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念佛往生西方净土略说之二

作者:三昧

  三、净土宗修持的资粮与妙径

  “信愿行”即净土资粮,这是净土行人的无二共识。俗语说:鸟有双翼,始能高飞;车有两轮,方能疾驰;人有二足,才能步行。世人旅行尚且需要盘缠,往生极乐岂能无“福慧资粮”?《佛说阿弥陀经》讲“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是也。资粮即是妙径,而具体的持名念佛,也有其“窍诀”以及需要共勉的地方。

  (一)略说资粮

  1、信愿持名

  “信、愿、行(念佛乃至持名念佛)”叫“三资粮”。深信切愿,方能精进不懈。真信者无惧也无忧,真能放下;多数人是半信半疑或存少许疑惑,虽属正常,却是遗憾。澫益大师“六信”概括即是:信自有佛性,佛定不舍人。信他大慈悲,十念得往生。信因佛嘱托,因果定不昧。信果是自然,如响必应声。信事弥陀愿,释迦无虚诳。信理佛开示,诸经有印证。澫益大师《灵峰宗论》云:“佛法深妙无穷,切勿自弃自局。若要熟处渐生,先须生处渐熟。”念佛也是如此,一份真诚一分收获,十分真诚十分收获。“信愿为慧行,持名为行行。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故慧行为前导,行行为正修,如目足并运也”。澫益大师这几句话也是净土行人行持之圭臬。念佛贵在信愿,若无真实信愿,持名则不能坚持,一些念佛行人刚开始念的很好,没有一段时间就少念或不念了,不能不说十分遗憾。真信切愿,就是要有一个真实的欣厌,厌娑婆如同牢狱,欣极乐如同家乡。所谓:有决定智,则决定信;有决定信,则决定生。深信切愿就是智慧,文殊菩萨智慧第一,舍利弗尊者表佛弟子中智慧第一,都是“第一”。也就是说,《无量寿佛经》、《佛说阿弥陀经》等都是“第一”在请法,或是被慈悲伟大的佛陀“呼唤”,密意自不待言了。净土宗祖庭庐山东林寺方丈释大安法师专门写了《略述净宗信愿行》和《净土资粮信愿行》加以开示引导。在信愿的基础上,果真能老实持名,如同莲池大师所说的“一心念佛”,亦或如澫益大师所说的“真能念佛”,岂知“念得阿弥陀佛熟,三藏十二部,极则教理,都在里许。千七百公案,向上机关,亦在里许。三千威仪,八万细行,三聚净戒,亦在里许。”

  2、净业三福

  《佛说观无量寿佛经》明示“三福”为净业。所谓:“欲生彼国者,当修三福: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二者、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如此三事,名为净业。”释迦如来又慈悲地指示韦提希:“汝今知不?此三种业,乃是过去未来现在,三世诸佛净业正因。”从上可以看出,既是“三世诸佛净业正因”,即是“必经之路”也。“一者”是念佛人万行之基础。《华严经》云:“人中随意得受生,乃至顶天禅定乐,独觉声闻佛乘道,皆因十善而成就。”太虚大师也说:“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如果“孝养父母,奉事师长”都做不好,修学的根基就不稳了。“二者”主要是“自利”,“先遮遣非福”,把影响福德资粮和进一步修学提升的违缘和障碍遣除。“三者”主要是利他,发扬菩萨精神。或者说是在利他的修持中圆满自利,进一步广集福慧资粮。菩提心尤其需要特别关注,也可以说是迅速积累福报的一个甚深窍诀,“若生刹那菩提心,即刻得名诸佛子。”“佛于多劫深思维,见此觉心最饶益。”所以有发愿偈颂说“菩提心妙宝,未生者当生:已生勿退失,展转益增长”。当然,若能深信因果,不仅在细行上能十分检点,如《华严经》“净行品”所示;也自当发菩提心、读诵大乘、劝进行者,在这些菩萨“法行”上信受奉行。所谓“菩萨念众生,爱之彻骨髓,恒时欲利益,犹如一子故。”

  (二)共勉念佛

  l、志诚恳切摄心念

  “志诚”就是“发愿”而“老实”,没有疑心。“恳切”就是真心而急切,阿弥陀佛今天来接引我们,我们不会说明天再去。其实,每一个念佛人都可以问问自己,当下阿弥陀佛来接引我们,我们去吗?印光大师在《增广文钞复邓伯诚居士书》中说:“果能生死心切,信得及,不生一念疑惑之心,则虽未出娑婆,已非娑婆之久客,未生极乐,即是极乐之嘉宾。”“摄心”就是口念心听,“不空过”。什么是“不空过”?假如一个人拿一只铅笔在一张白纸上有心无心的轻轻划过,可能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而假若我们拿一只毛笔,蘸上墨汁,用心用力在一张白纸上划过,情景自然大不相同。澫益大师在们可弥陀经要解》中指出,西方世界里的“四土”、“三辈”、“九品”,也就是品位的高下,确实在念佛功夫的深浅。但“深浅”与持名的多少有一定联系,却不能完全划等号。也就是说“深浅”不等于“多少”,有人一天念两、三千声佛号,有人念两、三万声佛号,甚至有念十万声佛号的,这是持名之“多少”、“多寡”。一般来说,量变到质变,最后不念而念。但若无“信愿”或“浅而疑”,亦或用贪嗔痴慢的不净心来念,就憨山大师所说的“喊破喉咙也枉然”。而如果信深、愿深,念佛字字句句发自肺腑,情真意切,“心念不空过,能灭诸有苦”。得力感应,自然不可等量齐观。

  2、常作大祸无常想

  在这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充斥的“五浊恶世”中,我们“处于五恶五痛五烧之中,为最剧苦”。西方著名存在主义哲学家叔本华曾经有趣地描写说“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又说:“人有什么值得沾沾自喜?受孕已是罪过,出生就是惩罚:生活就是劳作,死亡则为归宿!”圣天菩萨在《中观四百论》中也开示说“胜者为意苦,劣者从身生,即由此二苦,日日坏世间。”尤其可怕的是死亡不能避免,“如所宰众畜,死是众所共”。而且,身心极不自在,严格说来,凡夫皆不能“自主”。“如人不欲病,然病仍生起,如是不欲恼,烦恼强涌现。心虽不思嗔,而人自然嗔,如是未思生,嗔恼犹自生。”因此,快乐如朝露,八苦环绕长。究其原因,“无常定有损,有损则非乐,故说凡无常,一切皆是苦。”印光大师为警示自己,书写一个大大的“死”字贴在自己的房门上,洞察无常“生死事大”而精进念佛。因此,我们于此危世道,应开大胸眼界。对我们娑婆众生来说,既要“堪忍”;更要努力修持净业,随缘应变,“唯之以阿”。果能切实念佛,“是诸善男子、善女人,皆为一切诸佛之所护念,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阿弥观音护,何可畏之有?澫益大师特别在《弥陀经要解》里告诉我们,娑婆众生之积罪假使有体相,尽虚空界不能容受。但老实念佛,念到极处,即能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印光大师也说:“念佛方能消宿业,竭诚自可转凡心。”又说,“设使怨鬼恶病逼迫,念佛便能却之”。阿弥陀佛,即“无量光”,精诚念佛,即“佛光普照”,不可思议!《念佛感应录》中这样的案例实在是很多,“恶鬼尚不能以恶眼视之,况复加害”?

  3、如子忆母摄六根

  “如子忆母”是说我们要用至诚的感恩心来念佛,法藏比丘因地在世自在王佛世时,志愿深广:“令我作佛,国土第一。其众奇妙,道场超绝。国如泥洹,而无等双。”并发下四十八大愿,救脱一切信愿往生的众生,所谓“设我得佛,十方众生,闻我名号,系念我国,植诸德本,至心迥向,欲生我国,不果遂者,不取正觉。”《楞严经卷五》说:“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又说:“佛问圆通,我无选择,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若子逃逝”,岂不愚痴乎?所以,印光大师说“非愚即狂”㈨。白居易有一首诗:“何以度心眼,一句阿弥陀,行也阿弥陀,坐也阿弥陀,假饶忙似箭,不废阿弥陀,日暮而途远,吾生已磋跎,旦夕清净心,但念阿弥陀,达人应笑我,多却阿弥陀,达又作甚么,不达又如何,普愿法界众,同念阿弥陀。”可作参考与借鉴。念佛贵在坚持和融入生活,不仅时时处处,而且梦中、危险时、患病无力时也能念,这是检验是否得力的“标杆”,而一切“下手处”就是“摄六根”和清醒的觉知。“都摄六根”是念佛之捷径,如果我们感知外部世界的六个窗户全都一心系念“阿弥陀佛”,不在心猿意马,能擒贼先擒王,念佛水平的提升是迅捷的。玄奘大师在《八识规矩颂》中说“浩浩三藏不可穷,渊深七浪境为风,受熏持种根身器,去后来先作主公。”如果我们能不断地去练习“关闭”这“六扇窗户”,在“心相续”或“识相续”中,唯有圣号,时时处处观想感恩“阿弥陀佛”,一切对境作为阿弥陀佛的方便“化现”,亦或考验之“逆增上缘”,作好自己的“主公”,那“六字洪名出乾坤”绝不是动听而不实的戏言呓语。

  4、放下归命发心念

  若说“窍诀”,持名念佛的第一“窍诀”就是“放下”与“归命”。“放下”即身心全然放下,毫无挂碍,也无疑心与虑思,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阿弥陀佛,如:什么时间走?活多久?家里人怎么办?等等,没有一丝一毫挂忧,“活,是在现世结阿弥陀佛的命缘;死,是阿弥陀佛极乐净土的生。”净土行人可以时常问问自己,我真的放下了吗?阿弥陀佛当下接我走,是否还有一些事要交待处理呢?还有没有父母、配偶及子女等会牵挂呢?只要还有没解决好的事,都要好还审视自己了。佛门里有个比喻叫“抱桩摇橹”,舟船自然是不可能从此岸到达彼岸的。内心对现实的恩爱与利、名依依不舍或情有独钟,表面上对极乐世界也很有兴趣,那是不能往生的。《大智度论》说“是利养法如贼,坏功德本。譬如天雹,伤害五谷,利养名闻亦复如是。坏功德苗,令不增长。如佛说譬喻,如毛绳缚人。断肤截骨,令利养人断功德本,亦复如是。”

  《妙法莲华经》也讲“后恶世众生,善根转少,名增上慢,贪利供养,增不善根,远离解脱”。不得不慎!莲池在前,汤镬在后,不求往生,岂不悲哉!因此,一定要有一种“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的决然勇气。而发心念佛,则是胸襟与福智的拓展,若仅为自己求生净土无疑是很遗憾的。印光法师明示说“念佛法门,以信愿行三法为宗。以菩提心为根本。”省庵大师在《劝发菩提心文》中指出:“此菩提心,诸善中王。必有因缘,方得发起。今言因缘,略有十种。何等为十?一者念佛重恩故,二者念父母恩故,三者念师长恩故,四者念施主恩故,五者念众生恩故,六者念生死苦故,七者尊重己灵故,八者忏悔业障故,九者求生净土故,十者为令正法得久住故。”以这十种心来念佛,“暂持圣号,胜于布施百年。一发大心,超过修行历劫。”“下菩提种,耕以念佛之犁,道果自然增长。乘大愿船,入于净土之海,西方决定往生”。

  总之,生必有死。《贤愚经》中说:“聚际必散,积际必尽,生际必死,高际必堕。”圣天菩萨在《中观四百论》指出“虽见身如怨,然应保护身,具戒久存活,能作大福德。”西方著名思想家罗曼罗兰指出“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执着地热爱它。”十分幸运,在资讯十分发达、人们大多十分忙绿的今天,我们仍然有佛可以念、有经可以读,有和平的国度可以生活和报效,而报“四重恩”必以念佛最为方便、稳当、快捷和高效。

  必死无绝、绝处逢生、生必念佛,念必一心!

  摘自:《汕头佛教》201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