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张瑞:古代高僧的高洁之行

作者:张瑞

  自古修道人视名利如身外之物,清心寡欲,一心向道。佛教?史上有很多高僧都主张远避名利,历朝历代也有很多的高僧拒绝虚名浮利,不事权贵。当他们面对来自名利的诱惑时,保持着出家人的淡泊清净,真正看破放—下,以各种的方式拒绝名利诱惑。而高僧们的这种淡泊名利,不事权贵的高洁品行,也受到了佛教徒和世人的赞叹,并且对他们倍加尊奉崇敬。

  净土宗初祖庐山东林慧远大师,雁门楼烦人,俗姓贾,博通六经,尤其精通:《周易》,他曾经与弟弟慧;持在道安大师门下听讲《般若经》。听后欢喜赞叹说:“儒道九流,特糠秕耳”。于是剃度出家,以大法为己任。等到关中扰乱,慧远大师南游到浔阳,见到庐山风景秀丽,便结庐山中。太守桓尹尊崇慧远大师德行,为其创立精舍。当时晋室衰微,天下的奇才都隐居不登仕途,慧远大师结莲社,会诸贤才儒士并沙门千余人,求生)争土。

  东晋安帝一次驾临浔阳,诏慧远大师出山一见,慧远大师以年老多病为由拒不出山。晋安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对他更为尊敬,命九江太守每年供养慧远大师修道的衣食之需。慧远大师隐居庐山三十年,足不出山,迹不入俗,凡送客人以虎溪桥为限。他一生倡导净土法门,度化了众多的弟子。受到了四众弟子的爱戴。

  晋代长安道恒法师,后秦主姚兴屡次下诏请他还俗从政,辅佐治理天下,道恒法师每次都推辞不受。费了很多的周折与之周旋,终于得免。法师感叹说:“能增加我钱财的,必然会损伤我的精神;能增长我名望的,可能会造成我的杀生之祸!”道恒法师于是隐居在山谷涧,以草木果实养色身,以禅悦为食养慧命,终生不出山。

  南朝齐邺西龙山寺僧稠禅师住持龙山寺期间,齐文宣帝常常率领左右随从及侍卫来寺拜访请教,稠大师一向都在小禅房静坐,不去迎接也不送行。他的弟子劝他对皇帝应当屈躬迎送,稠大师回答说:“往昔宾头卢尊者出迎优填王七步,致使他七年失国。现在我的德行远远不及宾痛头卢尊者,我不敢自欺欺人,以迎送的形式为帝王祈福。”

  钟山僧远禅师也是一位不事权贵的高僧。齐高祖建元元年八月,有事驾临钟山,因为崇拜沙门僧远,齐高帝亲自入寺拜望僧远禅师。僧远坐在禅床上以年老多病为由不去迎接,齐高帝准备到床前拜望。左右随从说,房屋狭小,无法容下帝王你的舆盖。齐高帝于是停下辇亲自步行致问而去。僧远最初居住钟山五十余年,起初饮食不继,涧饮木食二十余年,诸方仰慕其高风,等到他圆寂之日,众人上表奏明帝王,帝王遂以他为师,下诏安葬在钟山。

  道信禅师住持黄梅四祖寺三十多年。唐太宗贞观年间,三次下诏迎请道信禅师到京城接受供养。道信都托病推辞不去。皇帝派出使者亲自前去迎请,声称如果再不入京,将斩首带回。使者去后,道信伸出脖子等使者来砍,丝毫没有畏惧的神色。使者把这件事回奏皇帝,唐太宗慨叹不已,终于不再为难他,并且颁赐名贵的丝绸给他,以满足他隐居山林的愿望。

  六祖慧能大师也是古代不事权贵的典范。神龙元年,武则天、唐中宗诏请老安和神秀两位禅师到宫中供养问道。神秀禅师推让说。南方有慧能禅师,密授弘忍禅师衣法,传佛心印,可请彼问。武则天则命内侍薛简持诏迎请慧能大师。希望慧能大师以苍生为念,赴京师弘法。慧能大师则以老病为由上表请辞,希望终老山林。见大师不愿到京师弘法,薛简就坐禅等禅宗问题请教了慧能大师,得到慧能大师满意的答复。

  薛简回京后,表奏师语。神龙元年九月三日,武则天下诏奖誉慧能大师说:“师辞老疾,为朕修道,国之福田,师若净名,托疾毗耶,阐扬大乘,传诸佛心,谈不二法。薛简传师指授如来知见。朕积善余庆,宿种善根,值师出世,顿悟上乘,感荷师恩,顶戴无已。并奉磨纳袈裟及水品钵,敕韶州刺史修饰寺宇,赐师旧居为国恩寺焉。”

  慧能大师婉拒诏请,不仅没有惹怒武则天和唐中宗,反而使帝王对他这种不慕荣利的行为给予高度评价,并赐给磨纳袈裟和水品钵,命韶州刺史修复慧能大师所住的宝林寺,将禅师的旧居赐额国恩寺,以表彰慧能大师对佛教的贡献。

  唐代慈藏法师是新罗国(今韩国)大僧统,法师经常劝人勤修佛法,跟从他修行的人都能获得不可思议的感应。众人对他心悦诚服。国王每次诏他入宫,他都不去。国王十分生气,命令把他关在山里的监牢,准备亲手将他杀死。藏大师对使者说:“我宁愿持戒一日而死,不愿破戒苟活一生。”使者听了很受感动,不忍心杀他,就将实情禀告国王,国王深深被慈藏法师的德行所感,最终赦免了他。

  莲池大师对此评价说,子陵之拒先皇,种老之辞仁祖,算是平常的隐逸之人了,已经够清高了。还没听说以刀威胁而仍然拒绝不受的。这种清高的风格,简直就像鸾凤冲天高飞,实在望尘莫及。四祖道信和慈藏就是这么伟大的人。

  唐朝汾州开元寺无业禅师,陕西雍州人。唐穆宗派遣左街僧录灵准带着诏书前去请他入京。无业大师笑道:“贫道没什么德行,很惭愧老是麻烦皇上来敦请,您先走,我随后就到。”

  无业禅师于是沐浴身体,敷设座位上座,告诉徒众说:“你们眼见、耳听、身触感,意识知道的根性,是永不磨灭的,和太虚空一样无穷无尽,外在的一切现相,本自空寂,迷者不了,即为境惑,流转无穷。常了一切空,无一法当情,是诸佛用心处。”说完之后,端坐不动,半夜时分就圆寂了。

  灵准回京把这件事表奏皇上,皇帝非常钦佩感叹,追封他为大达国师。无业禅师处在唐宪宗和唐穆宗两个朝代,受到三次皇帝的诏请,都拒绝不去。

  唐朝润州牛头山法融禅师,隐居南京牛头山,皇上得知他的名声,派遣使者召他入宫相见。使者到牛头山的时候,法融禅师正好坐在地上烧牛粪,烤芋头,然后捡起烧熟的芋头吃着。当时天气寒冷,鼻涕流满了一脸。使者说:“皇帝有诏令来了,尊者暂且起身听圣旨。”法融禅师仍旧注视着芋头而不理睬他。

  使者笑道:“你的鼻涕都流到脸上来了。”

  法融桦师说:“我哪有闲工夫为世俗人擦鼻涕呢!”

  皇上听了这件事,叹为稀有,子是下诏予以重赏,并宣扬他对名利的淡泊。

  唐朝韬光禅师,搭建茅棚在灵隐山西峰静修。杭州刺史白居易准备饭菜供养,写来首《招韬光斋》诗歌邀请他来应供。诗云:

  白屋炊香饭,荤膻不入家。

  滤泉澄葛粉,洗手摘藤花。

  青芥除黄叶,红姜带紫芽。

  命师来伴食,斋罢一瓯茶。

  韬光大师回了一首《因白太守见招有答》偈子给白居易,谢绝了他的盛情邀请。偈云:

  山僧野性好林泉,每向岩阿枕石眠。

  不解栽松陪玉勒,惟能引水种金莲。

  白云乍可来青嶂,明月难教下碧天。

  城市不堪飞锡到,恐妨莺转翠楼前。

  韬光禅师以偈拒绝白居易的邀请之后,白居易并没有生气,反而对禅师不慕荣利的高行更为赞赏,并亲自赴寺拜望禅师,在饮茶品茗中向禅师请教。白居易对禅师的恭敬态度和虚心好学感动了韬光禅师。他与白居易言谈契合,也成为方外之友。

  摘自:《普陀山佛教》201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