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追寻弘一大师的足迹

作者:行踪师

  弘一大师,俗名李叔同,传奇的一生,从名声鹊起的翩翩佳公子,到多才多艺的艺术教育家,再到顿然抛弃万丈红尘成为一位卓越的苦行僧。一袭僧袍,一双草履,一肩梵典,淡泊名利、心情坦荡,以身立教,让人无不叹服。大师可称之处,纵然已被世人写尽,而后生未学,出生于大师生前钟爱的泉州,也自许和大师有一丝的关系,来追寻大师在泉州的三两足迹。

  大师曾致信夏丐尊居士云:“净峰寺在惠安县东三十里半岛小山上,三面临海,夏季甚为凉爽,冬季北风为山所障,亦不寒也。小山之石,玲珑重叠,为书斋几上之珍品。”又云:“见其峰峦苍苔,颇适幽居,将终老此矣。”可见弘一大师对泉州的喜欢,大师在闽南十四年的弘法生涯中,最后圆寂于泉州,为闽南大地留下了多处可歌可泣的遗迹。

  泉州四季常温,古称温陵,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北郊有山名清源,耸立于晋江平原,为泉州一地之主山,山有乳泉从洞涌出,故又名泉山,泉州之名亦由此而得。古泉郡素称“海滨邹鲁。,又素有。泉南佛国。之美誉。

  趁佛学院放假的时机,回到泉州小庙小住,与几位同学相约一同走访大师曾经居住过的地方:泉州大开元寺,承天寺,净峰寺等,凭吊古迹,增励心志。

  大师曾应转物和尚邀请,到开元寺尊胜院结夏安居,讲解《四分律含注戒本》和《随机羯磨》,又带领学僧研学南山三大部,后来被称为。南山律学苑。”在弘一大师纪念馆里,几尺见方的屋内,仅一床一席一帐一桌一椅一盆,时过境迁,仍可想象法师当年的生活起居。摒弃之前的荣华富贵,绝尘离俗,信心坚定,精严持戒,践行着。往昔种种譬如昨日死,未来种种譬如今日生。的如法如律的出家生活,令我们这些后生难以望其项背。纪念馆内亦保留大师生前讲过的话语,。吾人吃的是中华之粟,饮的是温陵之水,身为佛子,若于此时不能共纾国难于万一,为释迦如来装点门面,自踹不如一只狗子!狗子尚能为主守门,吾人却一无所用,而犹腼颜受食,能无愧于心乎?。乃至又曾云,。念佛不忘救国,救国必须念佛。,充分体现出弘一大师满腔爱国爱教的热忱。身为学僧,更应该学习弘一大师热爱国家救民于水火之中的崇高精神。

  弘一法师曾两度驻小雪峰寺,客堂如今仍保留着他的题字:“自净其心,有若光风霁月。他山之石,厥为益友明师。”他曾与太虚大师,及转逢老和尚三老在此共度岁末,并与太虚大师共同创作完成了《三宝歌》。为纪念这一段特殊因缘,1984年由广净老和尚在小雪峰寺的后山上侣建了“晚睛亭。”如今,翠竹掩映间,静谧驻立的。晚睛亭。,朴老题写的楹联。千古江山留胜迹,一株风月伴高僧。隽秀优雅,依然清晰可见,寥寥数笔写尽了大师的云水生涯。

  1935年春夏,应传贯法师的邀请,弘一大师来净峰寺幽居,到达的第二天,午后放睛,傍晚时分,大师沿山巅纵目聘怀。在落日余晖中,一览山川形胜,对净峰寺清新优雅环境甚感满意,回房便提笔写道:“净峰寺居半岛之中,与陆地连者仅十分之一二。山石玲珑重叠,世所罕见,民风古朴,犹存千年来之装饰,有如世外桃源。种植者以地瓜、花生、大麦为主。”这应该是大师对净峰寺的第一印象。为长住久安计,弘一法师身先众僧,修缮房舍,洒扫庭院,整理花圃。其在净峰寺的生活起居极有规律,每天清晨5时起床,洗漱后,洒扫庭院,侍弄花圃菊畦。早饭后即回房诵经著述,下午2寸准点开坛讲经。法师在此,每餐仅用一碗稀饭,外加一小碟豆腐青菜,有时只炒盐佐餐。在离开前,法师在菊花圃里沉吟片刻,回房展纸挥毫,写下《净峰种菊志别》诗句,云:

  乙亥首夏来净峰,

  植菊盈畦秋晚将,

  花犹含蕾未吐口,

  占一绝籍以志别。

  又云:

  我到未植种,

  我行花末开,

  岂无花色在,

  留待后人来。

  为纪念弘一法师诞辰一百周年,1980年10月,泉州清源山增建了。弘一法师纪念塔。”泉州居士杨胜南、谢义耕撰文《弘一法师塔志》,赞云:

  象教东莅,代诞哲贤。南山式微,一老擎天。

  戒为道本,裕后绍前。廓落渊默,声震大千。

  艺文余事,亦造厥巅。缅瞻龙象,忽忽百年。

  自将不朽,贞石匪坚。春满月圆,唯德无迁。

  我们在礼拜弘一大师纪念塔时,也礼拜了广净,广洽老和尚灵骨塔,及近现代高僧广钦老和尚舍利塔,并游览了清源山,欣赏了闽南佛国的秀美风光。

  弘一大师已经远离我们而去,但他那清瘦而坚定的身影、鬘铄而亲切的目光仍然深深地印在人们的心中,受到大众的敬仰和怀念。法师皎洁的精神品格,犹如末世中的一朵芬陀利花,戒香普熏,光显僧德。如今,泉州古刹风光依旧,人却非是当年之人。追寻大师的足迹,缅怀先辈的风范,后学心中不禁充满了为弘扬佛教事业而不断精进努力的决心。

  摘自:《法炬》2017年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