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桑耶寺,让心在经声里开成莲花

作者:余显斌

  如果有一个地方,没有喧闹的喇叭声;没有嘈杂的吵闹声;没有名利压在心上,石头般沉甸甸的。这块地方,就是心灵的福地。

  我一直渴望着这样的地方。

  这种地方,天一定是高远的,没有一丝压抑,让你喊一声,喊声和白云一起飘飞,一直飘向远处;这种地方,空气是洁净的,如丝网过滤过的,自亮亮的,让人吸上一口,心也会变得无限地饱满。

  这儿的雨丝是洁净的,飘下来,又泛着白亮的光。

  这儿的鸟鸣是圆润的,露珠一样,一颗一颗能滴落到人的心上。

  这儿,人如一朵花儿,通体一色。

  这儿,心如一滴雨滴,能映射出七彩阳光。

  这个地方,是山南地区的泽当镇。

  在泽当行走,须得一个人静静地走。我出外旅游,爱一个人去,独来独往,漫步而行,走走停停,东张西望。这样很随意,也能让自己的心舒适并放逐一下。

  我去的时候,是一个薄薄的雨天。山上的雾有些厚,在山谷里堆涌着,又漫上山头,如一幅青绿山水。

  平地的草很绿,大概是雨洗的,又或者是离阳光太近,也可能由于水流丰沛空气湿润,因而,草儿不会蒙上灰尘,也不会有城市里那种脏兮兮的黑绿色。这儿的草泛出一种青嫩的绿,一种洁净的绿。

  草地的旁边,路途上,是一些房子,随着地势高低错落。每一栋都自成体系,可是,这些房子随意建造着,总体上又显得十分和谐,宁静,美好。

  在这儿做一茎草,着实很好。

  草坪旁,是一些木栅栏,和房子连在一起,和谐如田园画。这些木栅栏,听说是青稞架。

  在这儿,时间仿佛停止了脚步,只有我一个人、一颗心,在两中沁润着雨水。

  二

  在来的路上经过一个村子边,有一条小溪。

  小溪的水,如一挂琉璃,在山谷中潺湲着,跌宕着,形成一个个小小的瀑布。水势有一处下跌的地方,出现一个小小的木质阁楼,很小,很精致,如一件小巧玲珑的艺术品。

  阁楼中,有一个转经筒,在不停地转着。没有人,是利用溪水带动转轮,从而带动着转经筒转动的。

  小阁楼旁,是一条路。

  原来,这个转经筒设在此处,不为别的,是为了给路人祝福。

  一个小小的阁楼,一个不大的转经筒,还有一挂白白的流泉,就这样在细雨中,不停地送着祝福。我的鼻尖,竟然无来由有些发酸。

  这转经筒,曾为多少人祝福)是谁,设计了这个小小的阁楼,引用了这一挂溪水,将自己的祝福,自己的善良,满满地送给每一个经过这儿的人。

  将来,我老了,有一天坐在阳台上,一定会回想到这儿,回想到这儿的那个小小的转经筒,曾为我送上一个无名者的默默的祝福。那时,我的心里一定会漾满阳光,还有幸福。

  四

  桑耶寺在雨中默立着。

  桑耶寺坐北朝南,整体椭圆,据载,此以古印度波罗王朝所建欧丹达菩提寺为蓝本。整个寺院布局,按佛经中。大千世界。设计:乌孜大殿代表世界中心须弥山,大殿周围四大殿表示四大部洲和八小洲,太阳和月亮殿象征日月。殿四周建红、白、绿、黑四塔,以镇服一切凶神邪魔,防天灾人祸发生。

  一个寺庙,就是一个世界。

  一个寺庙,就是一部历史。

  寺建于唐,距今一千多年。

  《桑耶寺志》载,公元762年,西藏著名的赤松德赞亲为寺院奠基,历时十二年建成。初建时,赤松德赞急于想知道建后情景,于是,莲花生从掌中变出寺院幻象,赤松德赞一见,惊呼。桑耶”,意为。不可想象”,故名桑耶寺。

  寺成,赤松德赞又分别从唐、印度和于阗邀请僧人住寺传经译经,并宣布吐蕃上下一律遵奉佛教。桑耶寺因此为西藏第一座具备佛、法、僧三宝的大寺院,在藏传佛教中拥有至高地位。

  在藏地,一座寺庙就是一地居民的精神归宿。当人们追求一种精神超脱时,心,也就洁净、轻盈、高远。因此这儿的居民,他们总是一脸淡定地,面对着这淅淅沥沥的雨,面对着远方的游客。

  这种淡定,在山谷以外,已经成为一种渐行渐远的风景,如《广陵散》一样,几乎成为绝唱了。

  我离开时,对着桑耶寺轻轻挥手。

  我感觉,自己此时也成为了一朵莲花,洁净、无瑕、纤尘不染。

  摘自:《寒山寺》2017年第2期