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怀念太虚大师

作者:慧然

  “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读此句忆起民国四大高僧之一一太虚大师,时逢太虚大师圆寂七十周年让我们一起来回顾大师对佛教的贡献。

  太虚大师不仅是中国近代佛教界的泰斗、民国以来佛教革新运动的倡导者,而且是一位学识广博、思想深邃的佛学理论家。他融通内学外学、旧学新学、唯识中观、法性法相,在佛学理论上提出了许多独创的见解,其中最著名的可能是他的“人间佛教”的理论。太虚大师生长于清末民初,活动于民国,那是一个新旧世代交替的时代,军阀混战,外敌入侵,人们的思想也经受着传统文化和现代文明的冲撞。在这种环境下,太虚大师不仅提出一套适应当时的佛学理论,而且身体力行地去践行他的主张,终身为其理想奔走呼号,为后世人间佛教思想的发展、提倡整理僧伽制度、创办僧教育及培养人才发展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及实践基础,富有极其深远的影响,为佛教的革兴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太虚大师生活在前后两次世界大战时期,亲身经历了战争带给人类的灾难,使得国家论陷、百姓流离失所,人们向往和平的呼声越来越高,太虚大师认为佛教做为和平的宗教理应为人类的和平做出贡献。太虚大师在此历史变革时期,高瞻远瞩大胆设想,充分利用佛教慈悲喜舍的精神提出“人生佛教”思想,来建立世界和平百姓安居乐业的祥和社会理念。在当时大家都希望社会安定,世界和平,而且长远、永久不再受战争的灾难的年代,太虚大师认为科学的发展和现代化的武器给人类带来的灾难远远大于利益,因此希望能通过宗教的理念来唤醒政治家的道德观念。他在《人生的佛教》中所说:“因科学发展,制造新式武器,如不以道德运用、驾御,为害人类实甚,此则非昌明高度道德性的宗教不可。世界三大宗教,以佛教教义博大精深,最适合人类实际生活之道德,足以补科学之偏,息战争之祸,以维持世界的永久和平与幸福。”在太虚大师看来世界三大宗教中,唯佛教思想倡导和平、慈悲的精神,认为佛教应当积极推行“人生佛教”。太虚大师在这种世界动荡不安、百姓生灵涂炭之际,以大仁大智、大悲大勇的精神提出“人生佛教”思想理念,来拯救被炮火破碎的山河,抚平战争给人们带来的创伤。在太虚大师看来,当时所处的历史时期唯有佛教的“慈悲”精神,才能拯救当时的社会和人类。佛陀教化止恶行善,息灭烦恼,目的就是未了使人类的生活合理化,远离一切不道德的行为。太虚大师为改善现实人生,提倡“人生佛教”以五戒、十善去净化人间。教人为善,与人为善,以善法成完美的人格。太虚大师将佛教由圣神的形象转向更实际的“人格”化了。

  太虚大师面对近代佛教,也发大悲愿予以拯救,力倡教理、教制和教产三大革命,认为住持佛教,应靠三宝,三宝之中,僧宝第一,所以他一生以建僧为务。教理革命的中心是要革除愚弄世人的鬼神迷信,积极倡导大乘佛教自利利他的精神。教制革命的中心是要改革僧众的生活、组织制度,建立起适应时代需要的住持僧团。教产革命的中心是要将继承寺庙遗产的旧觌为十方僧众公有制,在这三大革命之中,太虚大师又认为以“教制革命”为根本。因为,只有培养出合格的僧伽,建立起严格的组织制度,“教理”和“教产”的革命才有可靠的保证。所以,他在以后的实践中主要是从兴办僧伽佛学院,培养新的僧伽人材着手。由大师亲手创立、主持或讲过学的佛学院有:“武昌佛学院”、“闽南佛学院”、“柏林教理院”、“汉藏教理院”等。当时,在大师僧教育思想和实践的影响下,还创办了许多佛学院。这些佛学院为中国近代培养一大批、好几代优秀的佛教弘法人材,其流泽惠及于今。

  太虚大师是第一个到欧美弘法的中国僧人。启蒙运动以来,四方人对中国文化渐有所知,但大都流于肤浅,而对中国承沿的大乘佛教思想则缺乏认识。他们了解佛教的渠道主要来自东南亚传承的上座部一一小乘系统,以及由中国派生出的日本大乘体系。相形之下,中国佛教默无声。释迦牟尼佛创教时那种救济天下的大悲大勇的精神淹没在现实中无人挽救。太虚大师用行动作出了响亮的回答。太虚大师要给西方带去真正的福音。毫无疑问,这是次伟大的远航。太虚大师的足迹曾驻过越南,新加坡,锡兰,埃及,法国的马赛、巴黎,英国伦敦,比利时,德国的佛郎俯、柏林、莱勃齐、耶纳,美国纽约、华盛顿、芝加哥、旧金山、檀香山等等。所到之处,他与各国政界、宗教界、文化界人士广泛接触,交换对于世界现状和人类前途的看法,与各国佛教学者及感兴趣者讨论佛教问题,宣扬佛法真谛,介绍中国佛教的过去和现在。许多欧美著名学术机构、高等学府都留下了太虚大师演讲的身资……人们对这位来自远东的风尘仆仆的宗教家发生了莫大兴趣。太虚大师的知识给了他们一个重新审视固有文化的新的视角。作为拓荒者,太虚大师取得了成功。

  我们在纪念太虚大师圆寂七十周年的同时,需要进一步研究和挖掘他思想中有利于我们发展佛教事业。太虚大师一生为整理僧伽制度、倡导人生佛教进行探索、设计和身体力行地付诸实践,为推进中国佛教在近代的转型作出了很大贡献。

  摘自:《汕头佛教》201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