不尽缘

  赵朴初

  1977年岁次丁巳孟冬

  1977年,赵朴初为日 本“日华亲善昙鸾大师 奉赞会”所印《玄中一脉 》题词时,写了一段赞菅原惠庆长老改运行寺为枣寺的 文字:

  “玄中寺为震旦净土道场, 昙鸾、道绰、善导三祖师相继倡导念佛 于此,扶桑法然上人专 依善导创立日本净土宗,亲 鸾上人继创净土真宗,尊奉昙鸾、善导遗教 为指挥。菅原惠庆长老弥陀之宏愿,护像教于 劫波,眷恋祖庭,因缘深厚,曾将寺 中枣实移植东瀛,改运行寺为枣寺,以寓一脉相承之义。长老数十年来,致力中 日人民友好事业,精进不懈,久而弥笃,真精诚意,感人至深。余受玄中寺诸大德之托,谨书 玄中一脉四字已志玄 中寺与枣寺,千 秋万世法乳交流之谊。”

  这次陪同菅原惠庆长老一行,赵朴初与夫人陈邦织住 在晋祠宾馆二号楼。时,山西省委正 在此开会,不时有省委领导和有关部门领导前来看望。约有二十 余省及有关部门领导慕名向赵朴初所要墨宝,赵朴初不 顾年高,劳累,都一一予以满足。赵朴初还抽 空暇之时,仔细阅读了交城县志,赴交城县参观。县委 书记陈有棠和有关领导陪同举行汇报座谈,赵朴初建议交城县对其文物应摸清底子 ,明确保护对象,将文物陈列起来,供人们参观欣赏。在参观距县城北5里地的卦山天宁寺时,赵朴初观赏了住在 该处的交城县艺校的小学同学们的演出。九月十三日,赵朴初在赴五台 山的路途中在汽车上 边聊天,边构思诗作,到佛光寺后下车坐 定,即挥笔写就《游卦山》词文:

  交城山,交城水,

  交城之山雄且秀,交城之水清且美。

  交城五里入卦山,连峰夹间画爻山。

  黛色参天多古柏,重楼峻阁备庄严。

  所惜唐碑与经幢,竹坨所见未得观。

  虚堂雕塑甚殊妙,今亦惨遭四凶残。

  书记为道交城事,四凶危害非一瑞。

  大力何止兴百废,雄心誓当排万难。

  尔时山花红欲燃,管炫鼓吹起庭见。

  儿童妙作秧歌舞,英英令人心意欢。

  第五次到玄中寺

  1978年10月10日,赵朴初陪同日 本净土宗宗务总长,日中好友净土宗协会会长 稻岗觉顺为团长,以日本净土宗教学局长、日 本友好净土宗协会副会长古屋道雄和日本净土宗大本山代表金田 明进为副团长,以本净土宗社会局长坂田信中为秘书长 ,以中日友好净土宗协会理事长,净 土宗教学院援救所长冢本善隆 为顾问的中日友好净土宗协会第一次净土宗代表友好访问团朝拜祖庭玄 中寺,为昙鸾、道绰、善导三祖师举行法会。

  时,正值玄中寺祖师殿开工扩建,为表达对祖庭的眷恋和敬仰,代表团 一行当晚住宿玄中寺。十月十一日晨六时,代表团全体僧众 作早课后,六时三十分, 全体参加了祖师殿扩建工程劳动。年高七旬的赵朴初同日本诸大 德,山西佛教协会、玄中寺住持等僧众一起挥锹铲土,为祖师殿奠基,场面热烈感人,共同的祖庭,共同的祖师,共同的劳动,共同的汗水,凝聚 了中日两国净土门人的兄弟情义,良好的祝愿,殷切的希望。

  十月十一日这一天,赵朴初还陪同稻岗觉顺率领的 访华团,赴汾阳县杏花村参观杏花村汾洒厂。 赵朴初写了《访杏花村》,词文:

  1978年10月11日陪同日中 好友净土宗协会第一次访华团来访杏花村,稻 岗团长云日人称酒为不老寿水,而佛家则呼酒为般 若著汤,宜与良朋开怀 畅饮。

  和风华雨正纷纷,举盏欲招千古魂。

  般若汤兮长寿水,不妨畅饮杏花村。

  第六次到玄中寺

  1980年,是玄中 寺三祖师之一的善导大师 圆寂一千三百周年忌辰,为了纪念这个 日子,中日两国佛教净土门徒,都以诚挚的心意作了积极的准备工作。赵朴初在 四月十日写了《善 导大师往生一千三百周年纪念赞词》词文:

  惟我大师,乘愿再来,净土法门,应机宏开。

  五部九卷,妙宣深蕴,能于言信,广生正信。

  龙门大像,旷古神工,赖公检校,人天永崇。

  行愿既圆,随缘示寂,千三百年,塔留香积。

  寂而常照,星曜东方,法然继起,宗风丕扬。

  四色之莲,七宝之树,法音宣流,甘露普注。

  善心亿万,同具至诚,六时佛号,千载祖庭。

  爱结胜因,爱兴盛会,忆念师恩,永矣弗堕。

  伽蓝斯辟,塔波斯修,海潮迎像,天风送舟。

  两邦云仍,俱会一处,永孰夙好,同尊祖武。

  我作此偈,赞古赞今,南山东海,长耀明灯。

  赞词历述净土法门历史,山道大师的功德,日本净土宗的创立,日本净土宗门徒友好交往活动。现已镌刻在玄中寺 一面石碑上,立于大雄宝殿之前,让后人浏览。

  五月中旬,赵朴初到玄中寺,与日中好友净土宗协会组织的第三次友好之翼与净土宗宗议会议员访华团,一起参加了中日两 国佛教界联合举行的盛大纪念法会。需要说明的是这个访问团是由三个访问团组成,以稻岗觉顺为顾问。一个 团是以武田裔彦为团长的“ 友好之翼访问团”88人;一 个团是以净土宗宗议会议长白井玄祥为团长的“议员访华团” 25人;一个团是以西城正伦为团长的大本山增上寺雅乐会访华团26人。三个团总人数139 人,规模之大超过以往任何一次。

  赵朴初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在纪念善导大师圆寂一千 三百周年大会上,发表了洋溢着热情友好的献词。他说,“ 伟大的日本人民是善于接受外来文化而加以传承和发扬光大的。在传承佛法方面,自唐宋以至元明千百年 间,无数的日本法门兄弟,如饥似渴的求法精神,把汉语系统佛教全部传了过去。经过吸收消化发展,形成 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日本佛教。今天,我们同日本净土佛教兄弟聚会一她,共同纪念善导大师这件 事情本身,就说明我们两国的文化渊源和传统 友谊是如何悠久深厚!它不仅使我们追怀还将唤起我们对历史的回忆,和在今天两国 人民友好合作的新形势下,如何共同作出努力的时代责任感。”

  会后,赵朴初带领中国佛教徒与日本三个访问团的佛教界朋友,一起在大雄宝殿诵经念佛,为善导大师圆寂一千三百周年作了和平祈愿,在中日净土佛教史上了光彩夺 目的一页。

  第七次到玄中寺

  1983年3月31 日至4月1日, 赵朴初偕夫人陈邦织陪同日本净土真宗大谷派东京枣寺住持菅原均携妻 及子一行七人,到玄中寺将菅原惠庆长老的部分骨灰安放该寺。

  菅原惠庆长老,是日本一位颇有名望的高僧,是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中日友好的使者,1957年,他来玄中寺时,从其住持的枣寺的枣树 上伐一根枣枝,做成枣木禅杖,在禅杖的顶端雕刻一尊佛像,仗身镌刻“日中一心, 万善同归”八字,成一件匠心独运的工艺品。 他将此禅杖送与玄中寺住持象离法师,表达了日本佛教净土宗净土 真宗的一片敬仰祖庭的心意。

  此次朝礼玄中寺祖庭回到日本后,他写了《玄中寺与昙鸾与大师》一 书。又于 1979年春创办了净土真宗杂志《玄 中一脉》,将创刊号赠送中网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赵朴初阅读后身为感佩,写了 一回信,全文:

  菅原惠庆长老座下:

  顷承惠寄《玄申一脉》创刊号。拜读之余,欢喜无量。座下平生素慕玄中寺与昙鸾大师,致力两帮友好事业,数十年如一日,愿力庄严,世所稀有。今以八十高龄,且艰于步履,犹独立主办 《玄中一脉》杂志,冀于宗恳有所尽力,精诚所至,足以后导末俗。

  读前田净山先生《今昔物语与昙鸾大师》一文,籍知昙鸾皈依净土法门之以意事,亦在平安朝末期,以传播与日本间,因缘有自,不胜赞叹 。又西园寺公一先生《读玄中寺与昙鸾大师》一文,阐述座下探索日本佛教本源之热情,言简意赅,尤觉锨佩不已。谨出鄙怀, 以志随喜,率以奉复。敬颂安乐。

  赵朴初作礼

  一九七九年四月五日

  之后,菅原惠庆长老主办的《玄中一脉》,于1979年5月26日出版的第二期,杂志封 面印刷赵朴初时年4月9日出访日本时赠菅原惠庆七绝 一首,词文:

  樱花时节又逢君,一笑如同骨肉亲。

  枣寺玄中尘不隔,祝翁杖履四时春。

  一九八一年三月,赵朴初又为《玄中一脉》出版三周年,写了祝贺词,词文:

  玄中一脉万年传,赖大人心志愿坚。

  三载友声欢两岸,待听弥满有情天。

  一九八三年初,萤原惠决长老蚓寂,享年86岁。长老生前曾嘱将部分遗骨安放玄中寺。 是年三月三十一日, 他的儿子菅原钧为团长的护送团,在赵朴初陪同下抵达玄中寺。古老的玄中寺举行了庄严 隆重的法会,寺内钟鼓齐鸣,身披袈裟的玄中寺住持明达法师,从菅原钧手中接过菅 原惠庆长老的灵骨,恭敬的安放在往生堂里。在供案上菅原惠庆长老的大幅遗像 立在灵骨之后,供案之下摆放着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山西省佛教协会、玄中寺全体僧众和山西省对外友好协会敬献的花圈。随之,净土古刹众僧,敲击法器,焚香 上供,诵颂经文,声声俱在悼念长老之灵。

  在中国佛教协会举行的宴会上,护送团菅原钧团长对父亲的历史作了系统回顾,表示要继承遗志。他说: “此次,我们承蒙赵朴初先生及各位先生的热情关怀,得以把先父 菅原惠庆的遗骨安放在他生前所眷恋的玄中寺。”

  “三月二十九日, 我们七人到达北京时,虽是深夜,但赵朴初先生、孙平化先生、顾锦心先生及今晚在座的诸位先生,仍不辞劳倦,赶到机场迎接我们。特别是赵朴初先生,不顾年 高多病,偕同夫人一起陪我们到 玄中寺,对此,我们甚感不安,并致以深切的谢意。”

  在太原“承蒙山西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根通法师、玄中寺明达法师,以及佛教协会,对外友好协会各位先生热情接待.我们真不知如何感谢才好! ”

  “先父得闻净土真宗开主亲鸾大师弘扬的本愿念佛的教导,正是昙鸾大师阐明的净土教义的启发 下形成的。先父一生尊崇敬慕昙鸾大师,同时对教育了罢鸾大师的中国国 土与人民情怀有无限敬爱之情,实际上,中 国是先父的第二故国,玄中寺是他心灵上永恒的故乡。 ”

  “对我父亲来讲,过去那场可恶的战争使他终身都感到刻骨的痛心。在战火纷 飞的一九四 二年,他满怀对罢鸾大师的敬仰和要在大师尊前忏悔自己无力阻止 日本军国主义侵华的愆尤的心情,不顾生命的安危,踏过泥泞的道路,登 上石壁山,参拜玄中寺。先父八十六岁的 一生,是他的报恩和忏悔的心情,日夜祝愿日中两 国永远友好的一生。”

  “先父为日中友谊而努力工作的志愿,之所以能够实现,完全是今天在座的诸位先 生,以及众多的中国朋友热情支持的结果。在此,我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谢! ”

  “回忆我父亲在去世前,曾以无限怀恋玄中寺的心能对我说过,希望在他身后能住在玄津河畔给玄中寺看守山门。此次,承蒙诸位先生的关怀,我们能将先父的部分骨灰安放在玄中寺祖庭。先父的遗愿终于实现了。对诸位先生的深切关照,我们真是感激 不尽。为了报答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 ,我决心继承先父的遗志,为两国人民子子孙孙有好事业而努力工作。今后,我要团结更多的朋友,聚集更 多力量,在促进两国人民友好的工作 中迈出扎扎实实的步伐”。

  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讲话,他对菅原惠庆长 老一生为中日友谊,为两国 佛门兄弟的友好因缘所做的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对中日友谊,两国佛门教徒 友谊的发展,寄予殷切的希望。

  赵朴初讲话:

  “诸位此次彼此辛苦,远道护送菅原惠庆长老的部分灵骨经过北京,到达了山西玄中寺,并且为塔址选定了地点,诸位这次来的人任务可以说是圆满完成了。为此,我要代表 在座的中同同人向诸位表示慰问,表示喜欢赞叹。”

  “菅原长老几十 年对中日两国人民友好事业做了很多的工作和卓越的贡献,这 是大家所知道的,用不着我叙述了 。我只想在这里,谈一些我个人和长老最早 和最后接触的因缘。我和长老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九五三年长 老护送在日殉难烈士遗骨来到我国的 时候。那时,我从长老得知枣寺和玄中寺的关系。一九五五年,我第 一次到同本,第一次拜见谒枣寺,菅原长老要我在 一本纪念册上题词,我的题词中有‘ 玄中一脉’这句话,意思是,枣寺和玄 中寺是一脉相承的。菅原惠庆长老 很喜欢这句话。隔了二十二年之后, 一九七七年,为了尊重长老的心愿和情谊 ,玄中寺众僧托我写一个横 联送给枣寺,上面题的就是‘玄中一 脉’四个字。一九七八年,长老得了一次重病 后,不能出门,就在家中以日中亲善昙鸾 大师奉赞会的名义,独自编辑创办了 一个不定期刊物,刊名叫做《玄中一脉》。这几年来不断出版,已经发行了十七期。现在菅原钧先生把长老生前编写的手稿和身后各方 追悼的文字印了出来,作为第十八期的《玄 中一脉》带来了。以一个老病垂危之身,能够这样为中日友好工作,奋斗不已,直到 最后一息,这种精神,实在令人敬佩,令人感动。记得二十多年前,长老有一次在北京说过这样的话,到中国来,有回到故乡之感,这次,菅原钧先生说: ‘把父亲的灵骨送来,不是送到异国,而是送回家。 ’这句话真正表达了长老生前的真心实意的。一九七九年,我参加人大代表团到日本。我去 探望长老,我说:‘等待你身体健康一些,让你的女儿陪你到中 国玩玩’。现在,长老的女儿央子女士真的陪着长老来了,虽然是一生 一死,但长老的精神永在。他的儿子、女儿、孙子和诸位法门眷属一 起送他回来了,他将永远在玄中寺。玄中寺的 子子孙孙将永远供奉这一日本先德;和枣寺的予子孙孙携手,为两寺、两 国的友好合作事业共同努力。玄 中一脉,千代万世,相承不断,将越来越放出灿烂的光辉。 ”

  菅原惠庆长老上人,你的在天之灵,若听到你的儿子菅原钧,你的中 国老朋友赵朴初讲的这些肺腑之言,你一定会感到欣慰,一定会感到安乐。

  第八次到玄中寺

  1983年7月21 日,赵朴初陪同以和田耕正为名誉团长,菅原钧为团长兼秘书长的日本枣寺访华团,和日 本净土真宗达谷派的代表大容演慧一行十五人抵交城玄中寺为菅原惠庆长老骨灰入塔举行安放仪式。

  中国佛教协会为菅原惠庆长老在玄中寺东侧塔林,象离法师 墓塔旁建了菅原惠庆长老墓塔。象离法师长营原惠庆 长老一岁,是1957年接待菅原惠庆长老相识的好朋友。当时,长老送象离法师从 日本带来的一精美的 枣杖,俩人情笃益深。第二年,1958年3月象离法师圆寂。现在俩人的墓塔紧紧相连,象征 中日两国佛教同门兄弟永远在一起,中 日友好,代代相传。

  对赵朴初八次到玄中寺的综述:

  一、赵朴初不辞辛苦8次到山西交城玄中寺,是他出行全国各地寺院中少有的记录。这充分反映了赵朴初认真执行周恩来总理关于加强中日两国佛教界交往指示的执著精神,是贯彻执行我 国民间外交的模范典范。

  二、赵朴初是中日两国佛教界交往的一 面旗帜,他在努力推动两国佛教界交往是全面的,形式是多样的,成果是显著的。赵朴初8次到山西交城玄中寺,只是他开展中日两 国佛教界交往的-一部分,且是非常经典的 一部分,交友广泛,成果显著。

  三、赵朴初8次到山西交城县玄中寺,是中日两 国佛教净土宗之间的友好交往,其成绩是很突出的。日本的净土宗经过改进创新立净土真宗,令人有 一种与时代同步前进的感触,其信徒在日本达到三 千万之众,是一支很重要的和平力量 ,由于人多其影响广泛也是可想而知的。玄中寺作为净土宗的祖庭,是中国的荣耀,也是日本净土信徒的福祉。

  四、赵朴初8次到玄中寺,使交城玄中寺不论在落实宗教政策方面,还是在寺庙建设管理方丽,以至对外开放方 面,都成为山西,乃至全国比较好的寺庙。其经验对于 山西落实宗教政策和寺庙管理,对外开放等都有着风气领先和示范的积极作用,其影响是深刻的。

  五、赵朴初8次到玄中寺,促进山西的对外开放,在赵朴初陪同日本佛教界朋友交往的影响下, 仅一九七九年至一九八二年到玄中寺访问,朝拜的日本佛教界朋友就有三千余人,是当时尚不 很开放的山西最主要的外国朋友。山西在此之后,首先与之结为友好城市的 日本东京琦玉县,正是这种潮流的结果。

  六、赵朴初8次到玄中寺,前后留下了很多诗词、题字、讲话、谈话等。赵朴初作为当代中 国的著名诗人、书法家,其作品在全国性报刊、地方史志,及日本有关刊物 登载,都是对山西、山西文化的最 好宣传。比如,日本佛教界朋友,佛教信徒,是通过赵朴初了解玄中寺,了解交城,了解山西。多年之后,历史愈久远,赵朴初留 下的诗文,其影响将会愈加深沉闪亮。

  (未完待续)

  来源:《山西民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